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3章

第43章

        第43章

        在城堡里长大的公主,    所受的爱意都是最直接的。

        因为她接触到的,也同样都是在充满爱的童年里长大的人。

        宋枳曾经一度以为江言舟是喜欢她的,    毕竟像他那样的清冷性子都能尽量做到对她的百依百顺。

        实在是难得。

        在镇上的那几年,    为了以后能一直看到他,宋枳在高三那年奋发图强。

        夏婉约的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上天是公平的,    给了你优越的外形时,    总会拿走一些你的其他东西。

        譬如脑子。

        宋枳的确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相同的成绩,    她必须要付出双倍的时间。

        好在,    还是勉强考到北城了。

        江言舟将她接回家,    什么都替她安排好了,    不需要她废任何心。

        宋枳不太心安的接受这一切。

        她仍旧是骄傲的,    可和以前相比,    总缺了点什么。

        毕竟那段经历,让她的安全感彻底告罄。

        她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每一次枕头都被冷汗浸湿。

        江言舟于她来说,    就像是深海里的最后一块浮板。

        她的所有希望了。

        可是他太耀眼,    追光而来的莺莺燕燕数不胜数。

        再骄傲自负的人,    面对感情仍旧卑微,    更何况,    她早就一无所有了。

        江言舟喜欢什么样的,她就能变成什么样。

        他喜欢小白莲,    她就尽心尽力的待在他身边,    充当着他最喜欢的小白莲。

        他什么都依着她,    可从来都不肯开口说一句喜欢。

        时间久了,宋枳便好像明白了,    他只是馋她的身子。

        这样的相处方式也不是不好,物质和生理都得到了满足。

        唯独让人觉得自尊被踩在脚下践踏。

        ——

        听到江言舟用卑微的语气说出这番话来,宋枳内心并没有被动摇多少。

        她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面对宋枳的沉默不语,江言舟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他将手伸进裤袋里,摸到烟盒后,又想起宋枳不喜欢烟味。

        手腕因为此刻的情绪而在颤抖,五指逐渐收紧,烟盒的角受力扎进掌心,他却像感觉不到痛疼一般。

        “你们没在一起,我知道的。”

        声音沙哑的可怕。

        窗户只开了一半,北城的夏夜偶尔还是带些凉意的。

        宋枳也没否认:“我们的确没在一起。”

        听到她的回答,江言舟抬眸。

        宋枳又说:“当然,我现在也不想在感情上浪费时间。”

        她给自己泡了杯麦片,当作今天的晚餐,在江言舟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正好今天有时间,与其让他一直来找自己,不如尽早把话给说清楚。

        宋枳把杯子放在茶几上,长腿交叠,纤细白皙的手指拿着银匙慢慢的搅动:“我现在是事业上升期,谈恋爱对我的影响很大。”

        宋枳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喜欢江言舟了,至少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内心是平静的。

        不是故意为了气他,而是完全发自肺腑。

        她可以在大冷天反复跳进刺骨的海水里,也可以扛着高烧两天只睡五个小时。

        再娇气的人,也有自己的野心。

        宋枳不想再当那个被养在昂贵笼子里的金丝雀了。

        —————————————

        宋落半夜吐了好几次,宋枳为了照顾他基本也没怎么睡。

        又是拖地又是给他端水的。

        后半夜的时候酒稍微散了点,他开始断断续续的说梦话。

        宋枳只零星的听到了几个字:“我好想你们。”

        手上的动作稍微,她突然觉得眼睛酸酸的。

        她的宋落明明心里比谁都难过,为了她,却总是强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件事带给宋枳的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她甚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抑郁。

        整夜整夜的失眠那都是常有的事。

        她不敢睡着,因为一旦睡着就会梦见那天发生的事。

        记忆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泛黄,但是永远都不会消失。

        但是她会好好活下去的,和宋落一起好好活下去,这样在天上的爸爸妈妈还要爷爷才会放心。

        那天和江言舟说的话似乎起了作用,他好几天没有再来找她。

        电影的拍摄也到了尾声,最后一场杀青戏是在画廊拍的。

        一场很简单的偶遇戏码,拍摄难度不大,很快就结束。

        罗导为了庆祝杀青,在附近的酒店组了个局。

        宋枳卸妆的时候张范范过来串门,手上还拎着一条硕大的宝石项链。

        她二话不说就递到宋枳眼前:“喏。”

        看着面前这条祖母绿的项链,宋枳眉眼微抬:“谢谢啊。”

        见她伸手要接,张范范眉头一皱,把项链收回来:“我是让你看看,又不是要送给你。”

        她在宋枳身旁坐下:“你觉得怎么样?”

        宋枳老实答:“一般。”

        张范范:“这可是我大表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看你就是嫉妒。”

        每个女人似乎都抗拒不了这种Bulingbuling的东西,江言舟因为工作原因参与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拍卖会。

        宋枳首饰柜里的那些罕见的宝石翡翠,大多都是江言舟送给她的。

        时间久了,她也算是对这方面有些了解。

        “绿中带蓝的才是上品,像你手上这块,绿中带点灰,稍次了些,而且透明度不纯。”

        张范范不满的小声嘀咕:“我就说,那个王八蛋怎么可能这么好心。”

        她像扔垃圾一样,随手把那条项链扔在一旁。

        宋枳说:“虽然不算上品,但也不便宜,你就这么随便扔了?”

        张范范仰着那张傲娇的小脸:“我才不稀罕呢。”

        她的模样莫名让宋枳有点想笑。

        她其实,和曾经的自己挺像的。

        无忧无虑,恃宠而骄。

        旁边不时有人经过,张范范坐的位置明显挡住了路,她将屁股往宋枳这边挪了挪。

        大半个椅子都被她给占了,宋枳觉得自己都快被她给挤的掉下去了,不爽道:“我一半屁股都悬空了。”

        张范范胳膊搭在她的化妆桌上,理直气壮道:“锻炼下你的平衡力嘛。”

        宋枳:“......”

        宋枳:“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装模作样的支吾了这么久,宋枳终于点明了主题。

        张范范嘿嘿一笑:“今天不是我生日嘛,所以我想请你参加我的生日派对。”

        宋枳:“我们应该还没有熟到这种程度吧?”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

        张范范开始细数两人之间的缘分,“我们可是同一个组合出道的,现在又出演同一部电影,这还不熟?”

        宋枳笑容温柔:“不熟。”

        张范范:“......”

        好吧的确不熟。

        见套近乎没用,张范范只能软磨硬泡:“您就大发慈悲陪陪我,这条项链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家里还有别的,你随便挑,只要你答应我,陪我去一个地方。”

        “随便挑”三个字引起了某位极度迷恋奢侈品的小白莲的注意力。

        小白莲瞬间上演一出姐妹情深:“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张范范见她点头,顿时松了一口气。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她讲了一遍。

        两个人最为相似的地方除了都娇气,大概就是脑子都不太好。

        一个叙事能力差,一个理解能力差。

        明明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偏偏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理清前因后果。

        “所以你昨天在KTV门口对别人一见钟情,想再去碰碰运气?”

        张范范拼命点头。

        宋枳:“......”

        脾气差的一批的骄纵大小姐居然也会对人一见钟情?

        只是陪她去找个人而已,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宋枳点头:“OK。”

        事情就这么拍板定下了,原本是打算等杀青宴结束了再去的,罗导因为临事有事,所以将杀青宴暂时推后一天。

        张范范开着她那辆粉色的兰博基尼迫不及待的带着宋枳前往目的地。

        一路上小嘴嘚吧嘚吧就没停过:“你要是见到他了你也会对他一见钟情的,我就没见过像他那种有涵养还温柔的人,最关键的是他还长的特别特别帅,我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简直感觉天都亮了,和他一比,我以前的男朋友都是些什么奇形种啊。”

        逼话贼多的宋枳没想到自己某天也会碰到对手。

        她嫌弃的扶额:“你稍微安静一点,我听的头晕。”

        要搁平时,被宋枳这么说,张范范早就怼回去了。

        可今天自己到底有求于她,不爽的翻了个白眼后,强行止住话头。

        长风街做为北城的销金窟,来这儿的大都非富即贵。

        少数则是抱着过来吊个富二代心态的网红以及一百八十线小艺人。

        街和街之间的距离倒不算太长,只准行人过,车进不来。

        泊车员早早就等在路边了,看到那辆粉色的兰博基尼后,立马殷勤的过来。

        张范范把车钥匙递给他的同时还给了几张最大面额的小费。

        泊车员立马笑的眼睛都瞧不见了,连声道过谢后,坐上驾驶座。

        来这儿的艺人也不少,一路走过来都碰到好几个眼熟的。

        张范范把宋枳带到最左边那家风格奇特的KTV里:“就是这儿。”

        宋枳来长风街的次数也不算少了,那些圈里的纨绔都爱来这消遣,平时有个聚会什么的也是定在这块儿。

        至于这间店,她倒还真是第一次来。

        “我怎么没什么印象,新开的吗?”

        张范范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应该吧。”

        进去之前,宋落的消息发过来。

        【宋落:今天不回来吃饭了?

        】

        【宋枳:应该不回去了,和我朋友在长风街。

        】

        销金窟是真,乱也是真。

        宋落眉头拧紧。

        【宋·十万个为什么·落:你去那干嘛,哪个朋友,男的女的,几个人,我认识吗?

        】

        张范范提前预定了包间,服务员过来引她们进去。

        边上不时有穿着正装的肌肉猛男路过,视线似有若无的往她们两个身上瞟。

        宋枳正低头,神色专注的回复宋枳的消息,没有注意到。

        【宋枳:一个,女的,你不认识。

        】

        【宋落:地址发给我。

        】

        哪怕只是简单的五个字,可宋枳仿佛从这些平平无奇的字眼里看出了宋落那不容反驳的强硬语气。

        宋枳老老实实的给她发了个定位过去。

        【宋枳:放心好了,我怎么可能受欺负。

        】

        她这个脾气,不欺负别人都算好的了。

        进了包间以后,宋枳把口罩摘了,张范范点的大房,两个人坐在里面似乎显得有些空旷。

        液晶屏幕上随机播放着MV,宋枳随便点了几首歌,还不等她去拿话筒,包厢门开了。

        一个打扮艳丽的女人站在门口,冲她们笑了笑:“今天这批可都是我特地挑选的,质量都是上等的。”

        宋枳有点懵,什么质量上等?

        现在KTV都开始搞传销了吗?

        不等她反应过来,那个女人拍了拍手,门外陆陆续续走进来好几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

        平均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肌肉跟充了气一样,鼓囊囊的撑着西装。

        她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副打扮,这种氛围。

        莫不是......

        可能平日里伺候多了富婆,这会看见两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一个个眼睛都跟冒贼光一样,锃亮锃亮的。

        妈妈桑挨个给她们介绍:“这个,年轻活好,长的还帅。

        还有这个,身高体壮的,腰腹力度可够你们受的了。

        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都是我们这儿的头牌。”

        宋枳终于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来过这个地方。

        这他妈不就是一鸭店吗。

        想到张范范白天说的那番话,她顿时脑补出了一起明星千金爱上鸭店头牌的狗血故事。

        可歌可泣,她都想为这段美好的爱情鼓鼓掌了。

        宋枳站起身:“我突然想起来我肚子有点疼,就先......”

        张范范察觉到她的意图,急忙拉着她的胳膊让她坐下:“你别走,我一个人有点怕。”

        宋枳欲哭无泪:“你怕你就让你家保镖陪你来啊,你找我算什么事。”

        张范范瘪着嘴:“我就是怕被其他人知道我来这种地方所以才让你陪我来的。”

        她跟宋枳虽然八字不太合,但至少宋枳这人嘴巴严,懒得去到处讲别人的八卦。

        思前想后,也只有她最适合了。

        被张范范强行拉坐下后,宋枳只能把自己那张脸捂的更严实一点。

        虽然以前经常和唐笑言口嗨,分手后一定要去鸭店放肆一回,可口嗨到底也只是口嗨,她根本就没想过有生之年居然真的会来这种地方。

        张范范没有在里面找到自己想找的人,不太满意的挥了挥手。

        妈妈桑立马安排了新的一批人进来。

        还是没有。

        一连换了好几批,似乎见张范范脸上仍旧带着不满的神色,秉承着客户至上的宗旨,妈妈桑问她:“你要找的人长什么样?”

        张范范大概回想了一下:“很高,一米八/九的样子,留个寸头,特别白。”

        “还有更具体点的吗?”

        张范范词汇量严重缺乏,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后,指着宋枳:“眉眼和她的挺像。”

        妈妈桑遗憾道:“我们这儿没有这个人。”

        张范范失落的低下头:“可我昨天明明是在这看见他的,就在门口站着。”

        宋枳说:“可能他只是碰巧路过呢,毕竟旁边就是个酒吧,万一他只是出来抽烟,正好被你看见了。”

        张范范恍然大悟:“对哦,你这么一说,他当时嘴里好像是叼了根烟。”

        宋枳:“......”

        美女无语。

        她把帽子戴上后起身:“现在可以走了吧?”

        听出了她话里那点嘲讽的语气,张范范虽然怪不爽的,但也没法反驳,只能默默的认了。

        她哦了一声,正准备跟在她身后离开。

        妈妈桑笑了笑:“走这么急干嘛,歌都点了,唱完了再走嘛。”

        说着她便出了包厢门,还贴心的把门给带上了。

        看着留在里面的那两个壮汉,宋枳不爽的皱了皱眉,这玩意还有强买强卖的?

        张范范凑到宋枳耳边:“要不这样,做为你今天陪我过来的答谢,今天这顿我请了,你分手这么久,也该好好开开荤,这两个我看着身材也还不错,你不吃亏。”

        宋枳皱眉:“我谢谢您啊。”

        张范范听不出反话,以为她真的是在感谢自己,笑道:“不用道谢,只要你不把今天的事给说出去,我再给你加两个。”

        宋枳:“......”

        包厢虽然大,但密封性太好,总给人一种憋得慌的感觉。

        宋枳简直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拎了包就推门离开了。

        早知道是来这种地方,张范范就算是把她家所有的珠宝首饰送给她,她都不......

        咳,如果是全部的话,也不一定。

        出了装修金碧辉煌的KTV后,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微风,宋枳那股想吐的不适感稍微减退了一些。

        她走下台阶,看见了站在外面等她的江言舟。

        他抽着烟,没打领带,身影匿在黯淡的路灯光亮里。

        修长白皙的脖颈,随着他吞咽烟雾时。

        他少有这副模样,随性散漫。

        平日里的他严肃沉稳,是位合格的领导者。

        迟疑半晌,她走到他面前:“你怎么在这里?”

        江言舟把烟掐灭:“宋落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进了......”

        后面两个字,他没有转述出来。

        很显然,以他的家教修养,断不会像宋落那样口无遮拦。

        宋枳说:“所以你是专门过来,看看你的前女友是不是离开你后寂寞难耐到靠找鸭来解决生理需求?”

        江言舟摇头:“你不会。”

        宋枳这个人,典型的宁缺毋滥,更别说是来这种地方了。

        宋枳怕再次被张范范缠上,和江言舟say    goodbye后,随便找个暗处躲着了,想等她走了再出来。

        张范范结账后出来,四处看了看,都没找到宋枳。

        确定她走远了,宋枳松了一口气,刚准备出去。

        有人从身后搂着她的腰抱上来。

        甚至连呼吸时,胸腔起伏的弧度都能感受的到。

        江言舟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每一个指节,像是在对待一件珍贵易碎的物品。

        然后,他温柔的,与她十指相扣。

        “不和好也没关系。”

        他的话像是蛊,丝丝缠绕在她耳边,又莫名撩人,“你以后有需求了只找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