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等她转过头来时,    江言舟确信了,不止是像。

        分明就是。

        宋枳心满意足的拿着那个草莓冰淇淋,    似乎正和身边的男人说着什么。

        那个又作又嗲的小表情,    江言舟再熟悉不过。

        每次她有求于自己的时候,惯会用这样的手段撒娇。

        肉眼可见的做作。

        直男江言舟,偏偏还就吃这一套。

        她优越的外形实在太出众了,    哪怕那里人多,    她也像是立在鸡群里带着仙气的鹤。

        周边的一切都成了她的陪衬。

        不过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倒是和她意外的相配。

        做为江言舟的司机,这么多年,    张易也算是对宋枳多少了解一点。

        她如果出生在古代,    那就是一魅惑帝王的妖妃。

        好在江言舟姑且算的上是一个明君。

        车内的气压瞬间低了好几个度,    张易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偶尔透过后视镜观察一下江言舟此刻的情绪。

        在此刻,    他突然理解了休眠火山的可怕性。

        哪怕平时再淡漠安静,    临到爆发期,才越发让人胆寒畏惧。

        张易眼观鼻鼻观心,生怕发出一点动静引祸上身。

        男人的视线随着路边那道纤细的身影移动,    她拿着冰淇淋也没怎么动口,    那张樱粉的小嘴正得吧得吧的讲个不停。

        江言舟眉骨微抬,    宋枳脸上似曾相似的笑容莫名让人起了燥意。

        她一路说个不停的走到路边,    似乎想要打车。

        奈何路边的车都堵的水泄不通。

        宋枳看了眼望不到尾的车流,    小脸有些困扰,早知道今天出门就带把遮阳伞了,    也不知道这么暴晒在大太阳下需要她敷多少张面膜才能补回来。

        手上的冰淇淋化了一半了,    她怕长胖,    吃了一口就停下了。

        可是镜头对着,她又不敢扔。

        黏糊糊的冰淇凌滴到她手上,    她微皱着眉,忧心忡忡。

        何瀚阳轻声说:“给我吧。”

        此刻的他身后犹如多了一层金色的光,宋枳感动的都快给他跪下了。

        “谢谢救世主。”

        绵软的声线像是可以驱赶这夏日的燥热,何瀚阳动作稍顿,然后闷声不吭的接过她手中化了一半的冰淇淋。

        宋枳原本以为他是要帮自己扔掉的,结果他吃了。

        吃了......

        她僵愣在原地半晌,提醒他:“这个......我刚刚吃过。”

        何瀚阳点头:“我知道。”

        “那你还......”

        她欲言又止,后者睁着他那双清澈的睡眼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的后半句。

        意识到他的确没有其他的意思,宋枳叹了口气。

        她果然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人家单纯小弟弟,应该也没有想到间接接吻上面去。

        手上有几滴化掉的冰淇淋,她从包里拿了张纸巾出来擦手,边走边说:“没什么。”

        两人走到路边,堵的水泄不通的车流里,有一辆熟悉的车型,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能是哪个熟人。

        车窗上的防晒膜质量显然很好,车窗内的景象半点也瞧不见。

        宋枳干脆拿它当了镜子,装模做样的欣赏了会自己的天人之姿。

        随着车窗的缓速下降,里面的冷气渗透出来。

        被烈日暴晒的那股燥热稍微减退了一些。

        因为车窗的降下,她的视线自然也落进了车内人的身上。

        气质修养这种东西,是很难装出来的。

        一眼就能分清拙劣。

        宋枳见到江言舟的第一眼,不是被他优越的外表给吸引。

        他骨子里渗透的矜贵倨傲,仿佛在无声的和周边划分距离。

        就像此刻,哪怕他坐在价值千万的迈巴赫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也能让人感受到他那股子不同于其他人的强大气场。

        这种感觉就像是抓奸现场。

        宋枳做他的怀中猫久了,下意识就想要辩解,自己只是在录制真人秀。

        刚要开口,又突然想到,他们已经分手了。

        于是底气更足了一点,她索性直接挽着何瀚阳的胳膊,挑衅般的对上他的视线。

        颇有一种,老娘就算离开了你也照样桃花朵朵开的气势。

        身后摄像师似乎闻到了瓜香,纷纷不动声色朝着这边靠近。

        迈巴赫车主,女明星,足够凑出一个桃色新闻了。

        江言舟的视线落在宋枳挽着身旁男人的那只手上,眸色阴沉的可怕。

        他刚要开口,宋枳察觉到那群摄像师的逐渐逼近,生怕被他们拍到江言舟的脸。

        慌乱之中她把刚擦过手的纸巾扔进了车窗里。

        江言舟:“......”

        摄像师:“......”

        何瀚阳:“。”

        宋枳自然的转移话题,对着摄像头笑道:“终于找到垃圾桶了。”

        哪怕这个点可能会被黑粉无限放大,那也比江言舟被拍到要好。

        如果和她扯上关系,到时候肯定会被人热议。

        再加上他的车国内没多少辆,想调查他的身份,也不算难事。

        宋枳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江言舟的生活被人打扰。

        摄像师:“......”

        所以您是把这辆光是车牌号都足够买一辆车的迈巴赫当成了垃圾桶?

        宋枳一刻也不敢在这里多待,脚步匆忙的拉着何瀚阳离开了。

        张易欲言又止,又怕惹祸上身,沉吟半晌,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保平安。

        火山这会应该已经要爆发了吧。

        宋枳那张纸巾正好扔在江言舟的脸上,淡淡的草莓味,掺杂着宋枳身上那股惯有的玫瑰香。

        他深呼一口气,好歹才压住那股怒意。

        视线跟着那道身影飘远,拿着纸巾的那只手逐渐收紧。

        因为用力,骨节甚至开始泛白。

        良久,他缓闭上眼,只叹了口气,把那张纸巾收好,放进西裤口袋里。

        目睹到BOSS这微妙的情绪转变,张易顿时觉得自己之前对他的了解简直太浅薄了。

        这还是那个话少内敛但依旧不妨碍脾气差的江言舟吗?

        这他妈简直是普度众生的观音菩萨下凡拯救苍生来了。

        ——

        走远了以后,宋枳那颗小心脏还是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她停下,何瀚阳也跟着一块停下。

        注意到身旁的人完全僵硬成了一块木板,宋枳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自己以一种亲昵的姿势挽着他。

        她松开手,小声和他道歉:“不好意思啊,刚刚出了点意外,所以就......”

        何瀚阳僵硬的摇头:“没事。”

        一天的拍摄结束,宋枳觉得比自己拍一周的戏还要累。

        何瀚阳不光没有任何约会的经验,估计连和女生单独相处的经验都没有。

        夏婉约打来电话慰问:“第一天拍摄,感觉怎么样?”

        宋枳躺在床上,有气无力道:“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

        夏婉约说:“哪那么夸张。”

        她现在正处于对完美未来的畅想中,“你知道这档真人秀的热度有多高吗,只要你按照我给你规划的人设好好来,保证综艺结束后人气翻几番。”

        “我怕综艺还没结束我命就已经丢了好几条了。”

        听到她的话,夏婉约来了兴趣:“何瀚阳这么难搞?”

        宋枳随手扯了个枕头埋在脸下,声音瓮声瓮气:“也不是难搞。”

        “那是怎么?”

        宋枳干脆从床上坐起来,痛苦的捂着脸:“他完全就是一个恋爱小白,我每次表现的跟他稍微亲密一点就非常有罪恶感。”

        夏婉约不太懂她这罪恶感从何而来:“展开讲讲?”

        宋枳叹了口气,对自己的魅力表示忧心忡忡:“万一他在节目录制过程中爱上我了怎么办?”

        OK,原来是间歇性自恋症发作了。

        “你得了啊,人家何瀚阳虽然年纪小,见过的美女可不少,就算动心也不可能是对你啊。”

        宋枳那颗脆弱的心脏被她这句话给伤到了:“你近来毒舌的功力见涨啊。”

        “我这叫实话实说。”

        心里的担忧是被打散了,但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夏婉约忙着联系营销号准备通稿,简单和宋枳聊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原本打算在真人秀播出后好好造势一波的夏婉约在播出当天傻了眼。

        【请问宋枳是什么牌子的绿茶婊?

        】

        【吐了。

        】

        【太作了吧,跪求宋大姐放过我家狙神,他还只是个孩子,你撒娇也换个人撒啊。

        】

        【啊啊啊啊啊啊太婊了吧,淦!】

        【男人还就吃这一套,何瀚阳这个钢铁直男完全就沦为她的舔狗。

        】

        【我疯了,我的狙神,这什么破节目,可以举报让它停拍吗,我不想看到我的狙神和这种绿茶谈恋爱。

        】

        【V老师听话,我们回家训练,球球了。

        】

        甚至还有人刷起了#集资帮Vito毁约#这一话题。

        节目组可能是看宋枳的热度高,于是加了把火,一连买了好几个与节目相关的话题,纷纷带上宋枳的名字。

        一时之间,这档真人秀的热度直接冲到第一。

        与之相符的,自然是那些关于宋枳的恶评。

        【我没看错吧,她是把垃圾随手扔进别人的车里了吗?

        素质堪忧啊。

        】

        【对她那点好印象彻底烟消云散。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重点错,她和何瀚阳好甜啊,何瀚阳对她也太宠了,呜呜呜呜我好酸啊。

        】

        【做为vito四年老粉,我从他进青训营之前就关注他了,这真的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好!】

        【我之前还质疑Vito为什么会接这种真人秀,看了节目以后我好像......知道了点什么,希望是我多想了吧。

        】

        夏婉约看完这些评论以后,带着质疑的心态看完了第一期内容。

        小小的脑袋里装着大大的问号:“就这?

        ?”

        带着问号给宋枳打了个电话:“姑奶奶,我不是让你表现的自然一点吗?”

        正敷面膜的宋枳窝在沙发上,表情无辜:“我表现的还不够自然吗。”

        夏婉约:“......”

        夏婉约:“我是让你走清纯朴素接地气的人设,不是让你走娇气做作的嗲精人设。”

        “我走的是清纯朴素人设啊。”

        她时刻记着夏婉约和她说的话,简直就快把我很清纯这四个字直接写在脸上了。

        夏婉约深呼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我该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清纯和智障是两个意思。”

        宋枳刚从剧组收工回来,才洗完澡,正打算好好看下自己的真人秀首秀。

        网上那些恶评她自然也还来不及看。

        听到夏婉约的话,她两眼一黑,试探的问道:“我是不是......又挨骂了?”

        夏婉约和善的微笑:“你想什么呢,居然问这种问题。”

        宋枳闻言松了一口气,不等她再开口,夏婉约直接给她宣判了死刑:“你挨骂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淦。

        话说出口,夏婉约也有点自责,觉得自己语气稍微有点重。

        毕竟宋枳也是第一次录制真人秀,让她长时间在镜头前保持虚假人设,的确有点为难她。

        她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补救,接下来的录制你注意一点就行。”

        宋枳乖巧点头:“好的。”

        “我和公关商量一下,尽量把黑点往何瀚阳那边带,分散下外界对你的注意力。”

        宋枳闻言皱眉,当即就否决了:“人家小弟弟听话乖巧,什么都没做呢,莫名其妙的被我连累?”

        “不这样做节目组只会把所有热度都放在你身上,后期为了播出效果可能还会恶意剪辑,那样就完全违背了我们接这档真人秀的初心了。”

        不得不说,夏婉约的确是个合格的经纪人,出发点完全就是为了艺人利益着想。

        宋枳态度坚决:“我挨骂是因为我自身原因,我认了,跟何瀚阳半点关系都没有。”

        夏婉约沉吟半晌:“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管怎么办,都跟何瀚阳没关系,我不希望你扯上不相关的人。”

        夏婉约清楚她的为人,看上去没个正形,涉及到原则问题绝对不会退后一步。

        话也说到这份上了,她也只能点头,走一步看一步吧。

        电话挂断后,宋枳也没勇气去看这期的节目了。

        随便拿着遥控器调了个台。

        宋落今天不在家,他也没说他去干嘛了。

        宋枳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他还没回来。

        出于妹妹罕见的关心,她把手机拿过来,给他打了个电话。

        响了好几声以后,才被接通。

        低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夹带着电流声,有些失真。

        “喂。”

        宋枳愣了半晌,然后警惕的问他:“宋落呢,他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

        江言舟淡道:“我偷的。”

        宋枳豁然站起身:“好你个江言舟,当小偷还当的这么理直气壮!”

        “你不就是想听我这么说吗。”

        被看穿心思的宋枳佯装镇定的把自己缩成一个球:“你少含血喷人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最近总是想找江言舟的错。

        然后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你看,他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你和他分手不必觉得后悔或者惋惜。

        “你哥喝醉了。”

        江言舟的声音把她的思绪逐渐拉回来。

        宋枳突然有点头疼,她揭掉面膜往洗手间里走,“你把定位发给我,我去接他。”

        “不用。”

        江言舟说,“我已经在送他回来的路上。”

        脚步逐渐停下,宋枳说了声:“谢谢。”

        那边沉默很久,风声簌簌,江言舟的声音似乎也被这风给吹散,零零碎碎的,低沉暗哑:“你以前从来不和我说谢谢的。”

        —

        他们很快就到了,宋落醉的连路都走不稳,江言舟把他弄进来。

        隔着老远,宋枳就闻到他身上那股浓烈的酒味。

        她皱眉:“怎么喝这么多。”

        宋落和宋枳完美的遗传了她爸喝醉后发酒疯的特点,好在这次他醉的连发酒疯的力气都没了。

        在江言舟的帮忙下,宋枳把宋落送回房间躺下。

        出于感谢,宋枳问江言舟:“喝什么?”

        “水。”

        宋枳打开冰箱,拿了瓶纯净水递给他。

        江言舟垂眸接过,也没拧开。

        他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

        屋子里酒味太重了,宋枳开了窗户想要透透气。

        夜色寂静,窗外甚至连风都停了。

        江言舟应该刚抽过烟,声音带着被烟雾侵蚀的暗哑。

        他低喃道:“我们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了吗?”

        窗户开到一半,因为他的话,动作稍顿。

        在宋枳眼中,江言舟一直都是清冷矜贵,难以靠近的。

        他被人敬畏,被人仰慕。

        他这样的人,似乎不会允许自己有弱点。

        唯一一次示弱好像还是之前喝醉,神志不清的时候。

        可是现在,他的意识分明是清醒的,说出的话,却卑微到犹如将自己放到了尘埃。

        “也许你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后,发现你们并不合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