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宋枳愣了一下,    有点疑惑何瀚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许似乎正在和他说着话,后者心不在焉的听了会,    视线微抬,    就这么和宋枳的对上。

        停顿片刻,他微不可察的抿了下唇,好像在笑。

        然后直接绕过小许,    走了过来。

        宋枳的手还扶着车门,    一只脚悬空。

        何瀚阳手上打包盒的logo是宋枳最常吃的那家,在市中心,    离这儿少说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她眨了眨眼,    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是过来探班的吗?”

        毕竟这儿就是一偏远海域,    过来的都是些外地游客,    本地人很少会来。

        而且为了拍摄,    剧组还提前清过场。

        何瀚阳怎么着也不能是专门过来看风景的吧?

        “他说你想吃这家的粥,    正好我今天有空。”

        何瀚阳口中的他指的应该是小许了。

        宋枳的关注点有点歪:“你什么时候和小许搞上的?”

        因为她的这句话而略微抬眸的何瀚阳,情绪似乎有微妙的转变。

        却也只是无声的看着她,没有开口。

        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    宋枳解释说:“我的意思是,    你怎么有他的联系方式?”

        单就何瀚阳这个性格,    他显然是不会和小许成为朋友的。

        说的难听但是现实点,    小许和他压根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

        后者也懒得隐瞒遮掩:“有些事想要请教他。”

        宋枳顿时乐了:“请教他如何花样要求上司涨工资吗?”

        她坐没个坐相,    平日里面对生人还会注意下形象,努力维持自己清纯小白花的人设。

        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    才会放松下来。

        她对何瀚阳没什么坏印象,    小弟弟听话乖巧,    外表也正好是她喜欢的类型。

        光是观赏性就足够让宋枳对他的好感度直线上升了。

        她半个身子坐在车里,长腿吊在空中,    散漫随意的晃了几下。

        何瀚阳看着她眼角的笑容,不动声色的垂下眼睫,遮挡住眼底的情绪。

        略微泛红的耳尖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宋枳神经粗,什么也没发现,车内的江言舟倒看了个一清二楚。

        出生豪门,自小便见多了那些为了家产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旁系亲人。

        长大后又在商界浸润多年,江言舟早就成了一位利益至上的合格商人。

        哪怕沉默话少,可那双眼睛却是通透的。

        何瀚阳年纪小,那点小心思顶多瞒得住宋枳。

        “体温计可以拿出来了。”

        他不紧不慢的开口,将宋枳的注意力带回来。

        宋枳都快忘了这茬。

        她把体温计从腋下取出,递给他。

        江言舟接过后看了一眼:“37.5,有点低烧。”

        他把体温计放进盒子里,“你再休息一会,如果待会还烧的话,我带你去医院。”

        他这话说的没有一个暧昧的字眼,但就是有一种“听到没,老子才是正宫”的示威。

        何瀚阳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据他所知,他们已经分手有些日子了。

        宋枳宛如一个察觉不到前任的暧昧以及追求者示好的渣男。

        整个人都沉浸在要打针的痛苦中:“我不要打针!”

        江言舟来之前特地让何婶做了点她爱吃的东西,这会正一一端出来,放在那张支起来的小桌子上。

        保姆车内的东西还挺齐全,除了吹风机和打光板以外,甚至还有洗脸盆。

        显然是这位小公主为了在赶工的路上可以随时敷面膜准备的。

        “不想打针就好好吃饭。”

        他把餐具摆放在她桌前。

        银质的筷子搁在筷枕上,旁边是骨碟和盛了汤的碗。

        宋枳的视线却被何瀚阳手里的打包盒给吸引了。

        她是喜欢吃何婶做的饭菜,可这会她只想吃东乌阁的南瓜紫米粥。

        清纯小白花秒变知心大姐姐:“小阳还没吃饭吧,要不要上车和我们一起吃呀?”

        为了符合盛烟御姐的气质,她今天的妆容相比以前稍浓一些。

        因为生病而有些憔悴的面容,让她整个人由内而外的透着一股病娇美人的感觉。

        哪怕是温柔的笑,也像是在勾引人。

        海风腥咸,从耳边呼啸而过。

        何瀚阳的听觉像是暂时卡带了一样,往返重复的都是她那个亲昵的称呼。

        平平无奇的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带了另外一层意思。

        他迟疑片刻,最后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点了点头:“嗯。”

        宋枳乐开了花,连忙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哇,还是热的。”

        光是闻着粥的香味,她就觉得病好了一半。

        江言舟似乎没什么胃口,连筷子都没动一下。

        只冷眼看着面前这一切。

        何瀚阳吃的也不多,饭点早过了,很显然,他已经吃过了。

        宋枳会错了意,皱着眉给他夹菜:“挑食对身体不好,就算不喜欢吃也要多少吃一点。”

        江言舟看到她这番亲密的举动,那张脸越发阴沉的可怕,带着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把他和她说过的话,说给其他男人听。

        很好。

        何瀚阳听话的把她夹到自己碗里的菜全部吃完了。

        嘴上劝着别人不要挑食的宋枳,把自己不爱吃的胡萝卜和青菜全都夹给了何瀚阳。

        并美其名曰:“多补充点维生素。”

        现在拍的戏份是张范范的那部分,她在剧中饰演的角色为了帮盛烟出气,正疯狂手撕绿茶。

        原本是个霸气侧漏的角色,偏偏被张范范演成了绿茶撕绿茶。

        她唱跳不行,演技不行。

        进娱乐圈纯粹就是玩票,这个角色好像也是带资进组换来的。

        宋枳正咬着筷子尖欣赏,偶尔出声点评一句:“她这个时候应该狠一点,那楚楚可怜的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三了女主的绿茶呢。”

        “这点力道玩儿呢,像姐妹互扯头花。”

        涉及到生僻词语,她还会细心的替何瀚阳讲解一番:“扯头花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何大直男沉吟片刻,将那句话直译过来:“扯头发上的花?”

        何瀚阳在宋枳心中瞬间多了一层身份——汉化大师。

        “扯头花就是姐妹撕逼。”

        她复又将视线移回去,叹了口气,“按她这进度,估计今天又得加班了。”

        他们这有来有回的,语气里半分生疏都没有。

        宋枳被宠的娇惯,待人态度完全取决于她对对方的好感值。

        她不喜欢的人,她连一个标点符号的交流都嫌多。

        如果是有好感的人,话全程停不下来。

        此时的她似乎依旧没有止住话头的趋势,江言舟眼底阴霾越发明显。

        他极其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喜怒向来不形于色。

        所以宋枳才常说他冷血,因为寻常人惯有的情绪在他脸上,完全看不到分毫。

        他一直以来也习惯了这种生存方式。

        不将自己最后一张底牌交出去的最好办法,就是从一开始就收回所有的牌。

        剔除软肋,自然就没有软肋了。

        他也的确一直都按照这样的生存方式活到现在。

        可此刻他看到宋枳的自恋自负完全无保留的展露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时,所有的情绪像是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妒忌,敌意,以及烦躁。

        所有的负面情绪糅杂在一块。

        他的宋枳就像是广褒无垠的草地里,唯一的玫瑰。

        循着香味过来的,太多了。

        一个秦河,现在又来了个何瀚阳。

        罗导在外面喊女主角,小许急忙过来:“宋枳姐,导演叫你呢。”

        她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听到小许的话愣了半晌:“叫我干嘛,现在不是张范范的戏份吗?”

        “那段实在过不了,罗导特地空了点时间让她调整情绪,把你的戏份挪前面去了。”

        看来罗导这严厉的脾气也分人,对待金主就无限宽容。

        再次在心里对他的性格表示了一番鄙夷。

        宋枳放下筷子:“你们慢慢吃。”

        然后就下了车。

        戏份不是按照剧本上的时间线来的,而是一部分一部分。

        刚才那个跳海戏份算是大结局了。

        现在拍的是中期,男女主互相表明心意那里。

        盛烟本来就不是个矜持保守的女性,留洋的经历让她在性这方面格外开放。

        就连表明心意的方式都格外简单粗暴。

        直接上来就是一顿激吻。

        罗导考虑到江言舟和宋枳的关系,特地准许他们这段用借位。

        讲完戏后打板开拍。

        宋枳左手放在季宋的后背,将他往自己这边压,右手则扯着他的领带,整个人踮脚直接吻了上去。

        隔着一指的距离停下。

        为了表达出那股强烈的爱意,这个吻十分绵长。

        还得表现出碾压唇瓣的那种激烈。

        宋枳完全遵循罗导的指导,左手缓慢的在季宋后背摩挲。

        隔着西装精致的布料,没什么感觉。

        他的身材在娱乐圈也算是一等一了,可和江言舟比起来,似乎还是略微逊色了点。

        宽厚紧实的肩背,让人格外有安全感。

        季宋的似乎比他窄一些,也更单薄一点。

        ——————————

        宋枳走之前说车上还有粥,小许也没个客气的,坐上来之后就开始大快朵颐。

        不光有粥,还有各种养生汤,又是人参又是燕窝鱼翅的。

        他觉得自己喝的不是养生汤,而是钱。

        喝完一碗后,他刚想去盛第二碗,身旁的声响让他短暂的忘却参汤。

        男人起身时,不慎把手旁的碗碰倒在地。

        往日清冷的眼眸此时带着让人胆寒的凉意。

        小许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在拍吻戏的宋枳。

        从这个角度看,完全看不出有借位,再加上两位的演技都很好,比起演戏,更像是情到浓时的自然亲吻。

        小许心里咯噔一声,所以现在这是......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