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宋枳睡到六点半,    被闹钟吵醒。

        手机里躺着十几条未读消息,都是唐笑言发过来的。

        【唐笑言: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

        【唐笑言:照片里的是何瀚阳吧?

        他那个外套好像是战队的队服。

        】

        【唐笑言:你老实交代,    你们两个是怎么搞到一块去的。

        】

        【唐笑言:呜呜呜呜呜我就说之前他怎么会反常到直播间玩变装游戏。

        】

        【唐笑言:此时此刻我已经从人类化身成了一个柠檬。

        】

        【唐笑言:虽然我坚决反对何瀚阳谈恋爱,    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

        【唐笑言:你他妈今天怎么睡的这么早,我现在迫切的想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搞到一块去的。

        】

        宋枳疑惑的眯眼,    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她怎么一句也看不懂。

        【宋枳:你说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

        唐笑言的消息是凌晨三点发过来的,估计现在还在睡。

        现在的年轻人,    怎么都这么能熬夜,    也不怕长黑眼圈。

        宋枳穿好衣服出去洗漱,    客厅里,    夏婉约正睁大了眼睛盯着电脑屏幕。

        她打着哈欠过去:“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

        夏婉约都快哭出来了:“呜呜呜呜,    宋枳,    是我对不起你。”

        听到她这话,宋枳的瞌睡瞬间吓没了:“你该不会又给我接了那种傻逼综艺吧?”

        夏婉约摇头:“不是。”

        宋枳松了一口气:“你差点吓死我。”

        沉默片刻,夏婉约补充道:“比那个更惨。”

        宋枳:“……”

        这情绪上上下下的,    跟坐过山车一样刺激。

        宋枳也懒得继续问她到底是什么事了,    绕过去走到电脑后看了一眼。

        好家伙,    不看不知道,    一看吓一跳。

        她正好看到标题上的“激战三天三夜”

        “现在的媒体还真敢写,    我他妈和江言舟的最高记录也没这么久啊。”

        夏婉约仿佛属狗的一般,哪怕处于现在这个难搞的境况,    她还是嗅到了瓜的香味:“那你们最高的记录是多久?”

        “就大概六……”

        宋枳就快说出那个数字,    突然停住,    “我为什么要跟你讲这个?”

        夏婉约叹了口气,没劲。

        她正忙着联系公关,    想着先把热搜给撤下去,问了下价钱后,立马吓的缓缓下线。

        太他妈贵了,他们这抠门的小作坊公司,根本不会同意付这个钱。

        高层甚至打算直接破罐子破摔,让宋枳走黑红路线。

        夏婉约焦头烂额,宋枳现在才刚刚开始洗白,网上的恶评也开始逐渐被好评淹没,这要是仍由这件事发展下去,估计她又得被黑个外焦里嫩。

        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夏婉约让宋枳先去片场,她想下该怎么解决。

        宋枳其实早就习惯了。

        之前她被大规模的网暴,现在这种程度对她来说简直就不值一提。

        “那我先走了。”

        才刚下去,就看到停在楼下的保姆车,以及等在外面的小许。

        他显然也是看到今天的微博热搜了,脸上的情绪错综复杂:“宋枳姐,您看微博热搜了吗?”

        她不以为然:“看啦。”

        弯腰上车。

        这种新闻对女艺人算是致命一击,尤其她还是爱豆转型。

        粉丝几乎都是宅男粉,这要是坐实恋情了,事情可就难办了。

        宋枳眼罩一戴,谁也不爱。

        “世界末日到了都无法阻挡我补觉。”

        她叮嘱小许,“中途别叫醒我,天塌了也别叫我。”

        小许:“……哦。”

        唉,他早该想到的,宋枳这个性子,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个嘛。

        因为时间还太早,路上没什么人,也不堵车,很快就到了片场。

        张范范正打着哈欠看剧本,看到宋枳了,她立马没了困意:“昨天激战了那么久,今天就直接来剧组上班,身体吃的消吗。”

        宋枳甜甜一笑:“看来姐姐的确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改天找个男人试试不就行了。”

        她笑的纯良无害,张范范被噎的还不了嘴。

        只能坐在那自己生闷气。

        剧组里的工作人员显然也都看到了那条热搜,偶尔有三两视线投来,夹杂着窃窃私语。

        很显然,大家这么久没瓜吃了,好不容易出来个八卦,都比较兴奋。

        “真想不到,宋枳看上去那么清纯的人,居然这么辣。”

        “激战三天三夜,这也太强了点。”

        “不过那个男的是谁啊,圈内的吗?”

        “照片没拍到脸,不过衣服被人扒出来了,听说是AOI的队服,AOI里唯一和宋枳有关系的不就是何瀚阳了吗。”

        “不是吧,何瀚阳不是前几天才曝光夏楚岚骚扰他吗,怎么转头就跟宋枳好上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她出的价比较高。”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正好小许过去倒热水泡咖啡,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气的脸都快变形了:“单凭两张照片就能随便侮辱人了?”

        那两个人都是剧组里的小群演,自然不敢得罪女主角,立马赔了罪就走开了。

        生怕惹火上身。

        毕竟刚摊上这种事,指不定宋枳现在得气成什么样呢。

        他们口中不知道气成什么样的宋枳此时正睡的正熟。

        化妆师在给她做最后的定妆。

        宋枳像设了自动定时一样,定妆粉扑完以后,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好了吗?”

        声音软绵绵的,带着刚醒的慵懒,勾的人心痒。

        化妆师把东西收好:“嗯,都化完了。”

        宋枳和她道了声谢,拿着剧本出了化妆间。

        哪怕网上闹的再大,本职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

        虽然已近夏日,可北城的早上还是带着凉意。

        大理石餐桌上的白色玫瑰,是今早刚从纽约空运过来的。

        老爷子的寿辰在下周,今天一大早却给他们打了电话,让都过来,一起吃个早点。

        江越做为江家的长子,底下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

        虽然有着血缘关系,平日里却并不联系。

        老爷子特地让佣人去他的酒窖里,拿了几瓶红酒过来。

        “罗曼尼康帝,我珍藏了好久的,尝尝味道怎么样。”

        佣人拿着开瓶器,正要扎进木塞里。

        老爷子抬手示意她先停下:“等言舟到了再开。”

        他这话说出口,安静的众人似乎颇为微词。

        刘玥萌是江家二女江淳所出,今年二十一岁,被家中长辈溺爱长大,性子直来直往。

        这会忍不住埋怨道:“二表哥自个不准时,还让我们坐在这里浪费时间等他。”

        边上江淳轻轻掐了掐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她不服气的摸着自己被掐疼的胳膊:“本来就是嘛,而且二表哥那个女朋友也一天到晚给他惹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名媛千金不要,偏要找个戏子。”

        老爷子脸色明显不虞,听到她话里的后半句,微抬下颚:“什么意思?”

        江淳企图将这个话题给带过,笑道:“小孩子口不择言,乱说的,您别理她。”

        刘玥萌说:“我没乱说,二表哥那个女朋友昨天晚上还被人拍到和其他男人同居了,照片现在还在网上挂着呢。”

        江淳皱着眉,刚要开口。

        旁边老爷子抬了抬手:“你让她说。”

        有了他撑腰,刘玥萌说的也更有底气了一些:“二表哥的女朋友被拍到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待了三天三夜,那个男人走的时候还抱走了一只猫,说明他们的关系也已经亲密到一起养猫了,看来二表哥头上这顶绿帽子戴的还挺久。”

        听完她的话后,老爷子没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江言舟没来,老爷子不开口,大家都不敢擅自动筷。

        就这么一直僵坐着。

        直到门口传来动静,佣人过去把门打开,然后退到门边,恭敬的喊了声:“二少爷。”

        他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老爷子看到他了,凝重的神情稍微松动一些:“来啦。”

        江言舟点头:“路上有点堵车。”

        佣人将椅子拖出,待他坐下。

        老爷子这才点头:“上菜吧。”

        今天是西式餐点,佣人们井然有序的将东西端上桌。

        长条形的大理石餐桌,老爷子坐在最前面,他看着自己右手边的江言舟。

        沉默良久,他终于开了口:“言舟啊。”

        后者抬眸看他。

        老爷子斟酌了下语句,考虑怎么讲才算委婉:“宋枳那丫头我也挺喜欢的,只不过这样的姑娘谈谈恋爱可以,结婚的话,可能就不太适合了,寻家那个丫头好像比你才小一两岁,她爸爸前几天来过,我们聊的挺好,如果你点头的话,过几天我找人择个好日子,你们先把婚事定了。”

        似乎知道这么说他肯定会拒绝,老爷子又说:“先把婚结了,你想怎么玩都没事。”

        指骨轻轻抵着泛着凉意的银质餐具,江言舟看了眼坐在他斜对面的刘玥萌,知道肯定是她说了些什么。

        后者立马害怕的移开视线,不敢和他对视。

        江言舟放下刀叉,平静开口:“我暂时还不想考虑这方面的事。”

        老爷子点点头,也都依他了:“宋枳那丫头,你就先和她断了吧。”

        江言舟微抬眉骨,声音倒没什么起伏:“我有分寸。”

        老爷子罕见的愣了半晌,似乎没想到江言舟会为了一个小姑娘忤逆自己的意思。

        他自小便有主见,比同龄孩子要沉稳内敛些,也聪明。

        做为继承人选,再合适不过。

        只可惜在某些方面,他完全异于江家。

        风流成性的老爷子生的儿子自然也是风流成性,豪门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可江言舟似乎对这方面并不感兴趣,这么多年,唯一跟过他的女人,也就宋枳那个丫头一个了。

        刘玥萌知道爷爷的脾气,独/裁主义,他的话家里没人敢忤逆。

        她吓的拉住身旁江淳的衣袖,想着万一他发起脾气来,到时候砸碗砸碟的,误伤到了自己怎么办。

        老爷子却只是沉吟片刻:“她的那些照片你也都看到了?”

        江言舟低嗯一声:“看到了。”

        “就不生气?”

        江言舟没说话。

        不知道是用沉默代替回答,还是自动过滤了这个问题。

        看到老爷子这平静的反应,刘玥萌心里疑惑,江淳却有数。

        老爷子如今年纪大了,不得不退位让贤。

        放眼望去,整个家中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也只有江言舟一人。

        而且他自立门户的深环集团早就快盖过江氏企业,成为业界龙头。

        老爷子心里有杆秤,懂得权衡利益和亲情。

        对于江言舟的沉默,他心里也有数:“你的私事我也不好多问,但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在女人身上栽跟头的男人,才是最窝囊的。”

        谈话到处为止,这顿饭吃的极为安静,江家的家教严,没人在饭桌上讲话。

        饭吃完以后,江言舟给助理打了电话:“联系下信合名众那边。”

        信合名众是宋枳所属的公司,穷酸小作坊。

        连给旗下艺人撤个热搜都不舍得。

        —————————

        等到收工结束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有个跳海的戏份,因为各种原因NG了好几次。

        宋枳只能等衣服烘干了继续跳下去,然后再起来,再烘干,再跳下去。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她也成功被折腾的发烧了。

        上了车后,小许拆了个退烧贴递给她:“回去以后吃粒退烧药,洗个热水澡,出出汗就好了。”

        宋枳裹着她的小毛毯,缩在座椅上,点了点头。

        小许看了眼手机,习惯性的想要点开微博,却又突然想起什么,停下了。

        他害怕一点开,里面全是骂宋枳的。

        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以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准备点开微博。

        夏婉约的电话打来了。

        他刚按下接通,那边夏婉约语速极快的问他:“宋枳呢,我给她打电话怎么打不通。”

        小许说:“宋枳姐今天拍戏的时候手机忘拿出来,碰水以后开不了机了。”

        夏婉约沉默片刻,似乎在怀疑宋枳的智商,然后她说:“你把手机给她。”

        小许点了点头,侧身把手机递给坐在后排的宋枳:“宋枳姐,婉约姐的电话。”

        宋枳感冒的浑身没有力气,费力的抬起胳膊,把手机接过来。

        因为感冒,鼻音有点重:“喂。”

        夏婉约听出她声音的不对劲:“感冒了?”

        “有点。”

        宋枳问她,“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经她这一提醒,夏婉约才想起正事来:“你是不是花钱把热搜给撤了?”

        宋枳:“怎么可能,我哪有那个闲钱。”

        买衣服包包不香吗。

        夏婉约纳闷了:“那还能是谁。”

        就在一个小时前,不光微博热搜被撤了,小区里的监控视频也被人放了出来,视频里可以看出来,家里不是只有宋枳和何瀚阳两个,并且何瀚阳也没有在那里待够三天三夜,只去了半个小时就抱着猫离开了。

        还有宋枳朋友圈的截图也被人发出来。

        结合视频来看,似乎没什么暧昧可言,只是去朋友家领养只猫而已。

        部分吃瓜网友本来就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很容易就被营销号给带了节奏。

        白天还在疯狂DISS宋枳的人,现在纷纷开始夸她可爱。

        【所以之前宋枳和何瀚阳的绯闻是假的咯,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更像姐妹。

        】

        【我们狙神钢铁直男OK?

        】

        【有一说一,这位姐真的太好看了,监控视频拍出来都能看出神仙般的惊人美貌。

        】

        【可能是我的关注点不太对,大明星也住这种小区吗?

        我也住这种小区,四舍五入我也是大明星了。

        】

        【以前一直觉得宋枳美的很有距离感,现在看觉得她和我们好像没什么两样,也是一个喜欢猫的普通女孩子,好感她了。

        】

        【不管看多少次,我都要感叹一句,太美了太美了,她真的太绝了。

        】

        的确太绝了。

        先不说这牛逼的公关能力,处理的快准狠,完全不让这件事有任何发酵的机会。

        而且撤热搜是买热搜价格的三倍之多,加上宋枳这条热搜在热一上挂了那么久,那些与之相关的热搜也有好几条。

        一下子连个影子见不到了,足以说明砸了多少钱进去。

        夏婉约实在想不出到底是谁做的这件事。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宋枳撕了退烧贴,和小许他们说了晚安以后,下车离开。

        小区门口路灯挺亮的,进去以后逐渐暗了下来。

        这是老小区了,物业不怎么好,平时路灯出个什么问题,也拖拖拉拉的催好久才有人来修。

        看不太清楚路,宋枳刚准备拿出手机照明。

        前方似乎站了个人,身影轮廓有些模糊。

        他朝宋枳走过来,离的近些了,眉眼熟悉。

        是江言舟。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过来,但宋枳懒得和他废话。

        绕开他准备离开,毛衣下摆被人轻轻拉住。

        他应该喝了酒,身上有一股很浓的酒气。

        明明酒量不好,却还要喝酒。

        宋枳皱了下眉,冷声道:“放手。”

        他攥着她的毛衣下摆,低垂眼眸,纤长的睫毛挡住眼底情绪。

        也没有其他的话,只是一遍一遍喊她的名字,“只只。”

        夜色寂静,耳边只余一点风声,在这个老旧的小区背景之下,带了点萧索之意。

        江言舟的声音越来越轻,他说:“我可以改的,你不喜欢的地方我都可以改。”

        似乎怕宋枳会走,他手上的力道加重,却也只敢攥她的毛衣下摆。

        眼神试探的询问,他应该喝了不少酒,醉的厉害。

        宋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江言舟。

        委屈,难过,不知所措。

        像个小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