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在宋枳一再撒娇的努力下,    秦河终于松口,把那个设计师的联系方式给她了。

        宋枳像拿到个宝贝一样,    编辑了一大段的自我介绍和开头,    又逐字逐句的删除。

        她小声嘀咕:“我说的太直白了,好像有点不太矜持。”

        秦河单手把着方向盘,看着她犯难的小表情,    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下个月回国,    我约个时间,让你们见见,    这样总行了吧?”

        宋枳两眼一亮:“真的?”

        他轻笑着将视线移向她:“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倒也是。

        宋枳心满意足的将手机收好,    车外的景致逐渐熟悉,    已经进到小区了。

        宋枳伸手指了个方向:“你把我放在那儿就行。”

        秦河似乎还有话要说,    指骨抵着反向盘,    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你和江言舟是怎么在一起的?”

        宋枳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迟疑了一会:“想知道?”

        他点头,笑了一下:“挺想的。”

        没有丝毫遮掩,还是和以前一样,    正直又坦荡。

        宋枳很认真的回想了一下。

        她被姥姥接回小镇后,    刻苦学习了一段时间,    但是因为脑子实在是太蠢,    没什么成效。

        艺考虽然过了,    但是文化分不够,好在后来分数线往下降了一点,    她才勉强被学校接收。

        这些年,    江言舟陆陆续续的有和她联系,    甚至还来过几次小镇。

        每次来也待不了多久,本来就是翘课回国的,    坐那么久的飞机后,还得转几趟车。

        小镇交通不发达,只能坐大巴,道路也崎岖,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

        宋枳那个公主脾气,没有多少人能受的住,所以看到她有这么好的朋友,不远千里都要来见她一眼,姥姥还是很高兴的。

        那个时候的江言舟在国外读书,每次回国,都是为了宋枳。

        小镇偏僻,没有商场,更加没有奢侈品专柜。

        江言舟知道她会不习惯,所以隔三岔五的,就会给她带一些她平时最常买的东西。

        他也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所以只能挑贵的买。

        宋枳经常看着那一大堆颜色罕见,造型奇特的衣服鞋子还有包包发呆。

        吊牌上的价格同样让她叹为观止。

        她无法理解的是,江言舟的眼光怎么可能差到这种地步,花这么多钱买一堆她根本不会穿出门的破烂。

        好歹也是出生豪门的大少爷,身边怎么着也都是些高品位的名媛小姐,就算是耳濡目染,他也应该知道一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长什么样吧。

        姥姥对江言舟的印象却特别好,觉得他不爱说话,性子内敛沉稳。

        这样的人,能护的住宋枳,不让她受委屈。

        宋枳没了父母,哥哥又进去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入土,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宋枳。

        小姑娘长的好看,在这个落后的小镇,总会引来别人的觊觎。

        而且她毛病还不小,受不得一丁点委屈。

        姥姥对她未来的男朋友也没多大的要求,只希望他是个有上进心,会疼人的。

        这样她哪怕是死,也能放心的闭眼。

        江言舟每次来,都会给姥姥带很多补品。

        都是一些名贵的人参还有药材,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

        哪怕是对待长辈,他也是少言寡语,默默的帮着做事。

        农村做饭用的还是大铁锅,烧柴的,宋枳没多少力气,只能帮着姥姥捆点简单的棉花梗。

        但是那种不经烧,很快就没了。

        江言舟来了以后,砍柴的体力活自然都被他包揽了,甚至包括一些换灯泡,修抽油烟机,通厕所的脏活累活也都被他做了。

        不远千里的从国外回来,除了干活还是干活。

        那个出身豪门、爱干净、清冷矜贵、连出门都有司机接送的大少爷,居然也有卷着袖子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宋枳觉得挺神奇的,嘴里磕着瓜子,倚在门边看他,偶尔问他一句:“吃吗?”

        他摇摇头:“不了。”

        刚拧完螺丝的手上沾了点烟灰,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到脸上去了。

        他的皮肤本来就白,这么一衬,越发明显。

        有时候宋枳还挺羡慕他,不保养,皮肤还这么好。

        她指了指自己的左脸:“你这儿,脏了。”

        他用手背随意的擦了擦,反而还将范围弄的更大了些。

        宋枳叹了口气,拿出湿巾:“我帮你擦吧。”

        指尖隔着湿巾碰到他的脸,触感温热。

        她面上佯装淡定,其实心跳的很快。

        就连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江言舟身上有着好闻的少年气息,像雨后干净的空气,初春新发的嫩芽,以及盛夏,被阳光炙烤的树叶。

        他哪怕不说话,光是站在那里,就足够带给宋枳希望了。

        宋枳问过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只说:“我答应过你哥,要照顾你。”

        他也的的确确做到了。

        在方方面面,哪怕她考上大学,他依旧在照顾她。

        莫名其妙的思绪就飘远,宋枳耸了耸肩:“我大学考到北城,然后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秦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对你好吗?”

        “还行吧,物质方面从来没有亏待过我。”

        秦河敛了笑容,神色认真:“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宋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一没劈腿,二没出轨,对我其实也挺好的。”

        “分手的理由?”

        宋枳其实挺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的,但她也知道,秦河肯定会问。

        而且不光秦河会问,到时候宋落也会问。

        相比秦河,他的反应肯定也会更强烈,权当是打了个预防针了。

        “不太适合。”

        秦河显然不太相信,他太了解宋枳了,看上去随性,对待感情,却格外认真。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她是绝对不会和那个人在一起。

        这种喜欢还得强烈到一定程度,足够让她放心的将自己给交付出去。

        既然这么喜欢,却还是会分手,除了不合适,肯定还有其他理由。

        但秦河也知道,他继续问下去宋枳肯定不会再多讲,反而还会惹的她起逆反心理。

        他只能点点头,把车门锁打开:“路上小心点,我看着你进了小区再走。”

        宋枳解开安全带:“秦河哥哥晚安。”

        她下车后,身后的车灯也开了,将她前方那条黑暗的路给照亮。

        一直到宋枳进了大门,才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

        ——

        夏婉约家的猫前几天刚生完宝宝,她正忙着给它坐月子。

        她的猫是橘猫,为了血统纯正,前些日子专门和朋友的橘猫配了种。

        生的也是一窝小橘。

        她留了两只,剩下的打算送出去。

        只不过她的朋友不是有猫了,就是暂时没有养猫的打算,还有的就是家里有人对猫毛过敏。

        她正看着这几只小猫犯难,正好宋枳回来了。

        她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祖宗,祖宗您回来啦。”

        宋枳把外套挂好,瞬间摆起了架子:“哟,孙女怎么啦?”

        夏婉约指了指角落那个猫窝里趴着的小猫:“你有没有朋友想养猫的,靠谱点的那种。”

        宋枳不知道她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在沙发上坐下:“我的朋友屈指可数,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是。

        夏婉约丧气的低下头。

        半晌,她又来了精神,“要不你发个朋友圈,问问有没有人想养,我到时候亲自去考察一下,如果对方真的喜欢猫,那这事就差不离了。”

        她就是怕这些小猫落到三分钟热度的人手上,别到时候养着养着不耐烦,直接把猫给扔了。

        那她可是会心疼死的。

        听了夏婉约的话后,宋枳点头:“行吧,不过我也不确定会不会有人理我。”

        她的微信里加的都是些工作上有过联系的人,平时也不怎么熟,话都没说过几句。

        照片是夏婉约拍的,朋友圈的内容也是夏婉约亲自编辑的。

        她实在不放心宋枳自己来。

        【宋枳:朋友家的猫生了一窝超级超级可爱的橘猫宝宝,有想养的可以联系窝哦~喵喵喵~OvO】

        下面是小猫的配图。

        宋枳看的直眯眼:“你够可以啊,我都说不出这么恶心的话来。”

        夏婉约说:“你朋友圈的那些女生哪个不拿你当绿茶看,估计早把你删干净的,剩下的都还是些异性,这种时候你得发挥出你的优势来,说不定你这一撒娇,那些男的立马就跟舔狗一样,直接涌上来了呢。”

        宋枳有些不太懂她的脑回路:“我加的都是些圈内人,精的很,真对我有意思早下手了,怎么可能随便撒个娇就找上门来,又不是傻子。”

        话音刚落,手机震了一下。

        夏婉约说:“这不就来了吗,傻子。”

        宋枳解锁看了一眼。

        何瀚阳?

        【何瀚阳:你家的猫挺可爱的,正好我最近想养点什么。

        】

        看到这个名字,夏婉约眼睛冒着贼光。

        现在圈内人都流行炒CP来赚热度,宋枳目前最大的热度,除了新电影官宣角色那天,就是和何瀚阳的CP。

        意外的,还挺受欢迎。

        貌美的作精女星,和年少成名的世界冠军,貌似还挺搭。

        她忙说:“你赶紧回人家啊。”

        宋枳听话的回了个哦。

        夏婉约惊了:“你这么冷淡干嘛,对方肯定会以为你不耐烦,想领养猫的热情也会减退的。

        “

        结果他的热情非但没有减退,反而还挺迫切。

        【何瀚阳:我现在过去吗?

        】

        为了防止宋枳继续直接回个哦或者嗯过去,夏婉约把手机拿过来,决定亲自和他交流。

        【宋枳:随时都行,不过现在这么晚了,你过来会不会耽误你训练?

        】

        【何瀚阳:不会。

        】

        【宋枳:这么迫切的想看小猫了?

        】

        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的状态,应该是盯着聊天界面看了很久。

        夏婉约也不知道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怎么需要深思熟虑这么久。

        五分钟后,手机才久违的震了一下。

        【何瀚阳:嗯,很迫切。

        】

        夏婉约把定位发过去后,坐在沙发上感叹:“真想不到,何瀚阳居然这么喜欢猫,以前真是看错他了。”

        宋枳在盥洗室里卸妆,听到夏婉约的话,她随口问了一句:“那你以前是怎么看他的?”

        夏婉约有点疑惑:“你该不会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吧?”

        宋枳反问:“我需要了解他吗?”

        那倒不用。

        不过夏婉约还是忍不住展开和她讲讲。

        “他十六岁就被俱乐部看中,进了青训营,十八岁成年后开始直播,第一场直播观看人数直接破了平台的记录,当时那些程序员连夜维护才没让平台崩溃,最关键的是他直播从来不露脸,而且还不爱说话,十九岁就带着战队拿下了世界冠军。

        圈内不少女星都馋他的身子,年轻力壮的小狼狗,长的还帅。”

        她左看右看,跟做贼一样,凑到宋枳耳边,“夏楚岚你知道吧,就上次和你一起竞争盛烟这个角色的影后,人家私下里可没少约他,想包养他,何瀚阳拒绝了几次后,她还是坚持不懈的骚扰他,就前几天,他直接把聊天记录爆出来,啧啧啧,夏楚岚这段时间正焦头烂额的找公关处理呢,还试图让何瀚阳帮她澄清,多少钱她都愿意给。”

        “何瀚阳答应了?”

        夏婉约摆了摆手:“他下一秒就把这个记录也给爆出来了。”

        宋枳小小的感叹了一下:“看不出来,他脾气还挺刚。”

        夏婉约给刚当上母亲的大橘拌了点猫粮:“夏楚岚平时看上去那么正经,真想不到私下竟然这么饥/渴,人家何瀚阳小她整整八岁,她居然都下的了手。”

        宋枳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年轻的肉/体,谁不馋呢。”

        —

        等她磨磨蹭蹭的洗完澡,没了刺耳的水声,她零星听到客厅里有人在说话。

        应该是何瀚阳来了。

        她又花了十几分钟做完全身护理和护肤,然后才敷着面膜出去。

        身上的睡衣是夏婉约的,米白色的连衣裙,她穿着有点大,松松垮垮的,长发随意的扎成丸子头,刚洗过澡,身体乳的香味是偏淡的玫瑰花。

        夏婉约正激动的和何瀚阳讲着她家大橘生孩子的过程,一两句话就能概括完的事,在她口中被扩充到了半个小时。

        后者单手插着裤袋,眼睫轻垂,听的并不仔细。

        很显然,耐心已经告罄。

        宋枳用食指和中指按摩脸周皮肤,想要加快面膜吸收。

        夏婉约看到她终于洗完了,连忙让她过来:“宋枳,你快过来,帮他挑挑哪只更可爱。”

        听到夏婉约口里的名字,快要睡着的何瀚阳顿了一下,然后侧身,往回看了一眼。

        宋枳穿着棉布拖鞋过来:“这不都长的一样吗?”

        夏婉约皱眉:“怎么能一样呢,你看这只,它的脸肉嘟嘟的,多可爱,还有这只,它屁股上的那撮毛,明显比其他的深,还有这只这只,它们都有自己的特征。”

        宋枳看的眼睛都花了,随口敷衍道:“都挺可爱的,你要不干脆全部拿回去得了。”

        夏婉约刚准备问她是不是疯了,说这种不现实的话。

        结果何瀚阳居然还点头应下了:“好。”

        夏婉约:“?”

        宋枳抬眼:“我瞎说的。”

        他笑了一下:“我也是瞎说的。”

        夏婉约:“……”

        宋枳对这些猫猫狗狗的没兴趣,也提不出什么好的意见来。

        最后何瀚阳随便选了一只,屁股上多一撮毛的那个。

        宋枳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想到夏婉约刚才和她说的那番话,她有点好奇的问何瀚阳:“听说你前些日子被夏楚岚骚扰了?”

        何瀚阳抱着猫,听到她的话抬眸:“你认识她?”

        “不算认识吧,之前有点过节而已。”

        “过节?”

        之前在试镜盛烟这个角色的时候,夏楚岚冷言冷语的嘲讽了她很久,又是花瓶又是什么货色配什么角色的,把她贬的一文不值。

        宋枳虽然不屑于去理外界的言论,但也不能说她完全不记仇。

        不过这种事也没必要去和一个外人讲。

        宋枳摇了摇头:“没什么。”

        时间也不早了,何瀚阳抱着猫离开,夏婉约出门送他。

        猫是送出去了,不过更麻烦的事倒是送上门来了。

        次日一大早,夏婉约就被公司的电话叫醒。

        宣发部都快炸锅了。

        “我他妈不是专门叮嘱过你,管好你手下的艺人,不要让他们再捅出任何幺蛾子了吗?”

        夏婉约被骂的一脸懵:“他们捅什么幺蛾子了?”

        “你自己上网看看!”

        夏婉约吓的一个激灵,急忙跑到客厅开了电脑。

        热搜第一条后面直接挂了个爆。

        #宋枳恋情曝光#

        话题点进去,第一条微博评论有十万条。

        【女星年下恋曝光,带小狼狗回公寓,激战三天三夜。

        】

        配图分别是宋枳开门进屋,以及何瀚阳站在门口,夏婉约从里面把门打开,因为角度问题露出了一只手。

        两张照片合在一起,似乎的确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夏婉约盯着微博内容里的“激战”二字看了很久,现在的媒体用词还挺大胆。

        她虽然想过要炒宋枳和何瀚阳的CP,但从来没想过是用这种方式。

        毕竟前些日子夏楚岚主动找何瀚阳约炮的消息才刚被曝光,宋枳就……

        难免让人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