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江言舟这话说出口,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一向沉稳淡定的秦河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他将目光移向宋枳,似乎在询问答案。

        后者长腿交叠,    慵懒的枕在沙发靠背上,    大方的承认了:“是在一起过,不过已经分了。”

        张一鸣看看宋枳,又看看江言种舟。

        郎才女貌,    光看外表的确很配,    可这性格简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一个冷言寡语,一个娇气呱噪。

        “这个……”他哈哈干笑两声,    企图缓解这突然安静的尴尬,    “你们两会在一起,    我还真是从来没想过。”

        每个学校都有那么几个风云人物。

        宋枳当年不光在一中有名,    甚至连外校,    每天都有不少专门组团过来看她的。

        都说一中有个美人儿,    细腰长腿,生的我见犹怜,跟林黛玉似的。

        就连外校的大哥,    一到放学的那个点就专门在校外等着,    就是为了和宋枳告个白。

        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堵在那,    宋枳正和自己的小姐妹们谈论着待会去买小香家新出的那款双肩包。

        为首的男人从黑色机车上下来,    拦在她面前。

        摸了摸自己红黄蓝绿相间的头发,    自以为很酷的舔了下唇角:“小妹妹,我这群兄弟缺一个大嫂,    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夏季校服是衬衣配格子裙,    裙摆过膝。

        宋枳长的跟朵小白花似的,    尤其是在这群五大三粗的男人面前,越发衬的她娇小伊人。

        这会正好是放学的点,    陆陆续续有学生从里面出来,看到面前壮观的场景,纷纷停下脚步。

        女神有难,不少男生都卷着袖子,想来个英雄救美,可看了眼他身后成群结队的小弟们,还是吓的退缩了。

        到底都是些学生,怎么敢跟校外的混混对着来。

        见宋枳没反应,他不厌其烦的又问了一遍:“怎么样,要当他们的嫂子吗?”

        宋枳眨了眨眼,笑容甜美的拒绝了:“不好意思,我对头发超过两种颜色的人没兴趣。”

        她的声音也好听,像掺了蜜一样,又甜又嗲,“太low了,而且还老土。”

        只可惜,说出的话却像利剑一样,直击人的心脏。

        偏偏她依旧是那副无辜可爱的表情:“哥哥应该连一米七都没有吧,增高鞋垫都露出来了呢。”

        校外那些混混都好面子,被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气的笑出了声:“哥哥发脾气的时候偶尔也会打妹子哦。”

        他揉着拳头过来,还没靠近宋枳,肚子就被人猛的踹了一脚。

        力道太大,他直接倒在地上,滑出去好远。

        痛的脸色狰狞,捂住肚子爆粗口:“操!”

        宋枳疑惑的转身看了一眼,江言舟模样懒散的站在她身后,将人踹飞的右脚刚刚收回。

        书包挂在左肩上,男生款的衬衣,和女款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女款的是蝴蝶领结,男款的是领带。

        他扯松领带,头往一旁微偏:“听说你缺个嫂子?”

        少年嘴角泛着冷笑,提着他的领口,一拳揍上去,“缺爹吗,老子不介意多你一个儿子。”

        张一鸣永远记得那天的场景,警车都来了,浩浩荡荡的,把一群人都给带走。

        江言舟直接把人揍进了医院,听说后来他爹花了点钱,把那个人的嘴给堵了。

        第二天他照常来上课,啥事没有。

        在张一鸣看来,可能是那次英雄救美,宋枳和江言舟私定了终生。

        毕竟他们两个平时除了宋落以外,完全没有任何交集。

        江言舟是出了名的冷淡性子,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别挨老子的强大气场。

        他和宋枳说过的话,更是少之又少。

        年纪大了以后似乎格外喜欢怀恋以前,张一鸣问宋枳:“你还记得以前追你的那个混混吗?”

        宋枳拿了一小块西瓜在啃,口气挺狂:“追我的人那么多,我怎么可能每个都记得。”

        “就那个彩色头发的。”

        张一鸣说着,还伸手在脑袋上比划了几下,“被江言舟打住院的那个。”

        宋枳回想了一下,似乎有点印象。

        主要是这件事当时闹的太大了,警察都来了。

        “记得啊,怎么了。”

        张一鸣挺好奇的:“那个人可是街区扛把子,长的还挺帅,你当时就一点没动心?”

        西瓜啃完了,宋枳把西瓜皮扔进垃圾桶里:“长的像奥运五环成精了,我又没眼瞎,对他动心?”

        张一鸣在心里感叹,好家伙,这损人功力丝毫不减当年啊。

        秦河抽了张湿巾,替她擦手,笑道:“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口风挺严啊。”

        指的是,她和江言舟恋爱的事。

        宋枳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睫,她想过告诉他的,可是又觉得这段相处诡异的关系有些不太光彩。

        秦河的话,以及宋枳此刻的表情,在江言舟眼中,有了另一层意思。

        这些年他们一直都有联系,并且她瞒着秦河,她和自己的关系。

        眼底微沉,他看着宋枳乖顺的笑容,胸口莫名起了股燥意。

        有什么在破土而出,肆意滋生,阴暗的藤曼,将他的所有感观紧紧缠住。

        知道她不想说,秦河也只是笑笑,没有为难她:“时间也不早了,你刚刚不是说明天还要早起吗,我先送你回家。”

        明天要拍个看日出的戏份,五点半就得到剧组。

        她点了点头,刚要应下。

        一直沉默着的江言舟将手中酒杯放回桌上,他的声音平缓,听不出悲喜:“你的衣服什么时候去拿。”

        宋枳皱眉:“我不是让何婶替我捐了吗。”

        他淡道:“穿过的,估计没人想要。”

        宋枳被他这句话给气的炸毛:“我的衣服好多都是全新,连吊牌都没拆。”

        “我说的是你的睡衣,还有……”

        他止住话尾,留了个令人遐想的范围。

        张一鸣他们几个出去抽烟了,这里只有他们三个在。

        气氛莫名胶着。

        宋枳的脾气也不算好,从小就被宠出了一身毛病,身边的人万事都依着她。

        秦河担心她发脾气,刚要开口给她顺毛。

        小姑娘在暴发的边缘走了一圈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Who    cares。”

        秦河有片刻的沉默,宋枳的反应像是已经习惯了江言舟这样的态度。

        意有所指的冷言冷语。

        以前宋枳总来高中部找宋落,那个时候就有人打趣:“你妹是校花,江言舟是校草,两个人正好配一对。”

        宋落不耐烦的踹他一脚:“你给老子闭嘴。”

        他不希望宋枳和江言舟在一起。

        他告诉秦河:“江言舟这个人做朋友可以,做男朋友就算了。”

        他说,“他太冷血,心思也深,对每个人都无法做到毫无保留的信任。

        而且他还不爱表达,这样的人,一旦冷暴力起来,我那个傻逼妹妹能招架的住才怪。”

        所以这么多年,宋枳应该都是这样过来的。

        在他断断续续的冷暴力之下。

        秦河是个老好人,性子温润,长这么大,从未发过脾气。

        可这次,也罕见的有了些怒意。

        却也只是放在心里,并不会轻易发泄出来。

        他牵着宋枳的手,站起身:“衣服等下次有空,我开车带小枳过去。

        麻烦你和一鸣他们说一下,我和小枳就先走了。”

        江言舟眼神阴翳的看着秦河手里牵着的细白手腕。

        一直到他们离开了清吧。

        宋枳叽叽喳喳的声音混着轻缓的音乐声一起传了过来。

        她应该是在撒娇:“你把那个设计师的微信推给我嘛,我是她的忠实粉丝,她设计的每一款,只要能买到的我都买了,你把她微信推给我,或者改天约个时间一起吃饭,好不好嘛,去年那款绝版胸针听说她那还剩一个,我真的想要好久了。”

        张一鸣抽完烟回来,发现卡座里一个人也没有了。

        他疑惑的左看右看,服务员贴心的告诉他:“那几位客人先走了,其中一个姓江的客人把单结了以后也走了。”

        张一鸣懵了半晌:“这他妈都走了。”

        ——

        江家。

        李婶正哄着被吓的脸色发白的江松月。

        平日里被宠的嚣张跋扈,稍有不如意就大喊大叫的江家二少爷,在放学回来后,看到家里来了陌生女人,穿着他妈妈的连衣裙,戴着她妈妈的珠宝项链。

        冲过去就踢了她一脚:“你是谁啊,别碰我妈妈的东西。”

        一个小孩子,力气也不大。

        偏偏那个女人直接往地上倒了,倒的同时还保持着优雅美感。

        正好被从楼上下来的江越看到了。

        他皱着眉,厉声道:“松月,不可胡闹!”

        说话间,把那个女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没事吧?”

        她摇摇头:“没事。”

        江越走过去训斥江松月:“没大没小。”

        江松月瘪着嘴:“谁让她穿我妈妈的衣服的。”

        江越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

        平日里他也没有留意过纪微敏的穿着,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些衣服是她的。

        那个女人堪堪垂下眼睫,声音委屈:“我只是……觉得姐姐的衣服很好看,一时羡慕就……”

        江越脸色柔和了些,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里面的额度有五十万,不够的话和我讲。”

        她羞涩的点头,接过银行卡。

        与此同时,李婶听到门外的动静,过去把大门给打开。

        看到江言舟了,她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冲着客厅里面喊了声:“言舟来了。”

        江言舟把刚脱下的外套递给李婶,换了鞋子进来。

        正好看到江越递出来的那张卡。

        他面无表情的将视线移开,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

        “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江越轻声咳了咳,重新恢复往常的严肃:“下周是你爷爷八十岁寿辰,我有点事就不去了,你到时候和宋枳一起过去,她那个孩子嘴甜,比你更讨老人家喜欢。”

        江言舟低嗯一声:“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江松月哭哭啼啼的跑到江言舟面前:“哥哥,爸爸是不是不要我妈妈了?”

        他的样子,悲痛难过,仿佛天塌了一样。

        似乎无法相信,自己心中那个严肃伟大的父亲,会有这样的一面。

        在他面前,和其他女人……

        江言舟微垂眼睫,少见的将视线停留在这个自己连他多大都不太清楚的弟弟身上。

        他眼里的诧异,迷惑,不解,难过,以及有什么轰然崩塌的颓然。

        太熟悉了。

        迟疑良久,他低声说:“多经历几次就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