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清吧灯光昏暗,    人不算多,不算知名的乐队在这里驻唱,    走的忧郁风。

        唱的歌也全是失恋相关,    肝肠寸断,撕心裂肺。

        江言舟叼着烟,推门出去。

        秦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刚要告诉宋枳,    江言舟也在这儿。

        结果那边语速极快的说了句:“等我”

        然后就挂了电话。

        秦河的意识恍惚了一下,突然有种,    他们都还是十字开头的年纪。

        在国外的这些年里,    他无数次都会想起那个时候。

        一切的岁月,    都是静好惬意的。

        骄纵跋扈的宋枳,    以及桀骜恣意的宋落,    什么都没变,    他们还是原来的模样。

        他突然松了一口气。

        ——

        夏婉约跑完步回来,正好看到纠结该背哪个包包出门的宋枳。

        她拿着干毛巾擦汗,走过来问道:“有约?”

        宋枳向她求助:“你觉得哪个更配我这套衣服?”

        夏婉约上下打量了一眼她的穿着,    清纯淑女,    不算是她喜欢的那种风格。

        “怎么着,    又开始走老人设了?”

        头发好像有点乱了,    宋枳拆开后重新辫好:“我哥哥今天回国了。”

        夏婉约一愣:“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吗?”

        “是另外一个哥哥。”

        宋枳长的这么好看,    她的哥哥肯定也是大帅哥一个。

        夏婉约像只闻到腥味的猫,凑过来:“你那个哥哥单身吗?”

        宋枳最后还是选了个dior限量款的磨砂白链条包

        似乎更搭她身上这条裙子。

        “是单身,    不过他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    我也不确定他有没有什么炮友之类的。”

        夏婉约是个比较保守的人,    听她这么一说,立马退避三舍:“那还是算了。”

        秦河那个闷骚性格,    宋枳还真的不确定他有没有炮友。

        张一鸣很快就把地址发过来了,用秦河的手机。

        宋枳打车过去,距离不近不远,大概四十分钟才能到。

        这个地方她之前来过,本身就是繁华街区,那些纨绔二代们都爱来这儿。

        江言舟倒是从未来过。

        他不在纨绔行列,成熟稳重,刚好是长辈眼中最适合的继承者。

        秦河担心宋枳迷路,给她打了个电话:“要不我去接你吧。”

        她刚下车,看了眼弯弯绕绕的街区,毫无方向感。

        于是乖巧点头:“好的呀。”

        她把定位发过去后,站在原地等他。

        秦河很快就过来了,没怎么变,除了比之前更成熟一些。

        眉眼柔和,笑起来,仍旧是那副熟悉的温润感。

        宋枳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从小到大都有人替她挡风遮雨,没有经历任何风浪的小姑娘,命运突然给她致命一击。

        是她所不能承受的重量。

        那段时间,如果不是江言舟和秦河,宋枳甚至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

        她每天夜晚都会哭,秦河整晚整晚的陪她,给她讲故事,逗她开心。

        逆境之中,人总是会格外依赖那个给她安全感的人。

        秦河就像是海面的浮木,让她不至于沉溺海底。

        这些年他在国外工作,两个人偶尔会联系,但宋枳从来没有和他讲过自己跟江言舟之间的事。

        太不光彩了。

        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介绍自己和江言舟之间的关系。

        炮友?

        还是金主?

        索性便不提了。

        这几天开始降温,可能是夏天来临前最后的一点凉意。

        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晚上到明天有小雨,宋枳没当回事,结果真的飘起了小雨。

        宋枳激动的冲过去抱他:“秦河哥哥,我好想你啊。”

        秦河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也很想你。”

        雨越下越大,怕她淋雨感冒,秦河脱了自己的外套,替她遮住脑袋:“先进去吧,不然待会就下大了。”

        宋枳点头。

        她走路不爱左右看,秦河的手虚虚护着她,防止她被路过的车辆剐蹭到。

        宋枳像有很多话要和他讲一样,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你看微博没,我最近可火了。”

        “罗锋导演你知道吧?

        我是他新戏的女主。”

        “我可是把影后也给打败的人。”

        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得意。

        秦河安静的听她讲,末了,宠溺的笑笑:“我们小枳真棒。”

        宋枳耳根软,最吃这套。

        从小被宠的娇上天了,越是好听的话她越爱听。

        其实很多时候,她和江言舟发脾气,也只是为了让他哄哄自己。

        她虽然一身公主脾气,但一哄就好。

        可江言舟从来不哄她。

        他是个务实主义者,习惯用钱来摆平一切。

        “对了。”

        秦河看见她白皙修长的天鹅颈,突然想起来,“我给你买了礼物。”

        他从裤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黑丝绒的。

        宋枳疑惑:“是什么?”

        他说:“打开看看。”

        宋枳把盒子打开,顿时眼前一亮:“J家的限量款项链?

        这个很难买到的。”

        她看中很久了,可惜这款是J家的八十周年限定款,为了符合这个日期,全球都只有八十条。

        而且还得提前三个月预订。

        宋枳找了各种关系都没订上,整天看着杂志,望梅止渴。

        秦河说:“正好我认识它家的设计师。”

        宋枳一愣,顿时紧张了起来:“你该不会还牺牲色相了吧?”

        这个小脑袋里也不知道整天想的都是一些什么。

        秦河无声发笑:“算是吧。”

        宋枳苦着一张脸:“那不就亏了。”

        秦河抬眸:“哦?”

        她一脸认真:“你这个外在条件,陪/睡可不止这个价。”

        这个跳脱的思想,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他轻笑着摇了摇头:“陪她吃了顿饭而已。”

        雨稍微小了点。

        秦河突然想起来,江言舟今天也来了。

        于是便和宋枳说了这件事:“你们都在北城,应该有联系过吧。”

        他后面那句宋枳没听清,因为她满脑子都是那句“江言舟今天也在。”

        才刚决定一刀两断,再也不要和他见面了,结果第二天就违背誓言。

        回想起昨天她恶狠狠发的那个誓。

        “我要是再和江言舟说一句话我就长胖十斤!”

        长胖十斤比要了她的命还让人难受。

        宋枳迟疑的停下,想着要不要找个借口开溜。

        秦河的声音再次传来:“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宋枳恍惚了一下,迎着秦河的背影,看到了站在罗马柱旁的江言舟。

        灯光被柱子挡了大半,只余一点细碎昏暗的光。

        脸上的情绪晦涩不明,指间的烟几番明灭。

        他似乎在看她,又似乎没看。

        江言舟的烟瘾其实不重,高中那会抽的狠了点,大学后,便没怎么碰过了。

        现在也只是偶尔,心情烦闷,无处疏解的时候。

        可是最近,他抽烟的次数更频繁了。

        毫无节制。

        秦河温声软语的劝诫,江言舟闻言,将视线移向他身后的宋枳。

        小雏菊连衣裙,头发规规矩矩的绑成马尾,高束在脑后,好像连妆都没化。

        和六年前一样,干净清纯。

        恐怕也只有在秦河面前,她才会这么乖。

        他冷笑一声,把烟掐灭。

        秦河把宋枳带他面前:“还记得她吗,宋枳,宋落的妹妹。”

        有那么一瞬间,宋枳觉得秦河像个拉皮条的。

        就差没直接报价了。

        宋枳笑道:“贵人多忘事,估计他连宋落是谁都忘了,怎么可能记得我呢。”

        秦河没有注意到,她的话里带着刺。

        可江言舟却能听出来,这么多年的相处,他对宋枳的了解,不仅只是停留在对她身体的构造。

        还有她那一身的刺。

        江言舟走下台阶,往日透润清冽的嗓音许是因为最近抽烟太猛,有点沙哑。

        “没忘。”

        他不偏不倚,就站在宋枳的面前。

        因为身高的悬殊差异,他得低头,才能看见她的脸:“忘不掉。”

        宋枳顿了片刻,因为他的这番话。

        秦河察觉到二人之间的气氛好像有些诡异,不动声色的将话题带开:“外面风大,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江言舟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极具压迫感,虽然不愿意这么窝囊的承认,但宋枳的的确确,横不起来了。

        她用冷漠掩饰内心的发怵,然后跟在秦河的身后进去。

        清吧里的人早就翘首以盼,等着宋枳的到来。

        直到那道纤瘦高挑的身影推门进来,一群人顿时炸开了锅。

        “我操,果然女神长大了还是女神。”

        “真绝了,这气质。”

        张一鸣拼命冲她挥手:“小枳妹妹,来这儿,坐哥哥旁边。”

        他前段时间刚出海回来,晒的皮肤黝黑,被这儿昏暗的灯光这么一照,就看见一口白牙在空中飘荡了。

        颜控严重的宋枳二话没说,在最右侧的沙发上坐下了。

        张一鸣叹了口气,果然,这小丫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公主病,外貌协会,毛病一大堆。

        那个时候宋落整天和他们埋怨:“我这个妹妹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他妈难搞的人了,我给她带的奶茶,温度太热了不行,太冷了也不行,宵夜还他妈得称重,上次她和同学出去写生,突然变天了,她带的都是些夏天的短袖和裙子,我他妈去给她送衣服,她居然嫌我拿去的都是些她准备扔掉的,死活不肯穿。”

        宋落脾气爆,非说要治治她这个臭毛病:“她这就是让惯的,不吃点苦头她永远不长记性。”

        江言舟看了眼乌云厚重的天空,天气预报发布了橙色预警,这些天有冷空气。

        他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买了当晚的机票回河市,辗转一晚上没合眼,替宋枳把衣服拿来。

        是她指明要的那几件。

        宋落气的头顶都快冒青烟了:“你他妈怎么回事,宋枳这人得寸进尺,你只要依着她这一回,她以后就永远这么耍无赖,让你一直依着她。”

        他似乎并不介意,只说:“那就一直依着她吧。”

        谁能想到,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宋枳这毛病还是一点没变。

        张一鸣笑着调侃她:“宋落以前就天天担心,你这脾气指定嫁不出去。”

        宋枳微抬下颚,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我自个灿烂的绽放不行吗?”

        张一鸣点头:“行,您说什么是什么。”

        他找服务员多要了个酒杯,给宋枳,“宋落酒量好,你是他妹,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吧。”

        他给她倒了杯威士忌,指了指自己,又分别把在座的每一位都指了指。

        “老同学,一个月前聚过的老同学,前几天刚聚过的老同学,还有这两位,六年没见的老同学,以及老同学的妹妹,好不容易见一面,不醉不归应该不过分吧。”

        江言舟淡声拒绝:“我晚上还有应酬。”

        秦河也面带歉意的婉拒:“我待会也要去见下我大学的导师。”

        张一鸣只能将期待的眼神移向宋枳,后者晚上倒是没什么事,她刚要点头应下。

        旁边秦河笑道:“小枳就算了,她是女孩子。”

        张一鸣和身旁几个人对视一眼,立马暧昧的笑开了:“这么维护我们小枳妹妹啊?”

        宋枳理直气壮:“当然了,我的秦河哥哥不维护我,难怪维护你吗。”

        她就像是一只护食的小猫,努力捍卫自己碗里的猫粮。

        秦河笑容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看了眼全程安静的江言舟,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盯着茶几的玻璃面,白皙修长的手指,正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秦河问他:“你和小枳都在北城,没有见过面吗?”

        宋枳说:“江大总裁日理万机,我一个小明星,怎么可能入他的了他的眼。”

        秦河刚准备开口,啪的一声轻响,金属质感的打火机熄灭了最后一点火光。

        指骨轻轻抵着侧面,触感很凉。

        江言舟微抬眼睫,视线漫不经心的在宋枳跟秦河两人身上游移。

        最后定格在了宋枳的脸上。

        “不光见过面。”

        他回答的,是秦河刚刚问的那句话。

        “我们还好了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