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

        随着他这句话的说完,    弹幕也以惊人的速度刷屏。

        【今天怎么回事,要世界末日了吗,    怎么连V老师都开始延播了。

        】

        【我操,    别吓我,这也太他妈反常了。

        】

        【事出反常必有妖,V老师肯定恋爱了。

        】

        【铁树开花,    宅男脱单,    今年可。

        】

        弹幕实在太多了,刷屏的速度又快,    宋枳看的眼睛都花了,    只能在设置里调了一下,    只显示五十条。

        面对这些调侃何瀚阳不为所动。

        宋枳虽然偶尔也玩游戏,    不过她只会玩点简单的小游戏,    像他们玩的这种竞技类的,    对她这个手残来说简直难如登天。

        点开游戏图标的那只手似乎稍顿了一下,然后逐渐下移,点开了4399。

        女生装扮小游戏。

        弹幕里集体打省略号。

        【......】

        【......】

        【......】

        【完了,    真他妈恋爱了。

        】

        【呜呜呜呜呜呜V老师宁还是继续骂人吧,    把那个嘴臭的喷子还给我们。

        】

        【众所周知,    钢铁直男只有谈了恋爱才会拥有少女心。

        】

        那个装扮游戏,    宋枳小时候玩过。

        她从小就对化妆打扮有着独特的天赋和兴趣。

        游戏开始,    是一个只穿着简单打底的小女孩,旁边有服装和化妆品的选项。

        何瀚阳打了个哈欠,    还没开始就觉得无聊的想睡觉了:“我们先给她化个美丽点的妆。

        他点开化妆品,    下方出现了一系列繁琐的图片,    白色的鼠标迟疑的左右移动。

        似在喃喃自语,话里带着一些难以置信:“眼珠子都能换颜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他妈叫美瞳,    傻逼。

        】

        【我突然又不信V老师恋爱了,如果他真的恋爱了怎么连最基本的美妆都不知道。

        】

        【说不定他对象是个素颜女神,平时不化妆呢。

        】

        何瀚阳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声音里带着点难以置信:“睫毛怎么一下子就变长了。”

        “为什么要在鼻梁上画银色的线?”

        “痣也他妈要画?”

        ......

        宋枳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玩个化妆游戏玩到怀疑人生的,她都快笑死了。

        她退出直播间后,给唐笑言打了个电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何瀚阳真的有点可爱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的直男。”

        唐笑言却笑不出来了:“宋枳,怎么办。”

        她的声音低沉失落,宋枳瞬间就警惕起来了,以为她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了?”

        唐笑言委屈的瘪嘴,都快哭出来了:“狙神肯定恋爱了。”

        ......还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了呢。

        宋枳安慰她:“不就是玩个变装游戏吗,他们这种职业选手偶尔也会玩点其他的游戏娱乐一下挺正常。”

        “搁别人身上是正常,可狙神不一样,他直播的时候连游戏都很少打,不是直接放电影就是反复循环同一个MV,今天还是因为我们粉丝跑到他经理的微博底下,各种请求拜托,所以才好不容易换来的一次游戏直播。

        这么讨厌直播的人,今天居然反常到延长播放时间,而且还玩起了变装小游戏。”

        唐笑言的声音恶狠狠的,像极了发现爱豆恋爱的粉丝,“到底是哪个小浪蹄子,段位居然这么高,把我们V神都给勾引了,他以前可是个连怜香惜玉四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的钢铁直男,打个娱乐赛都能把妹子打到崩溃大哭。”

        宋枳听她这么一说,疑惑的皱了皱眉。

        所以这种性格的男孩子为什么还会拥有女粉?

        不过好姐妹难过,还是得哄哄的,宋枳说:“像他们这种年纪的男孩子都是三分钟热度,就算是喜欢也维持不了多久的。”

        唐笑言半信半疑:“真的?”

        宋枳自信点头:“没人比我更懂男人。”

        也是。

        唐笑言和宋枳认识这么久了,亲眼见过不少男人拜倒折服在她的小白花气质之下。

        关于这方面的事,宋枳肯定比谁都有经验。

        有了她的定心丸,唐笑言松了一口气。

        她那边已经开始提醒登机了,“那我先挂了,等落地后再给你打电话。”

        宋枳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嘻嘻嘻,会给你带礼物的。”

        电话挂断后,宋枳看了眼屏幕上方的日期。

        再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是宋落出狱的日子了,她也不能一直住在酒店,得赶紧租个房子。

        中介今天给她发了消息,说是找到符合她要求的房子,不过得等业主下班了才能带她过去。

        刚才和唐笑言打电话的时候,那边就给了回复,让她现在过去。

        上面还附了个地址,离这儿不远,步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

        宋枳换好衣服,抽了房卡出门。

        这个点还不算太晚,北城的夜生活也才刚开始。

        宋枳倒没什么夜生活,以前还在学校的时候,偶尔会和同学一起出去蹦个迪,喝个酒之类的。

        有一次回去的太晚,正好和刚回国的江言舟碰到。

        她身上一股酒气,走路也东倒西歪的,看到江言舟了,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刚往前走了一步,就扶墙吐了。

        那次也是她罕见的喝醉,那群人为了追求刺激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宋枳不想参与这种白痴又幼稚的游戏。

        不过就是想借着游戏的名义,来说一些或者做一些自己平时不敢的事。

        她觉得很无聊,于是每次都选择了喝酒。

        喝到最后实在喝不下去了,随便扯了个借口,让司机过来接她。

        那次也是宋枳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奢侈的待遇,江言舟亲自替她洗澡。

        甚至还贴心的替她把头发吹干了。

        可惜宋枳醉的厉害,连意识都不太清楚,只零星的记得一点片段。

        —

        酒店位处市中心,左右都是高楼,抬头也只能看见一小块天空,黑乎乎的,什么也没有。

        她重新将视线移回这人间烟火,随处可见的恩爱情侣。

        路边的绿植被风吹的摇动,以及站在路边抽烟的,熟悉身影。

        他应该刚来,也可能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

        宋枳迟疑的停下脚步,男人察觉到声响,抬眸看过来,那一抹橘色的火光从嘴边离开,他随意将它掐灭,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径直朝她走来。

        夜色浓黑,四周灯光绚烂。

        江言舟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一丝不苟的清冷模样,矜贵,又傲慢。

        哪怕是世界末日,他也不会有丝毫慌乱,保持绝对的理性。

        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有失控的时候。

        这也是宋枳最讨厌他的地方。

        凭什么从头到尾只有自己在真情实感。

        风声逐渐变小了些,江言舟在她面前停下,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混着那股木质香,特殊的,闻久了会让人上瘾一般。

        宋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想和他拉开距离:“这位先生有事吗?

        “

        她礼貌的微笑,像询问陌生人一样。

        江言舟微垂眼睫,眸色也沉了几分:“为什么要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