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宋枳娇气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    自然很难改掉。

        与之相符的,就是她同样娇气的身子。

        以前和小姐妹出去逛个街,    都得让宋落来接她。

        中二的脑残少年,    那会疯狂迷恋着一切极限运动。

        譬如,飙车。

        宋枳坐在他那辆重型机车上,肆意感受着从耳旁略过的风,    感觉头皮都快被扯掉了。

        从那之后,    打死她也不愿意再坐宋落的车了。

        江言舟家的那辆路虎倒是深得她心。

        学校里的女生每天都在私底下传,江言舟他家可是这北城有名的名门望族,    要是能嫁进去,    那可就是现实版的言情小说情节了。

        宋枳是被家里人当成公主养大的,    同时也养出了一身公主病,    在她看来,    这全校女生能当这个女主角的,    也就只有自己了。

        更何况,她能感觉到,江言舟是对自己有意思的。

        哪怕他态度冷漠,    可至少,    自己的腿是他唯一盯着看,    超过十秒的。

        这已经算是天然优势了。

        每天上下学,    司机都会来校门口接他。

        宋枳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裙子站在他的必经之路上,    同时还假装崴了脚,却依旧强忍着的坚韧。

        小说里的女主不都是这样的吗。

        虽然娇弱,    但是坚韧。

        男主角永远都会被这种独特的特质给吸引。

        那辆熟悉的路虎从前面的路口开过来,    宋枳秒进入状态,    泛红的眼眶,以及紧抿的唇。

        然后,    车没有片刻的停顿,直接从她面前开走,顺道还不忘喷她一脸车尾气。

        宋枳明明看见,坐在后排的江言舟侧眸看了她一眼,却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淡漠的将眼神移开。

        视若无睹。

        宋枳是朵不折不扣的白莲花,她深知男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她这辈子唯一失过手的男人,就是江言舟。

        他生来就缺乏同情心,倒也符合冷血门楣这个出身。

        那天在病房里,也算是他这辈子和她说过的话最多的一天了。

        可能是出于对她的怜悯,他罕见的,将自己的温柔施舍给她一点。

        宋枳曾经一直自恋的认为,自己就是书中描写的女主角。

        哪怕江言舟这块铁再冷再硬,她也可以用自己的可爱来融化他。

        但有的人啊,骨子里都带着寒意。

        你哪怕在他身边站的久了些,都会被那股寒意冻伤。

        尤其继续异想天开的要融化他,还不如躲的远远的。

        江言舟刚才在包厢里的冷漠表现,轻易的就将她之前的记忆给勾了起来。

        果然,前几天的委屈可怜都他妈是假象。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及时止损,为时不晚。

        宋枳可真是庆幸自己分的早。

        ——

        夏婉约正坐在酒店大厅里等宋枳,手上拿的不知道是什么,正在看。

        宋枳走过去:“看什么呢。”

        夏婉约抬了下眸,看到她后,继续将眼神移回手里的资料上:“季宋的个人资料,刚刚罗导拿给我的,真看不出来,他那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居然也是个宝藏男孩。”

        宝藏男孩?

        宋枳在她身旁坐下,好奇的问:“怎么个宝藏法,展开讲讲?”

        那个资料也不知道是谁准备的,整整写满了三页A4纸。

        夏婉约随便翻了翻:“总共就谈了四个女朋友,四个女朋友还都给他戴了绿帽,其中三个还是劈腿了同一个人。”

        宋枳眯了下眼,这他妈简直比绿巨人还绿啊。

        她不由得对这个没什么印象的年轻人起了怜爱之心,实在是太惨了点。

        “不过罗导为什么要给这个你?”

        “他有个习惯,会在电影开拍前,让男女主互相了解一下对方的私密生活。”

        夏婉约下巴微抬,指着手里的资料,“喏,就是用这个来了解。”

        宋枳心里突然腾升出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照你这么说,我的八卦资料现在也送到季宋手上了?”

        夏婉约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怕什么,你除了比其他女生稍微婊了那么一点点,娇气了那么一点点,白莲花了那么一点点以外,也没什么其他的缺点了。”

        宋枳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和善一些:“请问我在你眼中还有优点吗?”

        夏婉约伸出小指,拇指抵在最后一节的指腹上:“那必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那我真是谢谢您,这么看得起我。”

        宋枳不知道罗导到底都是些什么特殊癖好,居然为了让男女主演拉近距离而挖一些双方的小道新闻来给对方。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和江言舟的这层关系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并且也看的出来,江言舟对他口中的这个世叔并不亲近,不过是碍于母亲的面子,不便拒绝罢了。

        —————————

        回到酒店,宋枳做了一个小时的瑜伽。

        她肠胃一直就不好,刚刚也没什么胃口,都没怎么动筷子。

        这会饿的有点胃疼。

        于是给自己煮了点小米粥。

        一小碗,她也才吃了一半,剩下的都给倒了。

        睡前还上了下秤,确定体重没增加后,才安心入睡。

        那些接受采访的女艺人大多都说自己平时吃的多,瘦是因为体质问题。

        哪来的这么多不瘦体质,平日吃个饭严格到米都恨不得一粒一粒的数,面对镜头倒是换了副面孔。

        虽然网上对于宋枳出演盛烟这个角色的反对声音还很多,但丝毫没有影响这部剧的正常拍摄。

        为了不占用老城区太长的时间,影响到江言舟的新项目开发,罗导特地将那部分的剧情放在前面拍摄。

        两个只见过数面,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的演员,第一场就是勾引的戏码。

        开拍前,宋枳为了更好的融入剧情,把这段反复看了很久。

        得出一个字:骚。

        女主真的太骚了。

        大概内容就是一桌子的人在吃饭,盛烟用高跟鞋在桌下蹭唐白的脚踝。

        。

        看着他努力隐忍着情绪,耳根一点点泛红。

        她面上依旧是那副知性温婉的模样。

        “啧啧啧。”

        宋枳看的直摇头,“实在是高。”

        真想不到,拍一部电影而已,居然还能学到这么多撩男人的技巧。

        内景早就搭好了,宋枳弄完妆发出来。

        这场戏的背景是唐白的女同学带着几个朋友过来找他,前者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

        盛烟看着那个女同学各种明里暗里的向唐白表达爱慕之意,心里不爽,所以故意用脚在桌下蹭他。

        宋枳虽然骚,但她也只对江言舟一个人骚过。

        现在居然要她用脚去蹭一个不过才见过几面的男演员。

        哪怕只是脚踝,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放不太开的。

        罗导在那边讲着戏:“宋枳,你等葛离讲完台词之后再抬脚,记得动作要慢,就是那种要碰不碰的感觉,明白吗?”

        葛离就是饰演唐白女同学的演员。

        宋枳点点头:“嗯,知道了。”

        不就是欲情故纵嘛,她在江言舟那儿都快玩烂了。

        他们两唯一契合的事,大概就是床笫之欢了。

        第一场戏开拍。

        宋枳很快就进入了情绪,桌上的人在吃饭,她百无聊赖的歪头,看着面前那群人说着学校里发生的趣事。

        故事里,是和她无关的地点,和无关的人。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心仪的小奶狗,被他身旁的女同学虎视眈眈的盯着。

        心里的火,烧的更旺。

        她慢条斯理的坐直了身子,长腿微微伸直,沿着季宋的脚踝一路往上。

        动作很轻,只是虚虚的碰了几下。

        面上仍旧是那副端庄典雅,偶尔抬眸,又有种浑然天成的妩媚。

        这两种完全相反的情绪,在宋枳身上糅杂的恰到好处。

        拍摄结束,罗导迟迟不开口,那些人也不知道这条到底过了没。

        宋枳正琢磨着难道是自己刚才那个表情没处理到位?

        工作人员甚至在底下埋怨:“看罗导这个样子,估计我们今天又得加班了。”

        “对啊,我当初看到女主演是宋枳的时候,就觉得大事不妙。”

        罗导是业界内出了名的严格,尤其是在细节方面。

        甚至连影帝邱蘅在演他上一部电影时,都被爆料,一场戏连续NG了十次。

        正当所有人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的时候,罗导从设备后站起身,那张投入工作后就变严肃的脸上少见的露出几分赞赏:“不错。”

        他原本和网上那些网友想法一样,对宋枳的演技是不抱任何期望的,甚至还专门请了几个戏剧学院的老师过来。

        打算手把手的教她演戏,什么时候该哭,什么时候该笑。

        尤其是这场戏,可以说是需要完全进入角色,才可以把大家闺秀的端庄和盛烟骨子里的妩媚给演出来。

        可宋枳居然直接一场过。

        完全没有任何违和感,仿佛她就是盛烟本人。

        一个因为演技而被全网黑的艺人,能被罗导这种量级的前辈夸赞。

        边上几个等着看她笑话的女星不爽的皱了下眉。

        能进到这个剧组,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咖位的,平时被粉丝捧在高处,这会却不得不给宋枳这种女团出身,没演技还不知天高地厚花钱买奖的女星作配。

        没有谁的心里是乐意的。

        可谁知道,笑话没看成,反而还被完虐了一把。

        ——————

        盛烟本身就是御姐型,服装方面,也多是连衣裙为主。

        今天她穿的是一条米杏色的雪纺裙,蕾丝花边,肩带细窄。

        待会还要补拍一个细节,盛烟用脚蹭唐白腿的近景。

        中场休息,小许急忙拿着外套过来给宋枳披上。

        夜里风大,她早就冷的直哆嗦了,手上捧了杯热咖啡暖手。

        夏婉约啧啧叹道:“你刚刚演的简直太好了,你是不是偷偷参加过什么培训班啊,怎么这个演技突飞猛进的这么快。”

        宋枳一撩长发,丝毫不谦虚:“本色出演。”

        夏婉约:“……”

        果然,指望这个人能正经起来,是没希望了。

        “按照今天这个进度,应该还有半小时就能收工了,待会我们去附近的烧烤摊庆祝一下?”

        宋枳笑道:“这电影都才刚开拍呢,庆祝什么,庆祝我分手啊?”

        “庆祝你的演技终于有进步啊。”

        话音刚落,夏婉约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而且我听说这附近有家烧烤,特别好吃,等我们拍完戏估计就得拆了,到时候还不知道能不能尝到呢。”

        原来是夹带私心啊。

        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有尝到荤腥的宋枳也被诱惑的有点心动。

        她点了点头,和夏婉约一拍即合:“那就去吧,我请客。”

        这边刚商量完待会的宵夜,导演组就开始喊人了:“宋枳,开拍了啊。”

        宋枳把衣服脱了,递给旁边的小许,然后起身过去。

        她今天穿的是一双浅色的高跟鞋,细条绑带,虚虚的挂着。

        鞋子在她白嫩泛粉的足尖,要掉不掉的。

        然后,她缓缓的往前,脚尖轻轻的碰在唐白的脚踝上。

        也仅仅,只是碰在脚踝上。

        。

        摄影棚外,灯光暗如黑昼,起不到任何的照明作用。

        男人的身影站在其中,像是被黑色的线极重的勾勒过,不易察觉,却又不容忽视。

        最为压迫的,是他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场。

        明明什么话也没说,却也足够让人感到危险了。

        罗导喊了卡后,让他们中场休息。

        他熟络的迎过去,带着长辈的亲切:“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安排安排。”

        江言舟微抬下颚,匿在黑暗中的脸瞧不出此刻情绪。

        目睹了刚才那一幕戏的拍摄,他惯有的平静语气,似乎也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他捏着烟盒,视线落在那双往日只属于他的白皙玉足上。

        齿间挤出一丝冷笑:“您这片子,尺度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