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夏夏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    宋枳正敷着面膜,毕竟盛烟也算是个标准的美人儿,    宋枳总得时刻保持个好状态。

        按下接通键后,    她点开免提,把手机放回桌上:“拿到画了吗?”

        “拿是拿到了,就是……”夏夏的声音带着做错事后的歉疚,    “宋枳姐,    对不起,我……我忘了和言舟哥哥说,    盒子里的东西碰不得。”

        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逐渐在她脑海成型。

        宋枳还抱着临死前的挣扎,    从沙发上坐起身:“他应该没看到里面的东西吧?”

        夏夏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光看到了,    还……还直接把东西给拿走了。”

        操。

        宋枳一阵眩晕,    感觉眼前全是在火光里跳舞的小人。

        她此刻一定是来到了地狱。

        高中时期她疯狂迷恋着某部动漫里的两个男性角色,    那个绘画本也是专门为了他们的兄弟情深而订制的。

        可是自从宋枳亲眼目睹了江言舟在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的样子后,    某种情绪在她心底悄然生成。

        烈日之下,少年穿着蓝白色的23号球服,轻松扔进一个三分球。

        对那个时候的宋枳来说,    极富冲击力。

        那天晚上,    她第一次梦到江言舟,他把在球场上的劲全部用在了她身上。

        然后,    宋枳就醒了。

        心跳的很快。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还是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内心。

        她就是馋江言舟的身子,    而且还馋的不行。

        甚至连做梦都是他。

        充满少年气息,却又带着男人野性的力量感。

        所以她干脆直接把自己脑海里他没穿衣服的样子给画了下来。

        用来满足她自己那点小小小小的私心。

        想不到现在居然被正主给看到了?

        !

        宋枳连续深呼了好几口气,    强迫自己稳定下来,这种时候不能慌,慌了就是输了。

        她把江言舟的号码从黑名单拉出来,直接拨了过去。

        打算来个先发制人。

        响了好几声后,那边才慢悠悠的接通。

        宋枳开门见山,一句废话都懒得和他逼逼:“我的本子是不是在你哪?”

        “本子?”

        他平静的问,“你指的是画我裸/体的那个本子?”

        这样风轻云淡的说出这种让当事人觉得无比羞耻和尴尬的话,倒也的确是江言舟这个狗男人能做出来的事。

        宋枳不肯落下风的笑道:“我们搞艺术的,平时画过的裸/模也不少,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可以和你道歉。”

        她这轻飘飘的语气明显有着十分显著的效果。

        江言舟的声音沉下去几分,他阴恻恻的问:“你还画过其他男人的?”

        宋枳答的极快:“当然。”

        她这话说完后,那边安静了很久。

        男人冷笑一声:“很好。”

        然后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耳旁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宋枳眨了眨眼,把手机锁屏放回原处。

        还是熟悉的狗脾气。

        ——

        夏夏第二天一早就把画送来了,一起拿来的还有宋枳的绘画本。

        她语气小心的问宋枳:“宋枳姐,你这本子里画的是什么啊,言舟哥把东西给我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

        不止脸色不太好看,而且还气的一整天都没吃饭。

        听夏夏这么说,就代表她没翻开过绘画本。

        宋枳松了一口气,骗她说:“什么都没画,江言舟那个狗脾气本来就容易生气。”

        夏夏没敢说话。

        江言舟的脾气虽然算不上好,却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她来家里这么多年,能把他江言舟给惹生气的,她也只见过宋枳一个。

        东西送到了,夏夏还得回去打扫。

        于是叮嘱了宋枳几句,让她注意身体和休息。

        然后就回去了。

        ——

        夏夏带来的那两幅画是宋枳十五岁那年画的。

        学校组织去乡下写生,她画的是当地有名的情侣湖和油菜田。

        夏婉约拿到画以后,半小时都没合上她那个因为震惊而张大的嘴:“这真的是你画的吗,还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手艺。”

        宋枳浑身上下都散发这一种拜金女的气质,也不怪夏婉约对她表示质疑。

        宋枳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我手艺可多着呢。

        “

        ——

        网上关于“画”的女主到底是谁这个问题讨论的越来越激烈。

        直到官博无声无息的官宣了主演。

        【电影画:生长于污秽,却自带光芒,十九岁的唐白,你好@季宋】

        【电影画:跌入深渊,向往光明,二十五岁的盛烟,你好@宋枳】

        每条微博下面都带了他们的定妆照。

        宋枳穿着雾霾蓝的露背长裙,白皙光滑的美人背,和精致的蝴蝶骨。

        她站在画板前,回眸看了眼身后,以往勾人的桃花眼,此时黯淡无光的盯着镜头。

        有种颓废的美感。

        像是凋零的玫瑰花,带着最极致的美死去。

        评论两极化严重。

        【昨天那个说如果选了宋枳当女主就生劈板砖的人呢,该你表演了。

        】

        【季宋饰演唐白我能理解,他演技好,外形也符合,可是宋枳是个什么鬼?

        求求她放过我的盛烟吧。

        】

        【这里应该不止我一个觉得宋枳是个傻逼吧?

        】

        【口区,富姐能放我们观众一条活路吗,非得什么都掺一脚?

        我话就放这了,如果导演不更换女主演,我不光对宋枳一生黑,我连着电影也一块黑,我他妈几十个小号也不是开玩笑的。

        】

        【楼上的有些许恶心啊,就算宋枳不是女主,也轮不到你家正主来吧,她那个虎背熊腰,演什么大家闺秀,演水浒传去吧。

        】

        【虽然我也不太相信宋枳能把盛烟的风情万种给演出来,但这张照片……容许我背叛一下组织,她真的!太美了!真的是那种美到我甚至完全可以忽略她演技的程度,我终于理解了那些宅男为什么对她爱的这么深沉了,我一个女人也疯狂磕她的颜。

        】

        富姐是宋枳的黑称。

        自从她拿了那个奖后,网友纷纷说她富的流油,连这么权威的奖都买的到。

        所以亲切的喊她富姐。

        宋枳心态好,前段时间被骂的体无完肤,夏婉约甚至还打算给她请个心理医生。

        担心她被骂出抑郁症来。

        可人家丝毫就不在意,美容院名品店,该逛的一样不落。

        热衷于网上冲浪的唐笑言看到这条微博后,很快就打来了问候的电话。

        “我操,你他妈够可以啊,罗导那么难搞的一个人,你居然能拿到女主。

        你快跟我讲讲,你是怎么打动他选你的?”

        宋枳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还真的不太记得自己当时做了什么。

        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被选上了。

        唐笑言见她答不上来,也没继续问了:“反正能选上就是好事。”

        顿了片刻后,她的声音逐渐变的没什么底气:“对了,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看来这才是她打电话的真正目的。

        宋枳为了尊重她难得的认真,坐直了上身:“你说。”

        唐笑言支支吾吾:“江寻白来找我了。”

        宋枳眉毛微挑:“复合了?”

        “还没,我一看到他就想到林珊珊,心里膈应的不行。”

        也是,这种事搁谁身上都膈应。

        更何况唐笑言还是个敢爱敢恨的火爆脾气。

        一提到林珊珊,唐笑言的火就噌噌噌的往上冒:“你说那些狗男人为什么都喜欢这款。”

        宋枳对她这句话深感赞同,以偏概全道:“姓江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因为晚上剧组有个饭局,宋枳也没有和唐笑言聊多久。

        电话挂断后,她换了件端庄正式些的裙子。

        饭局是罗导组的,为了让大家提前熟悉一下。

        听说主要演员都来了。

        目前官宣的只有男女主两位,宋枳也不知道其他角色都是谁饰演的,心里还挺好奇。

        虽然她在娱乐圈也没什么朋友。

        爱豆时期,七人团,就建了十五个小群。

        宋枳就像是游走在这个互相拉踩的小团体之外。

        不参与拉帮结派,也不参与任何撕逼。

        吃饭的地点定在酒店。

        宋枳过去的时候,人也差不多都来齐了。

        她才刚进去,视线就定格在一个熟悉的身影上。

        穿着红色格子裙的张范范正和她身旁的女孩子说着话,笑的花枝乱颤。

        看到宋枳的到来后,包厢里安静了一瞬。

        这里面认识她的人并不多,大多都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

        罗导站起身,为大家做着介绍:“这是宋枳,也就是盛烟的扮演者,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努力,把这个电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

        既官方又客套的开场白。

        介绍完毕后,宋枳又简单的打了声招呼,然后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正好张范范旁边有个空位。

        自团解散以后,这也算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

        张范范抬起她高傲的下巴:“挺久不见,看来你混的还可以啊。”

        当初团还没解散的时候,她也是团里的撕逼主力军,团粉给她取了个挺威风的外号——斗战胜佛。

        她人不坏,就是被家里人给宠坏了,骄纵的不行。

        自己看不惯的东西从来不忍着,久而久之就和团里的每一个都起过矛盾。

        不过和宋枳倒是相安无事。

        主要还是在一起的时间太少,根本起不了矛盾。

        宋枳那个时候不住在公司的宿舍,每天从公司下班了,都会有豪车亲自开到楼下等她。

        有时候是银色的布加迪威龙,有时候是黑色的迈巴赫,豪车种类之多,以至于当时大家都嘲她是公交车,来者不拒。

        但张范范倒是知道,这些车的主人都是同一个人。

        ——

        在座的各位绝大数今天都是第一次见面,所以都没什么话。

        大多数都默默的吃自己的饭。

        好不容易碰到前队友,张范范倒像是有挺多话要跟宋枳讲:“你和她们还有联系吗?”

        杯子里的水是冰的,宋枳最近肠胃不太好,刷牙的时候经常干呕。

        她不太敢喝冷水,就让服务员给她换了杯温的:“早没联系了。”

        “我也八百年没和她们联系了。”

        张范范还不忘攻击一下前队友,“尤其是小灵花,我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了,长的丑就算了,还恬不知耻。

        那个眼距宽的,都他妈能放一架迫击炮了。”

        听说张范范这次饰演的五番,一个戏份不算多的角色。

        在剧里是盛烟的好闺蜜。

        饭毕,宋枳终于觉得自己从这诡异又尴尬的气氛中出来了。

        那几个演员拍起导演的马屁来,实在是虚伪谄媚至极。

        张范范似乎和她的想法一致,在她借故离开去洗手间的同时,她也来了。

        拧开口红盖,对着镜子补妆,还不时往宋枳的无名指上瞥,似乎想确认她结婚了没有。

        “你那个男朋友呢?”

        宋枳说:“分了。”

        张范范浮夸的睁大了眼睛:“你们居然分了?

        那么大的靠山你居然就这么让别的狐狸精给移走了?”

        宋枳有时候真的想敲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脑回路居然如此清奇。

        “我提的分手。”

        张范范的眼睛睁的更大了:“飒啊,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想不到你居然这般视金钱如粪土。”

        宋枳垂眸冲她笑了笑:“是不是突然觉得被我的魅力折服了?”

        “那倒也不至于,天王老子来了我也只喜欢男的。”

        她还是有点好奇,试探的问道,“那个男人长那么帅,你怎么舍得甩人家,难不成他那方面不行?”

        夏婉约准备叫宋枳过去,罗导在画作方面,有几个问题想问她。

        她刚推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宋枳的手在喉咙那里比划:“大概到我这儿吧,一般情况下能到这儿,不过我受不了,所以不许他进的太深。”

        张范范听的一脸认真,不时还发出一阵羡慕的声音。

        直到安静被打破,两个人的视线一块移了过来。

        夏婉约为自己污秽的想法道歉:“不好意思,我好像误解了你们谈话的内容。”

        宋枳微挑唇角,笑容清纯:“你没有误解,我们就是在谈那个。”

        夏婉约:“……”

        还真是蛇鼠聚一窝。

        夏婉约催促她:“罗导让你过去一趟,你快点弄完快点过去。”

        宋枳眨了眨她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叫我干嘛,想潜我啊?”

        夏婉约快被她的不正经气死了:“人家都六十几了,就算真的想潜也有心无力,你赶紧点,别让人家等太久。”

        架不住她一直催,宋枳把气垫放进手边的dior戴妃包里。

        跟着她出了洗手间,宋枳东张西望了一会。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个酒店。

        装修风格走的极简风,却处处透露着不易察觉的贵气。

        有钱的非常低调。

        张范范走过来:“别看了,这酒店住一晚都要几十万,我们那点片酬根本就不够造的。”

        宋枳立马收了在这儿住上几个晚上的心。

        当初眼睛也没眨一下就剪掉江言舟给她的那张没有额度上限的附属卡后,她也不得不好好正式一下自己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了。

        她们是在楼下上的厕所,只能再坐电梯去楼上。

        叮的一声清响,电梯门开。

        宋枳刚要进去,在看清里面的人后,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他妈的是什么电梯惊魂。

        连续两次在电梯和江言舟碰面。

        她甚至都怀疑江言舟在自己的手机里安装了定位,她有点无语,刚要开口。

        江言舟身旁的特助礼貌的说了声:“这位小姐,麻烦让一下。”

        宋枳微愣片刻,然后听话的点了下头,退到一旁站好。

        江言舟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然后离开了。

        打扰了,原来不是来找她的。

        宋枳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觉得尴尬且丢人。

        张范范认出了江言舟。

        以前在公司,大部分时间都是司机开车过来接宋枳,偶尔,不是司机。

        她正好遇到过一次。

        宋枳欢快的拉开车门坐上去,声音嗲嗲的撒着娇:“我的粥粥宝贝今天有没有想我呀。”

        透过半开的车窗,她看清了男人的脸。

        清冷俊美,甚至比公司里的那些长相火起来的男艺人还要好看。

        ——

        那群人走远后,张范范好奇的问宋枳:“那个是你前男友?”

        宋枳点头:“昂。”

        看到他刚才的态度后,张范范对宋枳之前的话感到质疑:“你确定是你甩的他?”

        而不是他甩的你?

        宋枳沉默了一会,自己都开始质疑自己了。

        估计还在生白天的气。

        江言舟这个人在某些方面格外小心眼,还他妈挺记仇。

        狗脾气一大堆。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不会再来烦她了。

        回到包厢后,罗导正举着宋枳的画在看,鼻梁上架了副眼镜,看的格外认真。

        宋枳走过去,礼貌的喊了声:“罗导。”

        罗导听到声音抬眸,看到她了,连忙把画手收好放在一旁,让她过来:“听你经纪人说,这画是你十五岁画的?”

        宋枳点头:“对。”

        他赞许的笑了笑:“不错,有天赋。”

        得到大导演的夸奖,虽然是在和演技毫无关系的方面,但宋枳还是挺高兴。

        “我会继续努力的。”

        确认完这画的确是出自她的手之后,也就没其他的事了。

        罗导说:“那你就回去休息吧,把状态调整好。”

        宋枳应声之后,刚准备离开。

        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身正装的男人走了进来,素来平淡的眉眼,这会罕见的带着点尊敬,虽然不多,但已经算是难得了。

        “罗叔叔。”

        话音落,他的视线短暂的在宋枳身上停留了片刻。

        然后移开,仿佛和她不认识一般。

        相比刚才和宋枳说话时似有若无的高高在上,这会的罗导彻底变成了一个慈祥的老人家。

        “两年没见,倒是没怎么变化。”

        江言舟一如既往的淡漠语气,说着客套话:“您也是。”

        罗导笑道:“我老咯,不如你们年轻人。”

        他问江言舟,“你妈身体怎么样?”

        “很好。”

        “那就好。”

        他似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你妈气性傲,你爸那件事对她打击应该不小,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多陪陪她。”

        “嗯。”

        极其简单的单音节回答。

        人家在这儿叔侄叙旧,自己在这儿不太好。

        宋枳的手刚扶上门把手,还没来得及往下按。

        罗导的声音从身后飘来:“宋枳啊,给客人倒杯茶。”

        ?

        ?

        exm?

        她又不是服务员,倒茶这种事为什么要她来?

        见她半天没动,罗导轻咳了一声:“宋枳?”

        只是一个普通的称呼,但宋枳就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丝警告。

        夏婉约之前和她讲过很多,想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就得先放下尊严。

        不然你永远都只在一个小圈子里打转,别想去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这次的机会难得,对她来说,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有自己的骄傲,但更多的,是对自己未来的野心。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

        去他妈的尊严,尊严值几个钱?

        她转身走回桌边,拎着茶壶刚要给江言舟倒。

        后者不动声色的拒绝了:“不必,我不爱喝茶。”

        罗导说:“不爱喝茶那就喝酒。”

        “开了车,喝不了。”

        “那喝水总行了吧?”

        “我不渴。”

        ……

        这一个百般讨好,一个冷漠拒绝,倒是一出好戏。

        宋枳干脆把茶壶放下,在旁边的空位上坐下了。

        她倒要看看,这个罗导还要怎么折腾她。

        不喝就不喝,罗导也不继续勉强了,他点了根烟,继续和江言舟说着:“罗叔叔这次还得谢谢你呢。”

        在电影方面,他对方方面面都格外挑剔。

        男主唐白是妓/女的儿子,他从小在环境破旧的红灯区长大。

        光是这个红灯区的选址他就换了好几个,一直不满意。

        直到前几天,他亲自去考察,看到了一个完全合他心意的地方。

        是个老街区,前段时间那块地皮已经被人拍走了,对方准备把这儿拆了,建个马场。

        他打听来打听去,最后终于查到拍下这块地皮的人是谁了。

        好在,是个有些关系的。

        他和江言舟的妈妈算是旧友,按照辈分来讲,江言舟得叫他一声世叔。

        借着这层关系,最终选址终于定下了,江言舟同意等他拍完后再准备相关的事宜。

        罗导心里那块悬着的大石也算是放下了。

        烟的味道呛人,宋枳这几天肠胃本来就不好,被这股刺鼻的味道给刺激了下。

        越发反胃的厉害。

        她没忍住,干呕了一声。

        这种行为有些失礼,对一个向来在乎礼节的老人家来说,有些不悦。

        更何况他此时还在招待贵客。

        他看了眼宋枳。

        宋枳带着点歉疚站起身,为自己的失礼道歉:“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她开门离开,迫切的想要离罗导指间夹着的那根烟远点。

        宋枳走后,这个小插曲也算是告了一段落。

        罗导正准备和江言舟再叙叙根本就不存在的旧。

        结果后者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