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这你妈这个演技不给个奥斯卡真是委屈她了。

        宋枳简直想拉着旁边的何瀚阳一起给她拍手叫好。

        比唱戏的还会变脸。

        寻悦娇娇嗲嗲的看着江言舟泛泪:“言舟哥哥。”

        似乎还想伸手去拉他的衣袖,    后者眉骨微抬,眼神极淡的看了她一眼,    她便吓的将手收了回去。

        宋枳叹了口气,    想善意的提醒她一句。

        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能把淤泥都给染白的盛世大白莲。

        自己待在江言舟这个大直男身边这么多年,什么手段没对他用过。

        寻悦这点小伎俩,    宋枳早用烂了。

        医院消毒水太浓,    宋枳最讨厌这种味道,刺鼻呛人。

        最近为了新剧在瘦身,    她已经节食了很长时间了,    每天只吃一点点,    肠胃本来就不好,    最近毛病更多。

        加上被这股消毒水刺激了一下,    有些反胃。

        更何况江言舟也在这里,    她越发不想在这多待。

        陆陆续续的有几个人进了电梯。

        江言舟的视线落在宋枳的脸上,在他要进电梯时宋枳礼貌且和善的开口:“超重了,麻烦等下一班。”

        江言舟看着空荡荡的电梯,    知道宋枳心里在想什么。

        片刻后,    他往后退了一步。

        直到电梯门关上。

        寻悦委屈巴巴的就要上前告状:“她……”

        刚要开口,    江言舟的眼神就冷冷的移了过来。

        像是常年平静的海面,    但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    海底的惊涛骇浪会涌上来。

        他的确是个擅于克制自己情绪的人,可又给人一种,    难以亲近的距离感。

        寻悦偶尔也会怕他。

        她下意识的低下头,    想要避开他的视线。

        江言舟的声音,    在她头顶响起,哪怕这会还是炎热的夏日,    可寻悦却有种提前进入隆冬的感觉。

        四周都是冷的,和他的声音一样。

        “少去招惹她。”

        寻悦愣住:“什……什么?”

        他的声线清冽透润,语调平缓的讲话也有种撩人感。

        像是胸口提了口气,滑到喉咙,挠人的痒。

        此刻这样的声音,却用最冷硬的语气警告她:“也别来烦我。”

        ——

        电梯里,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除了后面进来的那两个陌生人偶尔会激动的讨论待会出去吃什么之外。

        何瀚阳原本就不是个话多的人。

        江言舟话少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冷淡性子,对谁都一样。

        而何瀚阳,纯粹就是因为他懒。

        宋枳显然也不太想说话,盯着不断变化的楼层发呆。

        她和何瀚阳其实算不上熟,第三次见面,就让他看见这样的场景。

        宋枳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此刻的心情。

        荒谬,又有点无语。

        每层楼都有人进来,也有人下去,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

        直到电梯门再次关上,何瀚阳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你不跟他解释一下?”

        他虽然永远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也不蠢。

        刚刚那个气氛诡异的场景,不用想都知道,那个男人就是宋枳传说中的前男友。

        宋枳抬眸:“解释什么?”

        “解释你没欺负那个盗版。”

        她有点懵:“盗版?”

        何瀚阳说:“她的性格和你挺像的,不过眼神不太自信,有点像盗版的你。”

        宋枳不管做什么都是自信的。

        她眼里的光,永远独一无二。

        单薄的脊背,无时无刻都挺的直直的,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

        而且,她就算作也作的特别可爱,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讨厌或者不适。

        宋枳微挑眉尾,看向何瀚阳的眼神多了些欣赏。

        看来这位虽然话少,但眼光还挺好。

        宋枳耸了耸肩,表示完全没有解释的必要。

        她根本就不担心江言舟会误会。

        先不说他从小的生长环境,小的讨好大的,大的讨好老的,为了家产争来争去,勾心斗角的,什么腌臜手段他没见过。

        更何况,她这朵盛世大白莲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

        他那双眼睛,什么妖魔鬼怪看不出来。

        但也不排除,他就喜欢那样的。

        江言舟这个人吧,在某些方面,的的确确是个大直男。

        喜欢细腰大长腿,你越嗲越娇,他就越抵抗不了。

        在这点上,他也算是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了。

        其实就算没有寻悦,宋枳也会离开。

        她的出现不过是个,加剧了她离开的速度而已。

        她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没有自我。

        像个失去灵魂的洋娃娃,只剩下一副用来观赏的皮囊。

        ——

        离电影开机的时间越来越近,官方微博也已经提前申请好了蓝V。

        微博上的营销号把蓝V截图发出去后,立马引来了一大批吃瓜网友的讨论。

        【让我来康康,今年的天选之女是谁。

        】

        【提前声明,不知真假,只是从别处听来的,错了别骂!听说女主最后定的是夏楚岚,罗导亲自选的人。

        】

        【有一说一,夏楚岚演技虽然好,但她的外形和盛烟半点扯不到联系好吧……就她那个能徒手捶死一只成年老虎的体型真的不适合饰演风情万种的盛烟,要我说还不如让宋枳来演呢,至少气质完全符合。

        】

        【楼上提议宋枳的,其实我也……emmm她真的太好看了,好看到我完全能够忽略她演技的程度,自从上次看到她和何易阳的那个视频后,我简直太爱了,娇滴滴的大明星私下里其实是飒到不行的大姐大,我太吃这个反差了!】

        【拜托提到宋枳的大家都现实一点,罗导能看上她?

        呵呵了,如果女主是她,我徒手生劈板砖。

        】

        #画女主#这一话题很快就冲到了热搜第一。

        第一部分的剧本今天才送过来,罗导希望她能提前准备一下。

        宋枳的演技在演艺圈里的确算不上好,至少从上一部戏的表现来看,没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

        但也算不上毫无演技。

        那是她转型后拍的第一部剧,小成本的商业片,制片方原本只是打算捞一笔快钱,也没就没有用心做。

        二十八集,草草两个月就完事。

        之所以被人骂的这么狠,是因为她拿了个与她演技完全不符的奖。

        甚至把一些入圈很久的前辈都给压下去了。

        这次夏婉约是打算靠这部电影打一个完美的翻身仗,特地请了好几个老师专门来教她演戏。

        宋枳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剧本,认真的做着笔记。

        夏婉约推开门进来,手上拿着个IPAD:“这个是你上课的时间,从明天开始,会有三个老师分别教你形体演技和台词。”

        说到上课,宋枳突然想到自己没有几天就得去学校报道了。

        她放下剧本:“后天我可能得去趟学校。”

        夏婉约眉头一皱,眼神质疑:“你居然还在读书?”

        宋枳:“?”

        她笑了笑,解释说:“你别多想,我的意思是,我还以为你高中都没毕业呢。”

        美女无语:“我本来没多想的,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不得不多想了。”

        她今年大四,也差不多快毕业了。

        之前忙着出道,学业也搁置了一段时间。

        夏婉约带她也没多久,她退团才几个月的时间,那家公司倒闭后,她被签到易禾传媒。

        夏婉约这才成了她的经纪人。

        当初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她的传闻。

        SGIRL这个组合就是正正经经的女团出道,不过里面的成员倒是不怎么正经。

        身为一个唱跳组合,唱不行跳不行。

        组合之间还酷爱撕逼,你在微博给我写小作文,我也在微博给你写小作文。

        不想着怎么提高业务能力,反而热衷于互扯头花。

        别的组合至少还能做到面和心不和,这个组合直接放明面上撕逼。

        当初也算是在娱乐圈掀起不小的腥风血雨。

        毕竟正主亲自上场撕逼的,实在是少见。

        宋枳算的上是里面唯一一个没什么黑点的。

        成员撕逼她不参与,成员互踩她也不参与,俨然一朵独自绽放的小白花。

        夏婉约想到罗导今天早上和她提的那件事:“对了,你今天记得把画拿来,罗导那边已经在要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宋枳两眼一黑,知道逃不过去了,也只能点头应下。

        她特地等江言舟不在家了才打通那里的座机。

        这个点他应该还在公司。

        响了几声后接通,女人有些尖细的声音从听筒处传来:“是宋枳姐姐吗?”

        宋枳笑着应了一声,然后问她:“夏夏,江言舟在家吗?”

        小姑娘说:“不在呢。”

        她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四点半了,她说,“少爷应该还有半个小时就回来了,你有什么话可以先和我说,我待会帮你转达。”

        宋枳忙说:“不了不了,我就是有件事要拜托你帮个忙。”

        夏夏是江言舟家里的帮佣,比宋枳小两个月,所以总是左一口姐姐右一口姐姐的叫。

        乖的不行。

        “嗯嗯,什么忙你说。”

        宋枳说:“地下室有个房间,钥匙就在江言舟书桌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里,你帮我把里面的画拿两幅出来,随便拿两幅就行。”

        夏夏应声以后又确认了一遍:“两幅对吗?”

        “对。”

        宋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嘱咐她,“里面有个小盒子,你千万不要打开,知道吗?”

        夏夏乖巧点头:“嗯,好的。”

        电话挂断后,夏夏去江言舟的书房拿了钥匙,刚准备去地下室。

        客厅传来动静,是江言舟回来了。

        他换完鞋子,微垂眼睫,看到她手里的钥匙。

        怕他误会,夏夏连忙解释说:“是宋枳姐姐让我帮她个忙。”

        江言舟单手勾着领带,将温莎结松了松,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什么忙?”

        “她让我去地下室里帮她拿两幅画。”

        地下室里放的都是宋枳的东西,江言舟上锁后,便再也没开过了,钥匙一直放在他的书房里。

        宋枳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夏夏根本找不到画放在哪里。

        于是只能上来求助江言舟。

        宋枳的东西虽然多,但大多都是按照顺序放的。

        旁边一个精致的箱子,锁是虚扣上的。

        江言舟过去,把箱子打开,里面整齐摆放着各种型号和各种种类的纸。

        分的也很细。

        箱子的角落里还有个盒子,外观很闪,各种水钻镶嵌,的确是她的风格。

        她从小就喜欢这种能把人眼睛给闪瞎的东西,越闪越好。

        江言舟的确不太理解她的爱好。

        他把盒子打开。

        里面放着一个订制的绘画本,封面是两个动漫人物。

        江言舟不爱看动漫,但对他们也还算眼熟。

        高中那会,宋枳房间的墙上贴满了他们的海报,左一口儿子右一口宝贝叫的格外亲热。

        他翻开封面,粗略的扫了一眼后,精致的眉骨微微抬高,然后眉头,也跟着紧皱。

        上面画的是封面上的那两个男人抱在一起,都没有穿衣服。

        宋枳的画工太好,某些细节都描绘的很细致。

        修长白皙的手指抵在书角,他强忍着不适,皱着眉往下翻。

        看到上面的画作后,愣了一瞬。

        夏夏刚进来,看到江言舟僵站在那里,手上还拿了本素描本。

        她走过来,一脸好奇的探头想看:“宋枳姐画的什么?”

        江言舟罕见的慌乱,连忙把本子合上:“没什么。”

        夏夏显然被他的反应吓到了,眨了眨眼睛:“欸?”

        江言舟轻咳了一声,很快就恢复以往的淡然。

        他把钥匙给她:“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

        然后就离开了。

        夏夏疑惑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还是想不通他刚才的反常是因为什么。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耸了耸肩,放弃了。

        刚要去帮宋枳拿画,就看到里面的盒子已经被打开了,想到宋枳的嘱咐,她忙说一声糟了。

        忘了和江言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