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江言舟虽然很早就搬出去住了,但他在这里的房间还是一直有人打扫。

        这人从小到大就没什么爱好,和同龄的宋落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

        宋落的房间里贴满了科比的海报,书柜上全是七龙珠海贼王。

        而江言舟的房间,单调的配色,和一些必备的家具,除了这些以外,什么也没有了。

        床看上去很软,因为江言舟回来,特地换了新的床单。

        宋枳仰面躺上去,像陷进了棉花里。

        她满足的舒了口气,还好,至少床勉强还及格。

        江言舟在沙发上坐下,沉吟片刻:“你没必要和她说那些话。”

        宋枳:“我这人好胜心重,见不惯比我还婊的人。”

        江言舟没再开口,房间内静的半点声响都没有。

        宋枳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走了。

        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

        发现江言舟就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没动。

        宋枳问他:“她刚刚都那副嘴脸了,你怎么不知道怼几句。”

        他淡声:“没必要。”

        宋枳恨铁不成钢,平时气她的时候也没见他手下留情过,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倒成了缩头乌龟。

        “怎么没必要了,她这是在挑拨你和你父亲之间的关系。”

        “这层关系于我来说,不重要。”

        他说的平静淡然,宋枳倒愣了一下。

        她还是第一次觉得江言舟是一个亲情观念如此淡薄的人。

        不过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宋枳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在这件事上发表任何言论。

        “今天晚上回家吗,还是直接在这睡?”

        她用手按了按软乎乎的床,“要不就在这里住一晚吧,我好喜欢这个床哦。”

        江言舟起身替她把放在桌上的包拿起来:“喜欢的话我明天让人去买个一模一样的回来。”

        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

        老狗逼难得贴心一回,还知道帮她拿包包了。

        看在这个份上,宋枳勉强给他个面子,听话的站起身。

        “顺便买个同款的鸭绒被,我喜欢这个。”

        他点头,动作自然的把包链挂在她的脖子上:“想买什么列个清单,我明天让助理一块买了。”

        脖子上的重物让她步伐顿了一下,惊的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气笑了。

        还真是太瞧得起这个狗男人了。

        她突然不走了,江言舟转过身来:“怎么了?”

        狗男人还真他妈的没心,宋枳气的头顶冒青烟。

        “江言舟。”

        她连名带姓喊他,语气不太好。

        前者略微垂眸:“?”

        宋枳语速极快,又非常小声的说了四个字。

        江言舟没听清,走近了些:“说的什么?”

        她故意卖起了关子:“我不告诉你。”

        江言舟语气淡漠:“哦。”

        宋枳觉得自己已经处在爆炸的边缘了,她十分后悔刚才怎么没有站在纪微敏那边,和她一起内涵这个狗东西。

        宋枳闹别扭一般重新坐回床边:“我今晚在这过夜,你自己回去吧。”

        他轻声问:“不认床了?”

        宋枳没好气的怼了一句:“关你屁事,我爱睡哪睡哪。”

        小姑娘出生便在蜜罐子里,周围全是疼爱她的人,性子也养的娇惯。

        但杀伤力还太小,哪怕是偶尔伸出爪子挠你一下,也感觉不到疼痛,反倒觉得肉乎乎的小肉垫格外可爱。

        江言舟安静看了她数秒,然后依顺的点头:“那我明天过来接你。”

        宋枳惊的眼睛都睁大了,这种狗比是真实存在的吗?

        听不出她在生气?

        不知道哄两句?

        房间一时间归于安静,开门声轻响,在宋枳以为江言舟已经离开的时候。

        门又被轻轻带上,他还是折返回来了,男人身上熟悉的尤加利香,混着房间内的熏香,产生了某种强烈的化学反应。

        会上瘾一般。

        江言舟走到她面前:“为什么生气?”

        知道她生气还说那些批话?

        宋枳脖子上还挂着江言舟亲手挂上去的链条包。

        她低着头,眼尾轻轻下垂,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猫。

        那个包明明没有多少重量,她却像是被压迫的站不起来了一样。

        宋枳理直气壮:“你有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不知为何突然扯到绅士风度的江言舟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片刻,便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

        江言舟对这些女性物品不太了解,经过宋枳在车上的那一番解释,他以为这个只是外形比较像包的装饰品。

        他发自内心的疑惑:“不是嫌太素吗。”

        她好像的确说过这话......

        但是为了让自己占吵架的上风,宋枳挺直了摇杆:“我这个衣服单穿也好看!”

        他沉默的打量一眼,然后惜字如金的发表出自己的想法:“的确太素了。”

        ......

        操!恶臭直男!

        宋枳忍无可忍:“你个王八蛋就知道欺负我!”

        娇嗔着骂人也像是在撒娇。

        她离的近了些,眼尾委屈的泛红。

        灯光柔和,他浅垂眼睫,下颚线有一瞬的紧绷,在闻到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香味后,喉结极轻的吞咽。

        宋枳抹了下并不存在的眼泪:“你不是想知道我刚刚说的是什么吗?”

        指的是刚刚她刚刚语速极快说出的四个字。

        江言舟并不感兴趣,却还是点头:“你说。”

        她抿着唇:“可我怕你不高兴。”

        江言舟微挑眉尾:“我不高兴?”

        她点头,似乎有些难为情:“那些话有点......有点色情。”

        宋枳惯爱说些浑话,尤其是在他们行床笫之私时。

        江言舟也早就习惯,甚至,他并不反感。

        她的腿在不安分的乱动,几次险些撞到旁边的凳子,江言舟伸手推开,温声道:“我不生你的气。”

        “真的?”

        他点头:“嗯。”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免死金牌,宋枳柔若无骨的双手搂住他的腰,身子也一点点贴近,她柔软的,像天边的云。

        江言舟深邃的眼底逐渐被厚重的欲色覆盖,他将房门反锁,伸手绕到宋枳的后背,正要去解她的扣子。

        小姑娘微启红唇,吐息暧昧,像羽毛一般轻抚在耳际.

        “狗东西,我操_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