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美甲的地方是个工作室,这里业务挺广泛,二楼到四楼都是美容业务相关。

        业界内名气挺大的,不少明星艺人,千金名媛都爱来这里。

        与之相配的自然是天价的消费。

        店外有专门的泊车员,下车后,唐笑言把车钥匙递给他,礼貌的道了声谢,然后和宋枳一起往店内走。

        她们三个都是这里的VIP客户,刚进去,工作人员就热情的迎过来,端茶倒水的。

        美甲师替宋枳卸甲,看到上面的钻石问了一句:“这个要替您保留起来吗?”

        都是些不足一克拉的碎钻,放在指甲上还能起到些点缀的作用,不过也就这点用途了。

        “不用。”

        美甲师抿了下唇,把钻石小心翼翼的放好。

        想不到自己来这里上班的第一个收获居然这么多。

        她悄悄抬眸,看了宋枳一眼。

        天鹅颈,一字肩,此时的她正看着自己卸甲的那只手,线长卷翘的睫毛落下的阴影,覆在瓷白色的脸上。

        上天真是不公平,有的人浑身都是缺点,而有的人,美到连下颚线都优越到挑不出任何瑕疵。

        旁边正打瞌睡的唐笑言不知看到了什么,瞬间来了精神,那双大眼睛刺啦刺啦的冒着火,恨恨的盯着大厅某一处。

        宋枳疑惑:“怎么了?”

        唐笑言咬牙切齿:“我好像看到林珊珊那个白莲婊了。”

        宋枳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大厅入口那里,一身大牌混搭的林珊珊正安静的站在那里,巴掌大的小脸上乖巧安静。

        她身旁的男人从钱包拿出一张卡,递给前台。

        看男人的打扮,非富即贵。

        但是长的实在不敢恭维,啤酒肚,地中海,油腻的不行。

        刷卡完毕,前台把卡递还给他。

        他接过后,侧身和旁边的林珊珊说笑,那只油腻的猪蹄竟然还直接搭上了她的肩膀。

        林珊珊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唐笑言脸上的情绪极为复杂:“这他妈......”

        宋枳倒不怎么惊讶:“那个男人我认识。”

        唐笑言一愣:“你认识?”

        她点头:“好像姓黄,是个导演,之前他有部剧找过我,不过我档期撞了,就给推掉,没接。”

        这种的事情发生在娱乐圈里,其实也不是稀罕事。

        没钱没背景的小艺人如果要想机会,也只能靠走这种潜规则。

        宋枳心里疑惑,江言舟那个人在这种方面洁癖的不行,如果他真的和林珊珊发生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肯定是不会再让她爬上其他男人的床。

        也没这个必要。

        都勾搭上江言舟了,想要什么资源没有,不至于再去陪个又老又丑的导演。

        唐笑言越想越觉得恶心,这白莲花搞了自己的男人,转头就去陪秃顶油腻老男人。

        宋枳安慰她:“路走多了,总会踩到泥,女艺人这么明目张胆的陪导演,被拍到是早晚的事。”

        许兰兰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挖苦宋枳的机会,立马接过话茬:“你的意思是,你总有一天也会踩到泥咯?”

        宋枳笑容恣意:“我可不舍得让我脚上的华伦天奴去走泥巴路。”

        许兰兰冷哼一声,彻底不想和她讲话了。

        做完美甲,唐笑言也冷静的差不多了,她开车把宋枳送回家。

        时间不算早,离回老宅吃饭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宋枳进到衣帽间,挑了件比较端庄正式的衣服换上。

        不管怎么说,场面工作还是要做好。

        现在江家上上下下都认为宋枳已经是未来江言舟的媳妇了。

        何婶拿着那几包中药过来找宋枳,让她记得给老夫人带过去。

        “这药是治失眠的,睡前一个小时煎服就行。”

        她又叮嘱了一些宋枳回老宅应该注意的一些事,然后才放心的下了楼。

        江言舟是个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最后一个半小时准时到家。

        宋枳都怀疑他是不是掐着表回来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也没进来,车就停在路口,他坐在里面等她。

        宋枳磨磨蹭蹭的下楼,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她今天背了个链条包,巴掌大小,刚好够放一个手机。

        江言舟倒完车后,扫了一眼她放在腿上的包。

        那一瞬间,宋枳从他淡漠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其他的情绪。

        譬如,不解。

        “你这个包能装什么?”

        宋枳非常贴心的帮他问出了口,顺便回答,“我背包又不是为了装东西,这是装饰品,搭我这件衣服的,我这件衣服单看太素了。”

        江言舟没有给任何回应,专心开车。

        很显然,他不理解,也不感兴趣。

        —

        今天不怎么堵车,平时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今天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到了。

        这个家宋枳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来都有股陌生感。

        今天是老爷子生日,家里来了客人,热闹的不行。

        站在外面宋枳都能听到屋里传来的孩童嬉笑声,以及大人宠溺的轻唤。

        这种欢声笑语,在江言舟出现的那一刻中止。

        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气氛逐渐变的严肃诡异,所有人都看着江言舟,年纪不大的小孩甚至直接往自己母亲身后躲。

        仿佛江言舟是洪水猛兽一样可怕。

        这也是宋枳唯一觉得他可怜的地方。

        家不成家,自己就是个局外人。

        江越轻咳一声,从楼上下来:“来啦。”

        江言舟低嗯一声。

        江越和身旁的佣人说:“让厨房把饭菜端出来吧。”

        像这种高门大户,对规矩格外看重,连座位都严格按照辈分来。

        江越坐在主位,身为长子的江言舟坐在他手侧的位置。

        其他的,就随意了。

        今天的饭菜是西式餐点,牛排是从澳洲直接空运过来的,肉质鲜嫩。

        但宋枳没什么胃口,只吃了点旁边用来点缀的西兰花。

        坐在她对面的纪微敏正哄着自己身侧的小男孩,看着也没大,五六岁的样子。

        在外面的时候宋枳就听到他大喊大叫的声音了,没什么教养。

        他叫江松月,是江言舟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是纪微敏的儿子。

        现在没点家庭纠葛,小三情人私生女之内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豪门了。

        江家自然也不例外。

        纪微敏是江越在外面养的小情人,他保密工作做的好,十年了,也没被人发现,后来小情人怀了孕,企图靠自己肚子里的宝宝上位。

        最后还直接找上曹素月,当面挑衅。

        心高气傲的千金贵女,如何能忍受得了这种屈辱,最后如她所愿,曹素月提出了离婚。

        不过纪微敏住进江家这么多年,仍旧没有落得一个正式的名分。

        老爷子不喜欢她,更加对自己这个私生子孙子没什么好感。

        哪怕纪微敏一直缠着江越,说江松月也是江家的孙子,应该让他改名并加进族谱。

        可江越对此事一直都是闭口不言。

        江松月一直往纪微敏身后躲,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偷偷看着坐在对面的江言舟:“妈妈,我怕。”

        纪微敏抱着他哄道:“松月不怕啊,那是你大哥。”

        他大声的反驳:“他不是我大哥,他是恶魔!他是坏人!”

        一时间,饭桌被一股诡异的安静给笼罩,只能听见纪微敏用温柔的语调哄着自己怀里的小男孩。

        江言舟始终无动于衷,握着刀叉慢条斯理的切开盘中牛排。

        腰背挺直,如青竹一般。

        教养在这种时候就高低立现了。

        就算换了个金子做的壳,王八依旧是个王八。

        纪微敏连忙解释:“言舟啊,你别生气,你弟弟他年纪还小,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就别他和一般见识了。”

        江言舟并不说话,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仍旧安静吃自己的。

        纪微敏紧抿的唇,都快哭了:“童言无忌,我会好好管教他的,当阿姨求你了,别和他一般计较,虽然......但他好歹也是你的亲弟弟。”

        一边说着话,一边向江越投去害怕恐惧的眼神,“阿越。”

        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这他妈可真是好演技呢,江言舟一句话都没有,平白无故的挨了顿骂,反倒还成了罪人。

        宋枳放下刀叉,笑道:“伯母,您放心好了,我家言舟才没有这么小心眼呢。”

        纪微敏听到她这话,才装模做样的松了一口气。

        宋枳把自己面前的培根推到江松月面前:“小孩子长身体,要多吃一点哦。”

        江松月下意识的看了眼身旁的纪微敏。

        纪微敏摸了摸他的脑袋:“还不快谢谢嫂子。”

        江松月说:“谢谢嫂子。”

        宋枳笑道:“什么嫂子,八字都没一撇呢。”

        纪微敏也笑,意有所指的问了一句:“你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这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们都还年轻,不着急的。”

        宋枳亲昵的抱着江言舟的胳膊,“而且未婚先孕,会被人看笑话的,我脸皮薄,丢不起这个人。”

        纪微敏就是未婚先孕,宋枳说这话,摆明了就是说她不要脸。

        微敏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至极。

        看到纪微敏铁青的脸,宋枳抿了下唇,怯怯的去看身旁的江言舟:“粥粥,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纪微敏最忌讳别人说这个。

        她畏惧江言舟,可是他这个女朋友,她倒是可以以长辈的名义来管教。

        刚要发作。

        江言舟声音淡漠:“宋枳年纪小,不懂事,她说的话不必往心里去。”

        说完,他起身,“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推开椅子离开,见身后没有传来动静,他回头看了一眼。

        对上视线后,都不必他开口,宋枳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她冲江越甜甜一笑:“我也吃饱了,叔叔您慢慢吃。”

        然后跟在江言舟身后屁颠屁颠的上了楼。

        走的远了,依稀还能听见身后传来纪微敏撒娇抱怨的声音:“你看你儿子,他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要不是因为他的纵容,他的女朋友怎么敢和我说这种话。

        我看啊,他还不如我们松月呢,真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这么喜欢他,眼高于顶傲慢的不行,和他那个妈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