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宋枳挂了电话后立马给江言舟发了条消息。

        【宋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狡辩。

        】

        【宋枳:我刚刚那是开玩笑的。

        】

        消息发出去,立马显示了个红色的感叹号。

        ……居然直接把她拉黑了,连狡辩的机会都不给,看来的确是生气了。

        宋枳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

        小许在她楼下的房间住,因为节目录制完已经很晚了,所以夏婉约带着几个工作人员去楼下的烧烤摊吃了顿宵夜。

        顺便给宋枳带了盒水果捞。

        他刚上来,房门开着,穿戴整齐的宋枳正低头戴口罩。

        看到小许了,她把车钥匙递给他:“你来的正好,帮我个忙。”

        小许看了眼自己掌心的劳斯莱斯车钥匙,顿时觉得自己手中攥着几套房,沉甸甸的。

        “您要出去吗?”

        宋枳把房卡抽了:“嗯,有点事。”

        小许做为资深爱车的一员,有这个机会可以握到豪车的方向盘,自然是愿意效这个犬马之劳。

        酒店的停车场里,小许驻足在那辆劳斯莱斯幻影面前站了很久。

        宋枳赶着时间,催促他:“想什么呢。”

        小许一脸虔诚:“开前祷告一番,这是对豪车的基本尊重。”

        “......”宋枳看了眼手腕上江诗丹顿的时间,“那您快点祷告,我赶时间。”

        小许深呼了一口气:“祷告结束。”

        他把车门打开,进了驾驶座。

        终于看到了自己仰慕许久的星空顶,这也太他妈漂亮了吧。

        “宋枳姐,您有这豪车怎么不早点开出来。”

        “我又没驾照,怎么开。”

        小许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坐在后座的宋枳:“没驾照那您买车干嘛?”

        “又不是我买的。”

        车是江言舟送给她的情人节礼物,他问宋枳想要什么,宋枳说想和他一起去看星星。

        他答应的挺快。

        做了半天攻略的宋枳连景区门票都买好了,结果不解风情的江言舟直接送了他一辆有星空顶的莱斯莱斯。

        老狗逼没情趣,什么东西都直接用钱来解决。

        这点实在是令人发指……的喜欢。

        星空顶好像坏了一个地方,已经不亮了,小许疑惑的伸手去摸:“这里怎么坏了。”

        事情发生也没多久,宋枳还记忆犹新:“被我不小心用高跟鞋跟划坏的。”

        小许打着方向盘转弯,被她这句突如起来的话噎了一下。

        宋枳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脑子乱的很。

        一直在思索的用那种方式求饶会死的不那么难看一点。

        是直接跪地求饶,还是三拜九叩。

        因为宋枳很少回来住的缘故,这里平时只有晚上才有人过来打扫。

        客厅里灯亮着,保姆正小心擦拭着装饰用的古董花瓶。

        扫地机器人一点一点蹭到宋枳脚边,宋枳心里乱的一批,没空搭理它。

        她把包随手扔在沙发上,趿着拖鞋进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顺便和保姆套着话:“孙阿姨,江言舟他回来的时候脸色吓人吗?”

        孙阿姨是家里负责打扫的保姆,平时话不怎么多。

        这会拿着刚拧干的抹布,也不看宋枳:“我光顾着打扫了,没注意看。”

        这就麻烦了,宋枳抱着水杯发愁,那万一江言舟心情不好,她这会上楼不就正好撞枪头了吗。

        可是两人这都在一个屋檐下,总会有见面的时候。

        宋枳把手机解锁,给唐笑言发了条求助信息。

        【宋枳:你觉得早死早超生和能多活一刻是一刻,哪句话更有哲理?

        】

        那边几乎是秒回,速度快到宋枳都怀疑唐笑言一直拿着手机在等她的信息。

        【唐笑言:如果是江言舟的话,我觉得区别顶多就是被/操的狠和被/操的更狠。

        】

        话糙理不糙。

        宋枳和江言舟的关系,比起情侣,其实更像炮友一点。

        外界传他不重欲色,宋枳没来的前二十五年里,他的身边连半个女人都见不着。

        他身边没女人是因为他眼光高,那些围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他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关于这一点,宋枳还是挺欣赏的。

        眼光好。

        她磨磨蹭蹭的喝完剩下的半杯水,最终还是决定勇敢赴死了。

        反正累的是江言舟,爽的是她,有什么好怕的。

        上了二楼后,她直奔书房,江言舟每次在她这留宿,除了卧室,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书房里。

        古时候的帝王还会为了妃子不早朝,江言舟倒好,整个就一工作狂,她连当祸水的机会都没有。

        宋枳手上拿着亲自给江言舟泡的咖啡,小心翼翼的推开书房门。

        这轻微的动静,在夜里还是被无限放大。

        男人轻抬眼睫,看了她一眼后,又将视线移回电脑屏幕上。

        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从电脑里传出来,应该是分公司那边的高层在向他汇报工作。

        宋枳怕打扰到他,于是轻手轻脚的过来,把咖啡放在距离他手边不远的位置。

        会议报告有点长,直到视频被挂断,宋枳表盘里的指针都快走了半圈了。

        手边的咖啡也凉了,一口没动。

        宋枳殷勤的过去:“我再去热一杯。”

        江言舟淡声:“不用了。”

        然后拿着咖啡杯,喝了一口。

        他应该洗过澡了,穿着休闲,不再是严肃板正的衬衣。

        浅灰色的家居服,还是他二十四岁生日那年,宋枳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也是她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假的dior,天桥上八十一件,她砍价到三十五。

        江言舟在她这只值这个价。

        还好江言舟向来对这种不甚在意,也没有去关注这些东西到底是真是假。

        三十五块钱的假货质量不怎么好,有点掉色,买回来时是深灰色,三年过去了,都洗的有些发白了。

        冷血动物江言舟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念旧的人,竟然能将一件印着diar标志的家居服穿这么久。

        ——

        他话不多,尤其是在疲倦状态下,因为最近刚回国,肯定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估计今天晚上又得在她这里忙通宵。

        求人原谅得讲究先发制人,宋枳拿着手机点开网易云,走到他身边娇滴滴的问:“您看您喜欢哪首。”

        指的是她今天在电话里信誓旦旦的和唐笑言说不骂江言舟一顿她就当场跳辣舞的事。

        男人仍旧一副淡漠神色,眼底半点涟漪也没被惊起,他把宋枳递过来的手机推开,安静的看着她。

        撒娇也没用,说明是真生气了。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宋枳抿了抿唇,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乖乖的站好:“对不起啊,我今天说的话好像是有点重,我当时也是在气头上,一时就......”

        江言舟轻呵一声:“你生气?”

        宋枳想到今天在化妆间听到的话。

        江言舟从来不投资影视,而这次却破天荒的花了五千万,就为了塞个人进剧组。

        想到这里,她心里就闷闷的。

        不是因为被塞进剧组的那个人是林珊珊,而是因为,那个塞人的是江言舟。

        她低着头:“那你还背着我捧女明星呢。”

        江言舟极轻的皱了下眉,他什么时候捧过女明星,他连宋枳都没捧过。

        刚要开口,视线不经意的轻扫,眉头皱的更深。

        宋枳参加节目穿的是节目组准备的衣服,节目结束后又换回来了,回了酒店后她连澡都没洗就直接回来。

        所以身上的衣服,还是白天的T恤,那件全球只有一百件的限量款。

        江言舟看了眼衣摆上的签名,眼底有股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他把电脑屏幕合上,淡声问她:“睡了吗?”

        他这句话将宋枳从复杂的情绪中拉了出来,她眨了眨眼睛:“什么?”

        江言舟有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你和他,睡了吗?”

        绕是反射弧再长,宋枳这会也明白了他话里说的是谁。

        所以他是以为她和何翰阳是去酒店开房了?

        她气笑了:“我跟他怎么可能……”

        他似乎只想听一个答案,对她接下来的话没兴趣:“没有最好。”

        冷漠的语调就像是利刃一般。

        宋枳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戳了个稀巴烂。

        他和外界说的没区别,冷血狠绝,就像一块永远捂不热的冷铁。

        王八蛋老狗逼。

        他淡了声线:“出去吧,我还要工作。”

        宋枳笑容依旧甜美可人,话却说的咬牙切齿,几乎是从齿间硬挤出来的:“还是要注意身体,万一不小心猝死了,可就防不住我和其他男人乱搞了。”

        再嗲的猫也有自己的小爪子。

        江言舟顿下手里的动作,抬眸看了她一眼,眼底情绪晦涩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