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作者有话说:初见的时间和场景改了一下】

        ——

        江言舟其实也不是一直这么狗,宋枳初见他时,他还勉强能算的上是个正常的青少年。

        虽然不太爱说话,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清冷感。

        哪怕是这样,家世显赫,成绩优越,再加上长了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结合这三点,即使再生人勿近,仍旧不能阻止那些被美色冲昏了头的女生争先恐后的往他身边扎堆。

        至少那个时候,他会礼貌的回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示好直接把人扔出酒吧,暴力,不可取。

        高年级的篮球赛,宋落做为队长,强行把自己的妹妹拉过来当啦啦队。

        盛夏,宋枳穿着露腰露大腿的啦啦队服。

        衣服是去找舞蹈生的姐姐们借来的,尺码不是很准。

        身材太好了也有弊端,长度合适的太宽了,松紧合适的又太短了。

        最后只能二舍一,选了短的那个。

        因为纠结尺码,宋枳在更衣室多留了一会。

        等她过去的时候,篮球赛已经开始了。

        她撑了把遮阳伞,绕近路过去。

        高中部的教学楼高档的就像商业中心,电梯和健身房都有,最近还新建了两个游泳池。

        听说是因为学校来了个财大气粗的转学生,他家里人不光往学校拨了款,还直接捐了三栋楼。

        人傻钱多呗。

        篮球场气氛高涨,宋枳撑伞过去。

        然后,脚顿住。

        巷子里面,靠了个人在抽烟,身后是黑暗,半点阳光也进不来。

        对上宋枳的视线,他也毫不避讳,迎着她的目光和她对视。

        夹着烟的那只手,修长白皙,没有半点血色,像是黑夜里的吸血鬼,禁欲又危险。

        刘海有点长了,似乎有些遮眼睛,却还是能看见那双细长微挑的桃花眼,眼底是暗的光。

        有点儿颓,就像是一朵枯萎的玫瑰,带着最极致的美死去。

        身上的校服穿的规矩,连拉链都拉到了顶,轻轻抵着下巴。

        忽略指间的烟,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好学生。

        他看了自己很久了,从宋枳绕近路过来,他的眼神就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没离开过。

        从她的大腿滑到纤腰,再到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

        她似乎并不在意,反而娇滴滴的问他:“我是不是很好看啊?”

        他没说话,撵灭烟蒂扔进垃圾桶里。

        清冷淡漠,却有着良好的教养。

        宋枳干脆大方的站在那里,收了伞:“每个人都有欣赏美的权力,想看就多看一会。”

        他沉默少言,她娇贵自恋。

        不过就是两个奇奇怪怪的人,在某个阳光正好,伴着微风的夏日,于青涩的校园相见。

        —

        想起这些往事宋枳就尬的脚趾蜷缩,她当初怎么就这么厚脸皮。

        因为她站的位置正好在电梯口,跟在江言舟身后的精英团被她挡住了路,特助礼貌的开口:“不好意思,可以麻烦您让一下吗?”

        宋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道了歉让开。

        电梯门缓缓合上,小许意犹未尽的回头看了一眼:“刚刚那个男的也太帅了吧,帅MAN帅MAN的,而且看他那个架势,应该还是个身价不斐的大佬。”

        宋枳很想告诉他一句:“其实他在床上的时候更MAN。”

        但这话说的就不太合她的人设。

        “行了。”

        宋枳说,“眼睛都他妈快黏人家屁股上了。”

        旁边的何瀚阳疑惑的抬眸,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宋枳差点忘了身边还有其他人,她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十分做作的捂住嘴:“哎呀,我刚刚是不是说了脏话?”

        何瀚阳笑了下:“什么脏话,那都是哲学。”

        小许在一旁:“......”

        无fuck说。

        这两人还真是天造地设,一个婊一个瞎。

        宋枳和何瀚阳分道扬镳后,刚准备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接她。

        小许接了个电话过来,欲言又止:“宋枳姐,今天您可能要熬夜了。”

        —

        【今夜大来宾】做为钻石台的台柱子节目,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办了,到现在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

        虽然老套的主持方式让这档节目的收视率下降了不少,但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么多年了,仍旧备受台里关注。

        原定好的嘉宾因为突发状况所以来不了了,宋枳做为救场嘉宾被请来。

        上次参加这个节目,还是两年前,当时她还是那个糊逼女团的忙内,走的是懵懂弱智人设,5+6都要掰着手指算很久的那种。

        化妆间里,导演拿了瓶无糖汽水给她:“你这刚从活动现场下来就被我给叫过来,要不是实在没人选了,我也不会麻烦你。”

        宋枳唇角上挑,笑容真诚中透着几分娇憨可爱:“姐姐这说的什么见外话,我才是应该多谢姐姐让我上节目刷脸呢。”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就把过了四十的蒋因给奉承的喜笑颜开:“还姐姐呢,我都多大了,你也不怕叫乱了辈分。”

        宋枳一脸真诚:“可是姐姐的皮肤看上去很好啊,根本不像三十多岁的。”

        蒋因佯装生气:“你这个小丫头,连我的年龄都记不住,什么三十多岁啊,我都四十好几了。”

        宋枳惊讶的捂着嘴:“姐姐居然都四十了?

        我还以为才三十出头呢。”

        小许在旁边看着宋枳简单两句话就把那个外号灭绝师太的节目导演给说的眉开眼笑的。

        深深的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啊。

        有她这个阿谀奉承拍马屁的本事,还用愁没人脉?

        在这个娱乐圈里,人脉比什么都重要,这也算是宋枳的天然优势。

        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录制节目了,蒋因把表盘扶正,看了眼上面的时间:“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先准备一下。”

        “好的,姐姐再见~”

        临走前蒋因告诉她:“下周我生日,到时候你可得赏脸来啊,我给你介绍几个大人物。”

        “嗯嗯,我一定去!”

        门打开又关上,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逐渐远去。

        宋枳终于放松了挺直的腰背,靠在椅背上给江言舟发消息。

        【宋枳:我今天有点事,可能很晚才回去,我的小宝贝早点休息,MUA~】

        想了想,她又发了个撒娇的小猫表情,然后才把手机放进包里。

        隔壁化妆间传来争吵声,偶尔夹杂着东西被摔碎的声响。

        女人多的地方就有战争,宋枳心里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耳朵也跟着竖了起来,专心的听着隔壁的战况。

        小许拿着咖啡进来,正好看到她全神贯注的在偷听。

        他把咖啡递给她:“热美不加糖。”

        宋枳接过咖啡:“隔壁好像在吵架。”

        小许拖出一张椅子坐下:“过来的时候听到了。”

        争吵声更大了,应该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

        这下不用偷听都可以听到。

        她隐约听到了“五千万”“投资人”几个字。

        小许拿出保温杯,给自己冲泡了一杯高乐高,用勺子搅拌,和宋枳讲解自己刚刚经过时听到的内容:“好像是因为一个叫江言舟的大佬花五千万投资了一部剧,并且还塞了个演员进剧组,就一十八线,好想叫林什么……对,林珊珊,截胡了原定的女主角,被截胡的艺人刚刚才接到电话,这会正在隔壁发脾气呢。”

        截胡角色这种事情在娱乐圈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年轻貌美的女艺人,为了资源主动献身,爬上谢顶啤酒肚的投资人的床,这些宋枳见的也不少,而且......

        拉直以后可绕地球两圈的反射弧逐渐被收回,她眉头一皱,问小许:“你把刚刚说的那两个人名再说一遍?”

        “江言舟,林珊珊啊。”

        手里的纸杯被捏皱,淦,贞洁烈男江言舟口味还挺他妈一致。

        不管什么年龄段,永远只爱白莲花。

        下了节目后回到酒店,宋枳直接给唐笑言打电话,辱骂江言舟那个傻逼。

        “江言舟就是个大傻逼,你知道他和谁搞一块了吗?

        还有脸说我眼光差呢,我看他才是眼珠子掉垃圾堆里了,这么瞎要不要我给他捐个啊,什么人嘛,我要不当面骂他一顿,我他妈当场跳辣舞,老狗逼!”

        做为她最好的姐妹,唐笑言永远都是无条件的站在她这边。

        所以宋枳也只敢在她这发发毒誓,也就过过干瘾,第二天就忘了。

        毕竟她怎么可能敢骂江言舟,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可能直接就尸骨无存了。

        想到他家养的那几条狗她就害怕,被咬一口的话,估计得疼好久吧。

        好不容易骂爽了,电话另一端却迟迟没有听到附和的骂声,宋枳正纳闷呢。

        唐笑言支支吾吾的说:“宋枳,你先做好心理准备,旁边有椅子的话就先坐好,没椅子就扶着墙,反正先找个支撑点。”

        宋枳疑惑:“什么?”

        唐笑言深呼一口气,语气复杂:“我今天回家了,然后......我世叔也在,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好看了我一眼,我吓的一哆嗦,不小心按了免提......总之我世叔现在脸色不太好看,你要不先收拾点细软出国避避,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唐笑言的世叔......

        宋枳腿一软,终于明白了唐笑言刚刚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她扶着墙,才勉强没有直接跌下去。

        她侥幸的问:“是你其他世叔吗?”

        唐笑言彻底她的退路给堵死:“是姓江的那个世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