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宋枳是被闹钟吵醒的,她懊恼的将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凭着直觉在床头柜上胡乱的摸索着。

        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

        最后气的掀开被子,起床去拿手机。

        九点半,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工了。

        房间里没开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宋枳借着手机的灯光找到遥控器,把窗帘打开,落地窗外,阳光透进来,有些刺眼。

        身侧已经空了,她身上什么也没穿,只盖了一床被子。

        她刚准备起身拿睡衣,身子酸痛的可怕,像被人狠狠揍过一样。

        江言舟够折腾,从书房到卧室又到阳台。

        何婶和管家平时不在这边住,后面有个独栋别墅是他们的住所,所以他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她痛的直哼哼,好不容易把衣服换上,洗漱完毕。

        楼下何婶已经把饭菜摆上桌了,看到她起了,连忙喊她下楼吃饭:“做了你最爱吃的南瓜粥还有南瓜饼。”

        宋枳揉着肩膀下楼,落座后四下看了一眼:“江言舟呢。”

        何婶在旁边给她盛粥:“一大早就走了,说是刚回国,公司里有些东西需要他去处理。”

        宋枳点了点头,开始喝牛奶,喝了两口就把杯子放下了。

        “何婶,您慢慢吃,我先走了。”

        她说着就要起身,何婶把碗端过来放在她面前,“你昨天累了一晚上,言舟让我看着你吃完才许你走。”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羞耻……

        宋枳平时为了维持身材每顿只吃一点,今天也算是她罕见的吃了个全饱。

        连牛奶都喝光光了。

        看着她嘴上沾着的那一层浅浅的奶皮,何婶拿了纸抽递给她:“今天的午饭晚饭也要按时吃,知道吗?”

        宋枳撒娇道:“吃了何婶做的饭菜以后怎么还吃的下外面的东西。”

        何婶无奈的摇头,嘴角却挂着笑:“你这孩子,怕了你了。”

        她起身去厨房,从里面拿出一个保温饭盒,递给宋枳,“专门给你做的,午餐得吃的营养点,千万不要为了减肥就不吃,回来了我是要检查的。”

        宋枳乖巧的点头:“好的,我保证吃的干干净净的。”

        何婶笑道:“好了,去工作吧。”

        “嗯,那我走啦。”

        今天的行程除了一组杂志的拍摄外,就是黑猫TV的直播活动。

        虽然演技方面饱受诟病,但她的宅男粉数据还是很可观的,上半年刚官宣黑猫TV的代言人。

        宋枳今天的感觉很好,拍摄进度完成的快,工作结束后,她回酒店睡了几个小时,直到晚上司机过来接她。

        手机里躺着几条未读的消息,都是唐笑言发过来的。

        刚醒肚子有点饿,宋枳从冰箱里拿了包袋装奶出来,低脂的。

        嘴巴咬着袋子的角,边往外走边低头划开手机解锁。

        【唐笑言:你可千万要记得帮我要个签名。

        】

        听说这次一起直播的主播里,有个职业电竞选手,叫何瀚阳。

        唐笑言是他的忠实粉丝。

        宋枳回了个OK的手势,然后把手机放进外套口袋,开门出去。

        助理小许应该也是刚到,看到她了,喊了一声:“宋枳姐。”

        她小口喝着牛奶,问他:“车到了吗?”

        “到了,就在楼下呢。”

        低脂奶没什么味,喝到嘴里甚至有点泛苦,虽然可以短暂充饥,但那个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宋枳喝了几口就扔进垃圾桶里了。

        ———

        这次活动已经预热很久了,做为宋枳的经纪人,夏婉约心里有自己打算,到达酒店后,她还不忘叮嘱宋枳:“何瀚阳的粉丝基础大,男粉女粉都有,你自己把握一下直播内容,蹭点粉。”

        宋枳左耳进右耳出。

        酒店房间在三十六楼,等他们过去的时候,工作人员正忙着调整直播用的机器。

        夏婉约要先去和负责人对接工作去,她让宋枳先进去,熟悉一下直播环境。

        宋枳接过她递过来的流程表,走到套房的卧室,边看边把门推开。

        卧室里人挺多的,除了工作人员外,还有几个穿着黑色队服的男孩子在试设备:“这鼠标手感也太他妈差了吧,早知道我就把自己的带来了。”

        “网速也差到爆,这酒店再高档再豪华也没电竞酒店来的爽。”

        “行了。”

        一道略微慵懒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埋怨,“一群铁憨憨,打游戏有看女神重要?”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我操,来了来了!”

        嘈杂的房间,瞬间安静下来,好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

        因为只需要露脸,所以宋枳今天穿的挺简单的,细腿牛仔裤,米白色的短T,不规则的下摆,隐约能看见半截楚腰。

        长发随意的绑成高马尾,束在脑后,天鹅颈修长白皙。

        老天爷赏饭吃,她身上那股子楚楚可怜的小白花气质格外讨男生喜欢。

        面对这几双眼睛,宋枳放下流程表,有些尴尬的看了眼旁边的工作人员:“我是不是来太晚了?”

        “没有的事,您来的可太是时候了。”

        刚刚还在埋怨的几个男生这会纷纷站起来,帮她拖椅子倒水调游戏灵敏度。

        殷勤的像几条舔狗。

        “对啊,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会把握时间的人。”

        “妙的很,简直NICE。”

        还真是不露痕迹的拍马屁呢。

        那几个少年看着年纪并不大,他们一一做过自我介绍,最大的和甚至还比宋枳小一岁。

        最小的刚成年。

        合同上写明了直播内容,打打游戏聊聊天,最开始也的确是按照这个步骤来的。

        有主播在那里热场子,直播间的气氛还算可以。

        谁知道中途节目组加了个连麦提问的环节。

        旁边的夏婉约脸色直接黑了,宋枳刚拿了个与她实力不符的奖,正处于风口浪尖上,这种随机连麦的方式不稳定性太高了。

        夏婉约气的当场就要发作,这他妈是违约!

        可惜直播已经开始了,哪怕她吵翻天了也没用,反而还会落得个宋枳耍大牌罢播的名号。

        也只能忍着怒火静观其变了。

        第一个连麦的是个女孩子,声音嗲嗲的,吊着嗓子,像是含着一口气没提上来:“宋枳阿姨能听到我说话吗?”

        宋枳阿姨......

        宋枳被这个称呼呛了一下,却还是好脾气的笑了笑:“能听到。”

        不得不说,表情管理的确是艺人的基本功。

        确定她能听到后,那个人继续提问:“我想问问宋枳阿姨买奖花了多少钱,得睡多少个金主才能赚回来?

        身体受的住吗?

        你父母不会骂你贱吗?”

        她这个问题问出来,弹幕瞬间就刷爆了。

        【666啊】

        【姐妹真敢说】

        【傻逼吧你?

        】

        【我操,哪来的恶臭女生,滚出切!】

        没有想到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尖锐。

        毕竟这个奖还的确……是江言舟买的,事后她也的确被江言舟睡了两次。

        在这件事上她还真没有反驳的底气,可是那边又在不停的逼问:“阿姨怎么不说话?

        是因为被我戳中痛点了吗?”

        何瀚阳戴上耳麦,懒洋洋的问了一句:“你他妈声带是切除了?”

        然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

        ……

        这次的直播,最终以妹子被骂哭为结尾。

        夏婉约让工作人员暂停直播,去找主办方吵了一架。

        隔了一个房间都能听到她咄咄逼人的质问。

        能混上经纪人这个位置的,多多少少都是有些人脉和实力的,更别说是夏婉约这种资深经纪人了。

        不过十分钟,她就趾高气扬的回来了,像一只赢了比赛的斗鸡。

        宋枳走过场的问了一句:“怎么样?”

        她让小许把东西收拾好:“还能怎么样,他们单方面的毁约,让我的艺人身处舆论中心,当然该他们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直播中途停止,用的借口是技术方面的问题。

        那些网友肯定不买账,都不是傻子,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偏偏这个点出问题。

        夏婉约让宋枳放心,今天这件事她早就想好了应对的策略,不然也不会直接要求中止直播。

        小许在旁边狂拍马屁:“婉约姐真厉害。”

        电梯上的数字一直在变,手机有好几条信息进来,八条里面就有七条是唐笑言发来的。

        【唐笑言:我操,怎么个情况?

        】

        【唐笑言:我刚来怎么直播就关了?

        】

        【唐笑言:何瀚阳怎么突然骂的那么狠?

        】

        【唐笑言:等等!他该不会骂的是你吧?

        】

        【唐笑言:我早说你那套不适用于所有异性了吧。

        】

        这件事情实在过于一言难尽,宋枳不知道该怎么和她长话短说。

        【宋枳:下次见面了再和你讲。

        】

        她退出了和唐笑言的聊天界面,看到了八条里唯一一条不是唐笑言发来的消息。

        【江言舟:开会,晚归。

        】

        宋枳嫌弃的眯了下眼,难怪唐笑言背地里都骂他老狗逼。

        狗不狗她不知道,这种说话方式还真挺老的。

        宋枳网上现实两幅面孔。

        【宋枳:注意身体呀宝贝,工作不要太拼命,累坏了身子人家会心疼的~】

        消息发出去,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手机终于罕见的震了一下。

        【江言舟:。

        】

        淦,真他妈冷漠。

        她把手机锁屏放进包里,看了眼电梯显示的楼层:“怎么还在四十八楼?”

        小许说:“刚刚好像出了点问题,现在恢复了。”

        电梯楼层的确在平稳的下滑。

        旁边传来一道颇为熟悉的声音,天生的慵懒语调:“宋枳?”

        宋枳抬眸,将视线从小许身上移开。

        何瀚阳从楼道口的拐角过来,左肩上挂了一个双肩包,上面的红字Logo应该是他的队名。

        她站直了身子:“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队员呢?”

        “他们说还要继续玩会。”

        “哦。”

        正好电梯门开了。

        三个人走进去,宋枳看着电梯门关上,想到了唐笑言让她帮忙要个签名。

        何瀚阳很爽快就答应了,他拿出笔,看着宋枳:“签哪?”

        宋枳沉默了一会,又去看小许。

        小许左看右看,发现两人都在看他。

        他无辜的耸肩:“我也没有带纸的习惯。”

        ......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宋枳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T,心里痛的流血,这他妈可是限量版,全球都只有一百件。

        不过为了姐妹的幸福,也值了。

        她扯着衣摆:“就签在这上面吧。”

        宋枳身高一米六八,算不上矮,但和一八五的何瀚阳比起来就有点区别了。

        这点区别让他需要弯腰,才能够到她T恤的下摆。

        电梯停止运行,随着首层到了的语音提示,酒店大厅明亮的光和缓缓打开的电梯门一块映照进来。

        何瀚阳签完了名,直起上身,合上笔盖的同时安慰她:“今天的事别多想,对待那些嘴臭的就得比他们更嘴臭。”

        这话不假。

        宋枳说:“我还得和你道谢呢。”

        “害,我每天都在骂人,也不多这一句。”

        —

        他们迟迟不下去,电梯门快合上,有人伸手挡住,礼貌的询问:“请问你们要下吗?”

        小许忙说:“要下要下。”

        宋枳这才反应过来电梯到了。

        她压下帽檐,正准备跟在小许身后一起出去,视线略微往上扬了那么一下,正好对上男人冷到可以渗出冰的眼神。

        他应该是要出席某个正式场合,身上的正装一丝不苟,就连领扣也规规矩矩的扣上了。

        哪怕一言不发,周身仍旧带着浑然天成的强大气场,就像是狮群里的首领,一举一动都带着压迫感。

        他永远都是一副正经严肃的神情,更别谈是在他的下属面前。

        喜欢他的人很多,怕他的人也不少。

        身处利益顶点,有野心,也有獠牙,这样的人似乎格外让人畏惧。

        可宋枳偏偏最爱撕破他这张正经的面具,她亲眼见过他喘着粗气难以自持的样子,也见过他疯狂泄欲后的餍足。

        这些都是她给他的,也只有她给过他,想到就觉得有成就感。

        想不到能在这里偶遇,不等宋枳和他的小宝贝打招呼,后者淡漠的看了眼她T恤上的签名,然后一言不发的绕开她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