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主角都走了,这个生日会也就没有继续过下去的意义,很快就散了桌。

        司机开车将宋枳送回半山别墅。

        这是江言舟专门给宋枳买的,他不在这儿住,只是偶尔想要了,才会过来。

        宋枳最近因为拍戏,长期住在酒店,也有些日子没有回来了。

        一楼没人,管家正戴着个口罩满屋子消毒,酒精味刺鼻。

        宋枳捂着鼻子,抬手挥散面前的空气:“何叔,您这是在干嘛。”

        管家放下手里的消毒喷雾:“先生说这屋子太久没住人了,得杀杀菌。”

        宋枳点头:“这样啊。”

        管家笑了笑:“先生还在楼上等您,这儿味道冲,待会味散了您再下来。”

        宋枳应声后犹豫了一会,然后才有些忐忑的上了二楼。

        走廊的壁灯只开了一盏,有些昏暗,书房的门是关着的,但是门沿下有光渗出来。

        她迟疑的抬手敲门。

        半晌,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进。”

        江言舟的声音,宋枳再熟悉不过了,清冽透润,极少有这么沙哑的时候。

        像带着无尽的疲倦。

        也对,他平时日理万机的,休息时间少的可怕,不累才怪。

        她开门进去,电脑显示器后,男人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衣,应该是回到家后就洗澡换了衣服。

        熨烫妥帖的袖口处别着一枚蓝宝石袖扣,衬衣领扣散了两颗,白皙修长的颈,有一条六公分的伤疤,不算明显,却也难以让人忽略。

        就像是美玉里细微的瑕疵,带了点神秘感。

        看到宋枳了,他把手里的钢笔扔回桌上,眉眼轻敛,那双墨色眼瞳安静的看着她。

        半年时间说长不长,江言舟偶尔闲时会给她打视频电话,他总是安静的,一言不发,听她讲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在那些粉丝眼中,宋枳是女神,可她知道,在江言舟这儿,自己不过是个消遣而已,用来驱赶疲乏的消遣。

        说的难听点,就是一乐子。

        帮他解决生理需求,在他感到疲乏的时候逗他开心。

        比起某种关系,倒更像是一种交易。

        他不需要说话,只要坐在那里,周身矜贵凛然的气质便让人不敢靠近。

        像是狼群里的狼王,危险的让人畏惧。

        宋枳尽可能的让自己态度自然一些:“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神色未变,淡道:“下午刚到。”

        “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江言舟侧转了下椅子,视线仍旧落在她身上,不过却没开口。

        宋枳突然有点想笑。

        也对,他们两个的关系,江言舟根本没必要向她汇报行踪。

        ———

        她身上穿的还是参加颁奖典礼的裙子,上个月档期空了几天,她飞去美国陪江言舟时顺便订做的。

        价值八位数的高定礼裙,在颁奖典礼当天就被人扒了出来。

        其他艺人都是品牌方赞助的,哪怕是那些一线艺人,像她这种不论出席什么活动都穿着高定的,简直奢靡至极。

        她背景大的传言越演越烈,甚至还有人在奖项出来之前就预言,最佳女主角肯定是她。

        果不其然,还真是她。

        现在热搜第一的话题还是#金河奖黑幕#

        评论里都在骂她,说她权势滔天,背景雄厚,居然让从来没有出现黑幕的金河奖都为她开了次先例。

        【宋姐牛逼克拉斯,争取把奥斯卡也拿了,来个大满贯。

        】

        【这可真是见了帅哥后我的——发大水了。

        】

        【嘻嘻嘻嘻真为我家正主感到开心,能和这样的国际巨星争取同一个奖项,太开心啦,希望国际巨星下一个奖也继续努力哦,让主办方多捞一点。

        】

        经纪人怕她看了影响心态,三令五申让她最近几天都不要登微博。

        不过宋枳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既然没有做过他们口中收买主动方的事,就不怕他们的诋毁。

        她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入了神,江言舟并不打算去过问,也没那个兴趣。

        她贫瘠的思想,远没有她的身材来的吸引人。

        他的视线从裙子的领口一路游走到足踝。

        眼睫轻抬,目光之下的那半截小腿又细又白。

        男人眸色沉了沉,轻声道:“过来。”

        江言舟教养极好,不管对任何人,都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

        就连平时说话的语气,也是温柔的,像初春里的风。

        宋枳听话的过去。

        他身子往后靠了下,与书桌的距离拉开,拍了拍自己的腿:“坐上来。”

        黑色西裤包裹之下的双腿修长。

        宋枳听话的坐上去,小心翼翼的。

        这样的姿势就像是被他圈在怀里,周身都是他怀抱的温度。

        他应该刚抽过烟,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那股酒味也没被冲淡,难怪一向忍耐力极好的江言舟也会罕见的失态,发那么大的火。

        宋枳试探的问了一句:“今天我在酒吧看到了一个被人泼了酒的倒霉蛋,和你长的很像。”

        江言舟捏了捏她的耳垂,语调轻慢:“或许那个倒霉蛋就是我呢?”

        她的耳垂敏感,一种奇异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

        宋枳隔着衬衣也能感受到宽厚坚实的腹肌:“没泼疼吧,我的小宝贝太可怜了,我刚刚在旁边看的心都揪起来了,生怕你受伤。”

        他垂眸看她,似笑而非:“我怎么觉得你看的挺开心的。”

        “我不知道那个是你嘛,灯光那么暗。”

        她瘪着嘴,有点委屈,“我还以为你会被刚刚那个小白莲给迷惑住呢。”

        他看了眼她不安分的手,身子往后靠了下:“同样的剧情,我看你演了三年。”

        刚刚那个女人的手段,都是宋枳在他这里玩剩下的。

        宋枳眉头一皱,她怎么觉得江言舟这是在拐着弯的骂自己白莲花呢。

        江言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

        等宋枳摸够了,他打开抽屉,扔了个信封过来:“知道这是什么吗?”

        上面是空白的,什么也没写,不过看厚度,东西应该还不少。

        宋枳疑惑的摇头:“不知道。”

        他淡声:“打开看看。”

        声音像羽毛,在她耳边擦过,有点痒。

        哪怕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偶尔,宋枳还是会被他的声音给撩拨的心跳加速。

        不管是冷讽时的轻慢,还是生气时的低沉,亦或是现在,明明带着笑意,却让人觉得无形中带着压迫。

        娱乐圈里盛产帅哥美女,宋枳也算是见过不少,可在她眼里,那些人和江言舟比起来,不过是凡尘中的佼佼者。

        而他,则是生活在云端的神祗,干净,不染一丝污秽。

        他的话像是蛊,宋枳听话的把信封拿起来,拆开,里面是几张照片,她和许稚阳的合影。

        很多地点,有在剧组的,也有在饭店的。

        许稚阳是宋枳新剧的男主,也是她现在的绯闻对象。

        因为年龄相仿,再加上一起拍戏,所以两个人的也算是朋友。

        照片里,许稚阳靠近她耳边,不知道在说什么,她拿着筷子笑的很开心。

        以及两个人四目相对,相似一笑。

        俊男美女,似乎一举一动都能引发粉红泡泡。

        宋枳记得当时他们说的什么,剧组杀青宴,副导喝醉了发酒疯,一直在唱歌,跑调跑到西伯利亚了。

        他们两个是在笑这个。

        江言舟的长臂揽过她的细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发密不可分:“我出国才半年,你的品味下降的这么厉害?”

        宋枳握住他的手,撒娇解释道:“我们那天是在聚餐,不是我们单独吃饭。”

        顶着这样一张脸撒娇,似乎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的了。

        她惯会这样的手段,尤其是在江言舟面前。

        江言舟安静的看着她,脸上的情绪倒没什么变化,他是个内敛的人,喜怒从来不形于色。

        这也是宋枳害怕他的地方,她不知道他什么是高兴,什么是生气,因为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无所谓的冷淡模样。

        饭的确是在酒店里吃的,不过是剧组的杀青宴,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剧组其他人也在。

        宋枳知道,这半年来她的所有行踪都有人上报到江言舟那儿去。

        她吃了什么,她见了谁,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江言舟来说,她只是一只他圈养的猫,用最昂贵的饲料喂养,无聊了就逗一逗。

        但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允许自己的猫去亲近其他人的,任何人都不行。

        他低嗯一声,似像是信了,又好像没信。

        此刻的她倒也的确像一只猫,一只努力讨好主人的猫。

        见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打算,宋枳松了一口气,以为逃过一劫。

        这样屈着有些不舒服,她屁股挪了一下,想要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

        呜呜呜好可怕,半年不见,江言舟的脾气好像更大了,她现在连动都不能动了吗。

        时间仿佛停止了,宋枳全程保持着一个动作。

        半晌,男人低声问她:“怎么不动了?”

        宋枳欲哭无泪,声音还带了点哭腔:“不是您让我别动的吗。”

        “我说话了?”

        ......那倒没有,但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宋枳的后背就贴在他胸口,江言舟说话时,她甚至还能感受到他胸口震动的频率:“没人凶你。”

        有了他这句话,宋枳稍微有了些底气。

        这么坐着实在不舒服,她试探的动了几下,企图找出一个相对比较舒适的姿势。

        男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掐上她的腰,呼吸声渐重。

        宋枳有点儿疑惑,难道是她最近变胖了,压的江言舟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