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狂风大作,惊雷将黑夜划开一道口子,光打雷不下雨的天气在北城也不算是罕见。

        长风街做为北城最繁华的街道,更是将奢靡堕落发挥到了极致。

        富人的销金窟,穷人的极乐地。

        宋枳刚从金河奖的颁奖现场离开,赶到下一场。

        唐笑言做东,为她的男朋友庆祝生日,地点就在“出格”

        VVIP卡座里,除了唐笑言和她的男朋友以外,还有其他人。

        都是些熟面孔,有些虽然叫不上名字,却也能对上号。

        唐笑言看到她了,终于舍得从自己男朋友的怀里离开,拍了拍自己身侧特地给她留的位置:“大明星,等你半个小时了,可算把您给等来了。”

        侯在旁边的酒保非常贴心的替宋枳把包包放好,她道过谢后在唐笑言身旁坐下:“接受采访多花了些时间。”

        旁边一道不加遮掩的冷笑声传来:“这个奖应该挺贵的吧,江言舟还真是大手笔。”

        如果说许兰兰为什么这么讨厌宋枳,江言舟这三个字大概就是罪恶的起源。

        豪门世家,冷血门楣,江家似乎就是六亲不认的代名词,如今早就是一滩浑水了,没有血光的争斗,比直接上刀枪还来的可怕。

        江言舟做为长孙,完美继承了江老爷子身上的狠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平时看着温润谦和,实则做事手段狠辣,不留情面,虚伪的很。

        哪怕关于他不好的传说有很多,可圈子里那些未婚的富家千金,名媛小姐,哪个不是盯着他身旁的空位,削尖了脑袋想往他身边挤。

        直到宋枳的出现,这个幻想彻底破灭。

        独身惯了的江言舟,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女人。

        雪肌乌发,双瞳剪水,那把楚腰细的仿佛一手就能握住。

        上流圈子里的人私下都传,宋枳家中供了狐狸仙,所以一向不重欲色的江言舟才会被她迷的七荤八素。

        越是地位高的人,越迷信。

        宋枳顶着那张清纯小白莲的脸,笑的纯良无害:“现在连胎盘都会讲话了?”

        许兰兰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以为她在说自己长的像胎盘,气的龇牙咧嘴反驳道:“你长的才像胎盘。”

        “行了。”

        唐笑言出来打圆场,“给我个面子,都别吵了。”

        许兰兰不屑的冷哼一声:“谁想和她吵,低等人,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酒吧里光线不太好,玻璃茶几上零零散散的放着几个酒杯。

        宋枳似笑而非的问了一句:“听说上个月生日,你爸送了你一艘游艇?”

        聊到自己最想说的话题,许兰兰短暂的放下和她的恩怨,抬了下巴,模样傲慢:“爱兰号下周就可以正常出海了,我想在上面举办个酒会,你们要是想去的话,都可以去哦。”

        那些名媛小姐们听到她的话,脸上笑容多少带了点轻蔑,彼此对视一眼,仿佛并不将她炫耀的资本放在眼里。

        明显的嘲讽语调:“你那艘游艇还没我家洗手间大,恐怕站不下我们这么多人吧?”

        有人低笑出声:“好像还是买地皮送的,看来地皮是送给你那个便宜姐姐了。”

        圈子里谁不知道前些日子许兰兰她爸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私生女,比她还要大几岁,正房大闹一通,甚至还跑回了娘家。

        这事早就沦为笑柄,在上流圈子广为流传了。

        都说许家的财产,说不定都是给真爱小三准备的呢。

        一提到这个许兰兰就恼火,言语间的味更浓了:“自己家一堆破事都没解决呢,还有闲心关心我?

        怎么,你哥上周飙车把人给撞了的事这么快就摆平了?

        下次我可以把爱兰号借给你哥,飙船应该不容易撞到人吧。”

        那人被戳中要害,冷言冷语道:“一个不知道几手的破游艇,还有脸往外借。”

        “哟,现在撞人还开始挑凶器了?”

        许兰兰气的脸都变形了:“你......你有种再说一遍!”

        这有来有回的嘲讽互骂,不得不说,这些名媛小姐还是挺讲究公平的。

        吵架也是讲究回合制,你不说完我绝对不插嘴。

        像这种带上家人的互喷,如果想要双亲健在,就得在对方开口之前堵死她的所有话,不分章法的胡搅蛮缠。

        通俗点讲,就是泼妇骂街。

        对于这种小场面,宋枳早就见怪不怪了。

        挑起事端的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身子往后靠,长裙包裹着大白腿晃啊晃,高跟鞋在她脚尖上。

        她垂眸拨弄着自己今天刚做的指甲,无心加入这场撕逼大战。

        雾霾蓝的甲油,上面点缀的钻石,是前几天江言舟的合作方送给她的。

        说是晚到的春节礼物,其实说白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有求于江言舟,偏偏以他的身份,连见江言舟一面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他便将目标对准了宋枳。

        江言舟藏在金屋里的娇。

        心安理得接受贿赂的宋枳摇头感慨,这人还是太年轻了,居然觉得江言舟这种在商界浸润久了的老狐狸,会听炮/友的话。

        “战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可能在宋枳回忆过往的时候分出了个胜负,也有可能只是中场休战。

        话题也从那艘不知道几手的游艇转到了名品珠宝上。

        许兰兰注意到宋枳指甲上的钻石,阴阳怪气道:“真钻都敢往指甲上放,攀上高枝后阔气了不少啊。”

        这人总是乐此不疲的给自己找架吵,刚结束完一场,立马想进入另一场。

        宋枳找酒保要了瓶汽水,非常谨慎的抿了一小口,严格控制着糖分摄入。

        哪个女人不喜欢Bulingbuling的东西,宋枳当然也不例外,但是比起把美的东西放在盒子里珍藏起来,她更愿意让它们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美。

        她为难的叹了口气:“唉,都怪我家宝贝太宠我了,我有的时候其实也挺有负担的。”

        许兰兰冷哼一声:“你能有什么负担。”

        宋枳十分做作的伸出手指,娇嗔道:“钻石太重了呀,我的手都快抬不起来了呢~”

        许兰兰:......

        她恨不得现在就开着自己那艘游艇来把她给当场撞死,说她胖还真喘上了。

        ———

        女人的战争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以至于大家都快忘了今天的真正主角是谁了。

        穿着干净白衬衣的少年站起身,终于让大家把目光转回到他身上。

        手里的手机屏幕还是亮的,界面停留在刚挂断的电话上。

        他终于说出了来这儿以后的第一句话:“笑言,珊珊说她到了,我过去接她一下。”

        他太安静了,以至于宋枳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听说他是唐笑言的同学,家庭条件挺一般的,这些从他的穿着打扮上也能看出来。

        白衬衫牛仔裤,虽然朴素,但胜在干净。

        唐笑言递给他一张VIP卡:“待会进来的时候把这个给保安就行。”

        这里的酒吧不是所有客人都接待的。

        他走后,宋枳疑惑的问她:“珊珊是谁?”

        唐笑言放下二郎腿,倾身从桌上拿了个沙糖桔:“他妹妹。”

        “亲妹妹?”

        “不是。”

        唐笑言似乎也有点记不住他们的关系,捋了好一会才说,“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妹妹,叫林珊珊。”

        这个关系,闻着味就觉得有奸情。

        没多久,江寻白就领着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进来了,皮肤白皙,身子纤细,属于容易勾起男人保护欲的那种类型。

        她手上还提着一个蛋糕,可能是看人太多了,她有点害羞的往江寻白身后躲。

        后者笑了笑,动作温柔的握着她的手腕,把她带人唐笑言面前:“她就是笑言。”

        小姑娘怯懦的打了声招呼:“你好。”

        她看上去似乎有些拘谨,坐下后也不参与他们的交谈,只是偶尔和江寻白低语一句。

        酒吧音乐太吵,她讲话的声音又小,江寻白只得将耳朵靠近她嘴边才能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那姿势,亲昵的就像他们才是一对。

        唐笑言似乎并不在意,仿佛有了兄妹这层关系就可以保障一切,她告诉宋枳:“听说她和你是同行。”

        宋枳眼睫微抬:“哦?

        看着怎么这么眼生。”

        “好像是个十八线,不过我看她长的挺好看的,而且你不觉得她的眼睛和你挺像吗。”

        宋枳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尾:“像吗?”

        唐笑言仔细一看:“真挺像的,你们都是那种楚楚可怜的小鹿眼,男人都喜欢这款。”

        vip卡座有专门的调酒师,宋枳接过自己刚点的鸡尾酒,杯壁上的盐粒咸的她眯了下眼。

        视线之处,林珊珊抿着唇,眼尾下垂,那双小鹿眼似乎还泛着水光,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江寻白正手忙脚乱的哄她。

        看来不光讨男人喜欢,还挺讨唐笑言的男人喜欢。

        宋枳正打算提醒唐笑言,稍微防着点。

        那边江寻白站起身,脸色有些为难的开口:“笑言,珊珊她是第一次来酒吧,有些不太适应,要不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先送她回去。”

        为了给江寻白庆祝生日,唐笑言可是提前了一个多月开始准备的,对自己都没这么上心,而且今天的重头戏还没到呢,于是试图把他留下。

        “我第一次来酒吧也不太适应,多待一会就融入了。”

        江寻白有点犹豫:“可是......”

        他自然知道唐笑言为了他今天的生日准备了很久,他没多少朋友,她还专程把自己的朋友都叫过来,就是为了热闹一点。

        旁边的“小白兔”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摇,拉着他的衣袖,声音染上一抹急哭的腔调:“寻白哥哥,如果妈妈知道我来这种地方的话,肯定会说我的。”

        许兰兰听到这话了,冷笑出声:“你是什么品种的白莲啊,二十好几了还不让你来酒吧?

        那你平时去哪玩,去公园和小朋友抢滑滑梯玩吗?”

        她刚刚的火还攒着的,这会也一块发泄了,语气冲的不行。

        林珊珊一愣,眼睛立马委屈红了。

        江寻白急着去哄她,罕见的发了脾气:“唐笑言,你朋友说话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唐笑言和他道歉:“她这人说话是挺不过脑子,我代她向你妹道歉,而且反正她都已经来了,多坐一会应该也没事,我还打算让你看......”

        江寻白一句“她和你们不一样,她从来不来这种地方。”

        彻底把唐笑言要说出口的话给堵在嗓子眼里。

        唐笑言显然是懵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小白兔”抿着唇,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笑言姐姐,寻白哥哥不是这个意思的,他只是担心我,一时情急才会......凶你的,你们别因为我吵架。”

        她一开口宋枳就知道,老江湖了。

        她在江言舟身边装了三年的白莲花,什么套路没对江言舟用过,这些手段都是宋枳用烂的。

        按经验来讲,林珊珊还得喊她一声祖师爷呢。

        林珊珊从沙发上把自己那个粉色的小CK包包拿起来,看着江寻白:“你留在这里陪笑言姐姐吧,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

        话说完就边擦眼泪边往外走,江寻白看看她,又看看唐笑言,纠结一番后做出了选择。

        他和唐笑言说了声对不起:“她这个样子,我不太放心。”

        然后追了过去。

        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平时都是些有什么不爽就直接嘲讽出口的娇惯富二代,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大场面啊,难免还是有些被震撼到。

        许兰兰试图分析:“我觉得他们下一步就应该是借着安慰为由去酒店开房。”

        唐笑言火大的骂道:“我开你妈。”

        长风街寸土寸金,只有一楼是酒吧,楼上全是私产。

        至于业主是谁,一直都是个未解之谜。

        有钱人要是想低调,是不会让任何人查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的。

        舞池蹦迪的人嗨的不行,灯光也很合气氛的往下暗了好几个度。

        楼梯口正好有人下来,为首的人身形颀长挺拔,剪裁合体的高档西装穿在他身上,气场强大。

        四五个同样穿着西装的人,毕恭毕敬的跟在他身后。

        小白莲忙着抹眼泪,没看清路,和旁边路过的酒保撞在了一起,托盘上的红酒直接泼在了男人身上。

        她急忙拿出纸巾帮他擦拭:“对......对不起。”

        男人衣服的面料她一摸就知道不便宜,她家境虽然一般,但也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高级订制,只此一件,有钱也买不到。

        她紧咬下唇,也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手都开始哆嗦了,声音也染上哭腔:“真的对不起,我没看见您。”

        眼泪把控的非常好,不会哭花妆,却能让男人心疼的那种程度。

        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抬眸,对上男人漫不经心看过来的视线后,又急忙低下头。

        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这里光线虽然暗,但也足够她看清面前的男人长什么样了。

        骨相极佳,却似寒刃一般,锋利而危险。

        眼睫落下的阴影覆在眼底,像是万年不见光的深潭,冷的都可以直接结成冰了。

        身上有股淡淡的酒香,应该就是刚刚被撞翻的红酒。

        周身气质傲慢矜贵,明眼可见的出身不凡。

        林珊珊今天之所以答应过来也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来一次这样的高档场所,说不定还能结识到一些优质男人。

        谁知道来了以后发现都是一些比她好看,比她有品位的富家千金,平时在普通人里也算美女的她,受不了这种被她人光芒覆盖的感觉,于是随便找了个由头离开。

        想不到今天运气这么好,还真让她给碰到了。

        “真的对不起,我刚刚......遇到点事,有点难过,所以没注意到您。”

        她深呼了口气,一副受了天大委屈也要强忍着的坚韧,眼泪却还是不听话的往下流,“您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心情不好的话,我可以让您泼回来的。”

        手上的纸巾被酒浸湿,烂掉了,她换了第二张,抬手时,故意和他的手碰到。

        眉骨微抬,男人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反应,极度的厌恶浮现在眼底。

        他从西裤口袋里拿出方帕,擦拭着被触碰到的手背。

        就好像是被什么恶心的脏东西碰到了。

        于此同时,站在他身后凶神恶煞的壮汉保镖卷着袖子走上前来,二话不说,直接拎着林珊珊的领子把她当垃圾一样扔出了酒吧。

        扔出去了......

        出去了......

        去了......

        了......

        ......

        VIP卡座里,那群默默看戏的富二代纷纷沉默了。

        诡异的气氛在酒吧里的音乐下弥漫开。

        男人脱掉被泼了红酒的外套,一并扔进了垃圾桶里,衬衣也淋湿,单薄的布料贴在身上,隐约还能看见的腹部的肌肉线条。

        旁边的人替他把推拉门打开,乖乖站在旁边等着。

        他出去时,眼神漫不经心的往这边扫了一眼。

        一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安静的卡座终于发出了声音:“太他妈解气了。”

        “这个乡巴佬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还真以为在高档场所随便撞个人都能撞出姻缘来。”

        “不过你们不觉得那个男人长的有点熟悉吗?”

        “有吗,太暗了,我没看清,不过好像挺帅的,那长腿,啧啧啧。”

        宋枳安静如鸡,全程没有参与她们的讨论。

        她乖乖巧巧的坐在那里,冷汗直冒。

        江言舟不是两个月后回国吗,怎么今天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