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4章:等我一书封神

第4章:等我一书封神

        八卦谁不喜欢呢?

        一群人认认真真盯着,就连金思雅也好奇的想知道,楚河前男友到底怎么个“虚”法儿……

        主要也不是好奇,就是单纯关心小姐妹。

        楚河叹了口气,又心疼的摸了摸自己手背:“那个渣男想软饭硬吃,还不晓得打扮自己提升自己,身体又不行,带出去好丢脸的——我一看没潜力了,就分了。”

        金思雅和胡云窃窃私语:“懂了懂了……就是那个男的老一套,不晓得多学新花样,小楚可能觉得没意思了。”

        胡云也想得透彻:“不止,估计是不锻炼没腹肌,身子虚了,跟不上小楚的节奏。”

        节奏这个词一出来,两人脸色都红了红。

        随即海棠思维同步,都觉得看破了真相。

        然而陈景柏三人却愣住了。

        实在是楚河的形象——马尾辫,白T牛仔裤帆布鞋,素面朝天,清秀俏丽——

        这话但凡换个烈焰红唇的大姐姐来说,他们就不会觉得违和了。

        “‘咳。’”好半天,陈景柏才终于找回理智:

        “那……那确实该分手了。吃软饭的男人不能要。”

        说完就见楚和不赞同的看着他:“都是男人,都不容易,你不要有这种狭隘的思想。”

        “吃软饭也是一种技能啊,但是软饭硬吃是很没有职业道德的一件事,我是因为他没道德才分手的,不是因为吃软饭。”

        在这个世界,原楚河就是被“嫌贫爱富”这个词进行道德压制的,最后搞得身败名裂,所以她要接地气,就要多学多用,积攒经验。

        毕竟对于楚发达来讲,既然想吃软饭,那就要有吃软饭的条件——就像这世上男人对女人的要求一样——带出去有面子,在家又贤惠体贴。

        男的也一样啊!

        千万不能邋里邋遢,既不做形象管理,还不会甜言蜜语,贤惠体贴。

        ……

        老实说,这话……很有道理。

        胖子愣了半天,才在陈景柏复杂的表情中嘎嘎大笑,活脱脱一只肥鸭子。

        “哈哈哈失敬失敬,原来是位富婆小姐姐……小姐姐,饿饿,饭饭!”

        楚河:……

        突然想起自己仅剩的几百块钱存款。

        电脑零件晚上就同城送达了,但是钱包也瘪了。

        这点钱,也就一两顿饭的样子。

        她想了想:“写小说挣钱吗?”

        胖子叫了起来:“怎么说呢,写得好挣钱,百万千万都有,写的不好可能混口饭都难。”

        楚发达瞬间精神抖擞——

        “那我肯定是顶流。”

        一直沉默话不多的胖子身边的男人也突然闷了口啤酒:

        “不瞒你说,我扑街之前也觉得能一书封神。”

        ……

        6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居然比喝酒蹦迪还更有充实感,金思雅正对胖子说的读者评论捧腹大笑,然而半开放式包厢有人经过,瞬间又倒回两步走上台阶:

        “楚河?!”

        陈景柏抬起头来,发现对方眼神直直盯着楚河,表情不善,忍不住皱起眉头。

        楚河扭过头来,平平淡淡:“哦,朱玉文。”

        男主头号小弟,跟随他被带的飞黄腾达,也是朋友圈紧急留言的那位……对上号了。

        陈景柏则落落大方的一笑,很有绿茶那味道:“你朋友吗?一起聊聊?”

        楚河摇头:“我前男友的朋友,没什么聊的——毕竟,他一个弱男子,跟我离得近了容易有误会。”

        这又是苏天阔的锅了——因为他指责前女友,不仅嫌贫爱富,还不检点,随便就上了男人的车。

        特么的二十一世纪了,滴滴打车怎么不滴滴代打呢!

        美团代打也行啊!

        倒是这话又有歧义——弱男子……怎么个弱法儿啊?看着也就普普通通啊!

        金思雅和胡云瑟瑟发抖——怎么办,自从今晚认识了小楚,仿佛打开了她们海棠的脑子,想什么都不纯洁了。

        ……

        几个人自顾自说着话,朱玉文却快要气到爆炸:

        “你居然是这种人!在外面勾三搭四,难怪苏天阔晕倒了你都不管,张口就提分手——他只不过一时工作没安顿下来,你就嫌他没出息,怎么,这又攀上高枝了?”

        他上班大半年了,可认得楚河身旁这男人的一身行头——看质感就不便宜!

        更何况桌上堆着的零食果盘饮料——来酒吧,这些东西肯定比酒水便宜,但是价格恨不得是外头的十倍!

        舍得在这里点这些东西的,肯定是不差钱的。

        想起自己还想不通究竟为何分手的兄弟,越发的怒气冲冲。

        楚河叹了口气:“用词要严谨一点——什么叫做一时工作没安顿好,他明明是毕业一年了,都没有找到工作,日常还在啃老——这就是标标准准的没出息啊,还用我嫌弃吗?”

        绝口不提晕倒。

        只要她不提,晕倒就跟她没关系。

        “至于你……”

        楚河神情古怪的打量着他:“我们分手你为什么这么着急?还来指责我——你,该不会……”

        “借钱给苏天阔了吧。”来自楚发达笃定的低声。

        “——跟那个苏天阔有一腿吧?!”来自金思雅高亢的女声。

        空气瞬间安静了。

        楚河迷茫的扭头看向金思雅:“还有这种可能?”

        她只以为是苏天阔借钱没还,如今自己分手,对方找不到冤大头替他还钱了。

        金思雅脸色爆红,感受到身边人诧异的眼光,再看看一旁胖子大张的嘴,差点撅过去——

        都怪她,天天看些不该看的,她脏了呜呜呜……

        ……

        朱玉文:……

        朱玉文也快要撅过去了。

        “你放屁!”他破口大骂:“我是他好兄弟,你怎么——”

        说到“好兄弟”,楚河就瞬间想起这糟心小弟后期做的恶心事儿,于是顺口接下一句:

        “是兄弟,就要砍你——广告上是这么说的吧?”

        说完伸手将挡在前头的陈景柏拨开,紧接着伸出胳膊来,一把揪住朱玉文后脑勺的头发,直接大庭广众之下将人脑袋瓜儿往柱子上一磕。

        “咚——”

        空心的柱子发出沉闷的回音。

        伴随着周围众人的目瞪口呆一片僵硬,倒颇有些肃穆的气氛。

        楚河顺手磕完把人往座位上一放,随即便拿起手机:“走吧走吧。”

        一群人被她推着,迷迷糊糊就走出包厢,迷迷糊糊结了账又走出酒吧。

        直到被5月初的夜风一吹,几个人瞬间清醒。

        “卧槽……”

        胖子只会这么表达情感了。

        反倒是金思雅和胡云有些担忧:“不会磕坏吧,他会不会报警找事儿?”

        陈景柏皱起眉头:“我们可以作证,是他说话不干净,验伤不重的话就好解决。”

        具体还得看情况处理……

        还没琢磨完,就见楚河万分洒脱:“没事,就晕五分钟而已,我有经验。”

        金思雅瞠目结舌,好半天才握紧楚河柔软的手:“小楚……你的经验——太多了!”

        楚河也谦虚:“哪里哪里,还好还好……”

        胖子看看她,再看看正认真凝视着楚河的陈景柏,愕然无语。

        ……

        而楚河则叹了口气:“唉,散场吧,没钱了——我早点回家琢磨怎么搞点钱。”

        “啊?”胖子愣了:“你不是富婆小姐姐吗?”

        楚河理直气壮:“我是啊,等我一书封神了我就可以——我只是现在不是!”

        当代社会提钱还是很考验人的,然而金思雅和胡云却毫不犹豫的说道。

        “小楚,你还差多少钱?我给你发个红包吧。”

        楚河叹气——这回没人管饭,也没有傻富二代了。

        “谢啦,挣到钱了请你们吃饭。”

        金思雅和胡云美滋滋的发起了红包,一时看的胖子跟同伴都觉得,仿佛亲临传销洗脑现场。

        而陈景柏也自然而然地拿出手机:“那我就等你一书封神了——既然发红包,那我也凑个热闹,小河,别客气,记得有钱了请我吃饭。”

        随即给胖子两人眼神。

        胖子——现在报警说碰到诈骗还来得及吗?

        但陈景柏在这里,两人只好也摸出手机:

        “一起一起……”

        ……

        楚河可没客气这个概念——她不愁钱,自己一时半会儿挣不到,那就找路人“借”嘛,小意思!

        但是眼看陈景柏转账到限额,对他的主动和有眼色深感满意,索性低头折腾手机:“等我5分钟。”

        顺手给金思雅和胡云发了几张截图:

        “我刚在网上截的图——看提到你们的名字了,提前发给你们做个准备吧。”

        至于怎么个网上截图——可以参考上个世界周白女朋友的照片和聊天记录。

        金思雅和胡云一看就愣住了。

        两人收到的截图都带有自己的名字,一个是家中弟弟琢磨从她手中骗钱的事儿,一个是顶头上司打算用她的建议占功劳的事儿……

        好家伙,两个没一个省心的。

        两人拿着手机犹豫好一会儿,看楚河还在低头摆弄手机,这才低声说道:

        “小楚,这图片……总之,谢谢了,但是我们现在要先回去处理,我们先走,你一个人能行吗?”

        提前知道这个消息,还认识这么牛的姐妹,刚才两个人各自那500转账,太寒酸了。

        不过,转账回去再弄,当务之急还是处理工作家庭上的烂事。

        ……

        “能行啊。”

        楚河头也不抬:“谁还能打我吗?”

        两人想起刚才被轻松磕到柱子上的朱玉文,那家伙儿,跟磕鸡蛋似的,小楚真是宝藏女孩儿啊!

        于是瞬间放下心来。

        而胖子则跟陈景柏小声说道:“你给了多少钱?就不怕被骗?这才第一面。”

        陈景柏挑起眉头:“千金难买心头好——我乐意。”

        “更何况,那两个女孩子也是第一天见她,人家舍得,我为什么不舍得?对了,你转了多少?待会儿给你。”

        胖子郁闷:“我说的是钱的事吗?”

        转而也忍不住感叹:“别说,小楚真有魄力,看着文文弱弱,性格这么虎……其实我也挺欣赏哈哈哈!”

        正说着,楚河走了过来:“陈景柏,谢谢你的支援,胖子他们那份你记得还——我刚给你邮箱里发了个安装包,你回去装在电脑上,所有文档自动改错字,自动调整标点,所有上传文字拒绝被报文抓取系统提取,自动备份永不丢失——哪怕你自己失手删除,电脑死机损坏……也可以找回来。”

        毕竟,只要有利益就有人铤而走险,哪怕新的世界对盗版严格,也依旧有人不怕风险。

        胖子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神仙安装包?真的假的啊!

        但小楚这聊了一晚上,不像是能吹牛的呀。

        陈景柏也疑惑——这确实有点科幻了。

        但他想起楚河嘱咐自己还钱的事儿,此刻居然开心起来:

        “好的,谢谢小河,明天有时间吗?请你吃饭。”

        别人都叫小楚,他得叫个不一样的。

        ——已然是中毒深了。

        殊不知对于楚发达而言,礼物这种东西,当然是越少越珍贵,而且这个程序也值。

        更何况精神力笼罩,什么窃窃私语听不到?

        但陈景柏如此上道,她就很欣赏了,干脆放手让对方表现。

        她满意的琢磨——新的世界,虽然没了小黄毛,但是可以再有陈景柏啊!

        不错不错。

        而陈景柏也越发体贴,问出了她压根拒绝不了的问题——吃饭!

        楚河毫不犹豫:“吃什么?”

        眼看陈景柏笑的如沐春风,胖子和同伴对视一眼——

        长得不帅的码字工,没人权呀!

        ……

        陈景柏,属实有钱且昏头。

        他一个人就给楚河转账一万块钱。

        以至于当楚河美美睡醒之后,干脆又点了一份豪华外卖,这才开始动手收拾笔记本。

        ——有些零件也确实太不行了。

        修到一半她想起来——昨晚上那位陈景柏,就是小说中后期的小boss!看着人品确实不错,难怪轻易就被打下去了。

        毕竟,有些扭曲的世界里,越是人品稀烂,反而越是长久。

        之所以是小boss,是因为对方并不是出身豪门,只是普通的书香世家。

        而真正的大boss已经涉及到世界首富这个层面,对比起来,年收入区区几千万的陈景柏,自然也就不值一提了。

        而他最不幸的,就是太有才华,以至于苏天阔七月得到金手指之后的第一个垫脚石,就是对方本应在十月发表的——

        《步天台》

        大纲人设全部做好,画手稿子也已经约出,由于盛名在外,一个字正文没写版权就已经开始洽谈……

        偏偏等他休假回来一口气发布3万字后,突然就被按在“抄袭”的台子上,所有人都指责他,说他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抄袭……

        就算他拿出了那么多前期准备讨论的证据,还有铁杆粉丝支持,可对方……

        已经更新80万字了。

        ……

        太惨了。

        实在太惨了。

        她琢磨着怎么搞苏天阔的金手指——这破烂金手指,随便给别人文章,买版权了吗它?别是个盗版吧!

        恰好中午收拾好电脑,这边陈景柏已经迫不及待地发信息过来:

        “中午一起吃饭吗?我订了鼎味楼的腌笃鲜和佛跳墙。”

        楚河:……

        谁还管那破金手指啊!

        “有!”

        ……

        等她打车过去时,对方已经等在包厢,今天戴了金丝边的超薄眼镜,看起来又是另一番翩翩风度。

        陈景柏微笑着给她盛汤:“昨天忘记告诉你我的笔名了——我是白麓。”

        白麓,织梦文学网顶级白金大神,作品曾连续畅销第一37个月,但是基本不曝光身份,除了认识的作者编辑等,一般人很少知道他具体消息。

        楚河却点头:“我昨晚看了你的书——很好看!主角我喜欢!”

        这是真的。

        对方笔下的主角简直再生动不过,甚至早期有一部《荧惑师》,男主角看起来太像长庚啦!

        就是那么冷酷无情又会伪装,看得楚河一夜没睡,都没舍得用精神力翻篇,反而字斟句酌反复回味——

        越看越像!

        她琢磨起这件事,但是深夜查了陈景柏身边的朋友亲戚,并没有跟长庚相仿的人,于是干脆说道:“我喜欢你那部《荧惑师》,男主角你怎么构思的?”

        陈景柏眼神越发欣喜,甚至都没觉得楚河昨天知道他的身份有什么不对头——

        “那也是我最满意的作品!男主角……”

        他有些不好意思:“那时候年龄还小,有些中二的想法,所以……”所以是代入了一点自己。

        楚河:……

        她看着眼前这个小弟预备役,一点也get不到对方的清俊与气质,反而表情逐渐危险——

        “那……你不如再重新介绍一下你自己?”

        陈景柏一愣。

        随即也认真又温柔地说道:“我笔名白麓,真名陈景柏。”

        说罢不好意思的补充一句:

        “我还有个字,很少用——陈景柏,字长庚。”

        楚河的筷子掉了。

        ……

        片刻后,她看着眼前跟长庚截然不同的人,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陈景柏,你真是……太有趣了哈哈哈!”

        长庚啊长庚,没想到你的一部分精神体,居然是这么有意思的人,居然有这么可爱的性格!

        哈哈哈她一定要抓紧这个把柄!!!

        陈景柏不明所以,但是看着楚河不安好心的坏笑,也没说什么,只是又给她盛了一碗佛跳墙:

        “你脸色有些白,多补充点营养。”

        楚发达收住笑声,瞬间又有点愧疚——唉,长庚的这位,这位陈景柏居然是个老实人,老实人欺负起来,不带劲啊!

        她又有些麻爪,最终只能化复杂心态为食欲,吨吨吨干下一罐子佛跳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