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3章:经验丰富不吃亏

第3章:经验丰富不吃亏

        楚河意识到,自己还是太不接地气了。

        她正想虚心求教,然而却见两个姐姐亲亲密密的勾住她的肩膀,在耳边呵气如兰:

        “妹妹,你说的那些刺激的,你平常都在哪里看?”

        两个女孩子对视一眼,酒吧昏暗的灯光映不出她们脸颊上的红霞:“我有个朋友也想看看……”

        楚河松口气——既然有朋友喜欢,证明自己的爱好很正常。

        可惜了,不是自己的问题,是这个世界的问题。

        她叹口气:“唉……我也看不到了。”

        惆怅。

        难受。

        ……

        楚河此刻不由后悔,早知道晚点过来。

        上个世界科技局都打的那么优秀了,只要不着急搞悬浮梭,完全可以抽调人手来做反重力空间场,然后在空间场里玩飙车,玩极速,蹴鞠,近身格斗,机甲大赛……

        再不行的话,等全民精神力引导结束,也可以去全息世界搞事情啊!

        多爽啊!

        想想她楚发达,十三岁以前跟社区星警混,十六岁以前努力赚钱攒空隼,十七岁以后……

        就被长庚逮到塞进不周星,那特么是一个拥有十二辅星九大行星的军事星带!!!

        整个星系都属于军事基地啊槽了!

        在里头呆了十五年,出门就是战场,回来就是基地,见了鬼了,她久远的违法……咳,刺激一点的小故事,居然还都是在未成年时候干的!

        太丢人了!

        这些小刺激原先在星海时就没有怎么过瘾——不周星系倒是也有,但是她就去了那么几次,就又被逮回来了!

        至于说成年了为啥还逮……

        楚河心想:看这些哪有不赌一下的,她只不过运气太衰了,以至于每次选好的标准苗子都因为某一些因素没能赢。

        最后三下两下把一年的薪资输光了……反而是底下一群人跟着她买反向的,赚了个盆满钵满……

        但这也不能怪她。

        她眼光是没有问题的,看中的那些人都很有实力,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的都不争气,每次她这边下完注,那边就出点个人问题。

        最后赤贫,一无所有,丢脸丢到长庚那里。

        好气哦!

        ……

        往事不堪回首,回首就想锤自己。

        好不容易换了个世界吧,上辈子压根没想起来这茬,毕竟穿越时空本身就挺刺激的。

        可如今这个时代,机甲格斗/反重力场比赛什么的是不要想了,飙个车来个普普通通的近身格斗总行吧?

        偏偏这也没有。

        “乏味,太乏味了。”

        想起之前轰轰烈烈的比赛,她索然无味的摇头。

        金思雅和胡云端着手中的酒杯,此刻再看舞池中摇晃的男女,不知为何,来放松一下的心情荡然无存,竟也有些索然无味。

        “说的是啊……”

        两人喃喃道:“我都成年多少年了,还看这些普普通通的……”

        话音刚落,酒吧的音乐陡然变得劲爆起来,陆陆续续有年轻男女进入舞池摇摇摆摆,灯光明明暗暗,氛围相当热闹。

        楚河目瞪口呆。

        “他们干嘛?”

        一群人跳的也不行啊!

        金思雅和胡云也挺不好意思——本来是想开导单纯小妹妹,却没想到对方已久经沙场,并且看不上他们这清汤寡水的娱乐方式……

        但此刻来都来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当打工人太累了,晚上谁都不认识谁,放松一下舒缓心情。”

        楚河心有戚戚:“谁说不是呢?上头有人压着,搞事就是束手束脚……”

        难得对方跟自己能有同感,两人将酒杯一放,热情的邀请道:

        “要不要一起玩啊?妹妹,反正想看的又看不到,下去晃一晃活动活动吧。”

        楚河好奇地盯着人群左看右看,随即滑下高脚凳:“好啊!”

        ……

        谁知才刚一抬脚,迎面便走过来一个男人,对方个头瘦高,面容清俊,衬衣袖子挽到手肘处,领带松松垮垮,端着酒杯更有种别样感觉:

        “你好,我是    Jason,可以认识一下吗?”

        金思雅瞬间攥紧了胡云的手——乖乖啊!她们俩长得也不差,可到酒吧来这么多次,被搭讪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这位小楚妹妹一来就有这么帅的帅哥……

        刺激啊!

        楚河则微微抬头,挺习惯这种个人崇拜的——毕竟弱者总是要追随强者的,哪怕是上个世界,她在实验室也没少享受这种追捧。

        于是矜持地点头:“嗯。”

        然后,就没然后了。

        …

        金思雅和胡云看呆了。

        她对面的男人也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噗”地一声笑起来,顺手将酒杯放在吧台上,神情肉眼可见的郑重许多。

        他伸出手掌:“你好,可以加个微信吗?”

        楚河点头——她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

        这边将二维码调出来,一边还低声吩咐:

        “如果有问题要问就直接发,不要寒暄扯无意义的话。问题问完了,如果一时没有回答不要催促,很有可能我在打游戏。”

        “打扰到我是会挨揍的。”

        “太幼稚的问题不要问,自己看书。”

        “数据算不明白也绝对不是我的问题,你要反省自己。”

        “最好每周综合问题,再集中发我邮箱,节省时间,提高效率。”

        简单的几句话,已经足以说明她的好脾气了。

        然而手机页面迟迟弹不出来有人添加通讯录的消息,楚河还以为这破手机又卡了,顺手摆弄两下,抬头却见对面男人表情奇奇怪怪。

        不,不止是他。

        就连金思雅和胡云的表情,也是奇奇怪怪。

        楚河皱起眉头:“害怕了?”该不会又是个学渣吧!

        失策,忘记先考察下对方智商了。

        ……

        “不不不。”

        对方怔愣过后很快摇头,一边迅速的申请好友,一边重新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陈景柏,自由职业者——刚跟朋友打赌输了,所以才来冒昧请求,抱歉。”

        楚河点头:“我叫楚河。”

        然后又跃跃欲试:“你们赌什么?怎么赌?加我一个?”

        赌钱吗?还是赌什么?

        她眼神闪亮。

        金思雅和胡云在一旁互相攥紧手掌,已经都捏得彼此隐隐作痛了,可眼神确是一点都不想做开——

        她们可是闯荡好多年了,这会儿自然能看到对面这个英俊男人从前到后心态的变化。

        从打赌游戏的态度,到认真,最后已经是郑重又诚恳了——啧啧啧。

        这位妹妹果然人不可貌相。

        久经沙场就是不一样,难怪她们俩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对象。

        两人对视一眼,越发后悔刚才没问清楚——到底哪里能看那些不一样的呀?

        但这会儿看着小河妹妹短短几句话就让对方变了态度,居然也觉得学到了。

        至于学到了什么。

        那她们就说不清楚了。

        陈景柏笑了起来:“当然,三位女士要加入吗?不赌钱,也不喝酒,也不会提过分要求,就是普通游戏。”

        金思雅和胡云还犹豫着要不要矜持一下,楚河已然眼神闪亮。

        “来来来,我不怕刺激。”

        这可比在舞池里瞎扭要有意思的多。

        ……

        两人穿过热闹的人群,很快来到被两盆高大琴叶榕挡住的半开放包厢当中。

        白色的帐幔柔滑有垂度,被微黄的灯光照出来,明明在喧嚣当中,却又生出两分静谧感。

        心态仿佛都不一样了。

        正在喝酒的矮胖男人一回头,瞬间瞪圆了眼睛。

        “卧槽你牛啊!只是让你要个微信号而已,怎么还认识了三位美女?”

        瞬间便殷勤地踢了踢旁边的男人,将座位让了出来,还把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果盘酒水收拾了一下。

        这可不像成年男人夜间的聚会,桌上不仅有啤酒果盘,还有爆米花薯片和两包辣条。

        楚河毫不客气,伸手开了一包薯片——还是老味道,挺好吃的。

        于是越发满意。

        金思雅和胡云也没流出失望的神色来——

        她们跟过来,一方面是想学习学习,另一方面也想看看帅哥朋友的品质。

        但眼前两个男人,一个个头矮胖,一个身材中等,她们也不失望。

        毕竟两人虽然比不得陈景柏帅气,但看对方收拾桌子的样子,也是十分爽朗随和的性格,于是也跟着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你们刚才玩什么?”

        楚河犹自好奇。

        陈景柏笑了起来:“我们三个都是写小说的,所以刚刚打赌的内容是,用1000字描述酒吧场景,谁先写出来,谁就可以指定最后写出来的那个人做一件事。”

        胖子哈哈大笑:“我可是水文狂魔,一个场景写一千字太熟了……承让承让!”

        陈景柏输了两分钟,得到的任务是——在场内找女孩要微信。

        可他看来看去,不知为什么,突然就看到了楚河。

        ……

        “哇!”酒吧打赌相当常见,金思雅反而对另一件事惊讶起来:

        “网络小说吗?我也喜欢看,你们在哪个平台写?方不方便说笔名?”

        这是个文艺百花齐放的世界,看小说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爱好,从事这行的自然也有不少,金思雅和胡云当然感兴趣。

        胖子笑了起来:“就在织梦文学网,笔名……笔名就不说了哈哈哈,我这古代多女主,怕你们打我!”

        他倒是坦坦荡荡,金思雅和胡云也很难升起恶感:“我们看小说也不会因为多女主生气啊!还有很多女作者也写多男主的,我一样爱看。”

        至于是男男女女,还是男上加男,那就不一定了嘿嘿嘿嘿嘿。

        旁边个头中等的男人便叹气:“我不信……明明你们女读者最挑剔这个。”

        胡云笑了起来:“我们因为多女主生气,肯定不是因为单纯的感情戏……当然按我的看法来说,我更喜欢单女主的小说,但是我不喜欢的我不看就是了,无所谓讨厌不讨厌。偏偏有些小说,明明多段感情戏,多个女主,还要吹捧主角多么深情,多么身不由己……这就很恶心人了。”

        胖子愣住了——

        “难道这种人设不讨喜吗?”

        他有点麻。

        “女读者一向不是喜欢深情人设吗?”

        ……

        金思雅喷笑:“你就这么想,假如你认识一个女孩儿,她很花心,游戏人间,一心只有自己的事业,男朋友只是她生活的点缀……你会讨厌吗?”

        胖子想了想:“提前就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的话,双方你情我愿,我觉得没毛病。”

        他旁边的男人也点点头,但还要强调:“我不喜欢这种女生。”

        金思雅和胡云职场拼杀,什么没见识过?

        这两个人一个实话实说,一个看起来也挺诚恳,比那些道貌岸然的嘴脸反而舒坦的多。

        再加上一旁楚河和陈景柏也都在认真倾听,两个小说迷便越发起劲:

        “你再想,假如你还有个女朋友,对你一往情深,体贴入微,承诺除了你这辈子没有别的男朋友,甚至可以为了你出生入死——但是有另一个男人为她付出,她也没办法伤害对方,所以只能把感情分成几半,为你洗手做羹汤,也是人家的贤妻良母……”

        胖子脸绿了。

        旁边的男人也疯狂摇头:“我不行,我不可……”

        楚河突然想起来了原主,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金思雅如今放开了些,也摸了包零食拆开:“现在,你们懂我们女孩子讨厌哪些小说了吧?”

        胖子满脸苦涩。

        “我之前写都市玄幻,男主修无情道,一心只为大道,身边的女人一个又一个,看后台还有挺多女粉丝喜欢的,成绩也不错……没想到开了本新书,男主重生,先救下了自己的未婚妻,然后又大发神威帮助柔弱的青梅……”

        他喝了一口酒:“我以为这个男主会更加讨喜呢!我大纲人设做的可好了……”

        楚河抬头:“小说成绩不好?”

        “不不不。”胖子摇头:“虽然失去了很多女粉丝,但是也有很多男粉丝过来,我只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很多粉丝在群里都说看错我了……”

        他好心酸,此刻呜呜噫噫:“我也想有女粉丝喜欢嘤嘤嘤……好有面子的……结果新书写了之后连认识的女作者都不跟我聊天了,说恶心……”

        他就一直想不明白,同样是多个女主女配,怎么之前修无情道那本儿还吸引了女粉丝,这本就不行了呢!

        要不然,也不至于不好好码字,反而拉着朋友半夜来喝酒。

        楚河点了点头:“确实恶心。”

        她冷静地分析:“修无情道的男主一路崛起,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变强——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强者,趋从强者是人类天性,不分男女。但是由于女生比较爱发展思维,容易联想,所以会忍不住构想对方的感情,或者喜爱他的坚定——坚定这个词,其实是一项非常优秀且少见的特质,吸引很多女粉丝正常的。”

        “但是你新书,首先给予男主角的设定就太完美了——没有女生不幻想只对自己温柔呵护的深情男主,你开篇就给大家塑造了这样的男主角,就仿佛给他们一个云老公。”

        她笑了起来,意味深长:“你说,当妻子的发现老公出轨会怎样?”

        胖子伏地大哭。

        身边的男人也沮丧起来——

        “完了……我新书大纲跟胖子一起搞的,也有这样的想法啊啊啊……”

        陈景柏笑了起来:“那没办法了……”

        他反倒看着楚河:“我觉得你分析的很准确……我以后新书有想法的话,可以跟你聊吗?”

        态度不要太诚恳了。

        胖子和身边哥们盯着陈景柏——好狗贼!你当自己是新人呢还需要人指点?!

        金思雅和胡云也无声叹了口气——得了,她们两个只是工具人罢了。

        楚河同样认认真真:“可以。”

        “不过刚才那段话来源于我在网上搜索的评论和长评,我只负责综合起来,并不是我自己的看法。”

        陈景柏愣了一瞬——他们都没说是哪一本书,对方也没时间看手机,怎么综合的?

        但他很快忽略这点,好奇的问:“那你自己是什么看法?”

        楚河认真道:“如果是我个人爱好的话,我希望只有一个主角,感情戏一点都不需要。不管男人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陈景柏:……

        胖子:……

        众人:……

        金思雅和胡云却是疯狂点头:“妹妹,还是你想的透彻啊!”有经验真的好。

        楚河淡定接受。

        她之所以临时调出这么多资料来分析,也是刚考虑到前男友苏天阔的未来就是写小说的,如今多认识些同行业者,没坏处。

        说话间,陈景柏点进楚河的朋友圈一看,瞬间愣住了——

        “你今天刚分手?”

        楚河这才想起来:“对啊我今天分手了——刺激!我以前都没有分手过!”

        还有些遗憾:“早知道咱们就应该去吃顿好的,纪念一下。”

        众人无语——你分手啊,妹妹,又不是得奖,怎么搞得这么激动人心?

        陈景柏心头有一瞬间的异样感觉,随即又开玩笑:“没事,想吃什么这里也有,我请客——不过方便说一下为什么分手吗?你这样的脾气性格,不可能会被挑剔的。”

        “噫。”

        金思雅凑近胡云:“他好茶啊,果然看上小楚了。”

        胡云面不改色:“没事,反正小楚有经验,谈恋爱不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