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87章:就说爽不爽吧

第87章:就说爽不爽吧

        论文成功发表,并在全球引发小小轰动的时候,秦蔓蔓的2亿资金也如同流水一般花出去大半。

        在此之前,由于她埋头实验室的缘故,也压根没在意外界已经有过一次轰动了——

        一家新兴研究所中,一个熟悉的男人,带着熟悉的名字,在最新的服装博览会中展示出了速干新面料,远胜现如今所有品牌!

        这一突然的成果,瞬间打断了今年进口面料的嚣张提价,甚至狠狠打了他们一巴掌——

        风水轮流转,今年,该轮到国外的艰难求购担心提价了!

        ……

        但是秦蔓蔓也压根不知道,否则气也要气死了,她正埋头花钱抄作业呢。

        ——至于为什么抄作业还这么耗钱……

        这绝对不是材料的原因。

        ——作为基础军备物资,秦蔓蔓的上辈子,原来那位长庚提交时,成熟的防弹材料造价已经相对低廉了。

        但是,再怎么成熟,架不住猪队友。

        猪队友秦蔓蔓觉得应该掩人耳目混淆视听,自己挣钱的饭碗绝不能外泄,因此在采购设备和材料时,有意又加了些根本用不上的东西。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蠢的主意,那当然是因为她从头到尾也没将实验过程的内核贯彻自身,更加没有成功自主研发过什么的缘故。

        尤其是,她加清单的时候根本没有规划,很多材料为了混淆视听,跟接下来的研究方向风牛马不相及……可以说是糟蹋钱了。

        毕竟,搞研究的,尤其是全球那么多家大小研究院,有时候热火课题就那么几个,想要做研究,很可能10家里头,有8家课题重复方向一致,用的设备和原材料也都是一样的。

        这种情况下,拼的就是关键步骤与那灵光一闪,还有些微妙的运气。

        但总之,一个半瓢水老板再加一群滥竽充数的研究员,总算赶在资金还剩一半的时候成功有了名气。

        不管怎么说,原本这份新型防弹材料也确实配得上——总体比现如今同等级的防弹材料性能优化提升35%。

        这是相当惊人的突破了!

        这是材料专业的一大重要发明!

        论文发布后,全球所有关注军工方面的资本家与军事力量便如同饥饿难耐的鳄鱼,只恨不得立刻将这研发者一口吞下,带回国内!

        此刻,他们再没有以往的矜持与骄傲,反而第一时间派出心腹来与秦蔓蔓交涉。

        ——哈,也不知是哪来的傻子,这样的研究成果带上部分机密数据,居然就直接往杂志上送呵呵呵……

        笑到一半,突然有有点忐忑——

        莫非,这是政国想要骗他们的一种阴谋?

        大家便又谨慎起来。

        ……

        但等各自团队来到政国跟秦蔓蔓接洽之后,他们便确信——

        不,这不是什么阴谋。

        单纯只是对方蠢而已。

        也不怪别国警惕。

        政国如今发展蒸蒸日上,国家口令越发强硬,而且他们由于传统教育的原因,向来给人一种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好欺负)的态度。

        出门在外,绝不肯丢面子,务必想要展现出大国雅量。

        但是一到谈判桌上,好家伙,各国直呼好家伙!

        一美分的便宜也要拼命往下撕,吵得急了,恨不得能撸袖子砸人……

        狗屁的大国雅量!

        所以,趁这个国家还未反应过来,而拥有这项新型材料专利的又是个单独个体,大家伙一拥而上,恨不得将这项成果吞吃入腹。

        ……

        秦蔓蔓可一点没有危机感,她甚至正在琢磨专利的申请,以及前景的展望。

        底下一群酒囊饭袋研究员,相比之下倒还比她清醒一点。

        “老板,这种能应用于国防力量的东西发布出去,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而且专利也不必申请了吧,这种敏感材料……”

        秦蔓蔓却摇了摇头。

        “我们是商人,就要按我们的规则办事——专利是一定要申请的,不然怎么收取专利费?怎么给你们发工资?”

        她义正言辞:“科学是没有国界的,生命更加没有。防弹材料拥有的人越多,能够拯救的人就越多,那是一条条的生命,我绝对不会对生命还要按区域来看待!”

        得!

        混在她手底下的,本身也就是图个钱,这么一来更加没人说了。

        ……

        等到国外人已经高效率地开始就这项合作进行细节谈判时,帝都,117军事基地。

        楚河正站在场外,看着实验场上那套防弹装备的测试情况,表情微微有些不满。

        “这些数据跟之前长庚提供的那套,也差的太远了吧。”

        好气啊又输了!

        “您千万不要这么想!”

        一旁的科学家还未来得及发言,陪同的秦雨泽便一脸严肃。

        “长庚先生的发明确实是前所未有的优秀,实话说,简直不可思议。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将它与其他军事项目结合,相信一定会特别出色。”

        不说别的,坦克上来一层,潜艇来一层,甚至极限作业服都可以安排……其中抗热抗寒及防弹能力巧妙叠加,是能够保证在重武器打击下依然能够保护人体的!

        但是,相应造价也高,高到大范围群体根本难以普及。

        而此刻,秦雨泽看着场上的防弹衣——不能说是低廉,但与如今普遍水平的防弹衣造价相差无几,性能却是天地之差!

        而在这两天的连续实验中,刀劈针刺枪击冰火……全范围高频打击下,这防弹衣的表面也依旧只有微微破损!

        按照他们这段时间的不断试验,应该可以抗击30小时以上的高频冲击!

        但凡想一想能应用它的场景——

        但凡想一想以后能够安全拯救的性命……

        秦雨泽作为经历过战场的军人,此刻脸上满是感激。

        “楚工,您发明的这防弹衣十分适合单兵个体,跟长庚先生的成果在一起,二者根本不是一个性质的防御装备,也自然没有再一起对比的必要。”

        甚至他觉得,连【防弹衣】这个名字都略显随意,应该叫【全方位防御服】才对。

        听到了该有的吹捧,楚河便又志得意满。

        “那是……”

        她撇撇嘴,毫不客气的吐槽:

        “他这人生下来就没穷过,那能晓得一分钱掰两半花的心酸呢!”

        能省钱就得省钱啊!

        她当年穷到组一个基础扫描仪都得去垃圾场里扒拉三个月,跟长庚这种小小年纪就显露天赋的万恶有钱人,着实比不得。

        秦雨泽于是想起自己调查的关于这位楚河的过往——

        极品爹妈,贫穷求学经历,以及在学校吃都吃不饱的心酸……

        他懂了。

        并用理解的眼神看了一眼楚河。

        楚河:……

        我吐槽归我吐槽,你这眼神是神经病吗?

        ……

        而此刻,接到上级命令,直接并入楚河项目组才半个月的老科学家终于有机会开口。

        “您之前不是说研发机械义肢吗?怎么做出来的是这个?”

        他埋头琢磨一个多星期呢,还以为是研究机械义肢的材料!

        老科学家是回到帝都来才被安排进去的,毕竟灾区临时组建的小组跟真正的实力派比起来,也并没有那么突出。

        这种科研力量的集中与加入,也是国家上层对于楚河的默默支持。

        楚河对他可没什么耐心,此刻理直气壮的说道:

        “哎,那玩意儿天天研究,你不烦吗?”

        “闲着无事,人总得拼个小玩具,换换心情吧。”

        这话说的,您拼的是乐高还是七巧板儿啊?

        这跟学霸当年说【物理题做累了,做做语文换换脑子】有什么区别?

        …

        文化课并不十分优秀、而且现如今也早已忘差不多的秦雨泽在此刻生动演绎了什么叫做瞳孔地震。

        他发誓,等他以后有孩子了,就照这个提智商的方法去练他——世界上怎么有人能天才的这么凡尔赛呢!

        反而是老教授点了点头,颇为认同这一说法:

        “这倒是,你们在灾区已经着手准备了,放松一下也无可厚非——但是现在放松完了,总该搞搞机械义肢吧,这个当前还是很重要的,毕竟全国那么多残疾人呢。”

        比如……他那位车祸截肢的孙子。

        当年在医院,当医生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哪怕他已是科学院鼎鼎有名的人物,可有些时候,人力莫及,终究还是无能为力。

        楚河可不知道这种心酸,此刻心情美滋滋的:

        “行了行了,回去就做回去就做……快了,回头将程序装载搞搞实验就行了。”

        同样都是把记忆里的东西还原,但不得不说,有扎实的基本功和超越常人的能力,哪怕是照常自己抄自己,也能演绎的如此理所应当。

        倘若秦蔓蔓上辈子再次努力一点,有那样好的平台,那么好的老师,那么好的实验环境……焉知靠自己做不出轰动的成果呢!

        ……

        不过说到秦蔓蔓……

        楚河看向一旁默默跟随的秦雨泽:“今天几号来着?”

        秦雨泽板板正正的回答:

        “11月25日。”

        ——哟,巧了不是!

        楚河想起那份文件日程,这会儿笑了起来:“防弹衣量产这事儿我就不管了,你们自己安排吧,反正都已经交给国家了——最近两天有一家未来研究所大概会发布新的论文,也是关于防弹衣的……”

        “也有新的突破吗?”

        秦雨泽表情激动。

        然而楚河却嗤笑一声:“我的意思是,国外杂志那个论文不用管——”

        话音未落,一旁的老科学家便勃然大怒:“什么人?!怎么一点保密意识都没有——这种东西也能随便发国外杂志?咱们自己明明也内部军工刊物!”

        简直是岂有此理,太过分了!

        现在的科学家,简直不讲武德!

        ……

        秦雨泽和老科学家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期待。

        楚河已经打开手机调出了那份电子文档,此刻心满意足地微笑——

        “性能没多优秀,比之前好,比刚才的,差远了。”

        秦雨泽瞬间失去兴趣——吃过满汉全席了,谁稀罕窝窝头啊!

        老科学家兀自生气:“太过分了……”

        楚河也象征性安抚他:

        “没事,不用管他,辣鸡性能,爱跟谁合作都行。”

        秦玉泽皱起眉头——跟谁做生意都行?

        那肯定不行。

        科学无国界,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只不过是强权骗人的一句空话。

        科学真的无国界,当年两弹之父又为何历经坎坷才回国?

        他的表情这样明显,不必说话也能看出想法。

        楚河想起小黄毛的话,满脸的不怀好意:

        “不用管,不管国外哪个势力要买,你们做个样子拦一拦就行了——那份防弹衣是长庚很久之前的一份手稿,本来是扔了的,性能差到不行,造价也高——你让国外的买吧,买了之后花钱造,造了之后依旧被咱们吊打,这样不爽吗?”

        先让对方费心费钱窝里斗,然后再欲抑先扬——把气氛拱到位了,再来展示一下自家的实力,刚好还可以转移大众注意力,低调发育……

        老实说,光想想都觉得爽。

        但是……

        秦雨泽干咳一声,努力绷住神情,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会如实向上级汇报。”

        爽不爽的……事情也不能这么论,他们政国泱泱大国,对外气度煌煌,向来宽容大气,一点小研究,根本不必对友邦保密嘛!

        这样的好机会,让给他们一次两次也就罢了。

        倒是还有另一个重要问题。

        ——别的不说,长庚先生的手稿怎么会遗漏?又是怎么被偷的,这就很值得琢磨了。

        ……

        而此刻,秦蔓蔓正与众人围坐谈判桌,经过几天鏖战,最终和律师团队撕扯下一份技术分成的合同。

        想想全球的需求量,销量越高,她越赚钱!

        她忍不住翘起嘴角——今晚,新闻就该有他们合作的消息了吧!

        那些曾经离开研究所的人,又该如何悔恨莫及呢?

        爸爸也会放下心来,不再耿耿于怀这区区两个亿吧!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眼看合同完成,秦蔓蔓志得意满地说道:“闲来无事,让我看看今天的新闻吧。”

        又一位新上任的助理迅速打开了屏幕。

        而屏幕正中央,形容端正的主持人正用激动自持的声音说道:“新兴研究所的朱畅衡先生成功研发新型速干面料,已于11月18日和锦瑟集团达成收购协议,协议专利价为8000万……”

        秦蔓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