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85章:研究所项目确立【求月票】

第85章:研究所项目确立【求月票】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整个团队便被集中打包,陆陆续续送回帝都。

        至于那些工作单位本不在帝都的科研人员,如今项目组由国家牵头,他们只需要回去做短程交接就好——

        一个星期时间,还有那么厚一叠资料要学习,真的是太过紧张了。

        同时,随着灾后重建的慢慢开始,整个灾区的受灾人民也在慢慢的向外转移,包括滞留在西川的外省人员。

        秦蔓蔓作为行为限制人,在长庚的有意放纵下,也仍旧享有这个权利。

        通网之后,她已经初步达成“全国知名”小目标,基本社死。

        因此,只有孤注一掷,自己做出成果了!

        ……

        最近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出门,每天都绞尽脑汁地记录着自己脑海里,那些具有前景的研究和发明。

        也多亏上辈子她由于做事粗心大意,最基础的报告总要返工三五遍才能成功,脑子里都还有印象。

        尤其是一些实验过程,她如今的熟练度,全是是靠失败经验累积起来的,倘若不是天风科研院财大气粗,一般的小研究所还真支撑不起这样一名员工。

        而秦爸爸也没闲着——

        女儿已无路可退,现在表现的如此上进,且放弃一门心思想要进入天风,他的担子也轻了很多。

        这会儿人在灾区,可电话一个接一个,还没回到帝都,就已经相中了三家小型研究所,准备斥巨资收购——

        不斥巨资也不行啊!

        一来,没别的路。

        二来,这年头搞科研的,哪有不烧钱的!

        不说别的,研究所再破,里头随便一台仪器都得几千万呢!

        秦爸爸的身家并没有丰厚到这个地步,此刻花了3.5个亿买下一家最便宜的研究所,也着实有些伤了元气。

        他作为西川地震的受害者,按理说灾后重建竞标也该有他的一份子,但可惜被秦蔓蔓连累,连口汤都没喝着。

        也亏得如今全国大兴基建,这才能维持住原本的生意。

        此刻再看女儿进研究所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样子,也不由心头一松。

        这么一来,蔓蔓这边总该安稳了吧……

        ……

        谁知秦蔓蔓转了一圈,回来便告诉他:

        “爸,我这边还需要两个亿,你尽快打给我。”

        两个亿?!

        要不是说的实在太过清楚,秦爸爸都要琢磨女儿是不是把通用货币换成了卢布或者津巴布韦——是他从小到大教女儿的方式出问题了吗?

        不然这丫头怎么会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么大一笔钱!

        之前买研究所的那笔钱已经抽空了他所有的流水啊!

        建材生意,垫资以及拖款是很正常的,如今流水全靠银行贷款撑着,到哪里去来两个亿——买台打印机自己印钞,也得印个百八十年呢!

        然而秦蔓蔓却不能理解:

        “我是你的女儿,我有什么本事你还不相信我吗?你相信我,把钱投资在研究所,不出半年我就能给您回报!百倍的回报!”

        她在灾区也没有白忙活,已经将脑海中所有的成果都按照时间线一一整理,她已经打算好了——

        先拿两个亿购入设备和材料,招聘员工以及发放现有人员工资,成立项目组……

        一个月,她就能将上辈子那篇被打回去重修了8次的论文写出来投放国际知名期刊,一定会过的!

        而这时,初步名声就已经打响——再一个月,她有把握能做出成果!

        那就是上辈子长庚先生的防弹材料!

        有了这个防弹材料,军方一定会来提出合作,甚至都能吸引国际来客。

        毕竟论起需求量,放眼世界才是最赚钱的。

        不过天风科研院背靠国家背景,上辈子防弹材料压根没赚多少钱,几乎是以最低利润跟军方做的合作。

        但是如今科研院全部记在她名下,她也是爱国的,但生命至上,不分国籍……所以,同等价位下优先选择祖国就行。

        这样,对于如今让自己前途尽失的国家,也算仁至义尽了。

        而只要合作开始,那么下一次的项目就更加不需要发愁了……

        ……

        她浮想联翩,自觉眼前就是康庄大道,只要银行卡里打2亿,这边随时就能上路。

        然而秦爸爸却觉得不可理喻——

        “你知道2亿是什么概念吗?你爸我奋斗了半辈子,手头也不过就这么点儿流水钱,全都给你安置这个研究所了!”

        “更何况,你没看过研究所财报吗?他们过往最大的一笔投资单笔也才4,000万,你张口就要2亿——你这是打算做印钞机呢!”

        秦蔓蔓忍不住皱起眉头。

        爸爸就是思维太狭隘了,根本看不到未来。

        “爸,你放心,我有100%的把握,一个月!只要钱到账,一个月我就能让你看到成果!”

        “有了这成果,后续再也不用你再掏钱了,你相信我!”

        老实说,秦爸爸是有理智的——大学毕业的女儿这样讲,他是不信的,但问题是3.5亿都已经花了——想到这件事就万分后悔。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为了不让这个研究所的3.5亿打水漂,他只能叹了口气。

        “你再等等,我尽快出手一些不动产——不过蔓蔓。”

        一瞬间,他又沧桑许多。

        “这些不动产之前都是写的你的名字,是爸爸早些年给你准备的,那会儿的价格可跟现在没法比。如果要卖了,现在还是贱卖,以咱家的能力,你再想要这么多,只能等我七八十走不动路才能挣出来了!”

        秦蔓蔓却大喜过望。

        是啊,她还有这些资产!

        至于说赚不回来……

        怎么可能?

        就说上辈子天风科研院哪怕以最低利润跟军方合作出售防弹衣,最后不也赚得盆满钵满吗?

        她相信,自己这次一定能做好,洗刷身上所有的污点,并且让世人看看,天风科研院不要她,是他们没眼光,也是国家的损失!

        ……

        相比踌躇满志的天命之女,楚河的日子便惬意许多。

        由于她能力与身份的特殊,已经完完全全被国家承认,如今回到帝都甚至连学都不必再上。

        楚河瘫在沙发上扼腕叹息!

        “早知道这么快,当初我就不必在学校里锁半个月等高考……”

        不过再想想,好歹给老陈他们挣了份奖金,也行。

        她从灾区回来,长庚也难得空出时间来与她见面,此刻看了看她,终于微笑起来。

        “还好,没有受伤。”

        楚河大大咧咧:“怎么可能会让我受伤?”

        长庚叹息一声:“我怕的不是这次,我怕的是万一有一天当你不能动用精神力……”

        楚河伸手揪住他的腮帮子,瞬间打破了他这温柔清隽的气质,表情格外调皮。

        “你别操心啦,我小时候在中央城混的时候也没精神力,不照样好好的!”

        她鬼点子多,又能豁得出去,如今只不过是偷懒而已。

        长庚点点头:“这倒是,你打人的架势很足。”

        他收集来的资料里,楚河小时候跟中央城其他人缠斗,那可是相当豁得出去——没有接受正规教育的打架方式,黑虎掏心猴子偷桃,对她都能算是本分了。

        抛开这点不提,长庚此刻调出一份文件来给她:

        “你手头的项目怎么进行我不管,但是要空出时间来跟着这个时间表做计划。”

        “我现在正在组织悬浮梭前期准备工作,以现在的科技水平,着实有些艰难,所以,这些任务都要交给你来完成。”

        楚河接过去一看。

        ——好嘛,这完全是秦蔓蔓给自己定下的成果发布时间表。

        毕竟科研进度是固定的,她如果想打乱发布的话,很可能提前发布A技术,但B技术就被原主研发出来了,这就会少了一项荣誉……

        她不敢冒这个险。

        此刻,表格上明明确确的标注着时间。

        【11月25日,防弹材料论文】

        【12月28日,防弹材料成品】

        【1月27……】

        楚河皱起眉头。

        搞是可以搞,但问题是……

        “我记得你不是做出了防弹材料吗?”

        长庚摇摇头:“我那个材料造价太高,目前已编入合金项目组,到时候会应用到机械装甲基础防御等方面。”

        “造价太高?”楚河有点纳闷。

        长庚还会犯这种错误吗?

        长庚微笑起来,又标准又温柔,仿佛无可置疑,又万分坚定。

        但说出的话却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那时初来乍到,没想到国家整体实力不太行,因此那份基础防弹材料主要应用在防导弹上头。”

        倘若胡思思在此,恐怕就要大呼卧槽——

        谁家士兵突击靠导弹互狙啊!别人都在第1层,你在第5层就是降维打击了!

        楚河倒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毕竟有些时候,她也着实为这个落后的科技而感到发愁。

        ……

        “那行。”

        她将文件留下,这会儿认真说道:

        “放心,我就按这个时间表来,那个秦蔓蔓休想占到一点便宜——话说她家里的钱被她霍霍差不多了吧!”

        长庚点头:

        “是的,很多地方都还是帝都以及一二线城市如今的热火地带,刚好贱卖,我就提前收下,回头给团队当奖励发出去吧。”

        楚河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慢慢的,她突然反应过来,这会儿瞪大眼睛看着长庚——

        “你的团队不是国家养着吗?”

        为什么还要自己出钱?

        长庚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

        “国家养是国家养,但我想要人鞠躬尽瘁卖力加班,自己加点福利不行吗?”

        虽然赚了钱,但是全部用来享受以至于如今还没发财,甚至在帝都买不下一座好别墅的楚河:……

        她愤愤一拍桌子:

        “果然这个圆圆家族系列太不争气了!”

        片刻的静默后,伴随着“哗啦”一声,桌子无辜的碎掉了。

        长庚:……我觉得,也不必让圆圆家族来背这个锅。

        ……

        桌子虽然碎掉了,但长庚又叹口气:“你大学课程时间挤一挤还是能勉强跟得上的,真的不学吗?”

        楚河摇头:“我琢磨着,也不是每个世界都得搞科技吧,这么多机会总得换个花样,不然更腻味了……那这么一来,搞不好我在其他世界还有机会上大学,这里就先算了吧。”

        她哼哼唧唧:“我上辈子也上了不少年血呀,一直在学习……”

        这倒是真的。

        星海时代,科技蓬勃,稍微耽搁一两年就要落后一大截,再加上精神力不能浪费,小河也确确实实一直在学。

        长庚摇摇头:“不管什么时候,国家背景总是最顺畅最快的路子,别的世界,你如果不想搞科技,恐怕就要踏入新领域了,难免要慢一些。”

        “那也没关系啊!”楚河美滋滋的。

        “我现在已经摸清楚怎么打散光环了……就当玩游戏打副本,总要有个新体验吧!”

        长庚无奈——明明找寻他的精神体是很郑重的一件事,可这么一说,居然都仿佛全是乐趣了。

        他也点头:“那行,我不在,你就随意吧——这个世界等到悬浮梭研制成功,我这边会安排一个拟真机器人助手,如果你想早点完成任务,那以后就由昵称助手来担任你的角色了。”

        “直到你回来——我想,当你完成最后的任务,应该可以定位现如今的时间锚点。”

        “我会在这里等你。”

        “等我的未来。”

        ……

        圆圆家族不争气,可能是因为老板不给力。

        而不给力的老板——死里逃生的周家父子,这会儿还在调养身体呢。

        虽说父子俩并未在酒店废墟下受苦太久,但也还是第2天凌晨才被救出,周白为了护住自己的亲爹,左胳膊都骨折了。

        当爹的瞬间红了眼眶,在废墟被石柱压着还要剖白心思,表示自己再也不养小号了。

        周白眼泪眼汪汪——保住自己独苗苗的位置可太难了。

        “爸,我知道你是被我感动的,你的想法是对的。万一生个儿子,不一定有我这么孝顺呢……”

        “哦,这倒不是。”周天恒稳稳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就是琢磨着万一再生个孩子,我想等他长大成人保护我,那可太难等了,搞不好还得我为他献身……这生意稳赔不赚。”

        ……

        他跟儿子好声好气的打商量:“但是我女朋友我感觉确实是挺可爱的,我跟你说,我暂时不分手啊,等出去了我就去做个结扎手术,不生孩子就行。”

        周白呲牙咧嘴:“谈吧,谈吧……你这么着,既然不打算结婚生孩子,那你交女朋友的范围可以广一点嘛,不必强求学历什么的,合你眼缘,你情我愿就行……多给点钱,别显得吝啬,到时候儿子也脸面无光。”

        周天恒哪怕趴在地底下,也忍不住脸色一黑。

        “你爹我向来你情我愿——我每个月给那么多钱,多的是人愿意,我要求又不高,还能违法犯罪不成!”

        周白心想——那可不,你这样的女朋友都觉得可爱,确实不挑。

        …

        两人就这个问题达成一致,此刻一番情意浓浓,过了好久,饥饿的周白才想起一个问题。

        “爸,这地震了,你说咱家工程师有没有出问题?”

        周天恒也瞬间震惊起来,倘若不是压着不能动,简直要暴跳——

        “这可不能行啊,圆圆家族的产能还没提上去呢!老天爷,信男愿意用小白五年阳寿换楚工平安无事为我家事业提升产能!”

        周白:……

        “爸,你太过分了!凭什么用我的阳寿!再说了,还五年!”

        周天恒无奈:“那我也没办法呀——不过小白你也别担心,我琢磨着这么久产能都没提上来,楚工肯定不愿意干,咱就细水长流的卖呗,楚工活着能保持售后就行。”

        周天恒深得生意人精髓,此刻说得头头是道:“这么一来,阳寿就不必捐了,稳赚不赔。”

        “再说了,现在人寿命多长!你回去天天喝点儿枸杞菊花,我再给你买点燕窝阿胶长白山人参,好好保养,活个90多岁没问题!”

        “你爹我现在保养是有点晚,你想想看,等你老的走不动路的时候,活着乐趣也不如年轻时候多吧,还不如年轻挣钱多享受呢!”

        “为了多赚钱,忍忍吧!”

        这……

        这好像也没毛病。

        ……

        父子两人吧嗒哒哒,可算是等到了救援队,然而等回到帝都跟楚工联络,对方就是不提提升产能的事,圆圆家族每天还在限购当中……

        说实话,周白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郁闷。

        而这时,对方倒是又有一个新提议——

        “我另外还有一个项目,前期需要你多买几条生产线,另外,价格不会订太高,而且部分会免费……”

        周白如今负责汉棋智能,他不像亲爹做惯了生意,瞻前顾后思虑多多,就问了一个问题。

        “那您说,这项目赚钱吗?”

        楚河笑了起来,万分笃定。

        “不仅赚钱,而且全球仅此一家,你是独一份。”

        周白:……

        他打了个激灵,此刻瞬间作出决定——

        “我会将接下来的所有投资项目倾斜,生产线具体标准请您发给我,我会按照这个标准全国铺设——”

        不怎么被放在心上的圆圆家族都能替汉棋智能家居打开了市场,赢得固定粉丝和口碑。

        而这新项目既然值得对方如此郑重的提要求,那必然更值得全力以待!

        电话那头,楚河的笑容变得更加从容:

        “我保证,你会全球知名,蜚声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