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81章:奔赴新的现场【求月票】

第81章:奔赴新的现场【求月票】

        三只漆黑的金属蜻蜓此刻在半空悬浮,温柔又冷漠的机械声音传遍整个场馆,以至于在场所有还能腾出时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眼睁睁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东西在无声无息的转动着,并开始闪烁出红光。

        “连接屏幕,实时播报。”楚河在一旁吩咐。

        下一秒,边角还带着蜘蛛网一般裂纹的电视屏幕突然跳动起线条,随即便清晰地接入了整个场馆的扫描图。

        【定位准确】

        【自主扫描权限开启】

        【最高指令救援任务开启】

        【分散救援指令开启,实时窗口切换】

        120寸的大屏幕足够所有人看清楚,屏幕上突然均匀的切出三等份画面,每一个画面所展现的视角都有轻微不同。

        随即,三支救援蜻蜓便迅速散开,其中有两只遥遥向上蹿升,分明是去往别处进行搜索。

        唯有一只留在场馆正中央处,此刻底部红光不断闪现,而屏幕上的图像也不断在更新。

        气氛充满着紧窒与希望。

        ……

        而队长瞠目结舌,此刻简直不敢相信屏幕中呈现的那些画面是真的!

        在他面前的石块底下,压着一个人。

        前方两米的地底,昏迷着一对拥抱着的男女。

        再向斜下方两块石板下,一位孕妇正侧躺着护着自己的肚子,此刻悄无声息……

        “这、这是什么?”

        他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眼角余光还能看到身边同样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的同伴。

        楚河含糊道:“……一个小发明,专门为救援场景设计……地底人太多,为了提高效率,提升准确性,我们得听它们的。”

        她的精神力固然可以,但是就算暴露出来,可也只有她一个人,杯水车薪。

        更何况,精神力固然可以通过种种手段侵入网络,但在这种情况下,如此高消耗的扫描,还是救援蜻蜓来得更高效率一些。

        队长:……什么什么发明?国家的新技术吗?保密军工?

        老子怎么不知道现如今的发明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这也太无声无息了吧!

        一瞬间脑子里闪动太多,却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但当下并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

        ……

        队长于是收拢心神,盯着大屏幕再一次确定道:

        “你确定它是准确的吗?”

        楚河点头:“确定!你可以一边救援一边验证。”

        然而没人回答她了。

        队长眼神死死盯着屏幕,在那三等份代表着一楼场馆的扫描场景里,就在他左前方两米处,地底深埋的孕妇的图像面前,红色的大字正不断闪现——

        【濒危!】

        他赶紧叫人:“快来人,把这底下的人救出来!”

        ……

        与此同时,金属蜻蜓也迅速蹿升至上方,尾部红色的激光灯迅速在上头描出一道红线,来回重复。

        【检测到第一梯队救援对象,开启救援指挥】

        队长愣了一愣,明明他从来没接触过这种高科技仪器,但此刻看着那道红光来回扫描,他仍然二话不说听从了自己的第六感:

        “顺着这道线往下挖!”

        而红线扫描处,恰恰好是两根石柱交叉的地方。

        ……

        楚河也松了口气。

        还好,这次把他们都带来了。

        救援蜻蜓既然主要作用是救援,那么当百分百全线开启时,它就会自动规划救援路线。

        毕竟,在大型灾难面前,阻碍救援实施的环境实在太多了……

        比如此刻,倘若不知道下头埋了几人,又不知道都在什么地方,热成像无法穿透,甚至救援设备没来得及送过来……

        倘若他们轻易移动上方的石块铁板,但凡一个角度的差错,底下的人就有可能直接殒命……

        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不仅摧残者等待救援的人,也同样给不断实施救援的人带来强烈的伤害。

        第一队迅速集合四人,跟着救援蜻蜓听指导,而其他人正马不停蹄的将还遗留在地面的遇难者全部转移出去……

        伴随着红线迅速指挥,大家伙不用思考不用犹豫,竟也顺顺利利的,只用了10分钟,就扒开了上层的遮挡!

        首先被救援的,就是那对抱在一起的青年男女,女孩子还穿着精美的婚纱。

        两人已陷入昏迷状态,但蜻蜓并未提示危险,因此便迅速被抬到外面去了。

        接下来,就是最底层的孕妇了。

        等到已经看到人后,金属蜻蜓便又迅速升空,直接将属于她的那份屏幕一分为五,每一个图像扫描的,都是离救援团队最近的位置下埋藏的人……

        只不过这一次的扫描中,有三人已经被大大的灰字遮挡——

        【死亡】

        等到底下的孕妇被七手八脚抬出来时,队长已经彻底沉默了。

        他喉咙仿佛堵了铅,一边看着屏幕,一边盯着正在悬浮的蜻蜓,眼圈通红,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好半响才忍住情绪,拿出对讲机:

        “二队三队,找寻可用的电子设备,救援蜻蜓会实时投影遇难者情况,一切跟随蜻蜓指挥。”

        而就在他通知的过程中,那三个被标记死亡状态的图像又迅速被其他遇难者替代,救援蜻蜓的声音还是那样冷漠又温柔:

        【当前场景,优先救援幸存者,已死亡状态将不被扫描】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天空也从昏暗到夜幕。

        晚上8:00,被救援蜻蜓记录在案的整个场馆6层楼的所有幸存者,都已经转移出来。

        槐树底下早已不够安放,他们又另寻了旁边的露天体育场,这才将人重新安置。

        当大屏幕上最后一个小女孩儿从地底深处被救援人员背了上来时,队长早已精疲力竭地靠坐在场馆的石柱上,一双被鲜血浸透的手套已经取不下来了,索性就那么放着。

        他脸上灰尘与泪水重叠,黝黑灰白暗红隐隐约约,也只留下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

        而那双眼睛看着眼前一片寂静与昏暗,突然忍不住咬紧牙关哭了出来。

        害怕将这情绪传染给大家,饶是内心痛的撕心裂肺,却仍是没敢发出声音来。

        队长这样的七尺壮汉此刻坐在那里默默颤抖着身体,只有微微的、忍耐不了的抽气声,能够反映他内心的痛楚。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去,紧靠发电机仅剩的燃料已经完全不能支撑光照,救援人员在四处点了火堆才能保持光照。

        而由于物资还未抵达,只能在现场收集一些还能吃的食物,混合着他们携带的一些压缩饼干一起烧水分给大家。

        此时此刻,没有人挑剔这简陋的环境,也没有人挑剔这黏糊糊又难吃的食物,医务人员早已瘫坐在地,此刻拿着简陋纸碗的手都在颤抖。

        至于救援人员……

        他们靠坐在一起,一个个手套被模糊的血肉粘连,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写着透支,根本已经坐不起来了。

        毕竟,高效率的救援也意味着高强度的工作,整整9个小时的救援工作,再加上两个小时的救援路线,他们已经连续11个小时连坐下来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一个个腿部肿胀,脚也塞得满满当当,一口气松懈,已经再没力气抬起来了。

        队长无奈之下,只能下令原地休息半小时。

        而修整半小时后,他们还要努力坚持,继续搜寻周边地带的幸存者。

        ……

        作为今天救援的大功臣之一,小黄毛也同样透支了一整天,但,这一整天他没有再啰哩巴嗦,也就只在最开始哭了两场。

        到后来,哪怕双手颤抖,双腿蹒跚,也仍是咬牙做这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这短短的一天时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然而整个灵魂却都已经焕发出新的光彩。

        此刻,他也同样吃不下任何东西,正瘫在地上昏昏沉沉。

        再说了,在场老弱妇孺和伤者那么多,物资就那么一点,连饮用水都是在现场捡来矿泉水才勉强够用的……

        他一个大小伙子,饿一两顿没什么。

        此刻看着一颗星星都没有的夜空,他干裂的嘴唇蠕动着,发出细微的声音。

        “姐,我好累……”

        楚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将他的上半身抱起安置在膝盖上。

        顺手又摸了摸他已经彻底成了一窝杂草的头发。

        “乖,我知道,睡一会儿吧。”

        听见他的话,小黄毛连应答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已坠入沉沉梦乡。

        而此刻,距离这一场救援结束,也才过了二十五分钟。

        ……

        楚河看着如今已蜕变完成的小黄毛,按照她带新兵的经验,这傻小子以后无论如何,品德都是值得赞叹的。

        这就足够了。

        她轻轻将人挪回地面,接着走到呆呆坐着休息的队长面前。

        “救援物资大概凌晨3点才能到是吗?”

        队长艰难的抬起疼痛的身体,好半天才呲牙咧嘴的说的。

        “对,那是最快的了。”

        楚河点点头。

        “那么,我先带我的同伴离开了。”

        她也想放小黄毛在这里,但是余震不可预测,她既然把人带出来,一定要完完整整的带回去才行。

        所以,还是直接带上吧。

        队长拧起眉头:“你要去哪里?现在到处都不安全,没有光照,我们夜里连救援行动都不好开启,路灯早就毁完了,电力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恢复……你还是等夜里物资车过来一起走吧。”

        楚河摇了摇头。

        “咱们这里的救援结束,但是还有其他地方……”

        她苦笑一声:“这里没有办法充能,救援蜻蜓能量耗尽也没法使用,如果我等到夜里救援物资车过来,再加上充能的时间,差不多有接近15个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就这么被浪费掉了。”

        “待会儿我会自己找辆车离开,放心,有救援蜻蜓在,我知道怎么规划路线,我也想尽快把这东西送到更需要它的人手上。”

        科技场馆已经算是西川稍微偏远的地带了,而在城市中心的密集区,高楼大厦遍布,灾难来临,又不知有多少人还苦苦掩埋在尘土底下,垂死挣扎。

        这下子,队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回想路线:“川西路已经损毁,我们来时途经梧桐大道,再转过……”

        ……

        物资队在凌晨3:40分才到。

        开着军卡的同样是训练有素,但是路上原定路线又被刚刚倒下的一棵大树拦腰挡住,已经没有别的备选方案,他们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道路清出来。

        如今也是个个筋疲力尽。

        随着物资而来的,并没有能够支援的其他救援队伍……毕竟处处都急需,人手实在是不够。

        倒是外地支援的医疗队跟着过来,负责人此刻抬眼看去——

        满地都是躺倒的幸存者!

        不由深吸一口气。

        “你们你们救了那么多人!”

        这话一说,司机们也惊呆了。

        他们今天已经送了好几个临时营地的物资,惨状处处都有,幸存者也在不断接受救援,但没有哪个地方的幸存者像如今这么多,甚至可以说精神尚好!

        “你们到底来了多少队人?”这怕是所有救援力量都集中了吧!

        队长苦涩的竖起三根指头。

        “就三个小分队,没别的了,实在抽调不出来人了。”

        对方倒吸一口冷气:“那你们这里遇难者到底有多少?”

        人如果不是特别多的话,怎么可能有这个效率?

        队长叹息一声:

        “我们来的时候有人已经带着大家救出了接近千百人,我们来之后也没停,已经把所有幸存者全救出来了——”

        这话一说,所有人的眼神都不一样。

        ——全救出来了。

        医疗队的负责人了过来。

        “全救出来了?里头呢?里头所有人……”

        队长叹息一声——

        “所有活人,我们都救出来了。”

        “遇难的……都还留在里面……”

        他们……实在是……实在是精疲力竭了。

        怎么可能呢?

        医疗队长想起一个可怕的可能——

        “你们该不会是地底下的人都还没……”

        队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你放屁,我今天就是累死在这里,也不会做这种事——那边体育场里的全都是底下挖出来的……还有一部分没等到救就已经……”

        他低声道:“所以我只能先救这些还有存活机会的了……”

        “这怎么可能?”

        这太荒谬了。

        地面上的暂且不论,深埋地底的,他们又是怎么分辨存活和死亡的呢?

        紧急救援队由于是西川临时征调,本地也元气大伤,很多东西暂时都拿不出来,因此全都是轻装上阵……那可是除了对讲机,身上连个有用的电子设备都没带呀!

        队长也瞪圆了眼睛。

        “你在开什么玩笑?咱们国家这回都研发了新的救援机器了,现场正好有三个,要不是有它们,就我们这几个人怎么能救这么多人?”

        什么什么什么?

        这下子,几个人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了。

        ……

        小黄毛依旧在昏睡当中,楚河将他塞到车后座上便直接不管,手里头开着这辆路上临时找出来的越野车,却一点激动的心态都没有。

        这可是山海星的车……

        然而此时此刻,她倒宁愿别给这个开车的机会。

        她想起那位小黄鸭班长女孩的等待。

        还有另一个男孩子狰狞断裂的小腿。

        以及救出来便艰难生产的孕妇……

        此时此刻,星夜奔袭,就仿佛奔向另一个战场。

        只不过,星海时代的战场是为了守护与征服。

        而如今即将抵达的战场,则是与死亡做斗争。

        ……

        汽车一路横冲直撞,靠着精神力提前规避问题路段,顺着队长给的消息赶往市中心老城区。

        离得老远,便看到一片通明的灯光,还有穿着各色荧光服,拖着疲惫脚步仍在乱石中穿梭的救援人员。

        车子一个颠簸。

        小黄毛自后座中被颠倒车里,此刻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陡然看到外头一片断壁残垣,忍不住便是惊恐的一声大叫——

        “姐,又地震了!!!”

        “省点力气吧——瓶子里有水,自己喝点。”楚河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换地方了,你赶紧睡,明天早上接着干!”

        再看看在车上已经充能接近20%的救援蜻蜓,她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空口无凭,通讯又不方便,没人能为自己背书。

        因此,还是救援蜻蜓给力一点,自己展示实力,比较能节约时间取信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