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79章:为什么会招秦蔓蔓【求月票】

第79章:为什么会招秦蔓蔓【求月票】

        不同于之前的科技大赛,西川省的科技博览会占用了整整一个场馆,再加上真正参与的没有学生级别的人物,全都是各大研究院出来的,简直干货满满。

        只不过如今在游客还未到达的时候,大家伙都在低调的做自己的事情,一时倒没有那么热闹。

        不过,甭管是科技大赛还是博览会,反正对于楚发达来说,都没啥看的上的。

        楚河带着小黄毛,手里捧着一杯冰冰凉的绿豆冰沙,如今也跟着进到场馆中,里头冷气十足,在外头的那种烦闷感仿佛都消失了大半。

        她也长舒一口气,感受着精神力的音乐躁动,实在想不通这种大敌当前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毕竟,这里实在没有什么危险与威胁。

        小黄毛倒是左看右看,满眼新奇。

        虽然一扯到专业技能他就晕晕乎乎一口哈欠两泡泪,但不看真正的原理,只看新鲜程度,倒是很满足。

        比如此刻——

        “姐,你看你看!那个爬行机器人怎么做成个蜘蛛的模样啊,还有那个腿……”

        “你看你看,这个无人机做的好酷炫呀姐,你上回那个就是做的太粗糙了……”

        “这是什么?这是机器人吗?为什么长得这么丑?”

        跟着逐渐增多的人潮慢慢的逛,搭配小黄毛的点评,楚河心想,其实偶尔逛逛也不是没有意思。

        觉得有意思的显然不止她一个。

        比如,秦蔓蔓。

        如今博览会正是人多的时候,商业合作并不是最佳时机,各大企业都还有自己的安排,秦蔓蔓便一个人过来了。

        天风科研院这回带了那么多新人,自然也分散在不同的展台,她左看右看,在两边各有一位资深研究员的展台边徘徊犹豫,不知该往哪一边努力。

        但很快,她就做出了决定——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先去左边展台!

        “你好。”她露出一个大方又自信还有点崇拜的激动的笑容:

        “我是白鸟学院的研究生,一直觉得你们搞科研的好了不起呀……所以特意过来见识一下,请问,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在这里学习一下?”

        然而实习生,财大气粗的天风科研院向来不要太多——对方倒也没不同意,只是认认真真又例行公事的问道:

        “那你哪个专业的?”

        秦蔓蔓:……

        她能说自己是材料学的吗?现场不是没有新材料展示的,但她看中的这两个展位,都是跟这不沾边的。

        于是赶紧笑了起来:“我是电子机械工程的。”

        是吗?

        对方也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只深深的看了她连夜重新打磨的圆润指甲一眼:

        “那你说说,费米平方轴承转接需要用到哪几个连接转换枢纽?”

        秦蔓蔓瞬间傻眼了。

        这……什么什么跟什么?

        她连题干都没听清楚。

        此刻不由后悔,脸颊涨得通红,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对不起,我其实是材料学的……但是我没有恶意,我真的是好想近距离学习一下……”

        然而对方显然是个耿直BOY,此刻还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早说呀,我们这儿不需要材料学的……哦对了,刚才那个问题是胡诌的,因为我也不是电子工程的。”

        说着扭头忙着调试机器去了——

        要不怎么有个词叫“时运不济”呢?

        秦蔓蔓自己没注意,楚河可看的清清楚楚——这位研究员,就是昨天秦蔓蔓大放厥词时恰巧经过的那群人里头的一员!

        楚河敢拿自己记忆力担保,昨天小黄毛嘲讽秦蔓蔓手指甲的时候,这家伙偷偷笑了!

        噗……哈哈哈!

        果然世界上的正常人都是很优秀的哈哈哈!

        ……

        秦蔓蔓可没觉得对方优秀,此刻站在那里,脸色阵红阵白,只觉得自己被深深的羞辱了。

        她握紧拳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展台,扭头又向另一边目标去了。

        ——这一次她吸取教训,从用词到表情,都变得更加的渴望与谦卑,还带着满满的诚意,简直奥斯卡都不能更挑剔了。

        团队中年龄偏大的研究员叹了口气:

        “这位同学,做事情不能好高骛远的——你这专业跨度太大了,之前也没有一点基础,就算来学习也学不到什么。”

        “而且很多东西涉及到机密,以及待会儿展示环节也很重要,没办法交给团队以外的非专业人士的。”

        对方倒是表情诚恳:

        “你不如去前面看看,还有一些民间的科研团队,他们应该会很欢迎你这种爱好者。”

        秦蔓蔓:……

        倘若她手里此刻有把40米的大刀,恐怕对面的研究员以及展台都将被砍得稀巴烂!

        但可惜,政国武器管制太过严谨,她也没那个底气。

        …

        楚河咕噜噜吸完最后一口绿豆冰沙,这会儿还有点遗憾:

        “唉,我说我亲自来搞事呢,居然都没给我机会……你说人怎么能自取其辱到这么熟练的地步呢?”

        小黄毛懵懵然:

        “姐,你说什么啊?”

        他殷勤的将楚河的空杯子扔进一旁垃圾桶,走回来时,忍不住用手揪了揪胸口的衣襟。

        楚河看着他的表情,突然皱眉:

        “你怎么回事?不舒服吗?”

        “没!”小黄毛赶紧放下手:“不知道为啥,就有点胸闷。”

        估计是外头要下雨的缘故吧。

        ……

        展台准备的时间令人期待,又觉得漫长。

        然而等到来的时候,又让人觉得格外的迅速。

        等到9:00一过,场馆外头的大巴一辆接一辆,很快就带来了城市里的游客。

        其中不乏中小学学校组织的团队,单单一群叽叽喳喳带着小黄帽排队的学生,就占了好几辆大巴车。

        更别提还有上年纪来凑热闹的中老年,以及年轻的发烧友,还有带孩子的家庭,约会拍照的小年轻……

        一时间,整个博览会热热闹闹,仿佛菜市场。

        “人好多啊!”

        小黄毛满心惊叹,万万没想到,这才不到10:00,就已经来了这么多人。

        旁边有位中年大叔乐呵呵地回答:

        “政府牵头的,底下各单位各学校也要多少支持一下吧。再说了,科技博览是近几年的重头戏,大人小孩感兴趣的都很多,很正常……”

        毕竟前头的科技展览激发市民热情是一回事,等到展览结束的商业合作,也是市政舍不得的一番好业绩。

        “就是人太多冷气不够,有点燥。”

        对方说着,忍不住也扯了扯衣襟。

        楚河皱起了眉头。

        因为对方说着燥,但实际上因为场馆里冷气太足,好多人都还披着长袖呢。

        精神力躁动的越发厉害,但她已经看过整个场馆没有任何有威胁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精神力触角又一次向外蔓延,场馆外的槐树下,蚂蚁们急匆匆排着长队,蜻蜓也不安的在低空中反复盘旋,四面八方静寂无风,明明没出太阳,却也显得又闷又燥。

        ——是要下暴雨了吗?

        对山海星天气认知还不怎么熟练的楚河心想。

        ……

        与此同时。

        天风科研院,长庚正对着屏幕里的资料一目十行的快速浏览。

        虽然是一本小说,可抛开人物行为及背景,有些地方也最起码要尊重一点逻辑的。

        比如他作为研究院的总负责人,就算投资人怎样要求,也不可能拿自己的事业当儿戏,秦蔓蔓那样的学历想进到天风科研院,确实有些强求——

        抛开走关系,一定有什么不可控的因素。

        要不然……

        他的目光在只剩薄薄一层的金沙上看了一眼。

        小小的沙漏,时间仍然未停。

        直到他翻开了西川省的地理背景。

        【西川,地震多发地带。曾于19XX年发生特大地震7.8级……】

        长庚呼吸骤停!

        整本书的前前后后,秦蔓蔓的简历,包括整个天风科研院的科研人名单,还有小说故事后期里剧情的那些只言片语……

        他终于明白了!

        下一刻,他立刻找到手机,第一时间跟楚河联系!

        ……

        场馆里人声鼎沸,手机的声音十分微小,但楚河不知为何万分不安,如今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警惕着,手机只稍一震动,立刻就被她拿了出来。

        “什么事?”

        这样的凝重的表情,可很少在长庚脸上看到。

        然而对方张口:“小河,立刻离开那里!”

        楚河神色一凛,瞬间就已经准备好离开,甚至都不用多问原因。

        但下一刻,她又停住脚步。

        ——精神力的躁动在此刻平息。

        而从地底深处,从远方,从场馆内外,翻涌出比精神力更强大的力量。

        ——地震了。

        ……

        小黄毛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四周一片嗡嗡声,像是耳鸣,又像是电磁波发出的那种刺耳噪音。

        他两眼发黑,根本不知道是因为眼睛看不到,还是周围太暗了,此刻呼吸间全是一片呛咳的灰尘味道。

        甚至模模糊糊还挺到有人带着绝望恐慌大声叫着名字……

        “姐……”

        他带着哭腔喊着,然而冲出嗓子的却只是干哑模糊的一句话。

        下一刻,头顶黄毛被人捋了一把。

        “没事儿,待会儿我带你上去。”

        听见楚河的声音,小黄毛忐忑的心立刻平静下来,他问道:“怎么回事?!”

        “没事。”

        楚河的精神力还在向四周扩散,然而所能感知到的一切全是痛苦与绝望,这一刻,她仿佛又回到被虫族侵略过的荒芜星球。

        只不过,被虫族侵略过的荒芜星球,连一棵草籽都不会留下。而如今,还有人的嘶喊被掩盖在重重沙土之下。

        她没有想到,原来只在历史中见过的地震,是这个样子。

        星海时代星球环境不同,而为了模拟各个星球的数据均衡区间,方便跨星际人口流动与交流,每颗行星的外太空都会设有辅星3~12颗。

        目的,就是为了稳定磁场。

        像这种灾难性的地壳运动,她从小到大都未曾见过。

        而长庚之所以让她逃,是因为她如今精神力在山海星无往不利,身体也被天长日久的冲刷改造……

        但是,不管怎样,人类面对这种自然灾难,仍有很大的危险。

        毕竟,精神力总有枯竭的时候。

        而地震……

        众所周知,它来时无法预测,余震也无法预测。

        直到这时,楚河也终于想明白,天风科研院为什么会接受秦蔓蔓——因为它所有的新生力量都折戟于这次灾难。

        不仅是天风,估计所有参加博览会的科研团队,恐怕都是如此。

        这是一次新生力量的断层,尽管政国能人倍出,但是一名合格的科学家,本身就是非常宝贵的资源。

        如果秦蔓蔓再在此时做出一点积极举动……那么破格录用,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情。

        寂静无人的办公室,长庚看着屏幕上平稳无波的身体监测仪,终于可以放下心来。

        但是想起这根本未曾提及、用一座城市祭奠女主角的晋身之阶,此刻只觉又一阵恶心感汹涌而来。

        ……

        楚河如今正带着小黄毛缩在两根廊柱交叠的三角空间,黑暗中她掏出手机,果然,信号全无,已然毫无用处。

        而此刻,感受到头顶轰隆隆的建筑物砸地的声音已经有一会儿没出现了,她这才对小黄毛说道:

        “你在底下乖乖等着,我先上去看看。”

        小黄毛觉得自己应该是害怕的,毕竟这可是地震啊!但不知为何,听见大姐头这稳之又稳的声音,他就一点也不担心了。

        “行,姐,那你小心。”

        ……

        地底裂出一道大缝,目光所及全是层板和钢筋水泥,楚河带着小黄毛缩进去时就费了一些功夫,如今再爬出来时,发现到处都是断臂残垣,借力根本不必费心思考。

        她环顾四周,地面上一片狼藉,整个巨大又有独特造型场馆都裂成了几瓣,抬头还能透过模糊的烟尘看到同样灰暗的天空。

        头顶有滴滴嗒嗒的鲜血滴落。

        那是暴露的钢筋刺穿了人的躯体而留下的。

        灰尘朦胧的视野中,有人正在哀哀的哭泣,有人正在痛苦的呻吟,还有人正在呢喃着根本发不出声音的名字。

        也有幸存者瑟瑟发抖,或仓皇四顾,找寻自己的亲朋挚友……

        她闭上了眼睛。

        余震不知何时再来,又从何处来,也不知哪里是更安全的地方,此刻楚河只能冲出场馆,找寻更多的方向。

        而场馆外面,地面也同样是一片狼藉,停车场里车辆东倒西歪,已然又是一片危险地带。

        唯有场馆右侧的那颗大槐树根深蒂固,巨大的树冠铺天盖地,粗壮的树枝和根部牢牢抓紧地面,打造出一片平稳又安全的空旷地带。

        楚河精神力迅速扫描,没发现地底有什么裂缝,于是迅速决定。

        ——就是这里了。

        她三两下回到地底将小黄毛带了起来,小黄毛还未站稳脚跟,便见身边大石柱下压着一个人。

        怎么形容对方的不幸与凄惨呢?

        刹那间,空白袭上他的大脑,身体还未能做出其他反应,喉咙眼便已瞬间紧缩,他跪倒在地——

        “哇”的一声吐出来。

        楚河却没心思多说些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赶紧吐,吐完了帮忙把人挪到外面的槐树下。”

        精神力并不是万能的,比如此刻,那么多人,那么多地方,她还不如一个医疗队。

        楚河说完便立刻又爬上一边翘起一角的高台上,伸手拽过展馆处倒在地上的扩音话筒,稍微调试一下便立刻打开——

        “还有人吗?还有人没受伤吗?没受伤的尽量到这边集合,趁现在还算平稳,把伤员都挪出去!”

        “挪到安全地带!”

        ……

        话音未落,便有人竭尽全力嘶哑嗓音的喊出来:“救救我的孩子!”

        楚河瞬间跳了下去。

        下一刻,有人挣扎着嗓音喊了出来:“我没受伤,我可以,但是我现在被困在石堆!”

        “我也可以!”

        “我们俩都没事!”

        而楚河的思维前所未有的清醒,在这一刻,她的过往经验与镇定和冷静,都成为加持给众人的定心剂——

        “各位,自觉轻伤的请坚持,我们现在人太少,请让我们呼喊更多的人手!”

        “重伤的不要怕,我会尽快,我们马上就要有很多帮手了!”

        “那位妈妈别担心,我马上过去——”

        实际上,楚河早就知道了,整个场馆8576人,如今安安全全没受伤的幸存者,只有128人。

        轻伤不影响活动的,756人。

        重伤的,3198人。

        其余人……

        她握紧话筒,将自己的镇定和声音传达出去:

        “政府救援与医疗团队已经在路上,很快就到了,大家不要担心,坚持一会儿,现在我们先帮忙把大家挪到更安全的地方!”

        实际上,整个城市都被影响,想要救援,交通就是最无奈的一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这会儿没人说话,只是在轻微的啜泣声中,不断有声音响应——

        “我只是后背被砸了一下,不影响干活……”

        “我也是,头有点晕,但是再休息两分钟就能动了——人要带到哪儿去?”

        小黄毛已经擦干净嘴巴爬了起来——可能是呕吐造成的,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他眼圈通红:

        “姐,我可以了!”

        楚河点了点头,随即大声道:“现在,能帮忙的选择离你最近的,迅速把人带到外头槐树下!”

        “不能帮忙但是能动的,麻烦自己努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