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76章:我不接受你的离别【求月票】

第76章:我不接受你的离别【求月票】

        就算有福没同享,楚发达也绝不会就此认错。

        她理直气壮地说道:“你看你如今的待遇,还缺我这一点吃的吗?再说了,我吃的都是垃圾食品,不健康。”

        长庚轻笑一声。

        “小河,不必给自己找借口,你就是单纯忘了我罢了。”

        他又悠悠长叹,目光放远:“当年每一批营养剂,你都是先挑喜欢的口味,剩下的都留给了我……”

        楚河坐直了身子,哼哼哧哧:“你怎么知道?”

        她明明挑的时候很慎重,也没有逮着一个口味儿使劲拿。

        长庚但笑不语。

        营养液每种口味对应的是不同的作用与功效以及营养侧重,后勤如果不是傻子,就绝不会在这方面配比不均衡。

        只有小河这个傻子,才自以为自己瞒天过海……

        不过说实在的,长庚也很好奇——都是一样的难吃,为什么他们还能从里头挑拣出【一般难吃】,【特别难吃】以及【极其难吃】?

        楚河做贼心虚——那、她就算偷偷换口味,也是认真计算过营养的,也……也没什么问题吧。

        不然医疗助手早就该提醒了。

        但不知为何,此刻仍旧心头发虚,于是拼命转移话题:

        “对付一个秦蔓蔓要这么复杂吗?我不能直接把她解决了吗?或者,凭你的实力,让她一辈子拍马也比不上,那不就行了吗?”

        长庚微微一笑。

        傻小河,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你会遇到什么世界,又有什么样的限制啊?

        这样一个新手世界,当然是用最稳妥的方式来最好。

        如果是他自己,他将分分钟试探出无数个更稳妥更高效率的方式,可偏偏是小河去替他做这些事……

        就如同甘心情愿让出身体的这位【长庚】一样,但凡有一丝可能遇到危险,他都不想让小河去尝试。

        他低声回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彻底解决这位天命之子的妄想和精神核心。”

        “这种人也配做精神核心!”

        楚河眉头高高挑起,想起原著中秦蔓蔓的风格,一瞬间竟觉得恶心。

        长庚安抚她:“人类之中有穷凶极恶阴险狡诈牲畜不如之人,也能瞒天过海逍遥快活,那么在亿万万的无限可能中,萌发一些另类的精神核心,难道不也是概率中的事吗?”

        楚河撇了撇嘴。

        “行吧。”

        她又笑了起来:“那也没关系,我觉得尝试另一种生活方式也挺有意思的,我会努力试着体验新生活的。”

        工作结束的清洁小圆哼哧哼哧爬上她手边的储能盒,随即又被楚河用指尖轻轻挑起,在桌子上滴溜溜如同陀螺一般转了起来。

        圆圆的硬币发出无辜的震颤,好半天才平铺在桌面缓过神来,慢吞吞地蠕动爬进安全的盒子。

        她低头凝视着小圆银白色的躯体,此刻也低声道:

        “别担心我。长庚,我会做得好好的。”

        不管是找到你,还是粉碎这种令人恶心的精神核心。

        ……

        与此同时,秦蔓蔓也没有闲着,每天都在追问搭线进度。

        梦中的具体事情她已经记不清楚,但如今进入天风科研院的想法却越发急迫,可惜秦爸爸如今不过是个在三线城市中称得上身家的小商人,放在帝都这地界,一砖头砸下来涉及到的有钱人,他都还不够格。

        若不是向来跟政府合作的机会偏多,企业口碑和官方人脉相对不错,这回来帝都,恐怕连关系都搭不上。

        但宝贝女儿日夜催促,甚至因此闷闷不乐,他也是唉声叹气。

        “爸爸,你怎么搞的?你不是说已经联系好朱夫人身边的助理和秘书了吗?”

        秦爸爸也百思不得其解。

        人是联系上了,可惜大约是身家太小人家瞧不上,礼数是进到了,但并没有什么消息。

        不过这种现实还有点卑微的话题,他就不想说给女儿听了。

        他对于秦蔓蔓也算是尽心尽力,如今多方路子走不通,又另辟蹊径,这会儿从包里拿出一张请帖来。

        “别担心,蔓蔓,我这关系也不是白跑的。西川省下周有一个科技博览会,到时会有各方大拿和商界的同行去凑这个热闹,说不定朱总或者是天风科研院的负责人也会去。”

        秦蔓蔓已经毕业,如今天天在家无所事事,能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也不嫌弃。

        “那爸爸你呢?你一起去吗?”

        商场上那些虚伪的送好处说好话之类的事,她一个只会做科研的人是没办法表示出来的,真有关系能用的话,除了自己展现实力之外,恐怕爸爸也要费些心思。

        秦蔓蔓有些惆怅。

        ——她还是太年轻了,也没有一个能让她做出成果的平台,不然哪至于这么绞尽脑汁呢?

        应该是别人捧着她才对。

        可惜了,现在做一个纯粹的科研人真的太难了。

        …

        好在秦爸爸也没负她所望。

        “爸爸当然也去。”

        “说是科技博览会,实际上结束之后还有政府牵头组织的一次商业聚会,爸爸最近两年跟政府的合作项目已经变少了,总得去想办法找找机会。”

        西川也有他们的业务,对比帝都,人脉关系总是更好施展的。

        而且,他还有一点别的想法。

        ——这次来帝都多方奔波,也不全是为了女儿,而是想跟汉棋智能家居公司进行合作——对方卖的【圆圆系列】,实在是让人眼馋。

        可惜对方身家丰厚,背后似乎又有政府护航,不仅如今没人能拿下合作方式,连他想见一面负责人都做不到。

        听说这次科技博览会,汉棋智能家居也接受邀请,无论如何,他得去碰个机会。

        秦爸爸暗自叹气。

        ——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这汉棋公司在网上铺天盖地的热度,但凡产能转化,日进斗金绝不夸张。

        偏偏仍旧那么不温不火的限购着卖——挣钱潇洒到这种地步,秦爸爸是拍马都赶不上的,此刻只能心生仰望。

        如今做房地产的都能这么轻松又成功的跨界,听说还是绿恒地产的继承人负责的……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

        秦爸爸的这些想法,当女儿的是一无所知。

        秦蔓蔓只以为爸爸能陪着她,此刻高兴的向楼上跑去。

        “听说西川的风景和美食都很有意思,我去做个攻略,到时候提前过去玩几天……爸爸你要一起吗?”

        秦爸爸有点犹豫。

        “我肯定是没时间了,但是……蔓蔓你毕业放假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听说天风科研院要求个人履历条件挺高的,你趁这段时间,要不去别的研究院实习一下,总好过在家荒废几个月吧。”

        这样应聘的时候,有个工作经验不是会更有优势吗?

        “我才不要!”

        秦蔓蔓不开心。

        “爸爸,我那么努力考上白鸟学院,只是想找一份合心意的工作,能够安安稳稳地做研究……现在你又让我去屈就其他地方做实习生……你自己都是开公司的,难道不知道实习生每天只会打打杂跑跑腿吗?一点都锻炼不到。”

        “话也不能这么说……”

        秦爸爸有点犹豫。

        谁不是从实习生慢慢走过来的呢?

        他们家也没辉煌到有什么集团大公司让女儿进去就做管理层。

        就算实习生学不到什么,累积一些工作经验也行啊。

        可惜秦蔓蔓并不这么觉得。

        “再说了……”

        她摇头晃脑:“我们搞学术研究的,时间可不能荒废在这上头。爸爸你不懂,别看我假期好像没努力,那是因为研究不是一天的功夫。”

        “总之,你就别管了!”

        行吧。

        面对如此娇俏可爱的女儿,秦爸爸还能说什么呢?

        秦蔓蔓便欢天喜地的去收拾行李,做旅游攻略了。

        ……

        楚河也拿到了这样的请柬。

        并不是长庚准备的,而是周白和周天恒两人亲自寄送。

        虽然傻富二代在公司日常一天三顿骂,但大约是周天恒顾及自己可能会再生下一个更蠢笨的儿子,一时并没有将精力放在谈恋爱上,反而着重调教儿子。

        这不,有了新的请柬,甭管公司里那位神秘的带有官方背景的工程师愿不愿意,他们把请柬寄送到也是心意。

        周白:……主要是想着能蹭一下工程师的热度,让他爸别再每天盯着臭骂了!

        说了不是那块料,就不是啊!

        ……

        “西川省啊……”

        楚河犹犹豫豫打电话给长庚:“麻辣兔头你爱吃吗?”

        长庚轻笑一声:“小河,你大可不必这么委婉——这次西川省科技博览会,天风科研院也将会有一个新的实习生团队过去,你是要随队走还是跟着周家,又或者自己一个人去玩?”

        他深谙楚河性格,此刻连方案都给的到位——

        “如果你想舒舒服服的话,那就跟着周家。闲着无聊的话,就跟着天风科研院的队伍,顺带指点他们。如果只想去吃吃喝喝玩一玩,那就自己一个人去吧。”

        行吧,她就说了一句话,长庚已经将所有都想到了。

        楚河心酸的想:明明3S精神力的自己马力全开,而对方还在苦苦压抑……可为什么还是处处不如他?

        难道……就像精神力研究报告所说,精神力真的不代表智商吗?

        ……

        碾压已成习惯。

        楚河哀叹一声便毫无芥蒂的接受这次建议,不过仍是按耐不住反问道: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把人招进去开展剧情啊?”

        长庚微微皱起眉头。

        “我在等一个契机——最起码,不管是朱烈来跟我说情,又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总要有个原因,才能顺理成章的推动故事发展。”

        不然,凭他对这个世界核心的了解,就这样莫名其妙将人招进来,恐怕对于剧情的推动也没有任何意义。

        但他也有新的疑问——

        以如今跟朱烈的交流来看,对方脑子明明非常清醒,倘若他是因为剧情力量而被秦蔓蔓迷惑,那么长庚呢?

        明明在小说原剧情里,他一开始并没有受影响,甚至可以算是整个故事环节中意志最坚定的人,期间指责秦蔓蔓数次,拉足了仇恨感,让秦蔓蔓不再带有爱恋的心思看他,也给其他人留了机会。

        属于一个相当能推动剧情发展的合格反派男配了。

        而秦蔓蔓除了学历,各项素质对于天风科研院的招人标准来说并不达标,又为什么他会决定将人留在自己的科研院里呢?

        朱烈作为投资人,其实并没有决定权的。

        除非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因素……

        他皱眉细细思索。

        可惜了,原剧情所有的故事都在讲述秦蔓蔓重生后的打脸辉煌,以及上辈子的种种不如意……

        对于为什么将她留在科研院,作者给出的理由当然是因为秦蔓蔓的优秀。

        以他的记忆力,将脑海中的剧情每一个字都细细分析,可仍旧没能得出结果。

        只能作罢。

        ……

        “对了,小河。”

        如今得不出结果,那就顺其自然吧,现下还有另一件事,需要小河忙一忙。

        “你的救援蜻蜓已经被官方看中,合作就是你进入我的团队的敲门砖。”

        “不过我看了,你实在太过偷懒,内核用了许多精神力进行改变,甚至镜片都做过调整……这实在不利于如今量产,抽空做个调整吧。”

        “你那三只蜻蜓,我会派人送过去。”

        楚河神情恹恹:

        “你哪里懂我这种穷人的悲哀,原材料找不到,特殊零件还要排队最起码三年以上——动手段插队最快也要6个月,哪有那时间呀!”

        她越说越理直气壮:“反正只是为了打一打秦蔓蔓的光环而已,当然最主要是效率了。”

        “你别捣蛋。”

        长庚低笑,教育她:

        “找借口都不用心——明明有些地方可以用复杂一点的方式完成的,何必动用精神力。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飞跃式成就,还值得你这样敷衍我——你去博物馆偷这个原型的时候,没被我亲手逮住是吧?”

        楚河脸都绿了。

        “这东西又不稀罕,垃圾场里就能随意组装出来,我只不过是偷个懒,找个完整的罢了——这怎么能叫偷呢?”

        这话就牵强了,垃圾场里是能组装,可全星系那么多个垃圾场,想组装一个完好无损的,可得费不少力气。

        就如同在全世界的垃圾堆里,翻找一个一代电饭锅一样艰难。

        反正博物馆只是中央城一个分区的小馆,放在楚河眼里,不拿简直是罪恶——

        搞改装的事,怎么能叫偷呢?

        这种老旧科技也根本没人看啊。

        ——除了初等教育阶段,需要不停拿他们做参考做作业……

        她越发理直气壮。

        “再说了,我那会儿还没去军校呢!你逮我干什么?我都不是你的戍卫者。”

        这下子,沉稳如长庚也直接笑出声来。

        清风朗朗,月出中天。

        “傻小河,你在我的家庭机器人中装军用芯片,我当时在战场不能第一时间把你带走,还不能盯着你吗?”

        楚河:……

        她恨恨咬牙:“我当时要不是急着有事……”

        “你是说那个非法的空隼改装比赛吗?”

        长庚轻描淡写地问。

        楚河:……

        破比赛!

        垃圾比赛!

        要不是为了空隼改装,他她至于去偷博物馆里的东西吗?

        还不是因为当时的一代救援蜻蜓里有她想要的零件——一切都是为了省钱啊。

        过日子,没有钱不行的。

        要不是急着赶去比赛,又舍不得挣那笔加急维修费,她又怎么会一时侥幸,拿军用芯片顶上去?!

        还不是想着,既然家用机器人都送到她这个小破维修站了,家里肯定没人懂这方面的知识,什么芯片都可以,只要不影响使用就行。

        可万万没想到,送过来的原因不是没人懂,只不过是战局繁忙人事冗杂,顾不上而已……

        一失足啊!

        往事不堪回首。

        她只能哼哼的截断这个话题。

        “行吧,行吧,我调整,我路上就开始调整——你记得帮我请好假哦,我这才开学呢……”

        说着嘴角就又翘了起来。

        ——上课这种事,不管什么时候都很无聊啊。

        她信誓旦旦。

        “你放心,我拿到蜻蜓就走,路上绝不捣蛋!等到地方了,万一有机会,我还会再给那位天命之子找点不愉快……”

        长庚也止住笑意,温柔的点了点头。

        “那行,好好去玩吧。”

        ……

        在视频快要切断的时候,楚河看着他那熟悉的眼神,突然忍不住说出一句话。

        “长庚,其实……哪怕是如今在山海星,我们见面的机会仍然很少,就像当初在第三戍卫星。”

        “你不来,我看过故事之后,也能将任务完成的好好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在这个世界,我就觉得非常安心。”

        “而以后,不管去往哪个世界,只要记得你还在等我,我也一定会十分安稳的。”

        她难得说出这样肉麻的话,说完耳根都开始发热了。

        长庚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他也凝视着楚河。

        “小河,当我在精神星海捕捉到你的磁场,确认了那精神体属于我的戍卫者,你不知道,我又有多安心。”

        “我来到这里,不是因为你需要我,而是因为我不接受你的离别。”

        ——以死亡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