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74章:我能打一天!【求月票】

第74章:我能打一天!【求月票】

        天风科研院。

        助理在研究室外按响通话仪:“长庚先生,秦少校打来电话,说是给出的防弹材料有问题。”

        没有一个科学家认为自己的成果会出问题。

        但是……

        长庚坐在轮椅上,闻言却轻笑一声——

        送菜只送一次,有什么诚意?

        他接通电话:“防弹材料能有什么问题?”

        “你实测过了吗?”

        秦雨泽心想,还好没送去实测。

        不然搞不好长庚先生的光环就要破一点了。

        他努力稳住情绪:“这个防弹材料的强度似乎不太够,轻松一撕就撕成两半了。”

        虽然他没成功,但他发誓,楚河刚才确实是轻松一撕。

        长庚脸上的表情满意起来。

        “我猜你没撕动。”

        秦雨泽脸红:……

        “既然你没撕动,那肯定是撕开这东西的人有问题——不如你去亲自感受一下。”

        秦雨泽:……

        虽然方式不同,但最终吩咐都是同一个,所以他这会儿突然就悟了——打架才是最重要的吧!

        ……

        窗外的太阳能将人晒得外焦里嫩还流油,而窗里边,楚河正看着训练基地外围的墙。

        “小河,你不赶紧休息吗?”数学系的李一晚从卫生间出来,随口问道。

        楚河幽幽地说道:“我在想,这个墙看起来挺好翻。”

        已经躺在床上的中文系的罗璇笑起来:“这样看着墙当然矮,但实际上三米多高呢!”

        楚河心想:你不懂,才三米而已。关键是中午翻还是晚上翻……实在受够这无聊的日子了。

        就在这时,教官突然打电话进来:

        “楚河,秦少校想跟你切磋一下,你愿意吗?”

        垂死病中惊坐起,仰天大笑出门去!!!

        这句诗的真谛,她悟了。

        楚发达连回应的声音都没有,直接挂了电话,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

        她趴在走廊上一看,秦雨泽正站在楼下,同样静静等待着她。

        陪同的还有几位凑热闹的教官——准确来说,是所有教官。

        看上去声势浩大,尤其喜人。

        楚发达直接轻点走廊,极其灵巧的身姿一跃而下,跳在半空便已经改换姿势,目标,直对秦雨泽!

        秦雨泽浑身肌肉瞬间紧绷,在这千钧一发时,双臂立刻交叉,拦住了这飞来一脚。

        随即,便是一股剧痛。

        但他也是枪林弹雨中打拼出来的,这会儿便立刻知道并未伤及骨头,于是也顺势抬腿,鞭腿挥舞中带出呼啸的气势!

        这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你来我往好几个回合。周边教官看着凌厉的打斗,此刻瞠目结舌。

        不知怎么,大家伙儿面面相觑,居然都感受到了心态的平和——多躺平看看星星,果然能得到新的感悟。

        上回大家接连折戟,也确实不是训练不到位的问题。

        主要是他们可能真的太废了呜嘤……

        …

        他们在旁围观各有想法,而陷入打斗漩涡的秦雨泽却已经快要维持不住理智。

        腰背肩膀胳膊小腿……四处都隐隐作痛,对方速度又快又迅猛,简直令人目不暇接,而且招式的角度极其刁钻,仿佛但凡给出一丝机会,自己都能被卸掉半边身子一样。

        能坚持到现在,全靠着生死之间激发的本能才能勉强招架。而对方甚至游刃有余,呼吸节奏都没有乱。

        所以,继智商被人碾压后,个人武力值也被按到了尘埃里吗?

        秦雨泽心态崩了。

        …

        秦少校心态崩了,楚河却是越打越放松。

        怎么说呢,虽然人照样挺废,但比教官们强的太多。而且她现在已经收好了力道,只要维持住这个水平,她能打一天!

        太爽啦!

        她是能打一天,秦雨泽却已经觉得浑身开始肿胀起来——这力气特么就离谱!

        难怪能手撕防弹材料!

        想到这里,秦雨泽在又一次被砸在地面时迅速一个翻滚,赶紧躲到一旁去了!

        等他爬起来,楚河已经又一次过来了——

        “不打了,不打了!”

        他抬手表示暂停,感受着周围教官们的目光,再看看走廊边上已经趴了好些个神情激动的女生,此刻只能绷紧面皮——

        嘶!

        右眼睛肯定肿了!

        但是,还是要绷住。

        “楚河,你的实力确实很强,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进部队?”

        楚河已经摸清了如今大家的身手,这会儿果断摇头:“我不要,都太偏僻了,也没什么吃的。”

        主食她是满意的,但零食嘛……

        又看了一眼秦雨泽,瞧他左边腮帮子肿着,右边眼睛乌青……咳。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疼你了?可能有点没控制好……接下来我肯定力气会小些的。”

        难得碰到一个趁手的沙包,啊,不是,是碰到一位值得尊重的对手,一定要珍惜着打才行。

        态度也要谦卑一点。

        楚发达能屈能伸,相当耿直。

        ……

        秦雨泽脸都绿了。

        这么多人呢,他不要面子的吗?现在的小年轻实在是太不含蓄了。

        于是咳嗽一声:“哦,不打了。主要也不是轻重的原因,切磋嘛,我肯定打的你也很重,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

        楚河连连摆手:“我不疼,都没什么感觉,跟蚊子叮似的,我还可以继续!”

        秦雨泽:……

        教官们:“噗咳咳咳咳!!!”

        “今天的霾有点大哈……”大家伙儿左看右看。

        至于一旁的同学们……

        秦雨泽一世英名一朝丧,此刻压根不敢去看大家的表情。

        他只是越发严肃:“是这样的楚河,我之所以试探你的力气,是因为有一项新材料测试需要你参与,如果你愿意的话,不如咱们去办公室详聊?”

        没错,他一番付出与心血,全是为了工作。

        当然,受伤也只是为了更好的检测对方的实力。

        楚河:……

        实话实说,没什么兴趣。

        但既然是之前提过的防弹材料——

        “参与测试的话,让我用最新款的RPG行不行?”

        如果能用的话,那这波不亏,太爽了!

        秦雨泽表情绷不住了——RPG?

        我看你在想屁吃。

        他冷漠一张脸:“这些都可以详细谈。”

        毕竟新型材料的事虽然不算机密,可也不至于宣扬的那么多人都知道。

        ……

        怀抱着对山海星热武器的念想,楚发达喜滋滋的跟着秦雨泽走了。

        而留在原地,自信心被打的稀碎还搅和得七零八落的教官们抬头:“午觉都不睡,看来大家伙挺有精神的,那行,来吧——紧急集合!”

        同学们:就看个热闹,怎么热闹就成我们的了?

        这种垄断不合适啊教官!

        然而,无情的哨声还是打散了宿舍楼的安逸。

        …

        办公室里。

        秦雨泽腮帮子红肿,右眼淤青,大腿才挨到凳子上就立刻弹了起来。

        他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的起来走了两步,然后再看看一脸无辜的楚河:“那个,关于你撕碎的防弹材料,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楚发达那就不是个能承认错误的人!

        她理直气壮:“不是你让我来说说怎么测验的吗?”

        言下之意,撕碎的防弹材料有什么好说的。

        秦雨泽:……

        他脸上的表情几番扭曲,这才将那团材料平铺在桌子上:“你来说说,你用了多大劲儿把这东西撕开。”

        那谁知道啊,她一只手能反推坦克的。

        因此反问:“长庚怎么说的?”

        这才是郁闷的关键啊。

        秦雨泽心道:我倒是问了,可对方什么也不说,就说来打一架。

        而楚河已经将那团黑乎乎又有点滑溜溜的材料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接着肯定道:“这不是玄武甲一代材料吗?”

        嘻嘻,长庚可真敷衍啊!

        又一想,长庚太可恶了,肯定省下来的时间都用来干正事了——比如一个人搞武器!

        …

        玄武甲防护系列共有两个分支,分别为抗寒抗火,防弹护盾。

        楚河在第三戍卫星时,第十代这才开始推广,一代材料当然如今只存在于遥远时光中。

        不过,一代她也不陌生。

        毕竟身为政府养大的孩子,吃喝不愁,资源却也没有,而她向来最爱游走在搞事情边缘,防护服更新换代不要太快。

        一代材料反而是她从小一直穿的那种破烂淘汰品质,因为这一代需要的材料最简单,最普通,属于她能想办法凑到的。

        而秦雨泽心中一动,此刻看着楚河,眼神就不一样了——

        虽然知道长庚先生跟这女孩儿关系好,但是关系能好到这份上,对方甚至一眼认出了这什么玄武甲……

        瞧,两个人连名字都商量好了,实验项目和过程看来都没瞒着她——怪不得长庚先生说楚河是他内定的合作伙伴。

        还一定要让自己过来跟对方打一架——

        一定是想让自己向上汇报,不必派人来观察楚河!

        因为,她武力值已经足够自保了。

        ……

        鉴于科研人员保密意识的重要性,秦雨泽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位楚河,跟长庚先生的关系,恐怕仅仅不只是他说的简简单单一个好字。

        他于是放缓声音,身上的伤痛仿佛也不那么明显了:“说说看。”

        为什么叫“玄武甲一代材料”?

        难不成其实已经有进阶产品了?

        而楚河没回答,反而观察一会儿后,将防护材料用力一拉扯,伴随着清脆的撕扯声,东西已经又碎了两半。

        这种性质……

        秦雨泽皱紧眉头——不管对方力气多大,能被撕碎的,肯定不够格做防弹物资的。

        正准备说些什么,然而楚河已经把东西放回桌子上,笑了起来:

        “这防弹材料……其实你没拿够吧。东西是货真价实的,但能被我撕开——这是高性能防火防寒材料。”

        “同属性应该还有一块材料,长庚……”

        她说到一半突然想明白长庚为什么只给一半,再想想秦雨泽明明已经拒绝却又回来——咳,可能,这就是送菜的诚意吧。

        ……

        实验室里,长庚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不给全,当然是因为秦雨泽第一次送菜的态度不诚恳。

        给一半,就当是某人如今鼻青脸肿的资费吧。

        剩下那一半……当然是打完了给个甜枣了。

        他敲了敲轮椅上的触屏,助理很快就赶了过来。而长庚则递出去另一块银白色的如同莫代尔布料一般的……材料。

        “如果秦少校回来找我,就说我进实验室了,关键程序走不开。”

        助理不明所以,不过他能被提升为助理,当然是以长庚吩咐为先,于是毫不犹豫的伸手接过:“好的。”

        ……

        秦雨泽这一天如同一只被抽打的陀螺,滴溜溜从这里转到那里。

        而当他本人亲手将新型材料送到实验场时,整个人也确实像极了被抽打过的陀螺。

        众位科学家自从被秦雨泽手脚僵硬的塞回来一个“戍卫者”之后,再也不敢对长庚先生的低调成果疏忽大意,于是一群人都围了上来。

        “怎么说?”

        秦雨泽面色古怪——

        “她说,如果想看到实际成果,那不妨用黑色布料包裹一块黄油放入炉中。”

        “而银白色的,抗击打以及抗弹药利刃,你们随意来。”

        大家的眼光瞬间火热起来。

        众所周知,黄油这玩意儿,是在室温环境中都能融化的美味。偏偏长庚先生却说包起来扔炉子都行……

        而另一边的防弹抗击打随意来……

        大家伙儿瞬间来精神了——

        “快,准备!!!”

        ……

        这一天,大一新生在训练场被折腾的仿佛行尸走肉,楚河却舒舒服服被特批不用参加,神清气爽打完架后甚至还回宿舍美美睡了一觉!

        这种惬意感,脾气最弱性格最软的李一晚拖着蹒跚的步伐回来看到,差点就同室操戈殊死搏斗喋血当场了!

        而长庚自觉满足了小河的一点小爱好,也干脆投身研究之前没时间也没也必要做的那些有趣的新玩意儿。

        毕竟,为了稳住话语权,也不能总拿玄武甲这种东西敷衍对不对?

        而在另一栋装潢精致的楼宇中,秦蔓蔓躺在她带着公主帐幔的大床上,沉睡的脸上涌出一抹笑意来。

        …

        …

        【她梦到自己已经进了天风科研院。

        甚至第一时间发表了最新的有关防弹材料改良的成果。

        为了能够尽快通过审核抢占先机,也为了能够被世界最好的刊物看中,她在里头整理了许多的关键点,终于——

        她,成名了!

        甚至不仅仅是成名,甚至国家还特意派人来,希望与她达成合作……

        虽然秦蔓蔓不喜欢国家给自己的限制——比如发表论文不必这么着急,也不必这么全面。

        但是,秦蔓蔓心想,我到底是这个国家的人,虽说这样会影响我出名的速度,但是爸爸的生意能够做大,也还是需要国家支持的……大不了,我就当热血报国了。

        而这时,长庚先生走了过来。

        天呐,在梦中,他都还是那么冷淡,眉目清隽。

        然而此刻对方却拿着杂志:“秦蔓蔓,你疯了吗?天风虽然是私人科研院,但是这种涉及军工项目的成果,你怎么敢把那么多数据公布出去!”

        秦蔓蔓满心的热意都凉透了。

        她心想,我都甘愿低调了,如今,连自由发表成果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再说了,只是一部分而已啊,其他关键数据也没发出去。

        她看着对方冷淡中带着怒火的情绪,突然后知后觉——长庚先生……是不是嫉妒了?

        毕竟防弹材料是他如今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呢!

        带着这种想法,再看长庚先生,她心动的感觉消退大半,整个人也都冷淡起来。

        “长庚先生,你太让我失望了。”

        然而对方根本不理解他带来的梦幻破灭是有多么大的伤害,反而还虚伪地说道:“不过……秦蔓蔓,我想知道,关于材料融合诱变反应,我上周才得出的成果,而那时你分明对防弹材料一点头绪也没有……为什么如今完整论文都出来了?”

        秦蔓蔓握紧拳头。

        她眼眶一红,只觉得少女梦彻底破碎——长庚先生,根本是个怀有嫉妒之心的小人!

        根本不是她梦想中那个惊才绝艳的科学家!

        她只觉痛苦万分:“你是在指责我抄袭吗?长庚先生,不如我们比一比,看谁最先出来防弹衣的成果啊!”

        然而长庚先生却定定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不必了,防弹材料这方面你已经走在所有人前面,我比不过你。但是秦蔓蔓,倘若你进研究院后表现的都是真实的自己的话,那我敢肯定,这些东西绝不是你的研究成果。”

        他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给你一个忠告,地基没打好,就想建成高楼大厦,最终带来的后果将波及无数人。”

        秦蔓蔓看着他的背影,此刻不服输的信念层层高涨!

        她,绝不会输给任何人!迟早有一天,她要长庚心服口服!

        到时候这个小小的天风科研院,绝不可能再留下她!】

        睡梦中的秦蔓蔓只觉得这种功成名就的状态太棒了,以至于朦胧半醒,明知道这是梦,却还是舍不得睁开眼睛,唯恐错失回味的美丽。

        可惜,梦境总是记不清楚,躺了几分钟后,也只能模糊想起那种功成名就的愉快了。

        不过,梦境美丽令人陶醉,但她也有个奇怪的念头浮现——

        【对啊,自己……是怎么会突然就懂防弹材料,突然就能超越长庚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