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72章:性别不要卡太死【求月票】

第72章:性别不要卡太死【求月票】

        工物系教官的话过于真实,以至于大老粗们看了看正在吃饭的一群高智商人物,此刻竟久久说不出话来。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见那个熟悉的姑娘此刻将空的餐盘拿起来,三两步便又递回胖师傅面前:“这回想多要点鸡翅。”

        胖师傅眼睛都快笑没了。

        不怕孩子能吃啊!

        往年这些学生崽吃饭时挑挑拣拣,还总是剩饭,他们这些常在食堂面对新兵的早就有点儿忍不住了。

        但是人家是大学生,之前有接受过警告,也没剩的太夸张,再要苛求,这毕竟也不是自己的兵。

        而如今这姑娘看着白白净净又瘦,饭确实那么能吃,怎么不叫胖师傅见之欣喜呢?

        他热情的大勺子挥舞着,也不知怎么使的,一勺子里头大半儿都是鸡翅,一边儿往餐盘上放,一边儿还自作主张舀了半勺汤:“给你浇半勺在米饭上吧!特别浓,特别香!”

        楚河跃跃欲试:“真的吗?那把米饭再压一压!”

        而隔壁数学系的教官已经听说了,这姑娘一个小时15张扑克牌,一张没掉的英姿,此刻不去想以后自己有可能给人家当保镖,而是热情的说道:“这位同学,以前在家练过吧?水平不错,想不想学点别的?”

        楚河握紧手里的餐盘,此刻眼神闪亮:“真的吗?那让我送一下东风快递吧!我太想试试这个了。”

        众人:“……”

        胖师傅拿勺子的手都有点不稳当。

        数学系的教官干笑一声:“这个……不开玩笑,咱说点认真的。”

        楚河就明白了。

        什么叫认真的?就是东风快递试不了呗。

        “那行吧……那要不有什么二手的战斗机,让我拆一下呗——报废的也行。”

        这玩意儿她自己一个人,在国内动手段也不好搞啊。

        这下子,工物系的教官脸黑了。

        “天天都想什么呢?你是还没开学,想的也太远了——早知道你当初应该报火箭兵。”

        楚河叹口气:“早我也没经验……光想着工程物理什么都能学,没想到这边儿还分工程物理和核物理……”

        听听,这话说的,教官们饭都吃不下去了。

        数学系的教官此刻眉头一挑:“小姑娘,挺狂啊。”

        他把餐盘放在一边,这会儿上下打量着楚河:“我看你的身板不明显,但肯定练过——东风快递战斗机我是搞不了,军体拳你会不?能打吗?”

        这学生也太狂了,必须得压一压她的势头,不然接下来不好管。

        教官们对视一眼,已经想好了——在专业项目上碾压这个狂妄的同学,接着再跟大家展示一番他们的英姿——每年必有的这个项目,必须要叫学生崽们心服口服才行。

        楚河:“……”军体拳我是真不会,但是基础虫族近身对战绞杀36式,她挺熟。

        于是试探道:“要不……咱们打一架?”

        嘿嘿嘿,还有点小激动呢!

        她这么一说出口,整个人都精神了,二话不说捧起餐盘:“等我吃完饭啊,你们也都吃饱点。”不然我力气大起来你们要丢脸的。

        小姑娘胖乎乎的丸子头还在头顶上纹丝不动,然而挺拔的背影却莫名荡漾出欢乐的神采,众教官们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被瞧不起了。

        但他们没有证据。

        最终只能憋了一口气,也带着餐盘气哼哼去吃饭了。

        ……

        剩下这半顿饭的功夫,楚河待会儿要和教官们练练的消息便瞬间传遍所有队伍。

        哦豁!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们激动起来——打啊!打起来啊!

        打起来他们当观众就可以不用训练啦!

        然而,晚饭过后,皮肤黝黑的教官们一同出现在训练场,然后集体吹了哨子。

        跟楚河同宿舍的女生们一边穿衣服狂奔,一边心有余悸的想——有一个带上圆圆全家桶套餐的舍友,真的是太优秀了!

        看看他们女生宿舍,好些个连军训服都洗了,还有洗到一半的……这会儿手忙脚乱,在穿和不穿之间反复横跳,简直太惨了。

        好在教官紧急集合并不是为了晚上加训,而是要在同学们的见证下与楚河打一场——

        教官们的经验之谈。

        一个队伍里倘若有一个刺头不服管教,那么接下来整支队伍都不好带。为了持续20天的军训顺利完成,他们也得首先找一个立威的场子。

        只是没想到今年是个女生罢了。

        但是再想想,这姑娘看着雪白柔弱,实际上军姿一小时,扑克牌动都没动一下——就这能力,也能甩男生们一大截了。

        中文系的教官在众位同学们的期待目光下挺胸抬头,和气的对楚河笑道:“咱们先不正式比,先来看看力气——”

        这样也好让他们决定,待会儿用什么样的实力来跟这学生对打。

        楚河摩拳擦掌,立刻就上前一步:“行,那我来了啊!”

        眼见着教官腿向后迈出一步,整个人扎出了稳稳当当的架势,再接着,向她伸出一只手。

        楚河也是严肃对待,二话不说将手也握了上去,然后——

        “砰!”

        教官被摔了个四仰八叉,此刻看着天上的星星,只觉得自己也生活在星星的世界里——

        太不真实了。

        他……不就是想先掰个手腕炒一下气氛确定一下力量吗?

        这怎么上来就摔人呢?

        周围一片静谧无声,操场边只有蛐蛐的叫声格外嘹亮,片刻后,安静坐着的学生们一跃而起,冲天的尖叫声和口哨声遍布满场——

        “牛哔啊!”

        “楚河太棒啦!”

        “啊啊啊啊——”

        躺在地上的教官无人问津,还要承受战友们怀疑的目光,此刻冷漠的勾动起做文章的心肠——

        这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

        ……

        楚发达也是沾沾自喜——虽然吧,这也并不是什么特别骄傲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一欢呼,她仍旧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偏偏性格如此,这会儿还要矜持的双手下压:“不值一提……”

        不知为什么,这会儿竟如同听相声一般,大家齐齐“嘘”了一声。

        数学系的教官决定洗刷这番耻辱:“刚才你趁老齐想掰手腕的时候,突然发力,他一时没防备也是正常——现在,我可要认真了啊!”

        他双手握拳,此刻稳稳扎住架势,口中还提醒道:“打疼了待会儿别哭啊。”

        楚河:“……”

        她有点儿羞愧——“你们说的比试力气是掰手腕儿啊——我以为要比谁先把人扔地上呢。”

        此刻也正了正神色:“放心,这把我肯定认真。”

        这话说的,数学系的教官鼻子都快气歪了——刚把老齐摔那么惨,现在还说没认真?现在的学生,真的太狂了。

        他低喝一声:“开始了!”

        说着整个人迅速上前,一只手企图扣住楚河的手腕,脚下还在发力企图将她绊倒,然而眼见着人已近跟前,不知怎么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大长腿,再然后……

        再就没然后了。

        他也躺在地上,跟刚才的老齐一起,孤独又寂寞的看星星。

        好半天工物系的教官才同情的在他身边蹲下来:“老林,你输的不冤——这姑娘动作快的跟闪电一样,你一上前去先是一个鞭腿砸了你肩膀,然后膝盖一挑又让你飞出去了——”

        这速度,特种兵都没有啊!

        然而痴痴呆呆此刻什么感觉都没传到大脑的老林突然侧头看他:“袁子啊,你都能看到闪电了啊……”

        袁刚:“……”

        四周已经又想起学生们疯狂的大叫了。

        这热火程度,半点不比追星一线现场要差。而数学系的小矮个原本是抱着幸灾乐祸的神态,瘫坐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毕竟加训太久又没吃晚饭,实在没力气了。

        但如今也是木木呆呆,身边同学兴奋之中也没在意,顺手推了推他:“卧槽这女生太牛哔了啊!!!”

        他呆滞的坐着,不知怎么又从裤兜里摸出两张扑克牌,乖巧的夹在了膝盖当中。

        ……

        周围的女生已经疯了。

        天呐!

        Alpha竟在我身边!!!

        “楚河你谈恋爱吗?性别那块能不能不卡死!”

        有女生大叫道。

        随即也有男生不服气:“我胃不好,这个机会应该让给我!”

        楚河眼睛一亮:“我还没谈过恋……”

        下一刻她想起来山海星人的恋爱守则——不管是追求状态还是恋爱关系,双方都要不停给对方照顾,打饭打水送礼物……

        “咳。”

        她神情稳重下来,此刻端正地说道:“承蒙厚爱,不过我这个人有点物质,还有点虚荣,还有点小鸟依人的心态——比如打不过我的,没独自带一个科研项目的,暂时不考虑。”

        这个条件确实太物质太虚荣了,一度把对象的范围卡的死死的,在座众位学生乃至教官,都没有一个能达标的。

        但是想想对方的院系和刚才的身手,此刻女生们泪眼凝噎——

        “我不服……我只是还太年轻了,再给我几年……”

        “你胡说,我是男生,有机会更大……”

        教官们:“……”

        世界突然就变得奇怪了。

        ……

        因为打架没有过着瘾,楚河郁卒的半夜都没能睡着。

        真是的,她都摩拳擦掌做好准备了,也把准备压在百分之三十的实力上,并决定给教官多打几下的机会——两拳叭!

        但是!

        但是!

        来的教官根本不是特种兵,不是X狼!不是X国队长!

        真的,她都没热身,大家就都不行了……

        这种巨大的落差感,搞得她躺在床上心脏还憋的慌,辗转反侧都睡不着。

        啊啊啊没有事情搞真的太气了!!!

        与她同样气的半夜睡不着的,还有科技女王ing的秦蔓蔓。

        她今晚参加了一个酒会——作为一个科研人员,秦蔓蔓是很不屑跟这群头脑空空的人一起聚会的。

        但是没办法,酒会的请帖还是秦爸爸想方设法搞到的,最近也不知怎么,跟朱夫人那边搭线总是不成功。

        按理说多方辗转托人,只是想进天风科研院罢了——蔓蔓学历是满足标准的,只不过在个人履历上没有什么出色的成果罢了。

        但要秦爸爸说——要求成果这就很离谱了。

        研究生刚毕业,能出什么成果,还没踏入社会呢!

        这搞得不是跟毕业就催婚一样吗?

        可惜,天风科研院的招聘不要他觉得,只要    Hr觉得。

        秦蔓蔓几度折戟,如今回想起酒会上朱夫人冷淡的笑容,此刻心头仍是郁郁。但是好在朱烈先生笑语畅怀,神情很是疏阔,人好似也不差。

        只不过……对方一听说她想进天风,神情就很微妙,还只会说些什么“招聘不是他能做主的”之类的搪塞之语……

        秦蔓蔓气愤的想——这些人高高在上,根本一点都不真诚!

        随机由怅然的想起来,已经好久没有听说长庚先生的消息了。

        她拿出手机,翻出相册里那张被放大后像素模糊的照片——这是当年长庚先生在学校演讲时她拍的。

        多么清俊的人物。

        多么智慧的头脑。

        而能掌管整个天风科研院,这又有多么出色!

        她一定要到长庚先生身边去!她一定会无微不至的温暖他,照顾他,同时,也深深的向他学习!

        ……

        天风科研院。

        秦雨泽连夜赶到长庚的身边,这会儿一手推着他轮椅,一边兴致勃勃的说道:“我见到你的那位朋友,小姑娘深藏不露啊!看起来很有水平。”

        长庚抬眉看她:“所以,你过去没有找他打架吗?”

        秦雨泽:“……”

        “你说真的?”半响他才反应过来:“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呢,再说,我这样的去打她,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

        长庚低下头,神情不甚满意:

        “那她今晚上肯定要睡不着了。”

        早说了让秦雨泽过去挨打,也让小河开心一下,没想到这人脑子笨的连话都听不明白。

        他神情也不太好,一路都不再说话,等到研究室的大门打开,里头仿佛鹌鹑一样的研究员们感受到这低气压,越发努力工作了。

        只有秦雨泽不太明白:“怎么了?这就突然生气了?”

        随即手里被塞进来一张奇怪的布料。

        “你们要的防弹材料,拿着走远一些吧,近期不想见到你。”

        秦雨泽:“……”

        拿到了想要的成果当然开心,但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