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69章:人生几多匆匆

第69章:人生几多匆匆

        秦蔓蔓心中恨恨。

        陆然这一步,是重新挽回他的口碑与光辉了,但秦蔓蔓却仿佛里外不是人。

        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知是谁将林老对她的态度说了出来,以至于爸爸帮忙找关系的路子又格外不顺畅。

        据说原本已经答应帮忙跟儿子提两句的朱夫人,也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秦爸爸疼爱女儿,回家也只能叹气。

        “蔓蔓,要不放弃吧。天风科研院咱们进不去,别的也可以考虑一下。你可是白鸟学院的研究生,出来总是不至于找不到工作的。”

        秦蔓蔓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这才铤而走险,选定了这么一个好时机,不顾危险直冲到车流当中……

        她本想跟天风科研院的投资人朱烈来一次简单又不失回味的邂逅,可没想到,结果又一次背道而驰。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秦蔓蔓盯着地上的落叶,此刻百思不得其解。

        从小,她的运气都很好,想要做的,所设想的,基本都能完成。

        但最近这段时间接连受挫,以至于让她连对自己的信心都提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身畔有两个女人捧着奶茶慢吞吞在路边散步。秦蔓蔓漫不经心看过去,随即立刻瞪大了眼睛!

        她立刻跟了上去。

        前方并排走着的两人并没有察觉。

        “小莲,你今晚看不看直播呀?我看预告说有个震波清洁仪要发售。”

        “看啊,肯定要看。”

        余莲理所当然的说道——她如今已经是扎扎实实的“圆”粉啦!

        “那你说……真有宣传的那么好吗?”

        同事秋姐半信半疑:“我看了短视频,说是只要对准身体启动,那巴掌大的小玩意儿里头就能放出一种特殊的震波,轻易将头发头皮以及身体表皮的各种污渍和老化角质全部带走。”

        洗头洗澡只要三分钟,没有任何副作用,水龙头都不必开,更加不用担心停水停电停燃气……

        这可能吗?

        秋姐说起来明显有点疑虑,毕竟这确实超她想象范畴了。

        余莲却眼神闪亮:

        “我就需要这种啊。”

        她如今已经又有了十几万存款,但是由于房租没到期,所以还住在那个简单的合租单间里。

        虽说也有独立卫生间,但是洗澡的空间真的太小了。

        而且她由于经常熬夜还是个油头,头发一两天就要洗一次……不管是洗头还是吹干,都好累啊!

        她摸着自己的长发:“秋姐,你不觉得每次洗完头吹头发都很痛苦吗?”

        秋姐也有点不好意思:“不瞒你说,连洗澡我都觉得好麻烦哦。”

        秋姐的一头长发及腰,又黑又亮又浓又密,比余莲那稀疏头发要好不知道多少,自然费的功夫更多。

        “所以说啊。”余莲斩钉截铁地说道:“甭管它有用没用,先买就完事了,肯定有用!”

        说完再一看时间:“啊,再有一个半小时就要开直播了,我得赶紧回去。”

        说着急匆匆往路边走,一边走还一边喊道:

        “秋姐,我就不跟你一起了,我要赶地铁!”

        “没事没事。”秋姐也大喊:“小莲啊,今晚不管是什么,你要能抢到帮我也抢一个,我算是服了你的运气了!”

        余莲点点头:“放心,肯定给你抢。”

        她也不怕抢到了秋姐不要。

        首先,秋姐家并不是掏不出这个钱。其次,现在汉棋智能家居的新品上来,只有抢空的,哪有没人要的?

        闲鱼市场加个价都能很快出手的。

        而错过红绿灯以至于只能停留在马路这头的秦蔓蔓紧盯着她的背影,似乎是终于理清楚了前因后果!

        这个女孩!

        就是这个女孩!

        一切的不走运,都是从她在竞赛时打乱自己计划开始的!

        秦蔓蔓握紧拳头——无论如何,她不会认输的!

        而这时,身边有女人正在喊她:

        “喂。”

        秦蔓蔓置之不理,一直到余莲的身影从地铁口消失,她这才高傲的转回头来。

        却发现刚才余莲的同事,这会儿正站在路边警惕地盯着自己。

        “我说你这个小姑娘,色眯眯盯着我们小莲干什么?”

        秦蔓蔓下意识回道:“

        “我就是看——???”

        等会儿,色眯眯?谁色眯眯了?哪里色眯眯了?!

        “你有病吧?”

        被余莲存在激起怒气的她这会儿也毫不客气,一改自己往日温柔大方的形象。

        “你才有病。”秋姐翻了个白眼儿:“我看你好久了,跟了我们好长一截路,小莲走了,你还在后头一直看一直看……你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秋姐心里可知道,余莲长的也就是清秀,也没有什么钱,还是只单身狗,更加没有什么能值得别人觊觎的……

        可路边这么一个漂亮大姑娘死盯着人看,神情好诡异的哇!

        她当然知道姑娘的眼神不是色眯眯的,但是,肯定不怀好意!

        干脆就这么说了。

        秦蔓蔓对她翻了个白眼。

        “神经病。”

        说完害怕露馅儿,扭头也迅速离开。

        秋姐正气的跺脚,谁知路旁的一辆车却鸣笛。

        她赶紧走过去,只见自己的丈夫正眼神紧盯着前方女孩的背影,一边儿皱起眉头问她:

        “怎么了?人怎么骂你了?”

        又说自己的妻子:“你也是,平时在家喳喳呼呼的厉害,碰见这种不讲理的人,她骂你你不会骂回去啊。”

        秋姐笑嘻嘻的:“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吗!不过我也没吃亏……”

        说着就把秦蔓蔓可能跟踪小莲的事讲给丈夫听。

        顺带还问一句:“对了老公,你是给朱夫人做行政助理的,她儿子那么有本事,经常也会有人给你送东西,让你帮忙说两句话吧?”

        “怎么了?”秋姐老公也好奇的问她:“难不成你也想让我说两句好话?”

        “那倒不是。”

        “我就是馋你那边的礼品……”秋姐叹息:“托你办事的,有没有送清洁小圆和家政助手的啊?我真的好想要哦,还有那个口腔清洁球……”

        说起这个,秋姐老公也挺头痛的——

        那个是真的限量……

        但是转瞬间他突然又想起这刚才看到的女生,为什么那么眼熟了——

        “刚才那个骂人的女生我见过照片……最近倒还真有人送礼,请我在朱夫人面前替他女儿说两句好话……”

        ……

        时间转瞬来到8月底。

        眼看着马上就要开学了,小黄毛和胡思思两人火速去二手车市场一人买回来一辆车。

        用来练手的,再加上楚发达给报销,因此都不贵,两辆车总价下来才不到9万块钱。

        至于说车牌嘛……

        这就跟楚发达的驾照一样,手机上点一点,领两个就行。

        至于之前的小黄……

        且不说它如今还处于半拆的状态,就是不拆,这两个员工一个自诩大老爷们儿,一个自诩成熟半社畜,都有点儿瞧不上。

        楚河心想:山海星人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审美啊!

        小黄多么可爱,等她改装以后,有本事这两人摸都别摸一下。

        但她如今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身为一个发财的东道主,为展现姐妹情深,必须要亲自开车去接一下姐妹们了。

        天水市距离帝都着实有些距离,4小时的高铁路程,开车也着实累人。

        因此,哪怕是加上已经把志愿从申州改到帝都的高甜甜,4个学生,都没有一个家长开车过来送。

        很好,这很家长。

        毕竟家长们心中,有高考状元东道主帮忙招待,他们还担心什么呢?

        只是拿特产把行李箱塞得更满一点罢了。

        ……

        高甜甜刚出高铁站就看到在路旁等着的楚河,赶紧一个飞奔跑过来。

        “小河小河,我最终还是要留在帝都陪你,你开不开心?”

        楚河看着她:“你填完志愿不是就跟我说过了吗?而且之前纠结了那么久,也一直在跟我说。”

        高甜甜鼓起腮帮子。

        “你这个人,真的一点情趣都没有。”

        陈心月身体差一点,没那么大活力,这会儿才跟过来:“小河,我从家里给你寄了好多零食,你收到没有?”

        楚河高兴极了:“收到了,都在我那儿放着呢。来来来——”

        她热情的上前一步,轻松的就将陈心月的大箱子拎了起来,塞进后备箱。

        而高甜甜看着自己身上的背包和手里的箱子,瞬间觉得姐妹情变了。

        不光如此,好姐妹之间还开始内卷了!

        小卷毛和小眼镜作为男生倒不至于卷到如此地步,他们另有关注点。

        比如……楚河的力气怎么还是这么大!

        陈心月的箱子他们上高铁时是帮忙拎过的,真的是沉甸甸啊,如今被楚河这样轻松的就拿了起来,简直是对两个大老爷们的侮辱。

        忍辱负重的两个男同学只能沉默的将行李箱也塞进后备箱,再心塞塞的把自己也塞进了车子。

        就如长庚所说,楚发达真心想办事的时候,都是能办的很好的。

        比如此刻,她就真的如同一个称职的东道主一样:

        “我看了一下大学城那边的报道,都是今天就开始的,你们带的有行李,不如先把你们送去学校安顿好,然后再出来玩怎么样?”

        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对了,小河。”小卷毛凑了过来。

        “你之前给的那个清洁小圆太贵重了,不过是真的好用,我的鞋刷的好干净啊!”

        之前的4999价位就已经很恐怖了,学生之间送礼物哪有这么夸张的。谁知道清洁小圆现在都五位数还限量发售……

        老实说,小卷毛家里因为有了这个,简直了,社区巅峰!

        连他爸妈单位的都有人慕名来看。

        小卷毛大大咧咧:“还给你我是舍不得了,但是我爸妈特批的有钱,接下来都在一个城市,有什么要我做的想吃的想要的,尽管跟我讲。”

        “哦对了,我箱子里有一半都是给你装的特产。”

        楚发达好嫌弃:

        “你不好用。”

        她有两个小弟了。

        其中小黄毛特别贴心,还会拍马屁!

        胡思思虽然这个做的不好,人也笨笨的,但是执行力也很强的!

        跟专业小弟一对比,小卷毛就差了好多了。

        更何况……

        “特产肯定是你挑的……你们男生的口味太单调,我之前吃了那么久,也就最开始的薯片好吃。陈心月给我寄的那一大箱子零食才是应有尽有。”

        小卷毛:“……”

        心塞。

        他已经沦落到跑腿都要被人家嫌弃的吗?

        还有零食……哪里不好吃了,明明都很好吃啊!

        可再一想,都是楚河的朋友,陈心月家里开连锁卤味馆的,高甜甜是连锁零食铺……

        输了输了。

        还是小眼镜够意思,这会儿推了推眼镜,万分期待的说道:

        “都说上大学会轻松很多,还很有意思,能尝试许多不一样的——我还没逃过课呢,好想试试啊。”

        做了功课并晓得大学考试苦逼的陈心月淡笑不语。

        楚河倒是认真点点头:“逃课真的很爽的……那确实得尝试一下。”

        小眼镜怀疑的看着她——你这个学霸,说逃课很爽,是不是不太有说服力啊!

        ……

        一路堵堵缠缠,历经三个小时,终于抵达了陈心月的学校。

        不得不说,有车子,还有男生,就是方便很多。

        楚发达负责开车,先按远近将两名女同学送到,两个男生就跑上跑下的安置行李排队办手续买东西……

        可以说是相当物尽其用了。

        …

        今天才是报到第1天,很多地方的学生都没来,陈心月和高甜甜哪怕不在一个学校,各自的宿舍里也都只来了他们一个。

        而明明最有力气的楚发达此刻却是大腿翘二腿,一边看着大家伙忙忙碌碌,一边儿打开家政助手和清洁小圆帮忙整理。

        不知怎么的,竟还有一种养崽的乐趣。

        她看着自己的同学,这会儿眼神也分外柔软。

        ——上了大学,他们会有新的朋友,新的社交圈子。而不再聚在一起的4个人,关系也会慢慢拉远。

        这就是最残酷也最温柔的时间。

        就如同她于这个世界是个过客一样,大家都是,彼此都是。

        但是,此时此刻,当她看着小眼镜又把抹布按在挑事儿的小卷毛脸上时,仍旧很开心。

        穿越茫茫星海,在山海星能遇到这样好的朋友……

        真是美好。

        ……

        8月31日。

        楚河也该报道了。

        胡思思抱着大背包,此刻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少女,眼含不舍。

        “老板,你去上学了。我再要碰到不会的可怎么办呢?”

        她现在可不光是做编程,还要学零件组装与改造,前者尚可以远程指导,但后者……唉。

        小黄毛也垂头丧气。

        “姐,我现在也有驾照了,回头送饭要不让我去试试呗,万一我能进学校呢?”

        楚河看了一眼他的黄毛:

        “不可能,就你这头发就不行……你这头发这么精心染的,你舍得弄成黑的吗?”

        小黄毛头发长的快,黄色也是一个需要用心维持的色彩,因此这短短两三个月,柠檬黄芒果黄小鸡黄鹅黄亮黄……

        小卷毛发蜡都藏了一抽屉!

        小黄毛叹了口气,此刻神情沧桑起来——

        “姐,你不要老拿过去的眼光看我,我已经很成熟了。”

        “所以……”胡思思在旁下意识接了一句。

        “所以!”

        小黄毛下定决心:“我要染火红色的!我要做这条街上最靓的崽儿!”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胡思思极为热情的捧场鼓掌。

        楚河无语。

        她是分辨不出来红的黄的都怎么靓了……此刻只能抬抬下巴:

        “赶紧的,收拾收拾,把我送学校去。”

        “好嘞!”小黄毛火速动弹起来。

        …

        别看小黄毛曾经只是个网瘾少年,但在跟着大姐头的这段日子里,他可已经被调教成一个家政达人了。

        不说别的,整理家务的能力那是杠杠的。

        这不,好不容易挤着车流将人送到学校,小黄毛那叫一个马不停蹄!

        由于是掐着报道最后一天过来的,到处都是学生带着家长,密密麻麻,挤挤挨挨。

        胡思思仗着熟门熟路利落的跑完了手续,领回了钥匙,找准了位置。而小黄毛则尽职尽责的跟在大姐头身后,身上背着大背包,手里还拉着箱子,那叫一个积极奋勇。

        宿舍楼在3楼,楚河上下看了看,觉得这个高度很合适,往外跳的话基本不需要怎么借力,于是也点头表示满意。

        不知怎么的,明明宿舍在哪里也不是他们俩能办到的,但这会儿,小黄毛和胡思思还是松了一口气。

        3楼,307宿舍。

        8人宿舍已经来了7个人,有三家家长也是今天上午刚到,这会儿一边帮忙给孩子收拾着,一边儿还互相寒暄。

        就在这时,小黄毛汗水淋漓的拉着箱子过来了。

        “哎呦。”

        坐在门边床铺的姐妹当时一个惊呼:

        “这姑娘长得有点儿糙啊。”可谓直爽本爽了。

        小黄毛瞪她一眼。

        “喊谁是姑娘呢?”

        他小黄毛虽然头发半长,穿着白色体恤和一件当做防晒衣的宽大衬衣和五分裤,细细的小腿露出来不仅没有腿毛还很白……

        但他脸晒的黑啊!

        五官再俊显示不出来啊!

        同学说他糙,是真的把他当女生了。

        小黄毛觉得男子气概受到侮辱,此刻气呼呼的将箱子拉进来。

        …

        楚河的床铺恰恰好在最里头,她抬头看了一眼,发觉这环境设备除了落后些,整体感觉跟星海时代的新兵宿舍也没什么区别。

        于是干脆利落的往墙边一一靠,再下把一抬:

        “十五分钟,收拾去吧。”

        俨然一个合格的资本家。

        小黄毛手下半点不磕绊,立刻就把箱子打开,一一取出里头的垫被床单枕头等,铺床单的手法格外熟练,看的一旁的学生和家长木木呆呆。

        这男生……挺贤惠啊。

        而就在这时,胡思思也走进来,先是把充好的饭卡还有杂七杂八的资料都给楚河收拾好,接着就热情的跟学生家长们寒暄——

        “你好你好……都是一个宿舍的,缘分哈,这是我们家楚河……”

        一边说,一边手里不闲着,又把楚河的衣服都拿出来整理了一下,放在柜子里搭配好。

        这架势……

        家长和同学目瞪口呆,宛如看到了资本家小姐带着她的丫鬟和家仆……

        而胡思思收拾完衣服,眼见没什么可做的,就又去搞社交。

        “来,各位同学,这是一点江州的特产,大家一起尝尝……”

        “我是咱们学院今年毕业的研究生,对学校很熟悉,以后也会经常过来——小河她性格直爽,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合适的,你们可以发信息跟我说,我来处理。”

        “生活或者学习上有什么问题,也都可以来问我——我是无人机专业的,跟咱们的专业多少也有点重合……”

        她在宿舍可跟在楚河身边完全不一样,此刻三转两转的,居然都已经加了好几个好友了。

        楚河叹为观止。

        她看着胡思思:“我找你之前,没见到你有这特长啊。”

        胡思思也心说:我之前是没有这特长,这不是看你破坏力太强,害怕呀!

        总得提前垫个底儿啊。

        这不,硬着头皮转一圈,宿舍们的目光都温柔多了——

        果然,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而小黄毛作为一个称职的小黄毛,楚河说了十五分钟,他就在十五分钟内把一切都搞定。

        这会儿眼看着床都铺的松软了,他这才将家政助手和清洁小圆拿了出来。

        两个东西一启动,宿舍里众人立刻忘记之前的话题,瞬间惊喜起来——

        “姐妹!”

        “你居然还抢到了这样的神器——啊啊啊我要看它们工作好可爱好想要呜呜呜……”

        清洁小圆的热潮也不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此刻眼睁睁看着家政助手和清洁小圆搭配干活,不知道的也瞠目结舌了。

        最边上那位直爽姐妹还锤了一下床板——

        “早知道有这神器!我擦床板拖地的时候为什么这么卖力啊啊啊!”

        话音刚落,就见家政助手已经顺着床缝钻了进去,俨然是在清理床板了。

        而清洁小圆已经清理干净楚河的衣服鞋子,这会儿对着隔壁床铺同学妈妈的运动鞋试探伸jio……

        女生:“……”呜呜呜真的好可爱好能干好想要啊!

        她渴望的看着新室友。

        而楚河微微一笑,脚边的清洁小圆便如同烧了cpu,此刻疯狂卖力,动作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