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67章:长庚烈烈独遥天【求月票】

第67章:长庚烈烈独遥天【求月票】

        小黄毛耐心等着大姐头拿着老虎钳子又敲完一轮,脾气也发出去了,这才问道:

        “姐,这边有官方的人打电话问小蜻蜓的权限,说是方便的话,能不能下午见个面?”

        “不方便。”

        楚河正组装震波清洁仪呢。

        她不想再跟长庚视频的时候,又被他嘲笑自己不洗头——明明洗了的!

        他明明知道精神力冲刷比用水洗干净的多!

        再说了,不停的购置新材料新的东西,存款眼见着又少了那么多,好多合成材料暂时找不到或者不好买,替代品只能用精神力创造条件进行诱变反应,自己也得好好补补……

        这又要花钱!

        手下还有两个小弟!

        唉。

        有个零件尺寸不对,她重新测了一下数据,这才找到替代品。顺便想了想,到底官方也借力打力帮忙扇了秦蔓蔓的脸,于是又跟了一句:

        “你跟他们说,要权限很简单,在验证处提交自己的身份证信息和工作证件,就会开放出相应的权限。”

        “每个等级对应的图像质量和开放时间是不一样的。”

        有的就像热成像那样模糊的一团,有的却是高清视频,一切全看她在后台联通的内部信息。

        当然,这个就不必要说明白了,毕竟还是有点敏感的嘛。

        楚河头都没抬的随意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哦,对了,检测到极端恶劣环境,以及大量需搜救对象,四圆蜻蜓会被动开启的。”

        再想想,好像都交代了吧?

        …

        小黄毛挂了电话,这会儿压根不会去考虑对边是什么人,又是怎么想的,反而好奇的问道:“姐,这发明你不卖啊?”

        “卖什么卖?”

        楚河没好气的说道,再看看胡思思。

        “你看看她,说来也是研究生,组个零件都组不好。就这水平,我把技术卖出去他们吃不透,跟捏脖子填鸭有什么区别?”

        那要真这样子搞,她来山海星那可真是创造历史了——烈火烹油的科技树,等她离开,咔,没得柴了。

        胡思思抬起头来,心想这个年纪轻轻的科研大佬,说话都好狂啊!

        但是她都干也么久了,如今对于人家的看不上居然还有点被pua的心态了。

        ——大佬说得对,我这水平,确实太次了。

        而楚河则又蹬了一脚墙角的电锯,再瞅瞅胡思思:

        “赶紧干活!给你开的工资很宝贵的,你可千万不要企图什么都学不会还白占我的便宜。”

        胡思思赶紧低下头去。

        ——学学学,必须得学!

        唉,早两个月她要有这水平,今年的科技奖她铁定是第一,还用得着跟秦蔓蔓对线?!

        殊不知,楚河心中也在后悔。

        这个胡思思就是白鸟学院的,还是研究生,还拿过奖学金……可来来去去学了那么些年,看看如今这水平?

        放在星海时代,连垃圾桶都没资格修。

        失策啊,失策。

        她单知道山海星时代科技落后,但是从互联网中获得的消息有限,有些核心数据库她也没逛——总得给人家留点面子,是不是?

        楚发达原本以为,现如今接触的科技水平落后,纯粹是因为她接触的都是学生。真正的科技水平,暗地里说不定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星海时代他们夏国不就这样子嘛,甭管实力有多强,咱们面上都谦虚发育,那得猥琐着来。

        可万万没想到,连白鸟这样高等学府都落后成这个样子……

        后悔。

        早知道就不费心思考什么大学了……

        再想想,如今都8月份了,再有一个月就要上学,就没有现在这样的悠闲日子了……

        楚河突然坐了起来。

        “对了,这别墅距离白鸟学院有多远?”

        这个胡思思最有发言权。

        此刻赶紧说道:“挺远的。别墅区周边没有公交和地铁线,想要效率更高一些,就要搭车,100多块钱,然后再转三趟地铁。”

        想了想又说到:“如果有驾照,有条件的话还是开车最方便。”

        开车?

        楚河突然想了起来。

        哦豁,她的小黄买回来只做了初步改装,就被遗忘在车库了。

        但现在手头还有别的事要做,一时抽不出空来去细细改装。考虑到开学后的日子,她看着胡思思:

        “你是白鸟的对吧,可以自由出入学校?”

        胡思思想了想,谨慎的回答:“白鸟管理挺严格的……按理说我是毕业生,出入也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应该是可以的。”

        楚河神情满足的点点头,重新躺了回去:

        “那行,就你了。开学等我把食堂的东西都吃过一轮之后,再送饭的时候你来,顺便还能帮我办点别的事儿。”

        胡思思:“……”

        可恶!

        她明明是个搞编程的,如今要来这里做手工活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当外卖员呢?

        不干不干。

        她可是正经的科研工作者!

        楚河想了想:“你跟小黄毛俩赶紧去拿个驾照,报销,然后我再买辆车,送饭这个工作有点太远,一个月给你加2000吧。”

        她楚发达用人的时候怎么用都行,但是钱也得配得上。

        天可怜见,白鸟学院的高材生胡思思,如今只卑微的拿着6000块钱的工资,但考虑到别墅区包吃包住……

        咳。

        “好的,我一定会尽快拿驾照的!”

        胡科研答应的声震云天。

        ……

        小弟在旁边听了半天,倒不是眼馋这2000块钱,只是感觉到对方受重视了,内卷的心蠢蠢欲动。

        “姐,那你为啥不直接点外卖呢?你要是觉得麻烦,我给你点好啊!”

        “你傻啊。”

        楚河瞪着他:“我打听过了,白鸟学院一律不准外卖进。想点外卖可以,自己到校门口接——我的腿是用来干这事儿的吗?”

        胡思思:“……”

        那不然……腿是用来干嘛的?

        其实,她听说考驾照买车之后,惊喜之余,还多思多想,觉得小老板怎么会这么好,以为是对方不放心研究,所以每天要叫自己过去指导一番,送饭只是顺带……

        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就只是为了送饭而已。

        冷漠jpg

        而小弟不愧为资深元老,此刻一脸理所应当的说道:

        “确实,姐你考虑的太周到了。校园那么大,怎么能让你亲自走呢?”

        胡思思一边埋头写程序,一边心想:

        那怎么吃饭还亲自吃呢?

        ……

        小黄毛一番表现之后犹自不满足,这会儿还追问一句:“姐,开学之后就要军训,我这边是不是得提前给你备点防晒霜什么的。”

        可谓是贴心本心了。

        楚河则摆了摆手,好奇的问道:“军训,能不能找教官打架?”

        这边治安环境太好,又没有架打,又不给材料正大光明组装武器……

        天天手头工作不是洗头的,就是搞刷牙的,长庚那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召她去搞悬浮梭……

        可恶,那家伙不会自己偷偷搞武器了吧!

        等待,等待,无尽的等待。

        人生,真的好寂寞啊。

        ……

        胡思思已经见识过他的神力,这会儿对这个才17岁的老板从里到外都佩服的服服帖帖,这会儿谦虚的回答:

        “打架……我是说,切磋是能切磋,但是大部分人的力气,并没有小老板那么夸张。”

        言下之意,可收着点儿吧!

        小黄毛随即反驳: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这不是打消大姐头的积极性吗?

        “姐你甭听她瞎说,一群大老爷们儿还能打不过瘾了?尽管切磋,尽管挑战,怎么高兴怎么来!”

        胡思思看着他,一言难尽。

        这傻黄毛,难怪学历低呢,看啥都带滤镜。

        ——你们家大姐头今天早上刚把一只三百多斤的机械臂单手拎出来放在墙角呢!

        然而她倒是不带滤镜,但却不知道楚发达如今最爱这些甜言蜜语。

        此刻看着小黄毛,甚至表情相当柔和:

        “嗯,你讲的有道理。”

        再对比连眼神都不给胡思思的那待遇……

        啧啧啧。

        小黄毛于是又理所当然的陷入了一番被偏爱的有恃无恐中。

        ——怎么说呢,原先觉得大姐头对自己有点冷酷,可万万没想到,对比这个高学历够专业的胡思思,原来他已经被温柔对待了。

        嘿嘿嘿。

        ……

        天风科研院。

        下沉实验室a-11核心区中。

        轮椅缓缓前行,伴随着另一人的脚步声,在寂静无声的实验室中带出些微的气流,荷枪实弹的军人站立在门口,神情紧绷,身姿挺拔。

        不过,做研究的常有一些机密成果,实验室的团队对这情况也是习惯。

        只不过心中仍旧有些纳闷——总工到底设计出什么了?

        之前明明这些人只在出成果的时候才会偶尔出现,更何况是像现在这样如临大敌。

        甚至紧张到连科研院的投资人朱烈先生都被排斥在外。

        轮椅轻巧的自动往前行驶,顺着道路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倚,而伴随着层层叠叠的验证与门禁,终于,停留在一间连接着密密麻麻大小设备的装置面前。

        没人发出声音,就连长庚也在安静的等待。

        三分钟后。

        伴随着这奇怪的仿佛棺材一样的半透明盒子表面的绿灯亮起,房间里有细微的提示音响起,他的表情也略微柔和起来。

        下一刻,接到特殊任务,一直跟随在长庚身边的少校秦雨泽忍不住问道:

        “这是什么?”

        而创造者此时只摸着那个神秘装置内展露出来的,长约一米,宽约70厘米的奇怪盒子,神情柔和。

        “这是一种武器。名字叫做【戍卫者】。”

        他语态温柔,喃喃诉说,仿佛是在憧憬着自己带来的成果。

        “它能够创造一个大约60平方千米的弧形屏障,隔绝一切。”

        “以目前的火力水平来讲,除非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否则3小时内无人能够从内部破防。”

        上校秦雨泽这已经不是第1次跟他合作了,对于这位国家看好的、最近才在军工圈子隐晦出名的工程师,听他这一番描述,此刻不由有些诧异。

        “武器?”还叫【戍卫者】?

        他有点激动的看着眼前被捧在怀中的长盒子,笑道:“那……这也算是武器吧,只不过我觉得你给它取这个名字,其实它就是一种绝对保护装置。”

        他甚至设想起这东西运用起来的场景——

        倘若未来出现某种危险,只需要将防护罩打开那么,60平方千米内的人就必定可以安然无恙。

        60平方千米有多大呢?

        帝都二环内差不多吧。

        至于能够坚持多久,又或者到底有没有长庚先生说的那么神奇……结合他近期提供的各种成果,他既然这么说,应当是八九不离十。

        接下来只等试验就行。

        看着身侧的轮椅,以及轮椅上端坐的工程师,秦雨泽犹然叹息。

        他年纪轻轻便擢升少校,身手头脑缺一不可,但如今看着轮椅上的人,仍旧产生一种头脑不如人的缺憾感。

        这世界上,天才便是如长庚这样的吧。

        而他还有着这样柔软的心。

        戍卫者……守护的意思吗?守护国家,守护人民……

        “你恐怕想多了。”

        就在他思索间,长庚已经成功将盒子验看完毕,轮椅也已经在光滑的地板上以一个格外轻灵的姿态迅速回转。

        而说话的人眉眼清俊,皮肤微微苍白,唇角仿佛天然含着笑意,一看就知格外温柔。

        语气却又仿佛早春晨时的一抹冰。

        温暖中带着凉意。

        秦雨泽一愣。

        哪里……想多了?

        戍卫者……不是守护的意思吗?这难道不是一件防御装备?

        “我的戍卫者自然是能守护我,但这件……可不是属于我的。”

        “我说了。”长庚含笑,看着他目光有着洞悉一切的了然。

        “这是武器。”

        “至于【戍卫者】的意思……你难道没听说过这样的话吗?”

        “正义,只在剑锋之上。”

        “而真理,则在大炮射程之内。”

        他漫不经心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又难得给出详细的解说:

        “戍卫者开放的电浆隔绝膜屏障,能隔绝一切……我的意思是,水,空气,阳光,和风。”

        “有形无形,有质无质,它都能隔绝。”

        “被它所笼罩的地区,三小时内必定生命迹象全无。”

        秦雨泽脸色煞白,瞬间握住了他的轮椅。

        ……

        当一群人如临大敌的将东西层层护送,离开科研院时,这位年轻的少校,哪怕也是枪林弹雨中拼杀出来的,此刻脸色仍旧是一片苍白。

        而等这群人离开,朱烈终于能越过层层看守的警卫,进入实验室当中。

        “长庚。”

        他警惕的看了看门外,随即小声问道:

        “你最近到底在研究什么?”

        “这两个月以来,整个科研院保密程度直线上升。你叫来那么多助手,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参与核心计划。”

        “还有你的腿……”

        要不是还与国家保持着联系,朱烈真的要忍不住往极端方向猜测了。

        “怎么,不好吗?”

        热烫的毛巾轻柔的擦过手掌,再用消毒湿巾一点一点清理指尖……长庚将东西递回给助理,接着抬头,看着这位既是合伙人,又是好朋友的投资人——朱烈。

        朱烈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半响,他才神色古怪的说道。

        “好……那当然是好的。”

        “但是……”

        但是天风科研院作为国内声名赫赫的私人科研院,日常是没有资格也没有权限,更加没有能力去接触军工这一方面研发的。

        他们更大的方向点在于民用,这也是历年来科研院的成果转化盈利效率十足的原因之一。

        但如今……

        朱烈苦笑——

        如今倒是在上头挂了名,出入都是这么的门禁森严,科研院的等级也一再提升。

        但是……

        但是再怎样警戒重重,作为私人科研院,也根本就不可能参与国防军工项目。

        而科研院里能力最强的工程师转行去研究这个,旗下他所带领的那些项目,已经很久都没出成果了。

        国情所在,朱烈这辈子也做不了这方面的生意啊。

        眼看着长庚随时都可能投入国家的怀抱,他这一大摊子群龙无首,连培养接班人都千难万难——毕竟,如今想接触对方重重的政治审核,简直不要太严格。

        长庚双手合拢置于膝上,此刻神色认真地看着朱烈,突然问道:

        “朱烈,当初你说要跟我交朋友时,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是什么吗?”

        朱烈一愣,随即便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道。

        “哈,那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也中二……”

        他说的那句话是——

        【长庚烈烈独遥天,盛世应知降谪仙。】

        【长庚天才,咱们注定要做朋友的。你是不食人间烟火又绝顶聪明的谪仙人,而我,恰恰好有钱!】

        【我们一起来搞研究挣钱吧!】

        想起年少时的往事,朱烈不安稳的心突然又稳定下来。

        他释怀的想到——科研院连年盈利,自己的投资总不会亏本,而长庚在这里这么多年,如今身体还染上这样不知名的怪病,只能依靠于轮椅……

        他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而长庚看着他,看着这个在小说里,同样作为女主的备胎之一被反复衡量挑选的可怜男主。

        他的目光直接又犀利,仿佛能够剖析人内心深处的情感。

        而这一刻,看着朱烈认真的神色,他忽然明白,身为自己精神体的一部分,原本的长庚也算天之骄子——明明那么骄傲,可为什么最终却不敢自己冒险?

        宁愿放弃身体的控制权,也要更稳妥的摆脱这样的宿命。

        他……不是因为自己。

        也因为一颗守护的心。

        想要保护身边的人,也想要光明正大,对得起这个养育他的国家。

        而这两个,不管哪一个受伤,他都会觉得难以承受。

        于是也释然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并不那么温柔,也一改往日的和煦如风。

        反而带着说不出的畅快与释然。

        他挑起眉头,神情俨然放肆许多:“既然我们是注定的搭档,那你又何必担心未来?”

        他轻击轮椅,从轮胎轴心中间弹出一个细长的匣子。

        长庚将匣子递了过去。

        “朱烈,我还记得你年轻时是想打造一个游戏王国的——这是万应游戏核心码,只要在核心上层层填补人设与故事剧情,游戏的其他一切运行内核,将由它自行填充。”

        “不管是什么游戏,休闲还是益智,修仙还是星际,远古还是皇朝……这些都可以做到。”

        朱烈:“……”

        这样的话,倘若真的开发过游戏的人,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可朱烈是眼见着科研院外的守护越来越严密,对于长庚的能力也越发认识的透彻。

        此刻不由神情激动。

        他捧着那个细长的匣子,明明也没多重,却觉得沉颠颠的胳膊都抬不起来。

        而看着门边警卫警惕又好奇的神采,不知为何,他突然来了精神这会儿。

        这会儿将匣子往长庚腿上一放,接着一抬胳膊,瞬间推起他的轮椅,在寂静无人的走廊上来回狂奔。

        警卫瞬间抬起步伐,却在转瞬看到长庚微笑的面庞时又退回原地。

        而朱烈则推着他,正不知疲倦的在走廊里来回折返。

        静音轮胎避免不了的发出细微的声音,而在铺面来的带有消毒气息的风当中,朱烈的笑声格外畅快。

        “好兄弟。原来你一直没忘记我的梦想!”

        “我也没忘记你的!你不是就想自由自在做研究吗?尽管去做!做什么都可以!要多少钱我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