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66章:秦蔓蔓不服输的代价【求月票】

第66章:秦蔓蔓不服输的代价【求月票】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密密麻麻挤着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林老站在人群当中手持余莲的手机,几乎是如获珍宝,目不转睛。

        同时还要将眼神分给余莲手中那只随意拽着的金属蜻蜓,只恨此刻不能哪吒转世,三头六臂。

        一边儿还要艰难地承担着其他相熟的评委们的怒骂。

        “老林,看完没有?你年纪那么大了,把机会让给我!”

        “去去一边去,我才是最年轻的!”

        “年轻顶个屁用,我是这方面的专家!”

        这话说的,在场的评委,谁不是呢?

        ……

        余莲如今明明是主角,却已经成了局外人,根本没有插话的余地。

        但人真的越来越多了,周围的视线也越来越热啦,她终于忍不住提出意见。

        “手机太小了,不然我投屏给你们看吧。”

        “胡闹。”

        林老断然拒绝!

        “这里头蕴含的技术那么宝贵,怎么可以就这样随便展示出来?”

        虽然东西内部核心不怕投屏看操作,但是万一引起某些人的关注呢?

        林老一心拳拳为国,余莲却心想:

        可我当初就是在直播间看人家来来回回的展示,然后随便抽奖送的啊!

        要不是它名字里头带个圆,今儿还不会把这小蜻蜓随身带着呢。

        但她看众人的狂热,这话便藏着没说,而林老也左右看看,迅速有了新的想法。

        “这场馆有空的办公室,赶紧安排一个。”

        身边的助手立刻就拿出手机了。

        …

        而此刻,观众台下熙熙攘攘,展示台上仍旧孤孤单单。

        站着的秦蔓蔓等人仿佛一个小丑。

        下去吧,最关键的评语和打分都还没有,但不下去吧……都这功夫了,谁有空给他们评讲啊。

        秦蔓蔓手中还握着话筒,他们的无人机也还被陆然谨慎的捧在手掌心。

        但此刻,热闹是他们的,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不服气。”

        她在台上小声说道。

        “这明摆着是跟我们过不去,故意来找茬的。”

        “蔓蔓,不能这么说。”

        陆然还是有理智的。

        “他们的无人机确实很优秀,最重要的是,我根本猜不透他们用的什么技术,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阶梯的……”

        简直就连挫败的感觉都难以升起,只有麻木与仓皇,感觉大学这几年完全虚度了光阴。

        “我不是那个意思。”

        秦蔓蔓轻轻拭了一下眼角,语音委屈又温柔:

        “我只是心疼师兄你,还有吕师兄和王师兄……你们明明那么辛苦,先是赶时间每天废寝忘食,后来胡思思临时甩手不干,你们还要额外接下她的工作……”

        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付出了那么多,到如今明明要被林老和评委们点评了,却又被这不知什么地方来的人横插一脚……”

        陆然原本有些茫然的心态立刻得到了舒缓——技不如人,他是亲眼见到了,也没什么说的。

        毕竟进入白鸟学院之后,大多数天才都迅速学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还不够天才。

        他们做这个的,从来也不怕失败。

        只不过亲眼见证差距那么大,再加上之前实在太有自信,一时受不了这落差罢了。

        但如今,秦蔓蔓温声软语,一副体贴他们的样子……别说是本来就心系女神的陆然,就连吕安和王亦然也是心头有些温暖。

        “我不甘心。”

        短暂的伤感后,秦蔓蔓很快打起精神来,这会儿义正言辞的说道:

        “师兄,无论如何,我不甘心我们就这样被忽视。”

        “明明我们也付出了那么多精力和心血,我们那么努力,怎么可能没有收获?我一定要问清楚,到底我们的研究跟别人比差在哪里。”

        “蔓蔓!”

        陆然伸手欲拦,然而秦蔓蔓已经拿着话筒拦住了正往办公室转移的林老一行人。

        少女的模样紧张又忐忑,还带着两分不屈于倔强。她脸色苍白,此刻看着余莲,认真的问道。

        “这位同学,你有这样的成果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参赛呢?”

        “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这次比赛付出了多少?如今就这样被你以局外人的身份忽视,感觉心血完全被糟蹋了。”

        “而且,”她高昂头颅。

        “林教授,我也想知道我们的成果跟她比,到底差在哪里。”

        “是,她的无人机做的是很轻巧,外观也很优秀,包括下载在手机上的小程序,也很注重细节感。”

        “但这些,我相信我们团队不是做不到,只不过是因为时间和金钱罢了。”

        “这次比赛,学校只批下来经费2万元,买一组好些的镜片都不够,又怎么能够比得上这种不计成本做出来的精品呢?”

        白鸟学院向来是提倡大家在实践中提升自己,只要是正规的研究小组,申请经费不离谱的话,大多都给。

        换在一般的院校,校方还真没有这个财大气粗的劲儿。

        可惜秦蔓蔓也是白鸟学院的学生,完全体会不到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话说出口去,反而觉得理所应当,而学校做的还不够。

        ……

        这些话似乎在她心里酝酿很久了,此刻噼里啪啦一口气全说了出来,秦蔓蔓站在那里,心脏砰砰的跳。

        她都考虑清楚了。

        失败了,大不了就给各位教授们留下一个倔强不服输的印象。而万一能够引得注意,那么爸爸接下来再走关系的话,她若能多几位教授认可,应该也会更迅速吧!

        天风科研院是如今国内第一大私人研究院,一旦成功,入职履历该是多么的光彩!

        秦蔓蔓完全抗拒不了这种未来。

        更何况,总负责人长庚先生,她曾在演讲时见过。

        他是那么的沉默内敛,英俊又有魅力……

        她好想让对方沉默又冷淡的脸上,因为她而流露出不一样的神采……

        秦蔓蔓心想,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为了近距离的接触他,自己无论如何不会这么拼尽全力的。

        但是如今这个年代,追梦要大胆追寻,爱人也一样要大胆。

        她,不后悔!

        只希望长庚先生,也不要辜负她……

        ……

        然而,梦想总是美好的。

        在秦蔓蔓浮想联翩的时候,被她拦下的一群人脸色渐渐古怪起来。

        ——付出了努力就一定要有成果吗?

        搞科研的,谁也不敢开口这么说话!

        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科研工作者,哪有成功是一蹴而就的?不都是千百次一无所获的失败尝试,才能酝酿出极小概率的成功果实!

        只凭这一句话,人群中的气氛变瞬间变了。

        反而被她质问的余莲却是神情最坦然的。

        “你问的这些我也搞不懂啊,我这就是抽奖得来的。”

        反倒是林老跟几位评委对视一眼,眼神有点复杂——

        这个秦蔓蔓……说的话不太对劲。

        林老今天是作为特邀评委过来的。

        虽说中途将学生的成果放在一边转而去做别的事不太恰当,但像刚才这个女生说的那些话,听起来似乎相当外行啊。

        毕竟,在场想要跟进办公室的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发出异议说他们是因为研究经费不够,所以才技不如人的。

        内行人都看得出来,两种无人机不管从哪个细节上来讲,所代表的技术水平都压根不是一个层次的。

        脑海中思虑万千,林老却歉意的笑了起来。

        “抱歉抱歉,是我老头子太着急了。不过大家放心,科技竞赛仍旧继续,我呢,跟几位老朋友先把这位同学安顿一下,随后咱们就接着开始下面的打分点评……”

        白鸟学院已经是今天上午最后展示的一所高校了,接下来要到下午3:00才会开始最后两所高校的展示。

        虽说评委没有现场打分确实不合适,但是主要是他们的无人机,也确实被衬托的,像个……咳。

        而且,对方急不可耐找上来质问的态度,表现的未免也太急切了吧。

        尤其是之前秦蔓蔓的大话是那么笃定又自信,会场中许多队伍的人其实都听到了。

        这会儿眼看着他们不自在,心里头都隐约有点暗爽。

        而这时,都不用林老再说什么,主办方便笑呵呵的宣布,总体评分在下午集体展示。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林老又带着余莲和众人离开。

        秦蔓蔓站在原地,一时间手脚冰凉——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哪里搞砸了。

        而紧跟上来的陆然的一句话,又让她凉透的心彻底坠入冰窟。

        “蔓蔓,你可别说了,太丢人了。”

        王亦然和吕安也都有点抬不起头来。

        陆然面对不敢置信看过来的秦蔓蔓,心头一阵荒谬与无奈——

        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是看到秦蔓蔓这样,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清楚。

        他苦笑道:“咱们的实力,再来20万,200万经费,做出来的成果也跟人家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这次我们输了,输的光明正大心服口服。”

        至于报不报名,这也是个人想法。大家都是搞研发的,并不会因为这个就不心服口服的承认对方实力。

        ……

        平湖湾别墅。

        楚河看着屏幕里秦蔓蔓的脸色,不由心满意足。

        不枉她持续几天连续在余莲的手机上推送信息,还给她潜意识留下要去参展的印象。

        但是,她这可是光明正大的正面硬刚!

        楚发达得意的翘起脚来摇摇晃晃——

        毕竟,人她是带去了,但余莲真的没看上人家秦蔓蔓苦心经营许久的无人机成果,那这……

        楚发达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主要还是对方太垃圾了吧。

        …

        太垃圾的秦蔓蔓此刻果然无人问津。

        不仅如此,她还心慌。

        下意识的,陆然也慌了起来。

        但好在脑子清醒,还在试图劝说:

        “曼曼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刚才说的那些话那么多人听到,搞不好大家都觉得你是外行人。”

        一边说一边担忧起来:“你本来就是材料学临时加进来的,现在论文上有了你的名字……”

        事情不好办了。

        他的慌乱也是真心实意的。

        陆然虽然喜欢秦蔓蔓,也愿意为她付出,但那仅限于他个人的行为。

        倘若这种虚假署名的事情发生,引发小组和学校的种种意见和后果,那他是万万不愿意见到的。

        此时此刻,年轻人心中那点火热的情感,便如灰烬上虚弱摇晃的小火苗,只是业内的一句质疑,便让这火苗瞬间扑灭,只留下一股狼狈的黑烟。

        秦蔓蔓泪光闪闪,难以置信地看着陆然。然而陆然却不知为何,只觉得脑子清明许多,再想想这些天自己犯浑干的事儿,忍不住就是一阵头痛。

        “上午的展示已经结束,我们还是先回去想想办法吧。”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已经决定回去就直接承认错误……

        幸好按照一般流程论文,提交过去总得经历个3、4次修改才行。而昨天晚上,恰恰好,论文被打了回来。

        陆然在心里狠狠给自己甩了一个嘴巴子。

        ——这他妈都干的什么事儿啊?

        小组内成员的感情伤了不说,万一学院再因为自己被抹黑……

        他脸色沉沉,已经想好了迅速应对的方法——别的不提,先积极认错吧。

        此刻急匆匆走在路上,尽管他心情不好,但身后一直沉默的吕安和王亦然觉得,这位组长在犯浑几次之后,眉宇间竟又带出了小组初成立时那意气风发又清明的神采。

        ……

        而在办公室中,留在房间里的,只有几位教授和一脸茫然只能充当工具人的余莲。

        四面八方都是行业大佬,此刻余莲被学术的气氛抓紧,这只可怜社畜只能小心想办法自救。

        “需要我对着电视投屏吗?”

        …

        投,那必须要投!

        而在余莲研究投屏的时候,那只金属蜻蜓已经迅速的被林老抓在一旁,被一群人翻来覆去的看。

        ——这金属蜻蜓的外壳只是薄薄一层合金,衔接处只随意做了几次焊接和卡扣,早在快递盒子里东摇西晃就已经不太结实,如今再看边缘——都翘起来了!

        林老等人一边心痛这样好的东西败在细节上,一边蠢蠢欲动,恨不能立刻就有一个工具箱,先把这东西拆开来看。

        而当投屏开始时,一群人接连验证,金属蜻蜓的能力,他们也确实发现有很大一部分被限制住了。

        而林老此刻则和蔼的问道:“小同学,能不能告诉我,你这个东西究竟是怎么得来的?”

        直播间的奖品……那是万万不可能相信的。

        余莲一脸讪讪。

        ——说真话怎么没人信呢?

        她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张工作证来:

        “您瞧,我没骗你,我不是学生,我就是个上班的打工人社畜。”

        “休假没事过来看看,至于这东西……”她还找到自己直播间私信,后台给地址的聊天记录。甚至贴心的找到了直播回放,这会儿诚恳的说道:

        “您要问我这些专业问题,我一个都回答不上来,我就是运气好罢了。”

        “而且这金属蜻蜓,当时直播间送出去三个呢。”

        三个?!

        倍速看完直播回放的林老眼前一黑。

        ……

        金属蜻蜓被火速收购,余莲昏头昏脑的拿着10万元钱走在地铁上,脑子里仍旧重播那位助理略带愧疚的神采——

        “我们也知道这笔钱对应金属蜻蜓的本身价值是远远不够,但是您看,国家的钱咱也不能乱花,而这东西没有权限的情况下,在你的手里确实也没有太大用处……”

        10万块钱。

        只是一次直播抽奖而已。

        余莲晃了晃脑袋,又掏出手机来看了看银行的转账短信,心道:

        “圆”这个字,果然是她的幸运字!

        ……

        另外两台的收购也进行的相当迅速。

        在知道中奖名单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问到直播间,对方的信息便很快被查了出来,随即便由专人亲自前往上门谈回购。

        老实说,中奖的用户也有一位无人机发烧友,可惜缺乏权限,直播间私信永远没人回复,以至于好好的东西,如今都快被他拆了个七零八落了。

        这种情况下,还能再卖10万元回血……

        傻子才不干呢!

        另外两人别提卖的有多利落了。

        而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已经拆了一台却什么关键都没突破的林老等人,终于下定决心,动用了国家力量来找寻这位直播间的主人。

        主播小黄毛便迅速的接到了电话。

        “什么?你问四圆的权限?”

        小黄毛懵头懵脑——他试的时候也没这个问题啊。

        再看大姐头,这会儿正拿着老虎钳子将桌面敲得梆梆响,显然是对这个助理的愚笨很不满意。

        小黄毛心想:看吧,专业又能怎样,到底不如我黄毛吃香!

        更何况,这来的还不怎么专业。

        沾沾自喜jpg。

        而惨遭训斥的胡思思却是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虽然神情是黯然又愧疚的,眼神里却仿佛点了一团火。

        因为在这里,挨的骂有多少,她就学到了多少新知识。!

        好多新技术,没保密!

        就随便她学!

        就主动让她学!

        简直是科研狗的天堂!

        至于说被小老板骂一骂……

        搞没搞错,小老板凶巴巴的,还让她天天大鱼大肉一起跟着吃,还教那么多知识……

        骂一骂能怎样?

        《五三》里杀出来的学生,哪个没点承受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