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64章:清洁小圆的刑事专用【求月票】

第64章:清洁小圆的刑事专用【求月票】

        胡思思正在宿舍里嚎啕大哭。

        她搞不懂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明明加入小组时,大家伙意气风发,明明为了攻克难关,废寝忘食也觉得甘之如饴。明明在取得最终成果时,大家的欢呼与开怀仿佛要掀翻教室……

        但此时此刻,只有自己一人形单影只留在宿舍中。

        过去接近6个月的日夜奋斗,如今全都化作流水。

        科研竞赛报名已经截止,她一个人也做不了剩下的研究。

        而一旦退出课题组,自己作为毕业生,只有三天时间来安顿生活……

        而从上学期开始一直到假期,为了无人机,她放弃了打工的机会,到如今手里只剩800多块钱。

        这点钱,在帝都连租房子都成问题。

        更别提还要支撑找工作以及发工资之前的生活……

        胡思思的崩溃,也正因为想到了这些。

        直到手机突然弹出来一条信息。

        她擦了擦眼泪,倔强的性格驱动着好强的天性,她决定不能再颓废下去,要努力想想办法!

        实在不行,再跟家里人说……

        她打开那条信息:

        【需要工作吗?做无人机的那种。】

        胡思思愕然。

        想想之前的委屈,忍不住又泪盈于眶。

        ……

        “姐,你真要招助理啊?”

        小黄毛在旁期期艾艾。

        他有点即将失宠的担忧与失落,这会儿努力推销着自己:

        “我这不干着挺好的吗?”

        楚河看他一眼。

        “我问你,摩尔中轴与索拉对冲转换装置,需要什么来连通搭载路线?”

        这都是星海时代的专业名词,如今整个山海星只有长庚能懂,小黄毛能回答出来才怪了!

        楚河如今拿出来用,不过是为了填填他的嘴。

        ——少啰嗦一点。

        小黄毛不仅不会,连记下这个词都万分艰难:“……”

        他识趣的转回头:“姐,我还得帮你接收材料拿快递保证你的生活质量,确实有点分身乏术——你招个助理来搭把手是对的,对了,助理多少钱工资啊?”

        多少钱工资呢?

        胡思思拿着手机站在别墅区的大门口,这会儿也有点心怀忐忑。

        ——住在这地方的人,总不能是恶作剧吧?

        要不是因为具体地址,就这不说薪水的莫名其妙招聘信息,她也不会来尝试。

        他们无人机专业的就是这样,能拿到好的offer,未来就算是稳了。

        但如果一开始出师未捷——这个工作在常规企业又压根用不到。

        可以说整个工作岗位僧多粥少,要不然大家也不会这样拼。

        当然,跨专业工作不是不行,但是这个工资……就很薛定谔了。

        老实说,胡思思如果不是看到别墅区的地址,就她兜里那点钱,都不敢来尝试。

        这别墅区不通地铁,她转了三趟地铁花了九块钱,又打车过来花了一百多这才到。

        而且,还进不去小区里头。

        这会儿,胡思思坐在门卫室安安静静的等着,不多时便有个头发染了个嚣张黄色的年轻男孩骑着一辆电瓶车就过来了。

        “胡思思是吧?”

        他探头往里面瞧,门卫还跟他打招呼:“哎呀小周,你这中午几家外卖呀?我给你数着。”

        小黄毛笑嘻嘻的:“今天多了个人,中午的外卖总共7份,到了您叫我啊。”

        “我给你送!这大热天的,别骑着车跑来跑去了。”

        门卫热情的说——别墅区的服务嘛,这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不用不用。”

        小黄毛叹了口气:“竞争岗位的人越来越多,我得好好表现呢。”

        门卫:“唉,太懂了——那你可得麻利点!”

        小黄毛一边嗯嗯啊啊的点头,一边儿递给胡思思一个头盔。

        “赶紧的,正忙着呢。”

        稀里糊涂的,胡思思一句话没说出口,这就跟着上车了。

        电动车骑了好几分钟才拐到别墅的大门口,她一路上心思忐忑,压根儿没怎么用心观赏它,还琢磨着——

        “咱们公司开在这里……是老板自己家的别墅吗?”

        这也太奢侈了吧。

        小黄毛不假思索:“没。老板抠着呢才不会自己买,这是蹭的人家的别墅。”

        胡思思一知半解,蹭的?

        别墅还能蹭?

        那这蹭到,算是有本事还是没本事啊?

        她一个正经搞研究的想不通,于是干脆变换思路,再想想中午的外卖,热情地说道:

        “公司几个人啊?我也会骑电动车,不如中午我来接外卖吧。”

        行不行的,先表现一下子吧。

        现如今最主要的得先把工作安顿好,不然过两天住哪儿呢?

        这个发信息的虽然古怪,但是承诺了包吃包住,这在目前已经是非常好的了。

        小弟瞬间警惕起来——果然年纪大的社会人就是工作有经验,上来就想表现!

        ——不行。

        他一脸严肃的说道:“目前就咱俩,但你有自己的工作,好好干你自己的就行。”

        胡思思心想——那你们光说包吃包住,也没说开多少工资啊。

        我这不是想打听打听吗。

        然而小黄毛的警惕性并未消退——毕竟他思来想去,好像自己做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太强的专业性,全靠一腔红心向大姐。

        于是他也决定打探这个新来的专业人士:

        “我问你,摩尔中轴与索拉对冲转换装置,需要什么来连通搭载路线?”

        胡思思:“……”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不是他们无人机专业的吧?

        心凉半截。

        ——完了完了,这回面试估计不行。

        她心酸的想:不仅这个问题她回答不出来这两个名词,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于是只能卑微的回答:“我不会。”

        我不会。

        这道题太难了……她上大学考研究生没摸鱼呜呜呜……

        这肯定不是他们专业的……要求高成这个样子,薪水这种事,估计也不好谈了。

        算了算了……只要不签规定年限的合同,就认了吧,冲着包吃包住也得死皮赖脸先干着。

        等到稳定以后有收入了,再看情况决定要不要跳槽。

        心里是这么妥帖的打算的,就像每一个毕业生,但是再想想自己是技不如人才只能往跳槽上头想——

        胡思思心里两行热泪瞬间就流下来。

        眼看胡思思脸色苍白,小黄毛瞬间心满意足。

        ——看来这些专业人才也没有那么专业嘛。

        最起码,大家的起点都一样的。

        他自信蓬勃地想:说来说去,果然还是我周鼎优点最多,不可替代!

        骄傲jpg

        ……

        8月1号,科技竞赛在帝都飞天科技场馆正式开始。

        这是一个不算热门的竞赛。

        只在各大高校范围圈内有知名度,因此程序倒不怎么麻烦,只需要按照提交材料依次入场展示就行。

        而得分相同的研究成果再来一轮同台pk,最终由各大高校知名导师共同打分。

        对于圈外人来说,可能很多看不懂或者实在太过没名气,但对于学生们来说,不管是想找心仪的导师,还是想拿想要的offer,这里都是一个绝佳的展示场所。

        而且,飞天科技产管也并不只有这一个区域,每天来参观的人也不少,无形中也是一种宣传。

        一时间人来人往,陆续有吃瓜群众凑热闹,竟还显得人气爆满。

        陆然在人群中挣扎着,倒是很快领到了号:“明天上午10:00,刚好是周六,正是人气最旺的时候。”

        秦蔓蔓开心的笑了起来:“师兄,多亏了你的好手气!”

        身旁的玻璃幕墙旁边,两个女生正蹲在那里仔细看着墙边外缘站着的那只小麻雀。

        “你看你看,它好认真的看着里面,好可爱呀!”

        “这个麻雀有点胖……哎,快快快拍下来。”

        小麻雀也是可爱的,两个女生扛不住它的歪头杀,这就准备拿手机过来精心18拍。

        谁知刚拿出手机,也不知是身边有人经过还是怎么回事,小麻雀翅膀一扇,迅速的就飞走了。

        那动作快的,一眨眼就不见了。

        ……

        平湖湾别墅。

        楚河收回视线,再看看仍在哼哧哼哧埋头适应新的搭建模式的胡思思,这会儿低头轻点手机。

        很快,当初在直播间抽中三台救援机器人中,人在帝都的那一位,手机上就接到这样一条仿佛是某软件不经意的推送——

        【飞天科技场馆高校科技竞赛正在进行!史上最强的救援机器人同台pk……】

        咦?

        正在上班的余莲看到,忍不住想起那个因为暂时没想到用处,所以闲置在家的救援小蜻蜓。

        要不……明天也去凑凑热闹?

        但是明天周六,原本是打算接两个单子的,上周接了一家大别墅的深层保洁,一天赚了4000块钱呢!

        就因为主人家想看看这两个现场工作……

        但大别墅的单子不是时时都有,余莲想想这几个圆带给自己的改变,这会儿一咬牙——

        四圆蜻蜓在自己手上一直没能展现出用处,明天去看看科技竞赛的展示,说不定有启发呢?

        虽然这个圆跟其他的大圆小圆没什么关系,但是……好歹都是“圆”,余莲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幸运字了!

        科技竞赛,去!

        ……

        与此同时。

        周天恒刚在办公室把自己的傻儿子劈头盖脸骂了一顿,扭头就看到秘书在外头一脸着急。

        他没好气的挥挥手:“滚滚滚,下去吧。”

        周白也松了口气。

        还不忘嘴硬一句:

        “老头子,我跟你说多少次——死心吧,我就不是那块料……你说这大好时光,你让我在家里打游戏不爽吗?非得来刺激你血压。”

        老周深吸一口气,干脆也点点头。

        “你说的对……算了,你也别走了,坐这一起听吧,待会儿看看是什么事儿,行不行的你都写个报告出来,反正这大好时光不能浪费。”

        周白:“……”

        唉,老周年纪大了,都不像以前那么宽和了。

        老话说的对,有后妈就有后爹,这后妈还没上任呢,后爹的态度已经慢慢出来了。

        猫猫委屈gif

        秘书走进来。

        “周总,燕州公安分局刚打电话到我们总部来,想咨询一下关于清洁小圆的问题。”

        周天恒一愣:“警局准备发福利了?”

        秘书:“……”

        周天恒随即反应过来,又迁怒的瞪了一眼儿子——肯定是这傻家伙传染了他!

        就算警局要发福利,这事儿也不会让秘书正儿八经这么郑重的汇报!

        于是干咳一声,稳定自持的说:“你接着讲。”

        秘书也没犹豫。

        “燕州最近出了一场凶杀案,但是现场环境被打扫的非常彻底。警方觉得可能凶手是用了清洁小圆并把产生的垃圾全部带走,想问问我们有没有别的办法能够给案子提供帮助?”

        “毕竟对于清洁小圆,他们的了解也仅限于网上的宣传和视频。”

        “整个燕州公安局就没人买咱的东西吗?”

        周白很快get到了另一个重点,此刻在旁边摇头:“这也太不赶潮流了。”

        秘书心说:这东西之前没火出圈儿,买的人不多也就罢了。就您二位接手之后,饥饿营销,价格是成倍的往上翻。

        警局吃公家饭的,谁敢大张旗鼓的买。

        再说了,真正手里有余钱买得起的一线干警,估计还真没几个。

        周天恒实在是对傻儿子没脾气,这会儿点点头。

        “这也算是个大新闻了,搞不好容易起舆论的……好好配合警方。”

        “告诉警方,这方面我们也不清楚,但是会立刻为他联系总设计师,看看能不能提供什么帮助。”

        “哦,对了。”

        他想了想:“这个事情不管解决没解决,一个星期后,给每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都免费赠送一台清洁小圆。”

        秘书点点头:“好的,我这就安排下去,媒体这方面是需要隆重一点还是……”

        周天恒摆摆手:“不必太隆重,新闻能看到就行。”

        ……

        等到秘书出去,周天恒沉吟片刻,立刻拿起手机打通了楚河的电话。

        ——虽然之前天风科研院的总负责人帮忙介绍时再三强调,无事不要打扰这位设计师,但如今应该是在例外当中吧?

        ……

        楚河接到电话,不由精神一振!

        好家伙,果然千百年来,犯罪思想倒是都挺一致!

        挺有头脑啊。

        她点评道:“全国上下廉价和高价发售的总共不超过5万台,这杀人犯都是这5万人里之一了,有这运气……干什么不好呢?”

        这话说的,周天恒都不知道怎么接了。

        而楚河难得碰到点儿事儿,这会儿也挺新鲜:“你让负责人给我打个电话,我问几个问题。”

        ……

        燕州市公安局。

        负责这场凶杀案的覃柏看着手里的电话号,也毫不犹豫地拨了出去。

        等待接通的过程中,他还对队员们小声说道:

        “我听负责人说话,这设计师的意思应该是有办法。”

        大家伙精神一振。

        好好的太平日子,突然又来一场凶杀案,关键线索还抹得干干净净,除了死者身上的伤口之外,他们没能从周边环境中找到一点可用的消息。

        “这清洁小圆清理的也太透彻了。”

        小队员在旁喃喃道。

        而队伍中的巾帼蔡云飞则蠢蠢欲动:

        “你说我要能抢到一台,咱队里的衣服每天都能干干净净了。”

        这话可说到心坎上去了!

        干他们这行的,三餐不继是日常。回家了手机都不敢关机,衣服不是摸爬滚打就是各种折腾。

        简而言之,就是脏。

        按家属的话说,最平常最平常的日子,洗一次衣服也能掉出三斤盐来。

        这也太糟蹋洗衣机了。

        就在这时,电话接通了。

        覃柏神色一正。

        “请问是清洁小圆的设计师楚河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的女生:

        “对,是我。”

        覃柏愣住了。

        听到电话音的几个队员也愣住了。

        就……发明这项东西的,听起来怎么年龄这么小啊?

        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当下,还是案情排在第1位。

        覃柏张口欲言,就听那边已经连番发来几个问题:

        “能知道是哪一天发生的事情吗?具体时间地点有吗?有没有目标嫌疑人?有什么特征?”

        这一连串的……

        覃柏愣了一瞬,随即便问道:“真的有办法?”

        楚河已经成功调出了页面。

        “每一台清洁小圆卖出时都有记录,而让它激活时,所清理的脏东西也会记录在它的识别档案里。你只需要回答我以上几个问题,我就能在记录里筛选出最有可能的范围。”

        覃柏立刻回答。

        “2019年7月30日,时间大约在下午2:00~4:00之间……”

        这个天气,家家户户都关门开空调,要不是有味儿传来,还根本没人报警呢。

        “现场在燕州环天市解放大道正康小区5楼502室。但由于现场太过干净,所以不敢肯定这是第一案发现场。”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覃柏听到有轻微的键盘声。

        “找到了。”

        年轻的女孩子波澜不惊的说道。

        “清洁小圆共售出49,798台,赠出20台,其中有611台三天内的定位都在燕州,为保证公民隐私,更详细的与案情无关的我就不说了。”

        在星海时代,所有的个人芯片上都装载有定位系统,而换到如今山海星,定位系统则在手机当中。

        所以,清洁小圆中装有地图扫描,楚河查看过相关法律,也确确实实是在合理范围内。

        毕竟,它在应用于类似犯罪场面时,确实有得天独厚的能力。

        而这一点,购买条款上也都写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