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52章:都是被富二代惯坏了

第52章:都是被富二代惯坏了

        “菱角有钱”这个清洁用品的测评火得实在太过猝不及防。

        但凡是看过视频的人,内心都会产生一个疑问——这种神仙好物,是真的存在的吗?!

        而视频又确确实实做不得假。

        4999,虽然听起来有些贵,但是对比它的效果,真的堪称廉价了好吗?

        评论区里有想买却没钱的,但是也不乏有钱又想买的,大家都冲在那个链接底下,一路奔向桃桃宝。

        还有一波人虽有钱,但经济却不宽裕,打算先蹲一波评论看看的,这会儿也跟过去了。

        不买,就看看,先看看……

        毕竟有了这个东西,不光养猫家庭从此再没有粘毛的烦恼,除螨仪也可以省略了。

        阳台再也不用挂衣服了,洗衣机烘干机的空间也可以省下来了……

        不管大城市小城市,不管大空间与小空间,能多一点,总是多一点更好!

        但是一切都是未知,清洁小圆具体的情况还不够多,捂住钱包——捂紧!再捂紧一点!

        捂、捂不住啦!

        ……

        清洁小圆的火爆,也代表黄毛小弟开始忙得脚不沾地。

        为了不打扰大姐头,他将东西都搬到1楼去,一个人身兼数职,不仅要负责做网站客服,同时还要打印快递单,还要在淘宝上一一填写,最后还要负责发货,跟快递公司谈价钱……

        简直了,简直了!

        要不是大姐头体贴他,自己承担了点外卖的业务,小弟这会儿恐怕连眼睛都合不上了。

        ——等会儿?!

        在忙碌的奔跑过程中,小黄毛突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大姐头每天都在地下室,有一回下去拿货,还看到她在斗地主。

        难道有闲暇时间的她帮忙订一下外卖,不是很正常的吗?

        还未能明白老板与社畜地位的小弟:“/(ㄒoㄒ)/~~”

        他擦了擦眼泪,继续坚强的打包包裹。

        别的也不必多说,一定是大姐头PUA小弟的本事又更强了。

        ……

        楚河在楼下也没闲着。

        既然清洁小圆畅销,那作为研发者的她,必然要享受一次成功的美好。

        于是,在畅销的这几天里,楼上小弟马不停蹄,楼下她挨个大餐全点了个遍,千层蛋糕都品尝过7个口味儿的了。

        一边吃一边感动的泪流满面。

        唉,山海星就算落后,也落后的真好吃!

        所以日常辱骂星海研究院。

        天天倒腾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口味!出一楼拐后院菜市场那臭水沟里的泥巴,都比他们研究出来的口味儿好!

        垃圾军粮研究院!

        垃圾配方师!

        此刻她日常骂完星海口味,捧着一杯奶茶,一边吸吸溜溜往嘴里嗦仅剩的几颗珍珠,一边看着页面上查出来的详细的秦蔓蔓的生平,又一次看了一遍。

        再对照着自己记忆里那本小说。

        《重生之科技女王》

        呸!

        她楚发达都没好意思说自己是科技女王,重生后的秦蔓蔓,一个抄袭狗,有什么资格腆脸夸自己?

        而纵观小说里,插叙倒叙上帝视角描述的秦蔓蔓生平,那简直是一部卧槽史。

        重生前的秦蔓蔓还能说一句理论知识丰富。

        重生后的她,那真是,理论也都只会抄了。

        还抄那种距离定稿就差三天论文、已经改过无数遍的!

        这不把人气吐血,她秦蔓蔓不罢休啊!

        而且,楚河从整本书里各个角度的描述,完完全全还原了秦蔓蔓的能力。

        她实操能力很差劲,且具备任一古早小说女主的性格,那就是——粗心大意,毛毛躁躁。

        而搞研究,最忌讳的就是这两样。

        你可以笨,笨鸟先飞,只要勤恳踏实,一些基础工作,上手做是没有问题的。

        你也可以思维活跃,今天想这里,明天想那里。

        但不要今天打翻一个试剂瓶,明天输入错误数据毁坏昂贵仪器,后天还要哭哭啼啼撂下手中做一半的实验跑出去……

        就这,最后一把火烧了研究院——且不说研究院那么多防护措施,她是怎么有本事引发连环大火,单单假设上辈子她没死,科研院的人面对损失,恐怕能活剥了她!

        可秦蔓蔓倒好,重活一辈子,还觉得所有人都对不起她。

        理直气壮抄袭,理直气壮转移实验室成果,理直气壮拿着这边的资源,釜底抽薪整出一家自己的研究院。

        ——这tmd多不要脸啊?

        楚发达忍不住喃喃一句粗口。

        而她这段时间仔细比对过现如今秦蔓蔓的行为轨迹,发现,确确实实,她就一直是这样一个人。

        当初之所以白鸟研究生毕业,学历足够,还拖了那么久才进入科研院,也是因为综合评价不过关,笔试都没过。

        身为从小觉得自己跟一般只会谈恋爱的女生不一样、格外自强奋斗的女主角,秦蔓蔓绝不甘心进不了全国最好的私人科研院。

        因此,她爸爸多方托关系,花了不少钱,甚至连带着她的导师是科研院总负责人长庚这件事,也是酬了大人情的。

        是辗转许多关系,最后让科研院投资人朱烈亲自开口的。

        毕竟,再有钱的人,也压不住家庭辗转来的关系。

        楚河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皱紧眉头——

        有些故事,看一遍就足够糟心了。

        她决定不再纠结秦蔓蔓,想想长庚洗洗脑子——

        所以,长庚出现的契机是什么?

        “楚河”在这本书里,连边边角角都没出现,反而是赵悦有一个章节,是描写她做网红为秦蔓蔓的成果做推广。

        ——防溺水随身包。

        不是小学生那种很重的浮空书包,而是很轻巧的布料做成的挎包。

        赵悦作为高学历网红,直接在直播里诉说她年幼时见证的遗憾——

        比如……

        高中同学因不堪高考压力夜里溺水,倘若这东西能普及,说不定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受到伤害……

        老实说,看到这里,楚河拳头硬了。

        但想想那几个人如今成了没有学习能力的傻瓜蛋,日常连拧瓶盖都不会创新一个方法,再加上只要动歪念头就会头痛……

        也够他们受的了。

        但,原本的楚河是遭受了那样可怕的事情,所以才有了自己的到来。

        那长庚呢?难不成自己也要让这个世界的长庚出事?

        楚河摇了摇头:不应该。

        长庚也不会允许她这样做。

        可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呢?

        她一个人坐在躺椅中,此刻微阖双目,竟有了些微的孤独感。

        ……

        楚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精神力如水波一般缓缓蔓延——在这和平的山海星,她已然变得安逸许多,连精神力都不在随时警惕了啊。

        而匆匆忙忙跑下楼梯的小弟:……

        他看了一眼正在躺椅上悠哉悠哉闭目睡觉的大姐头,此刻悲从中来:

        “姐,货不多了!”

        楚河:“……”

        她淡定的看了一眼库存:“这不是一直在生产吗……”

        机械舱一天2万台,出货足够了。

        “是足够了。”

        小弟一边往怀里装货,一边悲愤的控诉:

        “你都不操心一下推广吗?那么多UP主看到热度,现在又有好几个接了免费测评,第1波口碑也该发酵好了,马上我们的销量真的该飞跃了。”

        不得不说,实践才是锻炼人最快的途径。

        小弟经过这段时间的琢磨,如今说起话来竟也是有模有样,倘若叫他爹妈看到,怕不是要喜极而泣。

        楚河:“……”

        搞生产果然好烦人。

        她下意识想甩手——反正长庚会兜底的。

        但……

        唉。身侧空无一人。

        只有正前方碍眼的小弟。

        楚河看了看日子,实在不想一天到晚折腾。反正钱也挣了,不如放假好了。

        这会儿她坐直身体,语气理所当然:

        “既然库存不够了,不如我们先暂停生产,你把这批货卖了,咱们就暂时下架。”

        小弟已经不是昔日的学渣小弟,楚发达颇懂御下之道,这会儿和声和气的商量:

        “钱是挣不完的,正好也饥饿营销一下吧。”

        “刚好跟我回去填个志愿?”

        黄毛小弟:“……”

        哦。

        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我还是个高中生呢!

        “是啊。”

        楚河在一旁凉凉的接口。

        “得亏你是个高中生,顶着一头黄毛才不突兀。你要是个三四十岁的有你男人,顶一头黄毛,那叫神经病。

        小弟更加生气了。

        ——侮辱他可以,不能侮辱他的审美!

        黄头发,明明是各个年龄段通用的神奇色彩。

        我挣到钱了,一定要去理发店染一个更好的!

        想到这里,小弟突然僵住了。

        “姐,你还没说给我开多少工资呢!”

        ……

        一直到坐上车,小弟都还在嘿嘿傻笑。

        他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钱呢。

        楚河对他这样子十分没眼看,此刻瞪他:“收敛点。”

        “不然人家以为我拐卖傻子呢。”

        小弟此刻也不觉得心酸了,也不觉得大姐头说话直接了,反而诚心诚意的说道:

        “姐,太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了。”

        他也知道自己干的根本就不值得什么,都是些人人都能做的。

        而他不会的还要大姐头手把手的教。

        但是。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会一直跟着大姐头的!

        楚河点点头。

        “行啊,你先想想办法。在帝都找家学校吧。不然我上大学了,你还能每天高铁来回来找我吗?”

        小弟美妙的神情裂了。

        ——这简直是难为他小黄毛!

        就他那分数,本地都不一定有学上。

        不过……

        他咬咬牙。

        “行,我回头就跟我妈说我要报考一个培训班,就在帝都。”

        楚河:“……”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弟。

        “你居然不打算复读重新考大学?!”

        小弟:“……”

        就……学习这种事吧,有的人是一看就开窍,有的人不开窍也愿意学。

        像他,就是不开窍也不愿意学的。

        他看着楚河的神色,试探性的问道:

        “姐,你有没有觉得……书的味道,其实闻起来挺助眠的?”

        楚河:“……”

        万万没想到,回到落后的山海星时代开始打天下,身边的得力助手竟是一位文盲。

        丢人啊。

        她都不敢想象长庚来了之后要怎么嘲笑她。

        但不管怎么说,小黄毛还是很听话的,楚河只能捏鼻子忍了。

        小黄毛的优点当然不仅仅是听话,还有细心和体贴。

        回程要4个多小时,他包里就备了许多零食,这会儿将背包扯开:

        “姐,你吃什么不?”

        咸甜酸辣,应有尽有,任君挑选。

        瞬间,楚河对小弟的不满全都消失了。

        ……

        如今高铁上的人并不多,隔着过道,那边的双人位就只坐了一个女孩,从上车开始就捏着耳机打电话。

        此刻小弟没吭声,她的声音便明显起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难道我跟你在一起就是图你的钱吗?”

        “我爸妈从小把我养大,从没缺过吃的喝的,没了你我能饿死吗?”

        小弟傻乎乎的,还在一旁点评:

        “说的对呀!这肯定是真爱,姑娘又不缺钱,干嘛还要跟着他呢?”

        楚河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心道:山海星的女孩子倒是样样都见识过了,可这男孩子的心眼儿——哎哟喂。

        她也轻声说了一句:

        “不缺吃不缺穿的生活,和轻飘飘一条项链十几万的生活,你觉得一样吗?”

        她已经想起来这女孩的脸了——她最开始在网吧查资料时,跟绿恒房地产老总周天恒在一起的女孩子,就是她了。

        而听了楚河这番话,小弟又看了看那边女孩裸露在脖子外头的方形大钻项链,此刻也不吭声了。

        他悟了。

        对面的女孩还在聊天,一边聊一边用手摸着肚子。

        “你到底有没有跟他说啊?难道我这么年轻就要一辈子孤孤单单跟在你身边吗?”

        正说着,列车又一次停靠新的站点,女孩子不知说了什么,生气的挂了电话。

        而下一刻,拿着车票走过来的男人,竟然也这么眼熟。

        楚河的眼睛亮了。

        ——有钱又讨喜的甲方啊。

        而甲方爸爸周白看见她时,也忍不住僵硬了。

        但不知为何,心里还有股淡淡的安全感。

        ——真是奇了怪了。

        他默不作声地找准位置一屁股坐下,恰恰好就在隔壁姑娘的旁边。

        而姑娘也明显受到了惊吓,此刻一脸警惕的看着他,神情中带着狐疑。

        但周白对此一无所觉,反而低头在包里找充电器,申请淡定,心情颇好。

        看着看着,女孩子的眼神就有点古怪起来。

        而周白终于察觉姑娘的眼神,此刻忍不住骄傲的挺起胸膛——

        唉,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

        他在姑娘的打量中默默调整坐姿,腰背看起来格外有型。

        再然后,他将自己的新款手机放在了手边的桌板上。

        就自信!

        有钱!

        楚河:“……”

        此刻默默捂住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通晓山海星的人情世故,越是觉得生活中的乐趣很多。

        她侧过身子,眼神期待的看着周白。把大老爷们儿看得越发僵硬,再也顾不得身边女孩子的奇怪眼神了。

        好半天,周白最终承受不住,他找出之前添加的联系方式,发信息问道:

        “上回的钱我可结清了啊。”

        楚河也淡定的回复:

        “我知道,我就是想问问你打不打算安排我做下一单生意。”

        周白:“……”

        他瞬间警惕起来,眼神余光瞄着那个还在偷偷打量他,时不时还打字的隔壁女孩,忍不住心头发毛,屁股也悄悄往过道上挪了一下。

        “怎么回事?”

        他忙不迭问道。

        “我这回不要刑期了,有不对劲的话,现在就报警吧。”

        发完之后他就紧盯着楚河,想看到她的表情。

        然而,楚河身边的小黄毛不知怎么回事,过分殷勤了,此刻还举着一只卤鸡爪往楚河嘴里送,被对方一口叼住,立刻就掩盖了神情。

        而周白的手机提示一声。

        他点开一看。

        【你以为身边的女孩,是被你的英俊吸引吗】

        【不是。】

        【她只是被你英俊多金舍得花钱的爸爸吸引了。】

        附图,附图,附图。

        三张图片,都是隔壁女孩和他亲爹周天恒手挽着手逛街的照片。

        周白胸口“腾”的生出一股怒气——好你个亲爹!

        上回就知道你有事儿瞒着我,还支支吾吾的,亏我还以为家里赔大发了,这会儿出门都没敢怎么花钱!

        原来是在外头找女朋友,还瞒着自己!

        好气!

        傻爹也不想想,他们父子俩这么出色,他儿子这么优秀的人,万一把人家吸引了怎么办?

        这简直是天大的黑锅。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

        而楚河的另一条消息接踵而至。

        “这个消息值多少钱?”

        发完之后楚河就琢磨起来——

        咦,我现在已经不缺钱了,为什么还这么熟练?

        这个念头才刚闪过,只见手机短信提醒,银行收到转账100万。

        楚河:“……”

        她神情一言难尽的看着隔壁,而隔壁的周白却在心里恨恨碎碎念——

        之前没舍得花的,最近都得想办法花出去!…

        当儿子的都分手了,凭什么当爹的还要谈这么年轻的女朋友!

        就不考虑一下儿子的感受吗?

        要儿子先谈才行!!!

        而楚河此刻也大约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动作那么熟练——

        唉,说来,都是被眼前这傻富二代惯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