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35章:楚发达的柔软心肠

第35章:楚发达的柔软心肠

        2019年6月7日。

        多云。

        气温22~35度。

        政国。

        天水市天水河南段天水二高。

        大街上的车流小心翼翼,轻易连鸣笛都不敢,而并不宽阔的十字路口,在这大清早站了8位交警,一切都井然有序,平平稳稳。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想给高考生们提供更好的环境。

        天水二高如今所在的天水河南段并不属于城区,反而是亟待开发的边缘地带,平时连公交车都只有一班。

        却在今日,靠着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考生焕发了无与伦比的活力。

        不说别的,就看外头乌泱泱密密麻麻的学生并学生家长的大军,就知道高考这种大事,那可是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啊!

        ——可怎么千叮咛万嘱咐,还就耽误了呢?!

        班主任老陈一大早就已经汗出如浆了。

        一边集中着班里在本校考试的学生,手里头紧紧攥着准考证的袋子。

        一边不断垫脚,企图将自己圆土豆的身子拉长成一根黄瓜,好从四面八方熙熙攘攘的人中,看到最想看的那个学生。

        ——都已经8:30了!

        前面的队伍已经在安排进考场了,楚河这丫头怎么还不来?

        老陈急都要急死了。

        他盯着自己的手机,这会儿1万个后悔,当初怎么没死缠烂打让学生收下自己的旧手机?

        …

        政国注重教育,哪怕天水市只是个小小的地级市,连三线城市的边儿都才将将摸上,可市里的学校着实不少。

        考生们自然也就分散开来。

        老程手下的重点班的学生,被分配进原校的,也不过寥寥数人。

        如果再将交际圈子细化,跟楚河熟悉的,也不过就小卷毛李意一个人。

        这可都是过笔记的交情!

        小卷毛心急如焚——

        他们连怎么给学神挣生活费都想好了,这高考可不能掉链子啊!此刻捏着手机四处张望,一边儿还不忘催着老陈:

        “老班儿,你给她家里打个电话呀!”

        不能说,越说老陈心里头越急。

        那能没打吗?

        一大早就打了,可这家父母不干人事,电话里头先是东扯西扯,非说楚河神经了,回家抢钱还打人怎么着的。

        一边儿还要恍然大悟,说什么“今天高考啊……”之类的屁话。

        你说说,这得是什么样的心思才能成就这样一对父母?!

        当初女娲造人的时候,柳条子不小心把水塘里的臭鱼烂虾带出来了吧!

        小卷毛也急得要死,可他们这一群姐妹,向来楚发达是领导者,剩下几个只有听话的份儿。

        如今联系不到人,他也没办法,只能不断也向四周逡巡,又被不明所以的爸妈按下肩膀:

        “深呼吸,深呼吸,莫着急!你就发挥正常实力就行。”

        “可不要紧张啊。”

        ……

        前方队伍缓缓挪动,虽然没出太阳,但空气中却是又潮湿又压抑。

        官方说法在35度的高温天气,此刻切身感受,绝对不低于37度,也让老陈头上的汗水不断往下淌。

        一时说不出是急的还是紧张的。

        他又一次垫脚四处张望,最终也只能黯然叹了口气,努力平复剩下的学生们的心情:

        “没事。等会儿估计就过来了,大家不要操心别的同学,他有自己的安排,你们一定要稳住自己的精神,还有45分钟的时间呢……”

        然后又打开手中的密封袋。

        “准考证都拿好了吧?检查一下文具……行了,家长们都不用再上前了,我带他们进学校了。”

        老陈一边说着,一边把手头的学生都往大门口送去。

        心里头又骄傲又激动,还带有两分忐忑,仿佛送女儿出嫁的傻爸爸。

        这一根根小苗子,可都是在他手里头长的呢。

        眼看学生进了大门,老陈猛得松下一口气,刚刚整理好的表情瞬间垮塌,还没来得及调整,又被汹涌围上来的家长们淹没。

        大家伙儿担忧自己孩子之余,还操心的问道:

        “陈老师,没来的那学生还联系不上吗?”

        “陈老师班里的呀,哎呦,那可都是重点大学的苗子!”

        说的人越多,老陈心里就又跟火烧一样。

        他又一次努力垫脚,然而还未呼吸到上头的空气,两个肩膀就被人一把压了下来,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老陈,我这时间还行吧,你血压没呲上来吧。”

        大老爷们儿一瞬间差点两行热泪滚落下来,好在这会儿到处都是人,老陈也爱面子,转身一把拍在身边女孩儿的胳膊上:

        “你这孩子,怎么临了临了还不让我省心呢!”

        一边抖着手从保鲜袋里给她掏准考证身份证还有文具——

        “都拿着都拿着,我这儿有备用的……”

        这位班主任相貌奇特,不对称的两只眼睛嵌在土豆般的大头上,红通通的,一副饱受煎熬的模样。

        不知为何,竟让楚河内心也柔软下来。

        她难得一改之前的作风,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我夜里有个兼职在山里头,有点儿远,也不好搭车,跑下山耽误了一会儿。”

        想了想,这个理由可能不太丰富,考状元也不能立刻就给老陈带来即时的快乐,于是又补充道:

        “我昨晚上干活特别辛苦,现在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挣到了,老陈,回头我请你喝酒啊。”

        楚发达何曾说过这样柔情的话?

        于是这会儿也有点儿不自在,匆匆从老陈手里一把拽下她的东西,头也不回的就往学校跑去。

        在大门口还不忘回头扬出个笑脸:

        “老陈你把眼泪擦擦,回头我考个状元回来给你!”

        少女的嗓门清澈透亮,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和理所当然,砸在这喧嚣又压抑的考场外头,竟引得空气都静默了一瞬。

        老陈内心是很想矜持的。

        他琢磨着没有尘埃落定之前,还是低调些好。

        然而不知为何,唇角眉梢都飞扬起来,忍不住也垫起脚抬起胳膊,高高的应了一声——

        “欸!”

        等平复完心情,再一扭回头,身边众位家长们唏嘘的看着学校大门处,忍不住摇头叹气:

        “我原先听我孩子说,这班里的第1名,家里没钱吃贫困补贴的,还琢磨着也不至于……”

        “谁知道居然艰苦成这个样子,高考了还要打工……”

        “好险呢!我先听说是陈老师班里的学生,还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个第1名!”

        “就是,小姑娘有能耐呢,开家长会的时候见过的,个头是高,就是太瘦了,一阵风都能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