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33章:当年她也没干什么

第33章:当年她也没干什么

        这也不能怪赵安和安筱雪。

        他们两个着实是认真上过高中的,就是脑瓜子不太行,分数没上去。

        再说了,绑架这种事情也要靠天分的,他们可是总结了不少电视剧的经验呢!

        不说别的,这个就业态度就很像那么回事。

        但问题是,国产剧误人啊!

        电视剧里甭管要几千万还是几个亿,最后都是用一个看似平平无奇,实际上却带有次元空间的箱子来装下的。

        那箱子也不给安排具体科研成果讲解,谁知道钱都怎么塞进去的?

        一般人也想不到啊。

        再说了,5,000万这个金额,赵安这辈子也没见着过——

        这不是一切凭感觉嘛!

        两人也就最近几年找到方法了,生活才宽裕一些,手头有那么个十几二十万。

        真要说起来,谁也没见过5000万能有多少啊!

        总之,等到楚河当笑话一般把这想法在脑子里过了几遍之后,车子已经停在山间的农村大院中。

        …

        ——这地方有点偏啊。

        趁着两人准备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她悄无声息如同纸片一般轻巧顺着后备箱滑落,转身又丝滑的钻进了车底。

        心中还琢磨着——开车过来就得两个小时,高考9:00开始,8:30是最后时间。

        这个点儿她要不能出现在老陈面前,那自己赶不赶得上高考另说,老陈反正是血压肯定能冲破天灵盖儿了。

        毕竟是恩师,这不能够啊!

        楚河收拢回查看二人手机时间的精神力——

        可这会儿都已经早晨5:30了。

        天都亮了。

        这可是哪门子的月黑风高绑架夜?

        果然时间紧任务重。

        …

        赵安明显也有点后悔。

        “唉,还是没经验!”

        他打开后备箱,和安筱雪一起将麻袋拼命抬出来,一边还哼哼哧哧的说道。

        “3:00果然不太行,太晚了点儿。应该一点就动手的,这会儿天都亮了。”

        安筱雪也叹口气:

        “谁说不是呢!”

        “不过没事儿,哥,咱们就当积累经验了,下回肯定就没问题了。”

        “再说了,不3点也不行啊!”

        “我跟你讲,我跟这周少爷谈恋爱的时候,他游戏打排位比我重要多了,没3:00他也不睡呀。”

        她也算是位细心的女朋友了。

        “哥,我说话直接你也别见怪——就你们俩这表现,其实你好像不太行,有点虚。”

        “我之前不好意思跟你讲,怕你脸皮薄。”

        安筱雪是正经在大学混过的,这会儿很有学习进步的精神。

        如今也不打算瞒着了。

        隐瞒不能叫他们学到进步啊。

        反正现在人都绑来了,总得时刻查漏补缺,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才行。

        她用自己清纯小白花的脸,摆出一副郑重又认真的神态来:

        “我就实话实说了,哥,你的体质跟人家还是差一点的。要是他没睡的时候你就动手,万一打不过,咱这不前功尽弃了吗?”

        安哥:……

        …

        楚河听到这里,忍不住侧头向外看去。

        只见车底的缝隙中,明显能看到安哥的脚丫子崴了一下。

        下一秒,赵安似乎是要爆炸了——

        “谁不行了?!”

        “谁虚了?!”

        “我怎么就打不过他了?!他一个富二代小白脸,天天酒池肉林的,我怎么可能打不过?!我之前可干过健身教练的!!!”

        “我有红二头肌!”

        越说越气,手中的麻袋也不拽了,直接松手让人摔地上了。

        安筱雪:……

        晕晕乎乎又被砸醒的周白:(′?皿?`)

        这也就是胶带封住嘴了,不然肯定得叫出声。

        ——石头硌住被绑得发麻的大腿了!

        安筱雪也吓了一跳。

        随即也有点不开心。

        “你看你,哥,你怎么就不能听点儿逆耳忠言呢?我说的都是实话。”

        “再说了,那叫肱二头肌——怪不得你当教练的时候,一张卡都没卖出去,我还以为是因为你长得磕碜呢!”

        “还有,啥酒池肉林呢?人家周少也挺专一的,就跟我一个谈。”

        她振振有词,一心维护自己被绿的前男友。

        “哥,你也不能瞧不起人家富二代小白脸,人家周少爷不打游戏的时候就早睡早起,还晨练呢。”

        “你那健身教练,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那不都是吃蛋白粉吃出来的吗?”

        …

        按理说,现如今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但男人的尊严不容一点点侵犯!

        安哥暴跳如雷!!!

        “你胡说!我没有!!!”

        声嘶力竭,务必想要证明自己的尊严!

        “我要是虚,那你为啥还要跟我在一起?你找你的小白脸儿嫁豪门啊!”

        安筱雪就更不开心了。

        “我要能嫁我不就嫁了吗?”

        “可咱俩关系这么熟,我也想找点刺激的感觉呀。”

        一不小心不就被发现了吗?

        嫁入豪门的梦想不就破碎了吗?

        两人还要在争吵,麻袋里的周白浑浑噩噩,身子突然一弹,整个人发出闷闷的一声呕吐声!

        “yue——”

        安哥如惊弓之鸟,瞬间弹起!

        “他他他怎么了?”

        安筱雪也有点害怕,但很快,她又看着没有动静的麻袋:

        “可能是晕车要吐了吧。”

        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虚不虚的话题也算是过去了,安哥松了一口气,这会儿没话找话,又问:

        “那怎么没见吐出来呢?咱绑架太早了,他还没来得及吃呢吧?”

        “那不能。”

        安小雪认真回答。

        “哥你忘了,你给他嘴巴贴了个胶带,这肯定是吐不出来又吞回去了。”

        安哥眉头抽搐一下。

        空气中传来静默又尴尬的鸟叫声。

        片刻后,麻袋重新被拽了起来。

        “算了算了,赶紧把他弄进去,咱们打电话要钱。”

        等到两人进了屋子,楚河也麻溜的重新钻了出来。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这会儿靠在墙上若有所思。

        ——怎么才叫不虚呢?

        ——行不行的,要怎么评价呢?

        那一回长庚不小心晕了过去,医疗助手说是被自己3s的精神力刺激的……但她可也没干什么呀!

        该不会他那会儿身体就虚了吧?

        夏天的山中空气清凉,微风中带出丝丝惬意的感觉来,而楚河斜倚在墙上,双手拢在怀中回忆过去……

        不知为何,她突然揉了揉鼻尖,罕见的浑身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