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21章:这题我太会了

第21章:这题我太会了

        学神当然有上课睡觉的权利。

        但是,老师也有关心学生的责任。

        第1节语文课,楚河看了看枯燥又复杂的阅读理解,虽然她到现在还没能真正理解作者们复杂的思想——

        比如,用窗帘的颜色,用枣树和枣树,以及被打歪的鼻子来九曲十八弯的描述自己内心真正想法的——这种委婉。

        但是,这也不影响她解析了上千道同类型题之后得出的内核精神。

        只需要根据文章的大概意思,搭配自己强行记忆的例题,综合理解就可以了。

        这不,昨天发的那张卷子理所当然没堕她学神的威名。

        有这样一份底气,眼看着烫着卷发的语文老师踩着高跟鞋上了讲台,她这边心里一琢磨,立刻就趴下了。

        别说,就五一刚过这个微热的天气,还真的挺适合打盹儿的。

        山海星没什么危险,楚河如今已经习惯精神力随处收拢,不再向四面八方蔓延监测着周围的动态了。

        这样睡觉能更香一些。

        可没想到,香香的美梦还没酝酿好,桌板就被轻轻地扣了扣——

        楚河睁开眼,语文老师带着皱纹的慈爱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楚河?哪儿不舒服吗?”

        楚河:……

        在山海星睡懒觉她还是头一次,没什么经验,因此只能又坐起来,勉强摇了摇头:

        “没有,就是有点累。”

        老师关爱又理解的点点头:

        “那行,你再休息一会儿。”

        楚河叹了口气。

        一节课,45分钟已经过去一半,这时候再酝酿,等到下节课,岂不是还要被打断?

        原本这姑娘也太受欢迎了吧。

        果然。

        第2节数学课,照样也是被同样的方式吵醒的。

        头发花白性格沉默的数学老师关切的看着她:

        “楚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睡个完整觉真难啊!

        楚河干脆恢复本性,露出自己常年磨洋工的态度来——

        “是啊,老师,感觉哪哪儿都不舒服……”

        数学老师:……

        虽然语气有点怪,神态看起来也不是那么认真,好在楚河之前的光环实在太重,又确实是个懂事又惹人心疼的孩子。

        老师就抛开心头的疑惑,和蔼的说道:

        “那在教室趴着能行吗?肯定是累着了——我给你批个假条,你去宿舍休息吧。回头叫你班里同学跟你们班主任说一声就行。”

        之所以每个老师都不提去医务室的事,实在是因为他们学校的医务室也就是个摆设,从来没治好过学生的任何毛病。

        要不是规定必须要有……

        楚河眼睛亮了!

        ——还有这种好事?!

        早说啊!

        早说第1节课她就这么回答了,亏得自己还含蓄一把!

        果然,压抑自己的本性是不对的。

        她赶紧点了点头:

        “好,谢谢老师!”

        数学老师也叹了口气:

        “行,我现在给你写,你待会就回去吧,午饭我叫同学帮你带回去,天热,多睡一会儿。”

        瞧瞧,听听,这是什么神仙老师?

        每个学渣都缺一打!!!

        然而天水二高,一家无情的教育机器,教师的友好度并不时常会对学渣开放呢!

        坐在楚河后头的小卷毛和小眼镜,牙根都快咬酸了!

        听听这话,听听这语气!

        这怕是在呵护一坨棉花吧!

        还多睡一会儿?

        怎么不见老师的关爱照耀像他们这些普通的同学呢!

        还有,明明昨天才说这种日子无聊的学神,今天就想办法翘课了……

        这个行动力,比不得啊!

        比不得。

        大家伙想想各自的成绩,只能将心酸含泪往肚里咽。

        …

        数学老师动作飞快,龙飞凤舞一张字条很快就给了出去。

        楚河一个磕绊都没打,立刻就拿着字条回宿舍了——不然没请假条,宿管阿姨不给开门呢!

        而等到数学课结束,数学老师还叫来最熟悉的学习委员兼数学课代表,并从兜里摸出了50块钱。

        “中午你看哪位同学给楚河带饭,把这钱给她,跟她说多打点有营养的。”

        这事儿他们也不是第1次做了。

        高中三年,楚河因为营养不良,多少也是请过几次假的。

        每次各科老师都是这么做的。

        他们的工资不高,如今时间又全被高三占据,教育局也明令禁止补习班——

        天水市也并不是个发达的城市,如今连三线都还没评上呢。

        人均工资也相对普通,而与之相反的,则是节节高升的房价和物价。

        要说几百块钱拿出来,那肯定是心疼的。

        老师也得养家糊口啊!

        可偶尔给孩子改善一下还是可以的。

        对此,楚河心里也明白。

        她是倔,不接受老师们直白的好意,但是都委婉成这个地步了,而且只是偶尔的一顿饭……

        她向来不太会言语,只能默默将这份感情记在心里,期望着有一天能够回报这些善心人的好意。

        学习委员也相当熟练:

        “行,老师,中午我去打饭就行。”

        麻溜的拿着钱就回教室了。

        ……

        而此刻,被老师同学们默默体贴的楚河同学回宿舍,装模作样的收拾一趟,扭头就从窗户跳了下来。

        先从阳台翻出来,整个人跟壁虎一样贴在墙面上,3楼又不是多高的距离,三下两下便轻轻巧巧的落在地面上。

        甚至都没发挥出功力来呢。

        毕竟,老旧粗糙的水泥墙面,可比星海时代的镜面墙体要轻松的多。

        女生宿舍楼当然没有监控了,往后边儿翻翻就是围墙,围墙后边就是小山,山后边儿就是大马路,路边有一趟公交车可以到市内。

        不想进市内的话,再往前走七八百米左右,就有一家网吧。

        不必问这些经验是哪里得来的,班里的男生们不要太熟悉。

        小卷毛和小眼镜就差把网吧的有多少台机子,哪一台机子最新都说出来了。

        当然,也还有一句话要嘱咐清楚:

        “去这个网吧是有一定风险的啊!你上了机可一定要小心!”

        学校离得近,学校分配给老师的宿舍就在这一片,老师时不时就会去那里逮学生。

        楚河心想:

        这题我会!

        如何逃避星警/社区执法/机器锁定/摄像等追踪,简直就是她看家的本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