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06章:年纪不大心眼毒

第06章:年纪不大心眼毒

        拳头攥得再紧,楚河如今仍旧只是一名学习任务大于天的高三学生。

        作为年级第1名,她的特权还是很多的。

        比如在课堂当中报告进教室时,数学老师也只是和蔼的笑了笑:

        “快进来——我们接着讲啊,若不等式(a+1)x≥a+1……”

        再有一个月就是高考,学生们已经不需要老师逼着去学习了,这个时候全靠自觉。

        楚河在第1排找准自己的位置——1米7的瘦高个还坐在第一排,哪怕坐在墙角,也足以证明学生时代,分数就是一切了。

        坐下去的同时向后排看了看,明显能看到几个女孩子惊疑不定的目光。

        再看看隔着一个过道的班长赵悦,对方正聚精会神地盯着黑板,感受到她的目光,还侧头笑了笑,顺便无声递了张纸条过来:

        “小河,你肚子还疼吗?”

        楚河扬起眉毛,眉宇间不见一丝一毫锋利的神采,顺手就将那张纸条攥成了团。

        赵悦一怔,随即又理解又愧疚的笑了笑,接着扭头记笔记去了。

        好一个人人喜爱的小班长!

        ——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心眼儿挺毒!

        她琢磨着晚上的事业,此刻抬起嘴角笑了笑,淡定的坐了下来。

        ……

        再一看桌面上空白的试卷,笑脸就是一僵。

        ——她最讨厌文化课了!

        ……

        谢天谢地,如今的文化课对于楚河来说并不算太难。

        一本来她已经捋清楚自己的记忆,做题都快做出条件反射了。自然没觉得有太大难处。

        另外,星海联邦时代,个人精神力的优秀也同样代表着记忆力,理解力以及反应能力的提升。

        她虽然不爱文化课,但在长庚的长久鞭策下能考上军校,也足以代表实力了。

        如今手上这一份数学卷子,对于她而言,也不过就是初等教育第3阶段的水平。

        不讲究过程的话,闭着眼她都能得出准确答案。

        不过,两鬓斑白的数学老师正在台上一遍又一遍的强调:

        “不会写的题千万不能空着,哪怕就写个解字放在那儿!还有过程,下次考试谁再把过程省略了,直接扣分——”

        楚河收回目光,再看看已经不觉得是难题的卷子,又忍不住皱起眉头。

        ——所以说,还是得再过一遍课本,综合一下解题过程,是吧?

        ……

        她就不是个能坐得住的学生。

        哪怕如今一节课只有45分钟,远不是全息课程中的三小时,但只不过随手捋清楚两道大题的过程,楚河的眼神仍旧被窗户里透过来的阳光给吸引了。

        细细小小的两缕阳光照在桌子上,从角落的背光角度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里头飞舞的微尘。

        她精神力蠢蠢欲动,这会儿忍不住探出jio去戳了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没有实体,都还能感受到阳光的温度——

        “楚河。”

        “楚河!”

        楚河回过神来,数学老师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她的桌前,这会儿指关节轻屈,敲了敲她的桌子:

        “别走神,上午少了半节课,把卷子做了。”

        楚河大感头痛——函数与几何的解题过程实在是太磨叽,太烦人了。

        而数学老师吩咐完,低头再一看她空白的卷子,有两题已经密密麻麻的写出了答案。

        两鬓斑白颇有学者风范的他沉默的看了一会儿,伸手将卷子抽走:

        “来,同学们先停笔,我们来看看楚河的这种解题方式,这个方法老师也没想到……”

        同学们崩溃的叫了一声,目光又都往楚河身上瞟了瞟——

        学神就是学神!

        比不过啊!

        这道题太难了!

        ……

        45分钟的课堂时间转瞬即逝,下了课,上厕所的上厕所,埋头解题的依旧埋头在写。

        楚河早已经撂了笔,这会儿撑着后脑勺往后排看去。

        几个女生看到她的目光,眼神更是闪闪烁烁,犹疑不定。

        最后,最边上的女孩咬咬下唇,拿起一张卷子便往楚河身边的赵悦座位上走去。

        “悦悦,我有一题不会——”

        赵悦脸上笑意温柔,两人迅速凑近,楚河不用动用精神力,都能清晰的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

        “悦悦,怎么办?她怎么没事?”

        “会不会跟老师讲……”

        她明显有点着急:“要是因为这事叫家长,多丢人呢!早知道昨晚上……”

        赵悦拿笔象征性在试卷上指点来去,口中的话又轻又柔:

        “废话就不要说了,哪有什么早知道。”

        “再说了,你怕什么?有什么证据?”

        所有人都知道她夜里肚子痛在床上睡觉,我们也都在,关我们什么事?”

        “大不了……你要是怕她不听话,晚上再来一次呗!”

        语气轻描淡写自信满满,成功冲淡了对方的不满与恐惧。

        有了班长的保证,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放心许多。

        她站直身子,眼神阴测测的看了一眼楚河,拿着卷子又重新回到座位上。

        楚河仍是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身子斜倚在墙边,大长腿直接架到了桌子上。

        手指间一只水笔横在食指尖,也不知她怎么动的,滴溜溜转个不停,仿佛一个黑色的平面圆。

        后排两个男生惊呆了。

        “楚河……你被穿了?怎么变化这么大?”

        学神楚河向来沉默寡言,一天到晚不是在埋头学习,就是准备埋头学习的路上,坐姿也向来端端正正。

        哪里像如今这样?

        活脱脱一个混不吝的大爷。

        倒是另一个男生盯着那仍旧转个不停的黑水笔,眼神热辣辣的:

        “这招怎么弄的?你教教我啊!”

        转笔在学生当中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技能,但问题是,横在指尖转的这么圆,而且一直不停……

        嘿嘿,还挺炫酷。

        重点班中的火箭班中的好学生,也不是个个都是书呆子的。

        楚河五指一张,食指尖的笔立刻掉入掌心中,被她牢牢握住:

        “嗯,被穿了。”

        “昨晚上我魂魄归天,来自大宇宙时代星海联邦第三戍卫星的将军楚河,在我的身上死而复活。”

        她看着后排愣愣的两个男生,重新将笔转起来:

        “想学啊?来,叫声将军听听。”

        两个男生:……

        “噗——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