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半仙在线阅读 - 第二九八章 云监

第二九八章 云监

        “喂,老七,别滚了,金窝银窝都不是你的猪窝,过来看这里。”

        庾庆回头喊了声,挥手指向湖畔的房子。

        牧傲铁闻言先走了过来。

        南竹也知道这些金子不属于自己,可就是想证明自己拥抱过。

        在金山里打过滚,难道不是一段人生经历吗?将来也可以对后辈说道说道。

        听说另有看头,也赶紧从金沙中爬了起来,那真是身上到处掉金粒粒,衣裳里面,裤腿里面,最后硌脚,边走路边跳脚脱鞋子,连鞋子里都倒出了金子。

        他头发里面还夹着许多金沙,在月光下闪闪闪,到了两位师弟跟前顺势一瞅,愣住道:“奇怪了,几千年的岁月,连那座‘云宫’都垮塌了,这么栋小房子怎会屹立至今?”

        继而又回头看向那堆金山,疑惑嘀咕,“为什么要在这里堆一座金山?”

        事实摆在眼前,再多的疑惑都不如面对现实,三人忍不住朝那栋房子走去。

        脚下尘封的土中,不时还会踩出嘎嘣断裂的声音,知道是什么东西,也就当做不知道了。

        到了房子外面,才发现是一栋两层小楼,很小的小楼。从窗格往里看能看出,内部的格局也很小,连左右房间都没有。门的上方挂匾额的位置有刻字,背光看不太清。

        凑近了仔细辨认后,南竹奇怪道:“云监…云监…小云间的云间和这个‘云监’是同样的读音,有什么联系吗?”

        “鬼知道。”庾庆摇头,他反正是猜不出来,走到门口,伸手推门。

        这一推之下才惊讶发现,竟然是金属手感,门的份量自然也很沉重,颇费力气才让金属门发出沉闷呜咽声敞开了。

        一听声音,另两人也发现了不对,当即过来,欲上手去摸,谁知庾庆却猛然后退,张开双臂把两人也带的紧急后退开了。

        三人闪到门外,都握上了剑柄。

        南竹和牧傲铁此时才发现,门内的屋里有张桌子,桌子后面有张椅子,椅子上居然隐隐约约坐了个人影,瞬间令他们有炸毛感。

        “什么人?”南竹喝了声。

        屋内的人没反应,三人也渐发现了异常,一道穿过里面气窗的月光蹭到了那人的脑袋,那人脑袋有点怪异。

        庾庆凝神细看,稍微适应背光后,大概看出了点名堂,遂又挪步走了过去,到了门口,观察着内里四周,小心翼翼迈过门槛进去了。

        南竹和牧傲铁相视一眼,立刻跟了过去,跟进了屋内,庾庆在观察四周,他们却还在小心翼翼观察那个坐着的人。

        再靠近些后,两人忽然松了口气,发现原来也是具骸骨,靠坐在椅背上不倒,搞的他们以为是个活人,把他们吓了个够呛。

        南竹松开了手中剑柄,啧啧有声道:“其他人死后都尘封在岁月的尘土里,唯独这家伙是坐着的,有桌子有椅子还有房子,是不是比其它死者更有地位一些?”

        他伸手摸了摸桌子上的尘土,忽又咦了声,“这桌子也是铁的?”

        屋内边上靠墙位置有一通往楼上的楼梯,庾庆正欲上楼看看,闻听此言,回头走来,也摸了摸桌子,指节敲了敲,发现确实是铁的。

        南竹已伸一手掏住了桌子底下,用力抬起了一头,“乖乖,很沉,这可能不是一般的铁,怕是比金子都要沉许多,什么玩意做的?”

        “椅子也是铁做的。”牧傲铁已转到了那张椅背,手在那头骨边上的靠背摸了摸。

        南竹放手了桌子,放下时,“嗡”一声震响。

        三人同时看向了脚下,又陆续都蹲下了,手在地面上或摸或敲,发现也是铁的。

        三人随后起身,散开了在屋内四处查看,连楼上也上去了。

        楼上空荡荡的,曾经也许也摆放过东西,但经不起几千年的岁月侵蚀,可能都风化了。

        楼下再碰面,庾庆道:“连楼梯也是铁的。”

        南竹点头,“除了这张桌子和椅子,其它的跟整栋房子都是浑然一体的,乖乖,一栋铁房子炼制的这般惟妙惟肖,这得花多少心思。还有,这铁好像都不是一般的铁…”说到这里,他拔剑了,就要照着楼梯扶手砍一剑,似乎想验证一下。

        “住手!”庾庆紧急喊停,“你疯了吧,这么安静的地方,你跟这铁家伙来一剑,几里外都能听到。”

        南竹一愣,想想也是,讪笑着插剑回鞘。

        “有没有发现这小房子有点眼熟?”

        牧傲铁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也不管疑惑的两人,自己率先走了出去,门口走开了些才转身回头,正对小房子审视。

        庾庆和南竹面面相觑,老九说话向来简单,这次真没听明白,哪里眼熟了?

        满头雾水的二人也跑了出来,一左一右往老九身边一站,跟着审视那小房子。

        没看出什么,南竹忍不住问道:“老九,房子不都差不多,眼熟不很正常吗?”

        庾庆皱着眉头,徐徐接话,“他指的是‘四脚屋’。”

        “挑山郞的‘四脚屋’?”南竹愕问,旋即再看,被这么一提醒了,还真别说,这房子突兀在此的感觉,加之内部的浑然一体,明显是能整个搬来搬去的房子。

        牧傲铁又走向了房子,这次走向了房子一侧,走到了湖水边蹲下往房子底下看。

        庾庆二人也赶紧过来了,也蹲下了查看。

        一看才知道,这房子半坐落在水中,有点吊脚楼的味道,确实是靠四角的柱子支撑的。

        牧傲铁踩入了水中,摸出了火折子点燃,用手捂住火光,送到了房子底下照明观察。

        这次都看清楚了,房子下面确实有类似挑山郞“四角屋”的机关构造。

        牧傲铁吹灭了火从水中走出来,趴地上看的二人也慢慢站了起来。

        “还真是‘四角屋’,仙人存在的那个时代,好像还没有挑山郞吧?再说了,对挑山郞来说,‘四角屋’的用材都是越轻便越好,这房子的用材则很不一般,绝对比金子重,像这么重的家伙,一般修为连扛都扛不动,更别说走远。至少我们三个的修为肯定扛不动。”狐疑难解的南竹满嘴的奇怪。

        庾庆:“眼前事实明摆着,说明仙人时代就已经有了类似的东西,也许就是后来‘四角屋’的原形。”

        南竹双手摸着自己被桃子撑圆的大肚子“嗯”了声,又纳闷,“这里摆堆金山,又摆栋这个房子是什么意思?”

        “好了,不管这房子是什么材质炼制的,也不管金山如何,在这里都没有仙桃实用,关键咱们没能力带走。地下的脚印,屋里的脚印,地下挖出的骸骨,还有那堆金沙上薅掉的草皮,都要恢复遮掩一下,不能让人随便一看就知道有人来过。老九,你处理屋里,我和老七弄外面。早点搞完早点走人!”

        庾庆指手画脚指挥了起来。

        牧傲铁没说什么,向屋里走去。

        另两位向来路走去,走过草丘看到流淌一地的金沙,庾庆忍不住骂道:“死胖子,这都是你造的,你自己恢复。”

        南竹还了一嘴,“我不是为了让大家看的更清楚吗?”

        庾庆不理,径直朝那挖出骸骨的地方走去,要恢复现场。

        屋内里恢复起来倒是简单,牧傲铁先上了二楼,运功施法扫荡出风,鼓动起灰尘,待尘埃重新落定,走过的脚印自然就消失了。

        处理完了上面,他又下楼处理下面。

        经过那张桌椅骸骨时,牧傲铁的动作倒是悠着了一点,保持对不知何人遗骸的基本尊重,免得掌风将其吹倒了。

        然就在小心绕过椅子一侧时,他脚下一僵,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看,光线不好看不清,用脚拨了拨,能拨动,遂俯身到地上摸了起来,似乎是个小石片,手指摸了摸,一顿。

        他赶紧走到气窗前,弥漫的灰尘中举起小石片对照月光查看,发现小石片是一种黑玉石,上面赫然有“督监容”三个字,后面似乎还有字的余痕,给断裂没了。

        牧傲铁当即回到椅子旁,在捡到东西的地方蹲地一阵摸索,不出所料,很快又摸到了碎片,也摸到了碎片上的字迹。

        抬手将手中碎片都放在了桌子上,他拿出了火折子,再次点燃了,手捂着火光在椅子旁、在桌子下照明查探,灰尘还在弥漫,但能看清地面上的东西。

        不是他运功以掌风一阵鼓捣,还真看不见,都被地上厚厚的灰尘给掩盖了。

        大大小小的,他共捡了七八块碎片,直到再也找不到了,他才捂住火折子光芒起身,之后面对湖面,背对门外以身形遮挡火光,站在了桌前,将四分五裂的玉石碎片进行拼凑。

        火光照着对面坐的骷髅,骷髅头上有积尘,黑洞洞的眼眶似乎在盯着牧傲铁的举动。

        碎的也不厉害,七八块碎片而已,对比着很快就拼凑出了玉石文书原来的样子,上面一篇文字凑合了出来。只是拼凑的断口处有些地方细碎了,应该是摔坏时造成的,边缘细碎点不少刚好在字迹上,导致一些字都辨认不出了。

        不过文中的开篇抬头却清晰可见,和牧傲铁开始捡到的碎片有关,后面又补了一字,完整的字面是:督监容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