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创造了仙秦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徐福推测天机(二合一,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八章 徐福推测天机(二合一,求订阅)

        至于陆长离如果真的想让阴阳家的长老看不出端疑,其实并不困难,毕竟这天道都是由他执掌,花费一定的代价逆转命运也是轻而易举。

        但是陆长离这波站在第三层。

        一旦有人怀疑徐福,必定猜疑不到他的身上。

        长离仙尊如果出手定然是天机不泄!

        “多谢长老提醒,徐福感激不尽。”

        徐福顿时愣了一下,随即拜谢道。

        以他的见识,很快就从阴阳家长老话语中猜测出了一些与以往不同寻常的东西。

        在阴阳家中有一个惯例,但凡有修士下山,必定会有长老占卜一番。

        得到的占词千奇百怪。

        可从未有过这种连一句占词也没有的事情。

        只是告诉让他珍重。

        “长老定然是话中有话,我此次下山伴君如伴虎,需得慎重起见。”

        徐福心中暗道。

        他白袍衣摆微微起伏,就悬浮在空中,落在了白鹤的乘舆之上。

        几名官吏和阴阳家长老攀谈了几句之后,就道谢一声,然后随着徐福穿过行星域与九州域之中的结界,来到了诸夏之地。

        到了诸夏之地后。

        始皇帝的东巡车队已经到达了魏国的大梁城。

        “朕亲政之时,帝师曾命黑龙辇在这泗水之中取出了豫州鼎,如此我大秦才得到了天命,现今九鼎融为十二武道金人,周朝的天命转移到了我大秦的传国玉玺之中。”

        “持此玉玺者,当有诸夏之天命!”

        始皇帝在黑龙所拉的精美车辇上,打开车窗,看着奔腾清澈的泗水笑着说道,“魏国纵使位于豫州之地,但耗费数十载也没能见到豫州鼎一面,这就是天命所钟,唯有我大秦才可一统六国的象征!”

        豫州鼎是秦昭襄王吞并二周,从洛阳经过泗水之时,豫州鼎掉落到了泗水之中。

        九鼎不全,缺了一鼎。

        所有六国士子认为秦国只是暴虐一时,失去了天命,不可能长久。

        但没想到竟然让长离仙尊将豫州鼎送予了始皇帝嬴政。

        随着此事过后。

        舆论风向顿时一转。

        现在诸夏之地的所有人认为秦昭襄王只是为始皇帝嬴政铺路的一代秦王,真正能灭掉六国的秦王,还要落在始皇帝身上。

        这也是为何秦军屡次东出,却终于在始皇帝嬴政使其,才灭掉了六国的原因。

        始皇帝东巡车队所过之处,在泗水两岸的魏国旧地百姓战战兢兢,不敢高声语。

        “这就是始皇帝的车队吗?”

        “吾要是有机会坐在那龙辇之上,那该是多么厉害……”

        大梁县县令刘邦望着缓缓疾驰而走的车队,脸上露出了羡慕之色,喃喃自语道:“大丈夫当如是!”

        在王翦率军攻破大梁城的时候,他带领一般游侠劫持了魏王后。

        使魏王宫不战自溃。

        有了这等大功,立刻被封为了大梁县县令。

        大梁虽然是列国之中最繁华的城池之一,但在秦军攻破之后,随着魏国的灭亡,大梁城也渐渐黯淡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拉着黑龙辇的黑龙龙吟一声。

        瞬间,

        四周静籁无比,附近百里的魏地百姓神色慌张。

        甚至包括在大梁城城墙上眺望的刘邦也吓了一跳,险些掉落到了城池之下。

        这声龙吟穿透力极强。

        这是始皇帝东巡,弹压六国反派的一个法子。

        神龙!

        乃是传说中的图腾!

        有黑龙拉辇,这就是证明了秦朝的正统性,而且强大的武力,也会让那些看不清楚形势的摇摆派重新选择立场。

        “好了,别嚎了,叫了三声就行了。”

        始皇帝嬴政摆了摆手,让拉着车辇的黑龙停止了嚎叫。

        尽管黑龙拉辇在秦尚未一统六国就已经流传在列国之中,但文化传播是由贵族掌握的,那些亿万黔首连大字都不识一个,就算侥幸从别人耳中听闻,也不过认为是谣言。

        现在他嬴政东巡,就是炫耀武力,让六国旧地百姓知道秦军力量的恐怖。

        有了力量的镇压,才能打消掉一些野心家不切实际的野心,让百姓真正的安心耕作。

        “父皇……,如此震慑百姓,百姓害怕武力,恐怕民心不附啊……”

        扶苏面露担忧之色。

        “哼!”

        “朕倒是想施恩于这些百姓,可六国百姓早就惧怕我们秦国如同虎狼,现在朕若是以怀柔手段对付他们,他们反倒会以为我大秦虚弱了。”

        始皇帝嬴政冷哼一声,有些恼怒道。

        他制作刑鼎,进行变法,意图就是施恩于六国旧地百姓。

        变法之后,倒是也有了一些效果。

        很多六国百姓开始民心依附,但更多的六国百姓确实认为大秦虚弱了,开始不断挑衅秦军,掀起诸多叛乱。

        这也是他不得不东巡列国的原因。

        不然以百万秦军的实力,想要镇压哪一处叛乱都轻而易举。

        现在他率领精锐秦军,巡视各地,就是告诉这些脑子不好的百姓,想要叛乱,首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能耐打败百万秦军。

        这样恩威并施,才会打消这些百姓的反叛之心!

        “如此倒也是,是儿臣多虑了。”

        扶苏看了眼有些因为害怕秦军而跪倒在道路两旁的百姓,语气有些无奈说道。

        “这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嬴政语气有些柔和说道:“现在有造纸术和印刷术,等这亿万百姓都识字了,到时候使用扶苏你的怀柔手段才可,以现在的情况,他们畏威而不怀德,必须使用武力才可以让他们屈服,从而不至于生乱!”

        扶苏闻言,眼睛微亮,释然道:“原来父皇并非是一昧崇尚武力,确实如父皇所说,这些百姓不读经书,不知仁义,所以难以教化,必须以武慑服,等到文教兴盛之时,再行怀柔手段,到时候就会天下安稳……”

        “恭贺陛下,贺喜陛下,长公子能够识得陛下的一番苦心,可喜可贺啊!”

        赵高亲自御使黑龙车辇,听闻扶苏回话,立刻向始皇帝嬴政告喜道。

        扶苏与始皇帝嬴政暗中不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现在扶苏能领悟到这一点。

        确实是值得贺喜之事。

        “你这个滑头,倒是有意思的很。”

        嬴政嘴角噙笑,看到扶苏能够理解他的深意,他也很是满意。

        尽管现在建立仙秦运朝之后,他近乎于长生不老。

        但随着他的修为日益精进,到时候处理国事,还需是长公子扶苏进行处理。

        如果扶苏与他的治国理念不和,那么到时候他也难以安心进行闭关修炼。

        现在扶苏能够明悟到这一点。

        足以让他欣慰了。

        至于赵高的拍马屁……

        嬴政尽管知道不能任用谗言之辈,

        但无奈,

        这马屁拍得太舒服了。

        舒服到,嬴政也不想着惩治赵高,毕竟只是一介阉宦。

        从没听说过阉宦能够影响朝政的。

        这时。

        白鹤乘舆停在了东巡车队面前。

        “臣等参加陛下,此人名为徐福,乃是阴阳家的高士,是陛下所要寻找的推测天机之人。”

        在白鹤上的秦朝官吏下了白鹤,先躬身,然后高声说道。

        “宣徐福入御车觐见!”

        立刻就有宦官尖声嘶喊道。

        排列整齐的车队立刻分出两列,有一辆小车被宦官驱使而来。

        徐福如真仙一般,登上了小车。

        小车御使了足有一刻多钟。

        才到了始皇帝嬴政的御车龙辇旁边。

        “这黑龙……好强横的威压,似乎一爪就可以轻易抓死我。”

        徐福咽了咽口水,心中有些惊骇。

        这就是帝朝始皇帝的排场!

        哪怕他已经不同于凡人,可是看到此情此景,还是难以自矜。

        “仅是这一条黑龙,我阴阳家的山门恐怕就会被踏平,也不知道诸子百家各派到底有何底蕴对抗仙秦运朝。”

        “诸子百家各派乃是仙尊嫡传,肯定有我不知道的一些底蕴……”

        徐福整了整衣冠,神色保持从容,踏入了这龙辇之上。

        可就在他踏入之时。

        黑龙龙吟一声,他差点被这龙吟吓了一跳,但幸好早有准备,强忍心中的不适,对始皇帝嬴政施礼之后,拜道:“野修之人徐福拜见仙秦皇帝陛下。”

        “野修?”

        始皇帝嬴政面露讶然之色。

        “启禀陛下,诸子百家各派有一些门派制定门规,一旦下山之后,就不再是其门人,只能以野修自称。”

        赵高低垂双眉,轻声说道。

        “倒是有意思,这是想要与我大秦撇清干系,不被人道气运所扰。”

        始皇帝嬴政轻笑一声。

        仙秦运朝人道气运太盛,如果仙道与其牵扯过深,难免会沾惹因果,到时候修炼也就越来越难。

        他稍稍一想,就明白了此点。

        当然还有一点,嬴政没有细说,一旦这些诸子百家的门人投效朝廷,那么反过来朝廷也会渗透到这些诸子百家之中。

        诸子百家各派如此做,是为了杜绝这个现象的出现!

        不谋一时,而谋一世!

        “陛下圣明。”

        徐福脸色如常,恭敬说道。

        “好,那朕这就问你,在两个月前的楚国数十万百姓是被谁杀死的,朕要你推测天机,找出幕后黑手!”

        嬴政一脸杀意的看着徐福。

        就是因为楚地几十万百姓突然被屠杀,才导致了六国旧地百姓对朝廷的信任危机。

        以至于他不得不亲自东巡。

        徐福领命,然后闭着眼眸推算天机,他神色时而变化。

        等过了盏茶时刻。

        徐福脸色微微一变,有些难看的说道:“陛下,这幕后黑手……非是外人,在下推测天机,发现这幕后黑手就在这车队之中……”

        “什么?”

        “具体是何人?”

        嬴政脸色微变,狐疑的看了眼在场的众人。

        他万万没想到,原来是大秦内部出了问题,有人竟然想造他的反!

        “回陛下!”

        “徐福才疏学浅,能在短短时间推测出这人在东巡车队之中,已经是徐福竭尽全力了。”

        徐福脸上冷汗不断渗出,气喘吁吁道。

        他的气息有些虚弱。

        显然推测天机,也消耗掉了他的一定修为。

        “这是参黄丹,乃是钦天监所练,你吞服下去,待三日之后重新占卜,朕倒要看看,到底是何人,敢胆背叛于朕!”

        嬴政微微皱眉,从怀里掏出一个丹瓶扔给了徐福。

        这参黄丹是灵丹妙药,是钦天监的修士采集名山大川的灵药所炼制而成。

        吞服下一刻,就会恢复全部法力。

        而且最关键的是,参黄丹的药力可以磨练法力,使其更加精纯。

        这参黄丹,哪怕是在诸子百家各派之中,也是千金不易的珍宝。

        徐福仅看这参黄丹渗出来的丹气,就可以判定,这丹药价值不菲,所以他内心颇为欣喜,看来仙秦运朝的资源果然丰厚无比。

        毕竟是占据最精华一域的运朝!

        “徐福暂且退下,还请陛下谅解。”

        徐福告退道。

        始皇帝嬴政挥了挥手,让身旁的内侍将徐福带了下去,安排在陪侍的车队之中。

        等到徐福离开之后。

        嬴政深深吸了一口气,叹道:“朕万万没有想到,这屠杀几十万楚地百姓的凶手竟然是我大秦内奸,扶苏你全权掌管此事,定要调查出到底是谁欲要颠覆我大秦政权!”

        扶苏上前,拱手道:“儿臣领命。”

        他因为身具凤体,可以轻易察觉出人心的险恶变化,所以始皇帝嬴政用他调查,是物尽其用。

        而且扶苏心里也有一股怒意。

        想要反叛大秦,尽可以堂堂正正的交战。

        暗中杀害百姓,算什么大丈夫!

        “陛下,扶苏公子年纪尚幼,经验不足,不如老奴给公子打个下手如何?”

        赵高笑呵呵说道。

        “可!”

        始皇帝嬴政深深看了赵高一眼。

        在赵高站出来的那刻,他甚至怀疑赵高是内奸。

        但细想了一下,赵高不过是区区的宦官而已,而且跟随他如此之久,如果有其他心思,不可能隐藏的如此之深。

        而且扶苏就在深宫,若是赵高有异心,定然早早察觉。

        “不知扶苏你意下如何?”

        嬴政将目光在看向扶苏。

        “儿臣并无异议,若有赵高相助,儿臣定是如虎添翼。”

        扶苏虽然内心厌恶赵高这等谄媚之徒,但赵高一番好意,作为翩翩君子的他,也不想就这么打赵高的脸。

        再说到时候也是他全权指挥,赵高来或不来也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