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创造了仙秦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楚地叛乱,李斯、赵高不和(二合一,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六章 楚地叛乱,李斯、赵高不和(二合一,求订阅)

        在邯郸道场的修士批判始皇帝嬴政的声音此起彼伏,他们越是批判,发现这嬴政越是没有什么可以信服的,不过是仰仗父祖基业和侥幸得到仙尊垂青的幸运之子罢了。

        他的政令、策略被批判的一文不值!

        “正是如众位所说,嬴政小儿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我等在场的众人踏上仙途,哪一步不是战战兢兢,哪里会弱什么嬴政!”

        宫装女子美眸一闪,笑吟吟道。

        在场的每个修士踏上仙途绝不是轻轻松松的。

        大多历经一番险阻。

        在听到六国会的长老鼓动后,道场里的修士心中即安,认为反对仙秦运朝大一统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至于秦朝被推翻之后,该如何建设,他们只是言说,到时候恢复六国旧制罢了。

        没有什么新意。

        虽然仙秦运朝的黑冰台不知道六合会的暗中行动,但这些散布在六国的探子也早早的察觉到了各地的风声鹤唳,于是加大了力量进行警戒。

        半个月后,在楚地的陈郢发生叛乱。

        但在当地的驻扎的五万秦军很快平叛,不过此次叛乱之人足有数十万人,大多都是平民百姓,发生叛乱之后,将为首的修士、武者铲除之后,对于剩下的叛军该如何做,当地的秦军陷入了难题。

        如果将其尽皆屠杀,可能最近几年慢慢恢复的民心,会一朝尽丧。

        可若是……

        就此轻轻放过这些参与叛乱的民众,与秦法不和。

        不管是按照新秦法,还是旧秦法,对于敢胆叛乱的百姓,都是斩无赦,夷其三族!

        但陈郢乃是楚国旧都,是楚地首善之地,这里的几十万百姓发生叛乱,若是牵连过众的话,足以令楚地十室九空……

        整个秦国朝堂吵成了一锅粥,但一直没能拿出一个妥当的法案。

        “南郡、九江郡、会稽郡、洞庭郡……,这几个地方的郡守都是做什么吃的,怎么对这么大的叛乱都耳塞目晕,不知道提前预防!”

        “此次我大秦尽管迅速平乱,但楚地民心已经岌岌可危……”

        始皇帝嬴政在秦宫愤怒的大吼,将手上的奏折摔倒地上,这是他头一次如此的愤怒,秦朝在楚地经营的民心一招顿丧。

        导致大秦在楚地的统治也因此近乎崩塌!

        更重要的是,他感受来自于楚地百姓的气运渐渐低沉。

        天倾于东南!

        “陛下息怒!”

        “楚地百姓叛乱早早在我大秦预料之内,当年覆灭六国,唯有楚国抵挡最凶,当时为了尽管一统,屠杀了不少当地的楚人,这导致楚人对我秦人深恶痛疾,说出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咒言,不过……呵呵,我大秦乃是堂堂运朝,又岂会让他楚人所影响……”

        在旁的赵高乃是中车府令,备受嬴政信任,他看了一眼坐在殿堂下方的李斯,笑道:“李相邦乃是楚人,此时应该由李相邦判断如何解决,以其人制其地……”

        李斯闻言,眉宇微皱,感觉这句话有些刺耳,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赵高虽然是位居高官,但他不过是一介阉人,纵使始皇帝信任于他,也是念他劳苦功高,与他自身的才学并无多大关系。

        而他李斯才是与始皇帝嬴政最为亲密之人,也是始皇帝一人之下,权势最大的相邦。

        “中车府令,此话言重了。”

        李斯冷哼一声,“橘生淮北则为枳,橘生淮南则为橘,赵中车府令是赵人,莫不是明日赵地叛乱,是你赵高指使不成?!”

        “秦国素来有聘任六国客卿的往例,今日我大秦不复为一国,难道就失去了曾经的气度?”

        他这句话是说给始皇帝嬴政的。

        “不错!”

        “李爱卿所言不错。”

        始皇帝嬴政听到李斯所说,怒气稍逝,如果因此而苛责在朝中的六国官员,那他嬴政的气量还没有这么狭小,“不过楚地叛乱,楚地民心不复亦是难事一件!”

        嬴政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难看道:“我大秦有虎贲百万,打天下易也!然而以一国治理六国,以一心而理六心……,治天下难也!”

        他说罢之后,一股庞大的气势自他的身体向外扩散。

        龙袍猎猎作响。

        在朝堂上的文武百官神色震惊,纷纷忍不住向后退却!

        想不到始皇帝的修为已经到了这一步!

        武圣大圆满!

        可以搏仙的力量!

        “陛下圣明!”

        文武百官顿时拜道,神色恭敬。

        虽然说始皇帝嬴政说治理天下难也,但这并非是始皇帝的罪过,毕竟治理一国和治理七国的压力并不同。

        始皇帝嬴政每日批阅奏折绝不少于三百斤竹简。

        然而……楚地仍旧发生叛乱。

        “此非陛下之过!”

        李斯在这股如渊似海的压力面前,站稳身体,面色一肃道:“还请陛下明鉴,六国旧地并非没有心存我大秦之人,这就是我等的进步,只要我大秦仍施仁政,楚地百姓人心归附只是时间问题。”

        “希望如爱卿所言。”

        始皇帝嬴政摇了摇头,“传朕圣旨,再往楚地加派十万秦军镇压叛乱,另外其他各地的秦军亦要加强警戒,至于楚地叛乱的数十万百姓则严查言论,若有颠覆我大秦之人,斩无赦,其他百姓徒刑三年,再无罪释放!”

        “陛下圣明!”

        李斯松了一口气。

        尽管他现在是秦朝丞相,可若是嬴政在楚地大肆连坐行刑,他这作为楚人的心里也有些过不去。而且如果如了中车府令赵高的心愿,也会让其他官员认为他这个丞相威严尽丧,在始皇帝嬴政大不如前。

        “不过……赵高……”

        李斯眼睛微眯,这个人的心思居心叵测,而且老奸巨猾,今日在朝堂如此挤兑于他,究竟是何目的。

        以他李斯的威望,再加上功劳,始皇帝几乎不可能罢免他的丞相之位。

        但中车府令赵高却执意得罪于他……

        是始皇帝嬴政的命令?!

        是御下之道?!

        “不!不可能,陛下信奉我法家之学,可陛下做事直爽,知道权术,但从不轻易运用……”

        很快,李斯就打消了此念。

        知君莫若臣子!

        嬴政帝王心术绝对是顶尖的,但绝不会对他使用。

        毕竟他李斯是法家高徒,在他面前施展这些权术,未免有些可笑,一眼就可以看穿。

        相当于班门弄斧!

        所以对于李斯这位丞相,嬴政向来是以士礼待之!

        “赵高……此人不容小觑!”

        “意欲攻击于本相,实际上真正想复旧国的,定然是他!”

        李斯眼睛微眯,如一只老狐狸,低下脑袋的眼睛扫了一眼站在嬴政身旁的赵高,嘴角微微冷笑。

        论权术斗争。

        他法家才是理论大师!

        ……

        ……

        始皇帝嬴政一声令下,很快在楚地叛乱的几十万百姓得到了处置。

        然而令所有人没有预料到的是。

        在这道政令刚下去的半天,

        楚地叛乱的几十万百姓被人屠杀殆尽!

        连一人生还也无!

        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诸夏之地顿时大受震动。

        不管这政令是不是始皇帝嬴政所下,但这些几十万楚地叛乱百姓却是在秦军的看管下被杀,因此在六国百姓看来,分明是秦人残暴,杀戮他们六国百姓。

        一夜之间,六国叛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但这些叛乱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被镇守在各地的秦军轻松镇压。

        “屠杀楚地百姓并非朕所下命令,秦军军令严格,也不可能冒犯军令屠杀百姓……,此事定有阴谋!”

        始皇帝嬴政面色严肃。

        他虽然没有发怒,可他的眼神却冷得似铁一般。

        朝堂上的文武百官战战兢兢、惴惴不安。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叛党竟然如此之狠,直接屠杀几十万楚国叛乱百姓,将这个罪名栽赃给了秦军。

        而楚地百姓显然更对秦军屠杀这些百姓更为信任。

        毕竟秦国已经有了坑杀六国军队的黑历史,更有武安君白起水淹郢都,淹死几十万楚国军民的例子。

        所以接受起来这些,简直毫无障碍!

        “赵高,你带领黑冰台调查可有结果?”

        嬴政皱着眉,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中车府令赵高。

        赵高即是他的内侍,也是臣子。

        “启禀陛下,老奴查探了黑冰台历年情报,可是这股叛党神出鬼没,就算我等抓住了这些叛党,这些叛党有着魂誓束缚,只需说出一点秘密,就会魂飞魄散而亡……”

        赵高神色惶恐,连忙跪地说道。

        他和其他臣子不同,是宫中的太监,所以跪在地上叩拜合乎规矩。

        也更能让始皇帝嬴政心软。

        “魂誓?”

        嬴政脸色有些难看,“就算有着魂誓束缚,可只要知道他们身上一点气息,黑冰台豢养的灵兽难道还找不到他们的位置所在,你这是渎职!”

        “陛下,老奴冤枉啊,这些人都是修士,有着道术相助,就算道术不精,只需用一张小小的净身符,就可以消匿身上所有的气息,黑冰台的灵兽再是嗅觉灵敏,也不可能找到无源之地!”

        赵高跪在地上,神色惶恐,战战兢兢说道。

        “连这些嗅觉灵敏的灵兽也无法子……”

        嬴政皱着眉宇,“可惜我贵为天子位,处于人道洪流,被人道气运所聚拢,根本无法占星作卜,不然找出这些宵小之辈轻而易举。”

        他贵为人皇,受到了亿万百姓的信仰之力,但同时也会承受亿万百姓的因果之力。

        这些因果之力将他牢牢纠缠,所以哪怕到了此等境界,也难以揣摩天机。

        一得一失,皆为天理。

        “可若是因此而劳烦师尊的话,要是师尊怪罪,朕也……”

        他来回渡着步。

        “就是不知道谁有如此能耐,可以演算天机……”

        他目光看向群臣,这些臣子虽然有诸子百家各派的高徒,但想依靠天机找到这些叛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然这些臣子早就以此邀功了!

        “给朕宣布圣旨:招募可以推测天机的高修之士来我大秦咸阳,朕必以国士待之!”

        嬴政思索一二,决定向天下宣布招贤令。

        这等推测天机的事情,他思来想去,也唯有阴阳家与道家这二派或许对此精深。

        可这二派大多避世不出。

        想要请来,不是易事,而且想要请一个有足够能耐推测大秦天机的高修之士,又是难之又难。

        “对了!”

        “既然六国旧民欲要反抗我大秦统治,那朕就巡视六国,镇压这些宵小之辈!”

        嬴政眼神冷冽,冷冷说道。

        他此次巡视列国,一是可以督促秦直道的修建,只要秦直道修建完毕,大秦百万军队就可在一月之内抵达到大秦各地,而且秦直道的建立,也可以加深秦国与其他六国旧地的联系,使其真正亲密有若一家,不使再次分裂。

        二者他前去巡视列国,也可以就地查看民情,让这些六国旧民仰视大秦天子威仪,让他们知道秦军的可怕,使百姓心存畏惧,再施以恩德,如此才可以再次收揽民心。

        是一石二鸟之计!

        “李斯,赵高,就由你二人负责朕巡视六国故地的一种事物,但有差池,唯你二人是问!”

        始皇帝嬴政看了眼李斯和赵高二人,眼睑轻合,淡淡说道。

        他已经看出了这两人似乎政见不合。

        虽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不过朝臣政见不合,对他这个帝王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

        如今让李斯、赵高去统管巡视六国的事务,可以让他们二人不断相处,激化矛盾,使他更容易掌控二人。

        而且嬴政也想看看,这二人中是谁怀有私心。

        “臣……遵命!”

        李斯拱手一拜。

        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以他的修为,在查看天地间的法与理之后,发现这中车府令赵高似乎与秦朝的法理不和。

        既然与秦朝的法理不和,那么其人肯定是暗怀鬼胎。

        不过此事是他法家绝学,不可相告于他人,再说始皇帝也难以相信中车府令并不是一个忠臣,他说出去之后,反倒会让嬴政认为是他中伤于赵高……

        “老奴遵命!”

        赵高恭恭敬敬的跪揖,他在跪倒之后,神色一冷,“嬴政啊,嬴政,我堂堂赵国王室之后,你以为你轻描淡写的赏赐就可以换来我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