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第二人格是大佬在线阅读 - 第405章 我可以给你钱

第405章 我可以给你钱

        好嘛,虽然这一碗粥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却暗藏杀机,尽管没有普通人能够一看就懂的枸杞,生蚝,韭菜,腰子,但他怎么说也是个学医的啊!

        别把精神病医生不当大夫,红枣山药虾仁黑米,这几样的目标都很明确,那就是对男人的肾脏有好处。

        正所谓,食疗才是治病的最高境界,食补自然也是一样,毕竟是药三分毒,无论是六味地黄丸还是汇源肾宝片,都属于药物,而不是补品。

        他们也许效果会更显著一些,但是长时间吃肯定是不健康的,不过食补就没有这个顾虑了,食补主要是细水长流,讲究个日积月累,潜移默化的改变。

        就连今天早上王婶做这顿早饭的时候都是一边做一边摇头,感叹现在年轻人太不知道节制了。

        主食,韭菜虾仁馅饼,这还不明显吗?王婶怎么说也是过来人,对于这个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还好,唐雅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知道自己不能只知道吃,不知道养,自然要进行爱护,现在年轻还好,在过个十年八年,那她就得花大价钱来给沈辰养生了。

        此时沈辰看向唐雅的目光都不对了,没去部队之前,老黑说话不着四六,吓得他误以为自己虚了,也给自己搞过类似的东西,不过后来证明是谣传,甚至一碗甲鱼汤还给他补上火了,但这次,他是真的感受到了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你和老黑......”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还没等他说完呢,唐雅就不打自招,直接否认了。

        “我有说你们发生什么了吗?”

        唐雅:......

        “咳咳,我就是看你最近在部队太辛苦,准备给你吃点好的补补,嗯,没错,就是这样!”

        老黑情商也许低了一些,但是他还是属于正常人水平的,你丫这个自问自答,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你们有事吗?

        “你说我应不应该信?”

        “还有,你就是和老黑真的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管,但是,身体毕竟还有我的一半呢,你不能享受的时候不带我,承受痛苦的时候却让我来承受一大半吧,我觉得这样做不公平!”沈辰十分轻松的说道。

        对于他这番话,唐雅不禁把头埋得更低了,幸好她不是锥子的蛇精脸,要不然,下巴戳破胸绝对不只是一个段子。

        “哈哈哈哈,哎呀妈呀,太精彩了,笑死我了!”一旁的唐柔见到这个情况不禁拍着大腿肆无忌惮的狂笑。

        她发现,自己平时的那些调侃在和白辰姐夫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儿科,弱爆了。

        再看看她姐现在,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学生正在被班主任当着全班人面前批评教育一般,虽然话说的不轻不重,但是却有让她无地自容的感觉,威力堪比高中时代的请家长。

        而唐雅此时却有一种被公开处刑的感觉,这种事被人当面挑破,太羞人了,最关键的是,昨天做的时候她完全没考虑这样的情况发生,当时只顾得享受了,今天早上醒来才有了这方面的顾虑,果然,暴风雨没让她失望,反而来的更猛烈的一些。

        对此,唐雅不禁眼睛一瞪,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踩了唐柔一脚,示意她闭嘴。

        “哎呀~姐你...姐夫,我姐踩我,你以后可得多多管教了啊,下不来床最好,哎呦~”

        看着将自己的椅子挪离唐雅身边的小姨子,沈辰不禁翻了个白眼。

        关老子屁事,事情也不是我做的。

        “我......你放心,我会给你联系最好的养生师的!”唐雅声细如蚊似得说了一句,脸上如滴血一般,红的不正常,此时她多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太尴尬了。

        “免了,看来我有必要给老黑上上课了,少年不知......咳咳,算了,不说了!”赶紧打住,见好就收,以防这个女人突然暴起伤人。

        不过唐雅此时已经快到一个极致了,只要别人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我会补偿你的!”

        沈辰:→_→

        “补偿?怎么补偿?肉偿吗?我谢谢你啊!”

        摸着微微发胀的后腰,沈辰翻着白眼回应道,而唐柔已经拿着手机偷偷开始录像了,这种旷世大战,太他妈精彩了,活了三十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可以给你钱.....”唐雅十分没底气的说道。

        沈辰:“给钱?多少?八千块?免了吧,我沈某人可不是买身的人。”

        “八千万也可以!”

        “咳咳咳~~~!”

        妈的,他听到了什么,八千万?黑米粥差点没被吓得呛到肺管里,这是人说的话吗?

        拿着个考验干部?

        说真的,这要是以前,说不定他马上就会说一句:“请别把我当人!”但是现在想想就算了。

        他和老黑的意识已经出现了不兼容的状况,昨天甚至还出现了意识离体的情况,就连他师父都说发展道最后他也许会有危险。

        命都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难不成要达成人生最大的遗憾成就吗?

        人死了钱没花了,他要那八千万有什么用?

        “免了,我就希望你能够让我喘口气,毕竟我的肾不是铁打的!”

        说完,沈辰拿起一个馅饼转身离开,并说了一句:“我去上班了!”

        两人也并没有阻拦,甚至连问都没问,毕竟这种事被看穿了,现在大家正尴尬着呢,还是不要作死的好。

        见他都走了,唐柔也怂了,悄咪咪的躲在一角吃饭,根本不敢大声,正所谓,看热闹一时爽,之后火葬场,她现在就处于后者的边缘。

        而唐雅见他离开反而是松了一大口气,手中的筷子戳着碗里的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脸上的还是漏出了一股笑意。

        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老娘我占到便宜了,再者说,她因为沈辰社死也不是第一次了,已经都开始有免疫力了都。

        等他走后,两女也快速吃好饭出门准备开车去公司,刚一进来,很多员工都见到了这位旷工老板,脸上泛着红光,见谁都带着笑容,搞得很多员工都非常不适应,只觉得自己老板好像更年轻了一样,让人咂咂称奇。

        沈辰这边开着车子径直来到了医院,和往常一样,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哪怕老黑昨天没有来上班,但是医院却完全没有发现,或者说,李德阳已经习惯了,就连院长对此事都已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就当是自己医院养了个大佬在这里挂名吧,没什么大不了了。

        很多企业,包括很多学校都有这样的职业,找人过来挂名,也不用上班,只需要支付工资就能使用他的名头进行宣传,这样的操作也不是少数人在做,只不过大部分人不知道罢了。

        来到医院,照常换好衣服准备一天的工作,王彤今天休班,并没有来,他也落得清闲。

        医院,这算是他的主场,比在部队舒服多了,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师父!”

        见到李德阳进来,沈辰连忙站起身打招呼道。

        对此,老人家点了点头,看向自己的这个徒弟不禁问道:“昨天他来医院了,你们......”

        “我知道的师父,昨天我们沟通过了!”沈辰连忙道。

        而李德阳听到这话不禁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问你,你们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对你们产生很大的刺激?”

        这话他昨天也问过老黑,但对方给他的回复是没有,他作为医生,自然不会只听一面之词,肯定是需要全方面了解的。

        “刺激?没有啊?”

        “不可能,你们的状态一个月之前才属于刚刚有那么点融合的迹象,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肯定是有什么事产生了催化作用,你好好想想!”李德阳肯定的说道。

        如果说是身体病情突然加重那还有可能,比如癌细胞突然扩散之类的,但是精神领域这么大的变化绝对会有一个诱因。

        听到这话,沈辰也不禁认真回想了自己这一个月的遭遇,以一个心理学医生的角度来分析,这一个月以来他有没有做过什么让他病情加重的事。

        “对了师父,前段时间因为在部队要做一些研究,我不得已让老黑多出来了几次,会不会和这个有关?”沈辰突然说道。

        而李德阳也直愣愣的看着他问道:“他多出来了几次?”

        “没数,不过那段时间,他多出来了将近十天左右,不过都是我主动喝酒,故意让他出来的!”

        “你......糊涂啊!”李德阳一拍大腿指着他怒道。

        “怎么了吗师父?”

        “你说怎么了?你们两个人格之间本来转换的极其有规律,偶尔变一下也没什么,但你居然短时间内强行转换了那么多次,你不知道神经元有记忆功能吗?你这是慢性自杀!”

        李德阳从业心理学领域这么多年,自然经验丰富,本来两个人格的结构十分稳定,甚至偶尔破坏一下也没什么,但是这种短时间内,频繁的强行转变一定会对他们造成影响,甚至是不可逆的状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