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有四十八件帝具的我却只想靠自己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召唤

第三百三十四章:召唤

        “复生类的能力吗?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强大的肉身防御力,还可以死而复生...”

        库·丘林十分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并没有被眼前的事情给震惊到失神的地步,毕竟久经战阵的他,可是什么都见过的。

        不过现在对于凌泽的真实身份,他已经是越来越迷糊,越来越搞不清楚头绪了。

        不过两人之间的战斗,很快便被打断,因为有一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了,某个开战必送人头的”正义的伙伴”被人给坑了,所以这么晚还在学校里。

        而众所周知的,圣杯战争是秘密进行的,所以Servant之间的战斗不能够被常人看到,否则就会把事情暴露出去。

        而凑巧在旁边观看的卫宫士郎,自然是已经上了Lancer库·丘林的死亡名单。

        “是谁?!”

        察觉到周围有人的库·丘林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的抛下了凌泽,向着那个无辜的路人追了过去,他的Master给他下达的命令,就是必须消灭所有目击者。

        虽然卫宫士郎跑的挺快,但显然还没有到可以和Servant一较高下的地步,尤其是和速度是优势项的Lancer比。

        “Archer!快去追!不要让他伤人!”

        远坂凛自然不能够接受这种事情,毕竟这里可是她的地盘,怎么能够让Lancer随便动手杀人呢?对于目击者是有别的处理方法的,杀人只是最简单直接的而已,而她显然不赞成使用这种方法。

        “晚了,那家伙已经被刺死了,虽然拿我没什么办法,但是杀一个只顾着逃跑毫无战意的普通人,对于那个Lancer来说,根本是不需要耗费任何力气的事情。”

        凌泽摊了摊手,他已经把杖刀收回了鞘中,今夜的战斗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

        “怎么会这样!真是的!我要过去看看!”

        远坂凛觉得很难受,因为那个学生的死,显然和她脱不开关系,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尝试着拯救一下,不然她会良心不安。

        凌泽没有拒绝,他抱起远坂凛快速的到了教学楼之中,一个穿着校服的尸体正躺在楼道中,鲜血已经布满了那人身下,看那个出血量,毫无疑问是已经没救了。

        远坂凛快速的跑了过去,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学生已经被Lancer刺穿了心脏,那个枪兵既然说要杀人灭口,毫无疑问的就那么做了,远坂凛对此很是无奈。

        不过在看清了这个学生的相貌之后,远坂凛却是更加的无奈了,她感觉命运好像在和她开玩笑一样,偏偏死掉的人会是这个男人,这让她必须想办法救活对方。

        “怎么?是你认识的人吗?”

        凌泽倚在过道的墙上,看着远坂凛释放她那颗珍贵无比的水晶之中的魔力,为那个死掉的男学生再生出了心脏。

        卫宫士郎也真是好运,因为但凡换一个人在这里,远坂凛都有可能会舍不得那个水晶,而接受对方已经死亡的事实,毕竟就算是她用了那块水晶,也有很大概率救不活对方,根本没必要冒险尝试。

        但是卫宫士郎不同,远坂凛对他虽然没什么想法,甚至他们都根本没有什么交集,顶多算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但是因为远坂凛的妹妹间桐樱喜欢着卫宫士郎,所以远坂凛就必须要救他。

        因为远坂凛知道,这个男人是她妹妹为数不多的依靠,她知道妹妹经常会去这个男人的家里,她不敢想象这个男人死了之后,她的妹妹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是认识的人。”

        远坂凛回应了凌泽的话,她倒是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因为现在显然不是合适的场合,而且自己家的家长里短的事情,她觉得也不太好意思拿出来和凌泽说。

        “哦。”

        远坂凛既然不说,那凌泽自然也没有去多问什么,毕竟这终究是人家的家事。

        “走吧。”

        在成功的把卫宫士郎给救活了之后,远坂凛便要离开,不过凌泽倒是没有着急,因为他知道Lancer还会回来的。

        “一个已经被杀死的人,如果被发现还活着的话,你说Lancer会放过他吗?”

        凌泽笑着向远坂凛问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很显然,因为Lancer离开的步伐,已经确实的开始折返,也许库·丘林本人并没有这种必须杀死目击者的执念,但是他的那位讨人厌的Master可是不会留情的。

        “这么说的话,难不成我们还要一直保护着他吗?”

        远坂凛虽然迅速的理解了凌泽的话的意思,但是她显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她可没办法一直保护这个家伙。

        “也许你可以把他送到那个神父那里去呢?作为圣杯战争的监督者,他难道不是应该保护这些没有被杀的目击者吗?”

        凌泽笑了笑,他这个提议无疑是在开玩笑,因为把卫宫士郎给送到教堂去,那不就等于是把他给送到敌人的老巢吗?

        “也不是不可以。”

        远坂凛倒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毕竟圣杯战争的监督者,本身就应该负责这些事情,虽然她一直都不喜欢言峰绮礼,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可以拜托对方的。

        凌泽的嘴角抽了抽,那可还是别了吧,他一只手抱起了远坂凛,一只手把卫宫士郎给拎了起来,直接在远坂凛的抗议声之中,带着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学校。

        “这里是...这个家伙的家吗?Archer,你怎么会知道他家是这里?我没有跟你说过吧?”

        看到凌泽把她们带到了卫宫士郎家里,远坂凛有些莫名其妙,她不太明白凌泽来这里的意图是什么,在这里迎战Lancer吗?

        那还不如快点把这个家伙给送到教堂去呢,她们明明可以选择对她们更有利的地点战斗,而且远坂凛觉得这个地方,也不是个很适合Archer施展的地方。

        毕竟凌泽之前给她展示的那个机甲,显然不适合在这个地方使用,那毫无疑问会把卫宫士郎家给彻底的摧毁掉。

        “不要着急。”

        凌泽推开了卫宫宅的储藏室,然后拎着卫宫士郎就走了进去,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期限,因为七个参战的人选还没有凑齐,所以最后一位御主将会随机的挑选,而卫宫士郎毫无疑问是最符合条件的一个。

        只要今天卫宫士郎进入到这个仓库中,那个由Saber亲手绘制的魔法阵便会发挥作用,而卫宫士郎体内的圣遗物剑鞘“阿瓦隆”,就会成为召唤出阿尔托莉雅的媒介。

        卫宫士郎会被选为最后一位Master的几率,毫无疑问是整个冬木市中最大的那个。

        而还不等凌泽再做其它的事情,察觉到卫宫士郎被救活的Lanceer就追了过来。

        “还真是锲而不舍啊,库·丘林。”

        凌泽无奈的把卫宫士郎扔到了仓库中魔法阵的痕迹上,那个魔法阵已经开始熠熠生辉,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召唤Servant。

        不过其实这个魔法阵并不是用来召唤Servant的,但是在这种时刻已经无所谓了,毕竟补位召唤的条件基本上是降到了最低,而这也导致了Saber的战力变低,并不全都是因为卫宫士郎实力弱小。

        “为什么要救他呢?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圣杯战争可不是在过家家闹着玩,想要不死人?你觉得可能吗?Archer的Master,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天真,看来Archer你没有抽到一个好签啊。”

        Lancer库·丘林拎着长枪出现在了院子中,他显然对于远坂凛和凌泽救活这个目击者的行为很是不理解,虽然他也不喜欢杀这种无辜者,但是打打嘴炮还是没什么心里负担的,这也是一种战术。

        “你才是吧,Lancer,在那种Master的手下,可真是委屈了你这位举世无双的大英雄,是不是很憋屈,很讨厌他?”

        而凌泽的回击,让Lancer很是疑惑,因为凌泽毫无疑问的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但是他可不记得他有在对方面前表现出来过这一点,他很疑惑凌泽是怎么知道的。

        “我都要忍不住为你鼓掌了,Archer,你可真是牙尖嘴利,挺会耍嘴皮子功夫的。”

        库·丘林确实是想要为凌泽鼓掌,毕竟这话他可太爱听了,他是真的很烦言峰绮礼,但是对方手中有太多的令咒了,他没有办法反抗对方的意志,而且他也没有太想要反抗,毕竟他还想和这些英灵们战斗,还不想那么快就退场回去。

        “一般吧,只是看你颇有怨气而已,要不要投靠我们,这姑娘可比你的Master好多了,起码不会逼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凌泽和Lancer开起了玩笑,而这让远坂凛在一旁很是无奈,这可是在战斗啊,麻烦你们两位不要在这里聊天了好不好!

        “不用了,被一个天真的小姑娘指挥,估计也不会比我现在好到哪里去,我可干不来保姆的活,还是战斗更适合我。”

        Lancer库·丘林直接的拒绝了凌泽的提议,不过他这话说的就有点违心了,在言峰绮礼和远坂凛之间,肯定是远坂凛能够被他喜欢,但可惜的是他没得选。

        “废话少说,让我们继续刚才的战斗吧。”

        Lancer现在的心情很糟糕,因为对比一下发现,果然还是自己现在的处境最惨,连Master都换成了一个讨人厌的家伙。

        不过Lancer的话才刚说完,他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因为他的Master给他来消息了,显然是不打算继续让他战斗。

        言峰绮礼给他的命令,是让他尝试着再杀掉那个目击者,如果办不到的话就立刻撤退,避免再和Archer进行正面交战。

        “真是可惜啊。”

        库·丘林很是感慨,他本来还想要试一试,是他的魔力先耗光,还是对方复活的能力先被耗光呢,看来现在是没机会了。

        不过Lancer库·丘林也没有放弃尝试,他直接无视了凌泽的存在,向着仓库中的卫宫士郎就冲了过去,如果他想的话,杀掉卫宫士郎其实并不是没有可能。

        此时卫宫士郎已经醒了过来,看到向他冲过来的Lancer,他的求生意志显然开始爆发,而他的手上也在此时显现出了令咒。

        “嗡嗡!”

        在远坂凛和库·丘林的震惊之中,一个身穿蓝白配色铠甲,一头金发的女人从传送阵中出现,那女人手中明明没有武器,但是却做出了握住武器的姿势。

        ”锵!”

        危机感和风压让库·丘林避过了阿尔托莉雅的斩击,这个男人迅速的退回了庭院中,现在的局势对他来说非常的不利,因为对面的两对组合明显应该是一伙的。

        “卑鄙无耻,竟然隐藏自己的武器,那是剑吗?你才是Saber?这家伙果然是Archer?”

        库·丘林对于阿尔托莉雅隐藏武器的行为有些不满,这可不是堂堂正正战斗的人该做的事情,库·丘林不喜欢这样的家伙,他反倒觉得凌泽更像是个Saber了。

        “谁知道呢?也许是斧头,长枪,也可能是弓箭啊,Lancer。”

        阿尔托莉雅如此回复道,第二次被召唤到现代来打圣杯战争的她,显然已经轻车熟路,可比她那个菜鸟Master熟练多了。

        “满口胡言,你这个剑士!”

        库·丘林差点就信了阿尔托莉雅的鬼话,毕竟旁边那个正在看戏Archer确实很像Saber,但是他已经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了。

        “你又是哪位?竟然同时有两个敌人出现在这里,看来形势不太乐观的样子。”

        阿尔托莉雅看向了凌泽,她显然也挺在意凌泽的身份,毕竟那家伙看戏一样的眼神,让她觉得并不是多么的舒服。

        “等一下!等一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我家里打架?!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此时还晕晕乎乎的卫宫士郎跑了出来,他有些惊慌,显然是被这个场面搞晕了,毕竟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刚才可还叫他Master来着,而且还说到了什么“契约”之类的,这让他感到非常的迷惘。

        “卫宫同学,没想到你竟然是第七位Master,而且看样子你应该是个真正的菜鸟,现在你要知道的,就是那个家伙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在这里打倒他!”

        远坂凛站出来和卫宫士郎搭了话,他们平时虽然没太多交集,但是还是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