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斩亲实习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斩亲实习

        “爷爷。”蓦然间,清脆的叫声响起,数名稚童兴高采烈的跑过来,这些孩子神采奕奕,拉着徐醒的袖子左摇右晃,满脸的天真快乐。

        徐醒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向自己,只见眼下自己竟穿着一件破灰布褂子,其上挂着两三个补丁,这是典型的夏炎山村人打扮。

        再看手臂,皮肤褶皱的如同老树根,很明显,自己成了一个老头。

        “李泽圣……”徐醒脑海里瞬间冒出了一个名字,地门村那曾经的爷爷,眼下自己的境况和曾经的遭遇何其相似?

        “爷爷,大山外是什么样子呢?”孩童中一名清瘦的男孩好奇且天真的询问。

        “是啊!是啊!”

        四周其他孩子纷纷叽叽喳喳吵闹起来,眼眸冒光,热切的想要听故事一样。

        徐醒看着这些孩子,眼神异常复杂,从他们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教科书内,居然给每个人开辟出了空间,让每头恶鬼都能够模拟斩亲……”徐醒看着这群孩子,自己的五感在这里受到限制,更明显,对方就是让自己搞不清楚这村子里的人到底是人还是灵体。

        “增强带入感……?”徐醒蹙眉,但同时心里也好受了一些,至少他们不是真的活人。他轻轻的吐了口气道:“外面的世界和这里一样,山连着山,走很远很远便有平原,然后还有江河流过直通大海。”

        “大海?”孩子们听后眼睛冒出炯炯光芒,忍不住惊呼道:“大海是什么样?好看么?”

        “好看,也很恐怖。”徐醒双手倒背,径直顺着村里的大路溜达起来。

        身后的孩子们立刻紧紧跟了上来,附近时而有村民走过,他们向徐醒尊敬的点头示意。

        这副样子,明显他便是这里资历极高的前辈。

        “以后我们长大了,一定背着爷爷去看看外面的风景。”孩童之中,一名大眼睛男孩天真的喊道,而他也最是崇拜徐醒。

        “得了,赵磊,别说出村,你上次连去后山都迷路了,直接吓的尿了裤子。”旁边立刻有孩子调笑起他来。

        这话直接戳到这叫赵磊男孩的旧事,让他脸色唰的红了起来!只见其猛的跺脚道:“我说过了,等我长大了一定能做到。”

        徐醒深深看了一眼对方道:“男孩不能过于重情,最后无非害了自己。”

        这话有感而发,他当初就是这样,结果整个人差点崩溃,只是这些孩子丝毫没明白徐醒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面积不大,四面环山,如同隐藏在角落的安乐窝一样。

        直至天将黑,他才迈步走回自家院子。

        院子空荡荡,独自居住让徐醒看起来颇为孤独,走进自己的房间,普通的土炕,桌上放着一枚信纸。

        “斩亲,便要感悟人类的感情,再斩断一切情愫,让最亲的人升起无边怨念,自己得到升华,若再吸尽那股怨念,便是无边的力量!小屯村,你是资历最老的老人刘永。与村民们生活一年,这里的时间与外界不同,尽情的斩亲即可——小丑老师”

        徐醒静静阅读,而后伸手,将这封信于蜡烛上点燃,味道传遍屋子。

        他轻轻打坐,自始至终都没有将获得的丹药塞进嘴里,原因很简单,在这里自己似乎被随时监视一般。

        那种感觉虚无缥缈,但徐醒相信绝不会是乱想,这灵异空间表面是在给孤魂野鬼提供机会,实际上是钟楼的势力在大范围的鉴别猎物。

        “唯一还算安全的只有嘉琪和嘉欣的晚自习看起来相对独立……”徐醒心中暗忖,念罢,他便静心运起气来。

        灵气在体内旋转,一遍遍的锤炼,尽管在灵异空间内他仍旧可以选择修炼。

        只是他故意将头压低,让自己的动作不像修炼反而更像是恶鬼蛰伏,看起来颇为诡异,完全分辨不出在做什么。

        山内气候凉爽,足够干燥则少蚊虫。

        夜晚很快过去。

        “加速?”徐醒眉头微蹙,他刚刚还在疑惑,灵异空间内的时间可以有别于外面,但绝不可能无限制。

        一节课的时间,尽管时间有差异,但这里不可能无限的孤立,这里几年外面几小时这种事绝不会发生。

        夜晚被明显缩短,居然仅仅运气一个周天的时间而已。

        天亮,徐醒来到村子,作为德高望重的长者,所有人都对其恭敬无比。

        而那些年纪小的,更是将其奉若神明。

        “对他们斩亲……?”徐醒重重叹了口气,这和自己的遭遇何其相似,按照规矩,应该逐一杀害,用最残忍的方法,最痛楚的手段,最后再将最重情且年纪小的折磨至死。

        这种方法堪称惨绝人寰,把这些最爱自己的人血虐至死。

        厉鬼的怨气将会狂飙而升!再加上死去村民的怨气,必然会横扫一切瓶颈!

        “呼……”徐醒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斩亲的一切注意事项,但他却并不想依照而行,首先自己不喜欢。

        而最核心的因素,是自己还是个“学生”,表现的过于老到会遭到怀疑。

        念罢,徐醒径直来到村口的第一家,那是两名丧子的老人,儿女早夭,平日里相依为命,和孤寡相差不大。

        此刻,老头正在收拾院子,而老太太则在屋内安静纺线。

        她扶住纱线,轻轻摇动,蓦然间,院内一道凄厉惨叫爆发!老太太握在手心的纱线骤然一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眼神忧虑,颤巍巍的跑了出去。

        院内,老头子已经身首异处。

        临死,他的眼眸仍在惊诧且恐惧的望着天空,那目光所在居然是自家房顶……

        老太太倏然一怔,泪水猛的噙在眼眶!她只感觉无尽的悲痛和恐惧同时席卷周身,濒死的感觉让其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呃……”老太太本能的缓缓转头,屋顶的屋檐上,眼下正站着一道人影,那是一个老头,站在房檐的边缘。

        正常人的体重踩在那里早已摔落,然而他却丝毫都没有异状,如同鬼魂飘荡一般。

        诡异,诡异的让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