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豪爽队友

第二百一十九章 豪爽队友

        但徐醒还是选择加入,按时间计算,自己应该已经快要抵达灵月观了才对。

        可眼下仍旧没有半点迹象,心中多少有些焦急,而对方的**二字已经给自己打开了一道窗。

        那应该是自己想要寻找的地方。所以,他自然毫不迟疑的加入队伍中,同时看看这帮家伙打的什么主意!

        如果没事,那等到真抵达**时再与众人告别即可。

        加入这支逃难队伍,徐醒随着难民而行,他这幅模样和蓬头垢面的难民们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生物。

        遥想当年,自己也曾是这幅模样且幼稚无知,自埃达雪山翻越到人世后则重新获得生的希望,所谓世事无常,人生境遇的改变当真是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整的前行,徐醒丝毫不觉疲惫,傍晚在野外同时担负起警戒的任务。

        他想与旁人交流,可这里除了忙碌的宏远和宏一外,其他人都异常谨慎,轻易不与旁人闲聊。

        唯独神教的钱宁话多一些,看起来算是最容易接近的。

        深夜,篝火点燃,噼啪轻响,人影在火焰的映照下轻轻摇曳。

        徐醒和钱宁对坐,他手握着一根木棍,轻轻拢着篝火内的碎木,同时轻声道:“钱宁神父,请问**具体怎么回事?里面是不是很危险?”

        遇到神教教徒,神父是最平常的尊称,而对徐醒来,眼下最最关心的便是这个问题,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然而钱宁却是眉头微蹙,深深看了眼徐醒,紧跟着,摇头道:“曾经传**原名,桂村,村民不知为何一夜之间暴毙,而后成了凶地,但凡有人经过便命不保,而后桂村改名**。听名字你就应该知道那不是善地。”

        到这里,他蓦然压低声音道:“你被骗了,他们之所以欢迎你,是因为**正午阳气最足时据才能通过,但仍需要人足够多,只有阳气足够才能更安全。”

        钱宁抬眼偷偷看了宏远二人,继续道:“进了里面要做好自保的准备,**,据最近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无妨。”徐醒点头,拱手感谢道:“多谢钱宁神父,既然增加队伍的人数可以增加阳气,这也算不上欺骗,毕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对了,还有件事想询问您,听**附近还有处地方叫鬼岭,不知您听没听过?”

        “什么?”谁曾想钱宁听到这话竟是眉头一蹙,脸色沉,深深的凝视徐醒!露出审视的眼神,随即摇头道:“这、这、这……不清楚……”

        这副面孔明显是有话没,鬼岭两字,不知为何居然让这位健谈的神教徒如此戒备。

        “钱宁神父,别担心,我只是聊而已。”徐醒笑着安抚,尽量不引起对方的戒备,坐在这里聊,他不相信这底下还有不能的地方。

        如果是那样,灵月观也就不可能是什么道家圣地。

        “呼……”钱宁轻轻吐气,放松了一些,捂住水囊重重喝了一口,皱眉道:“好吧,不瞒你,兄弟,你打听那里做什么?鬼岭就是地狱!**规模不,从东到西,构造是细长形,我们则从南往北走,穿过最窄处,而去鬼岭则要在村里拐弯,朝**的西侧走,那后面有座坟丘被称为鬼岭,鬼岭后面则是恶鬼丛生的大周山!常年云缭绕,进去就别想再出来!”

        “哦?”徐醒心中大喜,这法不正好印证了,跨**,取红衣,越鬼岭,捏纸钱,云缭绕之地,恶鬼丛生之境几句话么?

        如此所在,正是灵月观藏之地。

        既然如此,自己更要前往不可了!

        “多谢钱宁神父!”徐醒拱手,然而对方却是满脸疑惑,忍不住苦笑道:“呵呵……年轻人,是不是听到什么鬼传了?别相信那些有的没的,每年都有年轻人去那里寻找仙缘,结果大多数不是陨就是失踪……”

        徐醒听后眉头微微扬起,惊诧道:“您知道?”

        “我们人类龟缩于狭窄的城池和地盘内苟延残喘,任谁都希望成为强者,这就造成了诸多的传,人们越在绝望中越喜欢创造神话,灵月观就是最有名的一处。”钱宁颇为不屑的着,伸手咕咚咚灌了几口水,用力抹了抹嘴。

        跟着,他挤了挤眼道:“看见没,宏远二人为什么总在这条路上行走?他们年纪大了,年近中旬却只有参法境初期,可这辈子就是希望能进入道家最巅峰之处学习,寄望能够成为仙人,结果两次都差点丢了命。可仍旧喜欢来往于这里,只能挣点钱,哼,这辈子就算是虚耗掉了。”

        徐醒眉头微皱,钱宁这么,可他自己不也是如此?

        当然,这些都与自己无关,从这地方况的描述中能看的出,自己来对霖方,但即便如此,那灵月观看来也不容易抵达。

        如果是别人所述,那自己还会怀疑,只是坎蒂丝绝不会欺骗自己。

        徐醒坚信灵月观存在,念罢,他轻轻点头,郑重道:“放心,我一定会谨慎的,不会白白把命丢掉。”

        “呵呵。”钱宁点头,蓦然间露出好奇之色问道:“兄弟,恕我直言,看你独自行走,应该有修为在,能问下你的修为么?”

        直接问修为是非常不礼貌的,前面的聊以及熟络,也是为后面的探底做铺垫。

        徐醒在这方面早已是老油条,伸手举起水囊,朝着对方笑着敬了敬。

        二人算是碰杯,不想回答,便不即可,直接且明白。

        “呵呵。”钱宁摇头不以为意,而后左右看了看,伸手自上背包里掏出一枚油纸包以及一瓶酒。

        轻轻打开,里面居然是酱!

        “嘘……”他挤眉弄眼的伸出手指道:“伙子,看你样貌不凡,老哥愿意跟聊,来,这是我偷偷带来的酒和酱,我请你!”

        徐醒眼眸一亮,自己确实很久没有尝过酒香,酱更是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