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视如命根

第六十一章 视如命根

        而克里的硬骨头更是给他带来强烈的冲击,难道成为木偶的傀儡连痛苦也感受不到?可从对方凄惨的叫声看,他应该不是装的。

        越是如此,越是反常。而反常的人也只能思考反常的办法。

        蓦然间,徐醒眼眸一亮!他眼珠转了转,回头凝视了一眼,轻声提醒道:“我们忽略了他的某些地方。”

        “忽略?”几人转头看过来,克里全身上下已经没一块好皮了,这忽略是什么意思?还是说他话里有什么漏洞?

        徐醒没有回话,可眼眸已经再次望向克里,其他人也跟着他看过去。很快,众人便先后纳过闷来。

        克里身上唯一完好甚至可以说精美的地方是腿,那木头假肢并未受到几人重视。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神色虚弱的他,吃力的扭头看向门外,孙罡等人重新走进来,他们攥紧拳头,脸上挂着淡淡笑容。

        这模样和刚刚审讯后时的挫折和颓废有着天壤之别,脸上的笑意挂着几分“坏”。

        克里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双腿,蓦然间,脸色狂变!

        “不、不、不、不要!”他双手已经无法抬起,身子也难以移动,但仍旧拼命的想挪动,准备避开几人。

        只是这完全就是幻想,抓住他弱点的护卫队成员怎么可能会将他放过?手中的锤子、刀子、棍子等等已经彰显了态度。

        “别这样!这双腿是艺术品,完美的艺术品!他是两位大人废了很大力气才雕刻出的杰作!你们知道它的价值有多大么——?”

        随着克里凄厉痛苦的吼叫,锤子、刀子、棍子的声音仍旧响了起来。

        “别砸了,别砸了,我说!我都说!”看着自己珍视的双腿就要破裂,克里终于崩溃般的哀嚎妥协。

        这一招简直比捅进他的心脏还要管用。

        孙罡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怒喝道:“早他娘的说,还至于废我们这么大力气?现在晚了!”

        说着,又要接着砸。

        “毁了我的腿,我半个字也不会再说!”克里咆哮,整个人眼眸血红,如同发狂的狮子。没人怀疑他的话,这家伙早已不能用人类来看。

        对自己丝毫不爱惜,却拿一双假肢当命。

        如果真的双腿被毁,他整个人疯掉都很有可能。

        “可以了。”徐醒摆手,克里虽然可恶,但眼下对大家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如何才能活下去。

        只有从他口中获得有用的信息才能因势利导,想出最有效的处理办法。

        “既然如此。”

        徐醒蹲下来凝视克里的眼眸,轻声道:“说吧。”

        这里他的年纪最小,但不知为何,此刻年龄仿佛已经不再重要,只有气势才能窥出内心真正的强大与否。

        克里吞咽了下口水,神色复杂,轻声道:“我们都是‘作品’,木狸子大人的作品,包括艾雪也是,我们负责在外面钩织故事来吸引人类,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带新鲜血肉过来,同时还要携带上好的木材。”

        听到这话护卫队的人们脸色瞬间阴沉如水,拳头紧攥。事情已经朝着大家最不愿意的方向走了。

        “血肉和木材用来做什么?”徐醒继续追问,木狸子既然选择制作了傀儡,如此耗费功夫和时间,就为了每隔一些年便寻找并得到血肉,这些东西对木狸子应该很重要才对。

        “它们是天生的木工大师,继承自它们的父母艾德里安.亚当和卡米拉.亚当,艾德里安是远近闻名的木匠,而卡米拉的家族则经营木材生意,随的是丈夫姓。对木匠来说优质的木材必不可少。而陆离和陆题大人的全名则是艾德里安.陆离和艾德里安陆题,它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木工专注、优雅且技艺超群……我的这双腿,只是它们瞧不上而被抛弃的小玩意,可却已经足够称得上是绝世的艺术品!”

        “木匠?”徐醒眉头紧蹙,盯着克里,对方神色已经有些癫狂。说出的话似乎也疯疯癫癫没有任何逻辑。

        孙罡挠了挠头,皱眉道:“这里除了两只木狸子,没有见到其它摆放物件的地方啊……”

        明显他仍旧无法判断克里话中的真假。可是直觉上,几人觉得这些话应该是真的,至少大部分是真的。

        “有的。”徐醒头都没抬便肯定的点头。

        听到这话,人们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思索起来。木爵旅馆就这么大,能想的地方很好想。骤然间,孙罡的眼眸亮起来。

        “仓库……”

        所有人脑海里都冒出这个地方,两处用发锈的铜锁锁住的房间,那里是唯一没被开启的屋子。

        “可、可那里不是被锁住了么?”汤姆森声音疑惑,两间库房的锁是确认无法打开的,又没有找到暗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是大家没有注意的?

        此刻,徐醒以及埃布尔全都转过头看向人群里。那天他们都在场,别人可以忽略,但他们却记得是谁检查的铜锁。

        “出来吧。”徐醒淡淡道,看向人群,而这个动作却让埃布尔老脸狂变。他猛的看向艾琳,厉声喊道:“丫头,快跑!快跑!”

        这话惊住了所有人,只是艾琳却没有动,四周人早已围拢上来,挡住了她可能的去路。

        “呵呵。”她淡淡一笑,瞅了瞅埃布尔露出鄙视的笑容。又看向徐醒,点头道:“你应该不是刚刚才发现吧?”

        “是的。”徐醒非常坦然,凝视着艾琳道:“你上次敲门我就开始怀疑你了,而后检查库房的门锁,我就知道你一定有问题。只是……你和埃布尔之间的矛盾,我始终没闹明白,他是你爷爷,从小就很疼……”

        “他不是我爷爷!”艾琳骤然打断,眼神冷厉的看了眼老头,讥讽的说道:“实际上,他是我父亲才对。当年,这老东西看上我娘,趁着我父亲出门,突然露出禽兽的一面,这才……”

        “别、别说、别说了!”埃布尔浑身颤抖,老脸通红,将头低下完全不敢看艾琳以及四周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