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奇怪爷孙

第五十五章 奇怪爷孙

        话虽这么说,可他的眼神却半点没老实,瞄着对方的脸上下扫动。

        这家伙想干什么就是个傻子也清楚,然而艾雪却丝毫不怕,反而撑着下巴凝视他道:“呵呵,你可别后悔哦……”

        作为女人眼神里却全是挑衅,仿佛嘲笑对方无能一般。

        “我后悔?哈哈哈......”马歇尔听后一愣,随即双手揽了揽自己肥硕的肚子,邪恶的笑起来。

        二人眼睛里仿佛战火已开,没有任何廉耻。而徐醒则迈步走到楼上,艾琳昨晚独自过来敲门说埃布尔出事,可刚刚她却不在,这事着实蹊跷。

        若非有事耽搁,早就该确认了。

        “咚咚……”轻轻敲门,单间的房门应声而开。刚刚回到屋里的埃布尔看到徐醒有些吃惊,随即露出笑容,只是那笑容之中却透着几分痴渴。

        仿佛他是救命的稻草一样,身后的艾琳则是眼眶发黑,俨然没有睡好。

        “埃布尔大叔,艾琳姐,昨晚……”徐醒刚张口,然而还未等其说出口,埃布尔就快速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喊道:“小兄弟,救、救我吧……这鬼地方简直……太可怕了!”

        “爷爷。”蓦然间,艾琳张口道:“您昨晚是做噩梦了,瞧瞧你眼下能有什么事?”

        “我当然有事!这里完全不是人待的地方,都、都是恶鬼!”埃布尔双手抱头想要冲出去,却被艾琳紧紧抱住腰部,只见她眼眸含泪道:“爷爷,爷爷你吃苦了……孙女不孝,我们就要翻越埃达雪山,不用再担惊受怕了。可、可你的精神却……”

        “咚咚!”两人因为用力过猛双双跌到在地。见此,徐醒赶紧将他们扶起来。看着他们二人,一宿过去,看起来仿佛心事满满,和在队伍里迥然不同。

        徐醒拍了拍老头肩膀道:“埃布尔大叔,有什么担心的尽管说出来,我一定全力帮忙。”

        “我、我!”埃布尔哆哆嗦嗦,可却说不出一二,苍白的脸色显示着他的害怕已经濒临极限。

        好半晌,老头才用力的吞了吞口水,哀声道:“我们都得死!都得死!那叫陆离和陆题的木狸子三天后根本不会承认我们,而是会大开杀戒!大开杀戒!没人能活着离开。”

        “啊?”徐醒蹙眉,这个问题确实非常重要,木爵旅馆诡异神秘,连僵尸都不敢进来,而且大家第一晚便发生了可怕血案。

        所有一切都没法让人放心,虽然艾雪做了保证,但她的话又能相信几分?

        如果照埃布尔大叔的说法来看,这个倒是非常有可能,只是眼下他们无法离开旅馆,明显是被困在此处。

        就算关于木爵旅馆的说法是在扯谎,可连僵尸都不敢闯入,他们恐怕也没法对抗。

        而且艾琳姐昨晚明明敲自己的门,但白天却没事人,丝毫不记得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扑朔迷离,有些事还是干脆径直问更好。

        “埃布尔大叔,你是怎么知道的?”徐醒低声问,这是非常关键的,老头到底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说出这种话?

        “昨晚我闹肚子,实在没办法才出了屋子,谁曾想刚方便完,就看见一道黑影站在楼道里。”埃布尔心有余悸般,紧握着徐醒的手道:“那黑影个头不大,手里提着把斧子,在楼道里游荡……”

        “个头不大,提着斧子?难道真是那木狸子?”徐醒不敢置信,自己能看到鬼,确信那两只木偶不是鬼,可若真能自己移动并且杀人,这便完全超出了认知。

        “爷爷!”艾琳蹙眉,凝视他道:“你看清楚没有?肯定是您独自出门被吓着了。否则,您为什么没事?”

        确实,如果是怪物,无论是什么种类,它们的敏锐无论是视觉、嗅觉亦或是听觉都远超人类。

        埃布尔摇头,哭丧着脸指着门外:“它发现我了,那东西动作僵硬,可跑的却真快,我、我最后是躲在马桶后面才躲过去的。”

        “马桶?”徐醒眉头微扬,污秽之处很可能会有女人的血,那东西确实辟邪,但如果老头想靠马桶暂避也未免过天真了。

        “哼。”艾琳哼了一声,不屑道:“您就是老糊涂了,那种方法怎么可能有用?”

        徐醒起身给埃布尔沏了杯热茶,希望能缓解他的情绪。

        水雾飘荡,茶香四溢,老头喝了一口紧张的情绪这才稍缓。

        “不管怎样,埃布尔大叔说的一点却是需要考虑,木狸子三天后是否真能停止杀戮。”他打断二人的分歧,想了想后问:“对了,艾琳姐。昨天你敲我的房门,我实在不能开的,你可别怪我。”

        艾琳听后叹了口气,略带委屈的点头:“没事,我当时被吓坏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你是对的,我知道屋里不止你一个人。”

        “对了,后来你去哪儿了?”徐醒盯着她,眼眸光芒闪过,晚上不能出门是旅馆老板定下的规矩,三天内不能随意离开房间,否则会遭到陆离以及陆题父子的攻击。

        如果是这样,艾琳晚上在楼道里也很可能会有危险。何况,她昨晚出来的时间并不短。

        “我听到三楼的动静了。”艾琳脸色难看道:“后来实在害怕又不敢回房间,干脆去敲艾雪的房门。”

        “艾雪?”徐醒张大嘴巴,这倒是个办法,那女人是此地的老板,如果去她房间估计会安全的多。

        “然后呢?”

        “然后?”艾琳苦笑着摇摇头道:“她的房门没锁,我进去了却没有人……”

        “什么!”徐醒脸色凝重起来,这里范围就这么大,作为旅馆老板的艾雪居然不在,代表着什么?

        “难道她、她、她是鬼——?”埃布尔本就神经紧张,这话显然第一次听到,立即如同炸毛的野猫,老脸紧绷,双腿打颤,手里的茶杯径直溅了出去。

        “不是。”徐醒可以肯定,艾雪肯定不是厉鬼,可对方到底是什么存在,自己也说不清楚。

        “呼呼……”埃布尔放下茶杯,紧紧抓着徐醒的手,用近乎哀求的眼神说:“孩子,你本事比我大,老头子年纪大了,不如你在这屋里保护艾琳,我去大通铺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