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夜半梳头

第四十三章 夜半梳头

        “太好了,多谢您。”徐醒点头,两人真诚的目光相对,纷纷露出和煦的笑容。

        “别客气,老头子我年纪大了,生死早就看淡了,在这吃人的地面上只求艾琳能好好活下去就行。”埃布尔叹了口气,二人边走边聊,速度倒也不慢。

        艾琳则被唤走,帮助老爷的小妾打点事务。

        “艾琳姐的父母确实不在了?”徐醒蓦然问,听对方话语对当年的事很伤感,乱世之中这种情况很常见,可没见到尸体,意外往往也很多。

        “不清楚。”埃布尔摇头,叹了口气道:“当年他们带着艾琳逃难离开,想要翻越埃达雪山,可最后,这丫头是被咱的同乡带回来的,说队伍中途遇鬼失败了,死的死逃的逃。”

        “这老乡幸运逃了回来,只能带着艾琳一个。她很懂事,自小便不用我帮她做任何事,洗衣做饭烧火,全都是自己来。”

        “呼……看起来这逃难的路也不容易,希望咱们能顺利的翻过雪山,话说艾琳和您长的很像呢。”徐醒笑着说,爷孙俩的五官极其相似,乍看如同父女一般。

        这话出口,埃布尔老脸难得的红了,自刚刚的悲伤情绪中迈出来,笑着点点头,又急着摇头。

        “哈哈。”徐醒见此也禁不住跟着笑起来,老头这副样子着实有趣,苦哈哈也是难得的自苦难中找点乐子。

        队伍前进,数天的时间过去。

        天空昏沉,乌云滚滚,逐渐下起雨点。

        开始不大,可势头却越来越猛,最难受的是地面开始泥泞,队伍前进速度受到极大影响。

        卖苦力的哭哈哈们这时全派上了用场,全都站在马车后面,拼命的推着,头发贴在脸上,全身沾满烂泥。

        荒郊野外,道路不平,推起来颇为费劲。

        原本的行进速度,慢了下来很多。

        “啪!”

        皮鞭的爆响敲醒了整支队伍,随之而来的是惨叫声,推马车的苦哈哈力气不够,导致一辆车陷入泥泞出不来。

        管事的可不会手软,挥动皮鞭,瞬间便将不卖力的家伙抽个皮开肉绽!

        至于是否真是此人的过错,旁人当然不会管,这家伙虽然挨了鞭子却不敢有任何怨言,赶紧忙着爬起来,继续努力推车,呲牙咧嘴,好不卖力。

        别的管事见此,自然不甘落后,纷纷挥起鞭子,朝苦哈哈们的肩头后背猛挥!

        “啪!啪!啪!”

        “都他妈的快点推!”喝骂声持续传来,伴随着冰凉雨点,沁湿了衣裤,更加难受。此刻,惨叫声不断,只听的人头皮发麻,埃布尔伸手将身躯消瘦的艾琳搂在怀里。

        然而这丫头却伸手将自己爷爷推开,虽然是爷孙关系,但似乎也有隔阂存在。

        身体瘦弱且无家人帮衬的劳力,干脆躺在泥泞中被人抛弃等死,整支逃难的队伍此刻才将其狰狞残酷的一面展现而开……

        雨越下越大,砸下来,雷鸣电闪间轰隆不断。

        车轱辘转动,咯吱噪响,泥点飞溅,人们步伐凌乱,身体弱的苦哈哈们逐个倒下,队伍足足抛弃了六七个。

        想活命的,只能紧跟着队伍,否则没人会管你是死是活。哪怕是亲爹亲娘,这时候也只能自己顾自己。

        此种情况下,前进的速度已经达到极限,然而事实上,行进的里程仍旧有限,几个小时过去,还达不到平日的一半。

        天空逐渐黯淡,远处的山中鬼哭狼嚎,时而有怪音涤荡。

        人类在这种情况下如同蜗牛,顶着随时都能被踩碎的壳,悄然行进,只求自己足够幸运。

        直至入夜,雨才弱下来,队伍随即安营扎寨。

        “呜呜呜……”

        深山里哭泣声渐渐传来,似怨似泣,飘渺空灵,伴随着山风,让人越加寒冷。

        躲在帐篷内虽然好很多,但若没有白天的劳累,大部分人也难以入眠。

        徐醒盘膝坐在床上,外衣拧干挂上木架,成为护卫队成员,自己便拥有单独的居住帐篷而不用与货物挤在一起。

        但他所在的位置却处于外围,要负责护卫整支队伍的安全。

        数十顶帐篷分散在洼地之中,细雨依旧,冷风习习,吹的帐篷猎猎而响……

        “呜呜……”

        蓦然间,轻微的哭泣声传来。听的徐醒本能的蹙眉,于黑夜猛睁开眼。

        长期独自生存于丛林中,使其远比一般人机警!

        哭泣声混在在风声之中,使人毛骨悚然,越是空灵越是诡异,开始只在远方,而渐渐的,这声音似乎就在耳畔!

        “嗯?”徐醒脸色严肃,他缓缓站起身,帐篷内漆黑一片,那声音当然不在自己帐篷内,可距离却绝对不远。

        越近,越给人危险的感觉。

        徐醒毫不怠慢,立即点燃油灯!快速穿上衣服掀开帐篷,外面雨势几乎就要停止,淅淅沥沥,四周帐篷也皆燃起淡淡灯烛。

        护卫队的成员站在帐篷之中,四处巡视着,只见西北角的一座帐篷外围着几人。

        “怎么回事?”孙罡赶过来低吼,眉头紧锁,只见一名身穿粗布长衣,脸颊长着颗黑痣的老妇女脸色愁苦道:“俺家孩子病了,这两天身子弱……”

        “放屁!”蓦然间,便有护卫队的成员怒喝,一把将帐篷帘子拽开!只见里面坐着位少女,长发披肩,背朝众人,正缓缓的梳着头发。

        黑发顺滑明亮,淡淡光芒照耀下,如此的诱人。

        可在场所有人却都没有丁点邪念,反而感觉毛骨悚然,帐篷内香味传出,香灰一样却浓的恶心,闻之牙酸欲呕。

        “呜呜呜……”

        此女边哭边梳头,坐在帐篷内丝毫不顾忌外面的人,这副样子,说不出的诡异。

        安静、异常的安静!有一瞬大家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听到了这女人的梳头声。

        每个的心跳,似乎都在随着这韵律而抽动着。

        “他娘的!”孙罡反应过来后脸色狂变,暴怒喝骂,他一把抓起帐篷外的老太太咆哮道:“她是什么时候这样的?快点说!”

        老太太全身颤抖,嘴唇发白,颤巍巍的身躯瘦弱不堪,哪里还吐的出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