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高虎示警

第二十三章 高虎示警

        “唉——你慢点——!”

        不理会孙奶奶焦急的喊声,他体力恢复,加速奔跑下家已近在咫尺。

        让徐醒庆幸的是院子里点着灯火,这让其紧张的心情稍稍放了下来,他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大门前。

        “吱——!”

        徐醒大邋邋推开门,只见高虎正蹲在院里,痛苦的捂着肚子,额头冷汗直流,然而在感觉有人进来后他却立即警惕的站起身。

        “徐醒?”高虎先是一愣,随即平稳了下情绪,略带惊喜的道:“你回来了?太好了!当初把你送进竹林教堂原本就是拼命的一招,没想还真有效!”

        徐醒同样高兴点头,只是刚刚高虎的样子实在让人心里不安,他嗯了一声立即问道:“虎哥,你没事吧,刚刚你捂着肚子……”

        “我没事!”高虎马上打断他,明显不愿意多提,走过来道:“你能平安回来就是万幸,但别以为在村子里就好多少,这三天全乱了!地门村又死了很多人,唉......不少人承受不住压力,不顾村长的警告跑出村,想要离开这山坳……”

        “什么——!”徐醒张大嘴吧,万万没想到短短数日里竟然发生了为么多事。出村,在人们心中几乎等于自杀,最后一定会困在浓雾之中或饿死、或被厉鬼所食。

        若非极其巨大的压力与恐惧,没人会选这条道。

        “那现在村长爷爷去哪儿了?”这时候,徐醒也只能寄希望于自己从小的偶像,村长爷爷能够找到解决办法。

        然而当他说出这话后却明显看到高虎眼眸间阴霾一闪。

        他脸颊抽搐,嘴里讷讷了半晌,最后实在忍不住才说道:“村长……村长……我明天要跟他出去,还有......你……你别太相信他。”

        “啊——?”徐醒差点以为自己听叉了,村长爷爷可是全村年纪最长,知识最渊博的领袖。

        同时也含辛茹苦把他们二人养大的至亲,如同父母一样,所谓养育之恩大于天,如果连他也怀疑,那这世间又还有谁值得信任?

        徐醒脸色苍白,强笑着问:“虎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都这时候了,别、别开玩笑好么?”

        尽管心里如此期盼,可事实上,他心里清楚高虎不会在这种时候乱开爷爷的玩笑。对方的话,犹如冬日里的一盆凉水狠狠浇在头顶,从外凉到骨髓……

        “唉……”高虎重重叹了口气,萎顿了下去,别看年纪不大,却透着强烈的沧桑与无力。

        “以后你就知道了,告诉你也改变不了什么,明天……明天我和爷爷出门,如果超过三天我还没回来,你就去我房间的床下,左数四排第三块墙砖里取个东西,给你看不知是福是祸,但可能对你有点用,至少不会过于无助,如果我没能回来,那说明一切都是真的。”

        他眼眸里闪烁着决绝,甚至有种诀别的意味。

        徐醒张了张嘴,满脸担忧,按其以前的性格必会刨根问底,可经历了村子里连续的惨案以及小凝和语茜的事后,他稳重了很多,没有继续多言。

        高虎明显不会多说了,能得到这么多信息已经相当不易。徐醒坚信,高虎和爷爷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误会。

        “回去早点休息吧,记住我的话。以后要恨,去恨这该死的天即可。”高虎愤恨的抬头,居然骂起了天。说完转身回到房间,没有多余废话。

        徐醒满腹狐疑,心情沉重,却只能压下去。

        翌日,晨露凝霜。

        太阳未起,村内一片黑暗寂静,村长推门而入,老头满面风霜,苍白的面容更加褶皱,几天未见又老了不少。

        进门,高虎已经整装站在院里,他双眸凝重,二人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废话,径直走了出去。

        甚至自己已经苏醒之事老头提也未提,完全不值得诉说一般。

        徐醒早就爬起来,原想出去打个招呼。此刻,却已经来不及。

        他披着衣服,望向院门,眉头紧蹙,脸上挂满了疑惑。

        两人如此神秘,到底是去做什么说不得的事了?村民都是自家人,没什么不可告人的才对。

        “呼……”徐醒重重喘了口气,心情颇为复杂,从孙奶奶以及村长爷爷还有高虎的表现来看,村子里必然藏着不少秘密,这颠覆了其原本天真的信念。

        地门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所在?暗潮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

        另一方面,他也极其希望高虎能够在三天内回来,这样便意味着他的话很可能错了。可却事与愿违,高虎与村长迟迟未归,同时这几天里徐醒也得知了一件可怕的事。

        就在自己于竹林教堂的三天里,村子又死了三成人,而且都是惨死!其中就包括孙奶奶的老伴吴爷爷,这确实是极可怕的事。

        按照以前,徐醒必会伤心过度,可经历了种种挫折后,他已经坚强了很多。

        “难怪她那天表情如此怪异……”徐醒心中疑惑解开很多,强忍着眼泪,拳头紧紧的握着。

        整个村子陷入了恐慌,难怪很多人选择拼命离开。

        第三日夜。

        徐醒的心情还是难免的再次跌入谷底,强烈的不安让心脏狂跳,虽然高虎未归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出事,但联想他那天的神色语气,以及关于村长爷爷的话,徐醒的心也压抑的难以呼吸。

        “难道爷爷真有问题……?”他讷讷暗忖,如果是这样,那村长爷爷以前所做的一切又为了什么?他对村民和自己的恩情又是什么?

        一切一切都仿佛迷雾,笼罩在地门村的上方,越加扑朔迷离。

        星光洒落,明月高悬。

        “村长爷爷……”徐醒独自待在院子里望着星空讷讷自语,终于忍不住起身迈步朝着高虎的房间走去,按其说法,他床下面的墙砖里似乎藏着什么。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徐醒推开高虎的房门,探头朝其床底下爬去,按其说法,顺着墙砖数到了第四排三块墙砖,乍看没有特别,用手摸索也正常,但轻轻敲了敲后果然发出嘭嘭空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