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找到你了

第十九章 找到你了

        念罢,徐醒只感觉浑身毛骨悚然!自己现在居然置身在一间凶宅里,还在和死人玩捉迷藏?

        “我来了——”

        蓦然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咯嗒咯嗒逐渐进屋,堵住了出路,对方慢慢开始寻找起来。

        静静听着那异常清晰且有规律的脚步声,徐醒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

        屋子就这么大,对方不可能找不到,可自己实在是无路可走……

        绝望,彻底的绝望!

        然而蓦然间,脚步声却猛地消失了!屋内落针可闻,寂静的吓人。

        徐醒眉头紧蹙,眼珠转动,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没有动静了?等了许久丝毫没有异状,既然这样,自己还是赶紧跑出去吧。

        “嗯……?”他试着探头向外忘去,映入眼的却是一张惨白褶皱的头颅!

        “嘻嘻……找到你了……”

        “啊——!”徐醒凄厉呼喊,拼命的挣扎,整个人猛然坐起。

        阳光照耀,驱散了原本的寒气。

        环望四周,院子的破木门紧闭,高耸的教堂塔楼俯瞰着大地,其上带翅膀的小孩还有金发长袍男女奔跑着。

        “原来自己是睡着了,太好了,肚子也不再疼了。”徐醒暗忖,身前的污垢,明显是呕吐出来的。

        等等!

        他这时猛的意识到什么,一夜过去,自己竟然又跑到院子外面了!天近下午,待会又要天黑了,还有一晚,按照村长爷爷所述,只要再坚持一晚就不用再受厉鬼的纠缠!

        “看来屋内的女鬼是实实在在的想要赶自己走。”徐醒心中悲叹,如果是别的事自己早就走了,哪会如此赖皮赖脸?

        可面对生死的选择,他如何能放弃?不管对方愿不愿意,至少没有杀死自己的意图,可牛小凝却完全不同,这头新化的厉鬼完全没有任何思维能力,彻底被怨气和杀念所支配。

        自己要活着!一定要活下去!

        自小无父无母的徐醒,心里的承受能力一旦被激发,便远远超出想象。

        “咯咯咯……”蓦然间,隐隐的声音传来,似喉咙颤抖,透着憋闷和诡异。

        徐醒听到这声音,吓得头皮差点炸起。

        “怎么会这么早就出现!太阳还没完全落呢!难道马上就到最后一天,她已经忍不住了?”

        虽然不知道因由,但想来也只有这种可能。

        想到这里,他毫不迟疑,爬起来就想朝院子而去,可就当徐醒起身之后,整个人却立即跌在地上!

        “唔!”刚刚腹痛虽然过去了,可身体却仍旧虚脱,再加上近乎三天的饥饿,哪里还有力气?

        自己的双手双脚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根本没有控制能力,短短的距离,仿佛登山一样。

        “咯咯咯……”听着瘆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徐醒脸上露出决然之色,不管怎样都不能死!

        想罢,他拼尽全身力气朝院子滾去,双手双脚无力,只能靠这种办法。

        尽管满地的污泥,胳膊被石粒划伤,可徐醒并不在意,与生死危机相比一切都不再重要。

        直至滾到徐家大院的门口,他才停下,平日里两步的事,可如今门口的石阶对其简直就像是高山一般。

        “呼呼呼……”徐醒拼命喘息,借此恢复恢复体力,同时他抬起头,想着如何继续爬。

        可惜,那咯咯声已经越来越近,没有时间继续留给他。远处山坳里,一把红伞已经隐隐出现。

        “如此翻滚肯定不行,必须站起来!”

        “啊——!”在濒死的压力之下,徐醒的潜能被彻底激发,只见其拼命撑起双手,额头豆大的汗水滴落,全身颤抖,青筋直冒。

        就这样,凭借着求强烈求生欲的他居然猛的撑地起身!

        尽管仍旧摇晃,但徐醒还是成功迈步走进了院子。

        “咯咯咯……”的喉音持续,居然紧随而来,刚好停在门口!

        虽然应该高兴,可他却敏感的察觉出了问题。

        “不对!”徐醒本能的张口,院子还是原来的院子,可之前阴冷的气息却没有了!

        整个院子除了血腥外,显的特别宁静,没有太多怨气。

        “她没在……”徐醒心沉到了谷底,绝望的凝视前方教堂正厅,黑洞洞的阴森慎人。

        犹如吞人巨口,随时等待血肉入嘴。

        自始至终,这教堂里的惨案都是谜团,其他人的魂魄去处也是个迷,徐醒担心,一旦推门而入,满屋的厉鬼,将自己剥皮抽筋!

        若在之前,他想都不敢想,可眼下却不同了,后面牛小凝化作的厉鬼尽管没有立即进来,可她随时便会发现异样掠进此地。

        徐醒没有任何逗留,立即摇摇晃晃推门朝教堂正厅而去,与此同时,大门外的咯咯声也试探着蹭了进来。

        在发现院里的情况后,骤然释放兴奋的尖叫。

        “呀——!”

        寒风倏然而入,快俞电闪!牛小凝不再迟疑,已经竟直冲进来!

        徐醒头皮发麻,在黑漆漆的正厅里向前摸,四周的椅子早已破烂,地上的红毯碰后立即化为齑粉,这里异常宽阔,自己没有别的活路,只能拼了。

        教堂大厅没有任何厉鬼出现,他拼命向前走。很快,正厅的后门便被推开。

        徐醒前脚刚迈出去,后脚牛小凝也冲了出来,那双眸较之以往更加猩红。

        荒芜的院子,比前院更加腥臭,地上块块黑斑,全是多年的污血。地上枯黄的落叶滾动,仿佛黑白照片,定格着当年血腥的残痕。

        后院没什么特别之处,仅仅居中那用铁链束缚的枯井看着非常突兀。

        每根铁链都如儿臂般粗,其上缠绕着黄色的符纸,随着风轻轻摇曳……

        朦胧间,徐醒看到了十数名金发以及棕发男女聚拢在院子当中,有老有少,都是鼻梁高挺,眼窝深陷。

        此刻,他们将小孩、女人还有老人围拢在中间,青壮年在外。

        即便如此,由于遭受惊吓,哭泣声、哀嚎声以及惊叫声仍旧混杂。

        这些人或手握刀枪,或拎着斧子,或提着火把,惊惧的凝视前方。

        院子里摞起足有一人高的篝火,熊熊燃烧着,噼啪爆响,点亮了后院这一亩三分地,映的人影树影交杂摆动,很多人接连跪地凄厉的祷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