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西山竹林

第十四章 西山竹林

        “咔咔咔!”

        阵阵抓挠声传来,如同锯刀一样,听的人牙酸。

        这架势俨然是想要把棺材刨开!事实上,纸人已经破碎,只要对方还像刚刚那样如法炮制,徐醒便必死无疑。

        通过外力抓挠棺材。这简直难以想象,尤其是一头纸人能发出这么惊人的声息更叫人难以理解!

        当然,恐怕也是村长使用这么厚重棺材的原因。

        外面每道抓挠都释放着牙酸的躁响,听的徐醒头骨欲裂!心脏、四肢,甚至身体每一处随着这个节奏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嘶……”他倒吸凉气!额头汗水豆大般滴落。渐渐的,神志都开始迷糊起来,那种痛苦难以形容。

        “咯咯咯——!”

        就在徐醒几乎承受不住,将要崩溃之际,随着一道高昂的鸡鸣,抓挠的声音戛然而止!

        紧接着,院子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呼——”徐醒再次重重吐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才注意到自己全身早已湿透,漫长的夜终于熬了过去,有种重生后的侥幸和虚脱感,他明白自己暂时安全了。

        只是未等徐醒来得及喘息,外界便骤然传来推门以及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持续惊恐的呼喊响起。

        “我的天——!”

        “娘啊!”

        ……

        很显然,这都是大早赶来的村民们,那声音透出极端的恐惧和惊慌。

        徐醒早已憋闷的不行,伸手拼命扒开棺材盖,紧张的探头朝外看去,只见十数名青壮村民正站在院里,朝棺材指指点点。

        他们远远避开,脸色惊恐,不敢靠近。

        那副样子,犹如见瘟神一样。

        徐醒顺着他们的目光朝下看去,只见地上木屑四溅,棺材上布满了抓痕!有的,甚至深有指宽,密密麻麻遍布在整个棺材四周。

        要知道这棺材木质很硬,绝不是那种放久的糟木头。

        “啊!”徐醒吓傻了,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一个纸人如何能有这种力量?手指简直堪比钢刀!

        如果当初在坟山它就攻击自己,必然是活不了的……

        “别出来!”蓦然间,村长的声音响起,老头大踏步走过来,他表情严肃,将一头绑着翅膀的红冠大公鸡塞进棺材里,又把徐醒重新推进棺材。

        天已蒙亮,太阳已经将要升起。

        “立即出发!”村长声如嗡钟,眼神闪过一道坚韧目光,随着他的声落,四周村民七手八脚,用绳子和木棍将棺材抬起。

        当然,仍有胆小的颤声问:“村长,西山附近可都是禁地,那竹林传说的怪宅更没人敢去,我们这么多人会不会出事?”

        “听我的就不会!”村长颇为肯定,他老神在在的解释道:“那宅子并不怪而是座‘教堂’而已,不是咱夏炎人的建筑,唉......说了你们也不明白,很久以前那里曾经发生过惨案,里面确实有头厉鬼,但鬼也要休息的,清晨阳气初升之际,正是它们熟睡之际。我们把符贴在身上,隐蔽自身阳气,便不至于惊扰对方。”

        “当然。”村长话音一转道:“你们放下棺材就到院外去,否则仍旧会出事。徐醒!”

        “是!”徐醒躺在棺材里应声,这时候村长爷爷就是自己唯一的倚仗,无论如何,想活下去都得听他的。但刚刚听到的所谓怪宅,自己就是心头发紧。

        “你在棺材里抱着公鸡。晚上无论如何也别出去,白天可以稍微出来活动活动,切莫打扰到里面的主人!”

        村长的声音毋庸置疑,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棺材立即被抬起,众人摇摇晃晃自村西而出。

        “主人......”徐醒脸色发苦,外面的声音自己能听到,那所谓的主人必是厉鬼无疑,眼下这所谓的以毒攻毒,自己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事实上,所谓的西山距离村子还有数里的距离,那是片清脆的山林,乍看上去景色优美,时而有淡淡雾气缭绕。

        可实际上,这里确是极凶之地!

        西山旁边则是片大竹林,林子翠绿,中间一道石路曲径幽深,直通深处。

        放在别处当真美不胜收,可对地门村的村民们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地狱的入口!自有记忆以来,这里便是绝对的禁地。

        大家到了这里已经哆嗦起来,年轻人们用力吞了吞口水,这才在村长的要求下,扛着棺材顺石阶走了上去,着急忙慌的,以至于棺材摇摇晃晃,徐醒颇为受罪,头晕目眩忍不住高喊:“你们慢点!”

        可惜,外面的村民早都吓坏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好在这段路不远,很快,一座尖顶的古怪大宅子渐渐出现在前方。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宅子上方竖立着的奇怪十字形雕塑,远看不大,实际用整块石头雕刻而成,黑漆漆,给人无比压抑的感觉。

        墙上挂着翅膀孩童的雕塑早已破损残缺,甚至长出了苔藓,诉说着荒凉和岁月的痕迹。

        院墙门口甚至有斑驳发黑的深红色,不知是血还是其他什么。

        淡淡腥臭自内传来,教堂院外那早已斑驳的大木门半开,静静伫立在前方。说起来,这外墙倒和夏炎人普通人家的有些相似。

        两种风格结合,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吱吱……”

        随着风声吹过,大门发出微微躁响!

        “妈呀!”

        几名村民吓的一哆嗦,棺材差点摔在地上!他们都是村里胆大的青壮,这么多人还有村长在依然被吓成这样。

        “天,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这房子好奇怪?”

        “是啊,那雕像都是什么?顶上的十字好恐怖……”

        “嘚嘚嘚……那是恶鬼的标志吗?”

        “我的娘啊,咱村边上居然还有这么可怕的玩意儿,到底什么时候修建的?”

        ……

        几名村民俨然第一次来到这里,瞪眼看着这建筑七嘴八舌。

        “别慌!这叫教堂,算是神教徒的庙吧,咱们村子里白人们的祖先信奉这玩意儿。”村长低喝,但明显村民听不懂,他也懒得继续解释,自顾自凝重的看着里面,道:“这东西已经修建几百年了,比你们爷爷年龄还大。跟我来,把棺材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