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藏身棺中

第十三章 藏身棺中

        说完,将纸人一把塞给他。

        “什么——?”徐醒苦着脸,想着自己一个大活人就要趟进棺材,而且还要待上一整夜,心里边便充满了抵触。

        可面对村长那严肃的脸庞,他却不敢多说什么,低头仔细看了看,纸人做的很是精细,眉眼立体,就连头发也刻画的惟妙惟肖。

        很明显,如此手艺,绝对是出自村长之手。见此,他也不得不点头表示同意。

        徐醒抱着蓝衣纸人,谨慎的朝棺内爬了进去。

        众人七手八脚,轰隆一声,将棺材合上,当然,留了个指宽缝隙,足够正常呼吸。

        做完,村民们立即离开,片刻也不敢多留。

        夜黑风高,冷风习习。

        仿佛少女呜咽,吹的院内寒气刺骨,即便有棺材唐风仍旧阴森,徐醒本想睡觉,可这种环境下又如何能睡的着?

        “呼……”蓦然间,院内一阵疾风吹过!云雾散去,露出月光。

        就连漆黑的棺内也仿佛有了稍许的能见度。

        紧跟着便是安静,异常的安静!整个世界都屏住呼息。似乎谁也不敢出声一样,徐醒捂住口鼻,透过缝隙能看到棺外的月空。

        “呼……”他这才轻轻吐了口气,手置于胸口,眼下已是丑时,想来再熬一熬就能到天亮了。也许躲在棺材里,牛小凝化成的厉鬼找不到自己,时间长了也就不会再来了。

        就当他这个想法刚刚冒起之际,蓦然间,院子的木门骤然缓缓推开……

        “吱——”

        安静的夜里,听的清晰入耳,如同被风吹开,可徐醒清楚的记得,院门是被木栓顶住的,绝不可能被风吹开。

        徐醒重新捂住嘴巴,而且非常紧,不敢发出半点声息。

        “啪!啪!啪!”

        随即门口传来脚步声,声音不大,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滴水一样,而且这啪啪的步子声很是协调,甚至协调的有些过分。

        对方先是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好半晌后没有收获,竟然直朝着棺材而来。

        “嘶……”徐醒只感觉自己头皮发麻,紧张的全身僵硬,不敢有任何细微的动作,哪怕喘气都暂时停止。

        渐渐的,走步声径直停在自己的前方,而后再无任何声息。

        片刻过后,徐醒实在憋不住,这才稍稍喘了口气,仍旧不敢乱动,就这么抱着纸人躺在棺材里蜷缩着。

        时间流逝,外面仍旧没有动静。他眉头微蹙,怀着侥幸的心理抬眼看了下,然而这一眼却差点将他直接吓背过气去!

        只见一张蜡白色的脸庞正透过棺材缝望着自己!那,是张人类的脸庞,可五官早已扭曲、惨白,仿佛脱水一般。

        坟山的纸人!可能由于潮湿,脸部很多地方已经凹陷,以至于在月光的照耀下,俯视着自己,却比在坟山更显诡异。

        纸人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

        徐醒没有叫,他瞪大眼睛,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似乎正有着一双冰凉无形的手,掐着自己的脖子。

        “呃呃呃……”徐醒拼命蹬腿,发出咚咚闷响,但在这厚重的棺材里却无济于事。濒死一样的痛苦,让绝望笼罩着内心。

        躺在棺材内,这下连入殓都免了,回头将棺材直接入土即可。

        就在徐醒眼白上翻,将要断气之际,怀里的纸人倏然一扭!紧接着咔嚓一声,脖子断裂!

        随着这声脆响,掐在徐醒脖子上的力量也蓦然消失不见。

        “呼——!”他拼命的喘了口气,犹如溺水刚刚捞上来,贪婪的喘息着,刚才实在太险了!很显然,要是没有捆着自己头发的纸人,自己肯定就被掐断了脖子。

        “替身......”徐醒暗忖,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缘由。他忍不住感慨,村长爷爷的手段果然高明,这样居然也可以。

        想来厉鬼也是颇为疑惑,干脆围着棺材转起圈来。每走一步都发出细微的啪啪声。

        时间流逝,犹如鼓点,敲击着人心,本来轻微却听着沉闷的几乎让人窒息。

        就这么不停的转着,甚至时而扒着棺材缝朝内看。既然这样,徐醒干脆闭上眼,所谓眼不见为净,看看对方还能拿自己怎样!

        然而他显然天真了,好景不长,自己的四肢又开始疼痛起来!

        “他娘的,这是要车裂!区区纸人居然有这种力量?”徐醒瞪大眼,暗自喝骂,心里越加清楚这早已不是自己从小的玩伴牛小凝,而是一头被怨气充斥的厉鬼!

        剧痛袭遍周身,那种疼,绝不是被刀割肉一般,而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沁入骨子里的疼痛。

        “啊!”本不想发出声音的他也紧不住惨叫出来,而听到惨叫声,似乎更激发了厉鬼的兴奋,无形中的力量更大。

        蓦然间,纸人的四肢咔的一声同时拽断!

        “呼……”徐醒这才轻轻吐气,轻手轻脚活动了一番,确认无碍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自己仍旧活着。

        外面再次传来踏步的声音,围绕着棺材脚不停歇。这种状况,根本就是煎熬。

        徐醒脸色发白,心里生理同时承受着双重压力,现在他只寄望天能快点亮起来。

        眼下自己仍旧未死,可却绝不好受,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事。静静听着棺外的脚步声,汗水流淌,许久过后,徐醒的胸口位置再次传来刺痛!

        那里,明显就是心脏所在!

        “有完没完了!”徐醒心中怒喝。当然,他是无论如何不敢真骂出来的。真要是激怒了牛小凝的恶灵,对方发起狂来不知道会有什么恶果。

        低头看去,自己抱着的蓝衣纸人几乎就要彻底破碎。

        心脏的疼痛较之刚刚两种疼又不一样,他蜷缩着身躯颤抖着,那种没抓没挠的疼,几乎能让人崩溃。

        徐醒这辈子没受过的罪,这回可是一次经历个够。

        “嘭!”这次,蓝衣纸人终于彻底破碎!凭空爆开,没有任何征兆,棺材内碎纸散落一片。

        “呀——!”

        外面骤然发出了愤怒尖叫,凄厉狰狞,对方折腾了一宿没有半点收获,可明明感觉目标就在棺材里!这让外面的厉鬼几乎发狂。